《大盗红魔女》

第五十七章 激将法苦肉计齐出

作者:秋梦痕

时至亥初,他登上一座高峰,俯仰之余,发现天上的浓云和地上的严冰,只觉得宇宙难分,混沌一片,再辨方位时,他竟找不出何南何北,东西不明啦。

突然,从左侧一岭上传到两声哈哈怪笑!他听出那笑声大异寻常,不禁一楞,长身扑出!

瞬息之间,他看到有两条黑影在狂奔,而且是由正面冲来,距离一近,对方的面目了然,不禁诧异忖道:“那是两个清廷卫士!

两卫士明知当面有人,而且是他们最怕的人物,但非常奇怪,他们竟视若无睹,仍笑着、奔着,既非有人在后追赶,又非追着别人,那种情形简直是莫名其妙!

康燕南徒然拦住,大喝道:“不要动!”

两卫士被他音劲所震,居然将奔势停住,笑声也中断未继,但都如痴如呆的望着他不响,那样子古怪之极。

康燕南立在三丈之外,又喝道:“你们笑什么?”

左面卫士看看右面卫士,但右面的恰好也在望着左面的卫士,面上毫无惧意,相反的仍是满面笑容未敛。但却不知回答。

康燕南精明过人,陡然忖道:“他们这种失魂落魄的样子,莫非已成疯人!”

正想着,忽见两卫士背后又有一条黑影出现,他一见隐约认出,立即招呼道:“来的可是丁老?”

他认出确是五谷虫,只见他大声叫道:“燕南,不要拦他们,快过来!”

康燕南立即闪开,火速奔至五谷虫身前急问道:“那两人是疯子?”

五谷虫道:“一点不错,是被‘夺魂珠’侵害之故,老朽已遇到五六批了,‘迷楼瑶姬’可能就在四周几百里之内。”

康燕南道:“这现象你老如何知道的?”

五谷虫道:“老朽事先与你同样不明白,及至遇到三残才知道原因。”

康燕南道:“三残不是与我背道而行嘛,他们居然肯告诉你老?”

五谷虫道:“你恐怕是搞错了方向,也许是三残绕了过来,他们的个性,其实与疯人无异,老朽是听他们边走边叫边说的,目前能知道消息的恐不下百人之多,再过一时,定必传遍前来天山的所有武林。”

康燕南道:“你老别单独行走,请随晚辈一道去寻。”

五谷虫急急摇头道:“你不要管,‘盗竽’和两个小东西现在左侧谷中等侯老朽前去。”

康燕南听说四人仍未离开,于是放心道:“你老和‘盗竽’前辈最好带着两小不要分开行动。”

五谷虫耳听那两个卫士突又大笑而去,不禁叱道:“夺魂珠竟有这般厉害,他们都是找到‘迷楼瑶姬’晕迷之处的人物,因为内功修养过浅,人人都被邪珠侵害到这种地步。”

康燕南急急告别,长身续向前奔,顿饭之久,奔过数座小峰,但耳中却又传进了另一批疯狂的笑声。

当他登上一座两峰夹峙的崖头上时,突见崖下出现三条人影,俯首下看,不禁大疑道:“那是‘天外士’师徒三人!”

他怕对方察出,立即平息隐起,耳中忽听一个宏亮的声音道:“师傅,这是什么地方?”

语气出之于洪猛之口,紧接着一个老人沉声叱道:“不准大声,这地名叫‘困龙沟’,形势奇险,提防有他人经过。”

康燕南听出是“天外士”的声音,暗忖道:“他们也在搜寻‘迷楼瑶姬’!看势似有点眉目了。”

突然有个少女的声音惊叫道:“师傅,这是什么?”

康燕南闻声一震,火速伸头外望,触目只见清华郡主手中拿着一片绿色绸布,眼看“天外士”走近看:“快查,这一定是那女子身上的裙裾!”

康燕南闻言更急,几乎要冲下去阻止,但他不敢行动,生怕引来其他武林人物,心想:“对付他们师徒尚可,如果有大批到达,那我就分身乏术了。”

沟下师徒已展开搜寻,老的和清华郡主各走一端,留下洪猛独奔对崖,康燕南一见机不可失,随即悄悄溜下崖缘。

未到十丈,突然崖壁内涌出一股大劲,同时耳听有人沉声叱道:“滚!”

康燕南闻声知警,扭身一闪,立向侧避,同时看到身后竟有一个大洞、心想:“这人是藏在洞内!”

那股劲风直冲对崖,只打得那边哗啦大响一片,康燕南不见有第二招接上,于是硬朝洞口冲去,大喝道:“是谁暗袭?”

洞内发出一声苍老的妇人之声道:“你小子是谁,赶快给你老奶奶站住,再前进就是死路。”

康燕南这次却听得真切,不禁冷声笑道:“我当是谁,原来你是‘倒灵霄’!”

“倒灵霄”似已听出洞外来了什么人,再没听到她的回答,显已吓得逃走不迭。

康燕南一直朝洞内冲去,经过一段长长的距离,眼前隐约现出一条岔洞,他立即停步忖道:“那老太婆是知道我来,她向哪条洞内逃走了?”

沉吟一会,信步朝右洞走去!

未几,忽觉心头一颤,神思立起忧伤!

他反应神速,顿知不妙,立即猛提真气,暗惊道:“这是什么力量?”

陡然一念,不由他不悚然大惊,脱口喊出:“‘夺魂珠’!‘迷楼瑶姬’就在这洞内了!”

他的内功已到化境,真气发动,渐觉心宁神定,于是又朝前进,边走边想,自言自语道:“倒灵霄定也察出洞内事实,但她因功力不足而不敢再进了。”

经过五十余丈之距,眼前陡现微光,仔细一看,又是诧然,低声道:“这里竟有石门!”

踏进石门,里面非常宽广,举目四望,他看出是间如厅石室,光从室顶透进,但不知是何物发光。

忽然,他发现室左有一赤色石床,上面卧着一个女子,触目认出,赫然即为“迷楼瑶姬”!只见她双目紧闭,上身全躶,莹肌如雪,体态娇柔的仰面朝天。

康燕南嗔怒趋前,冷笑道:“这次我是无法忍耐了,如再不杀你,你必将正派一网打尽。”

忽然,他突见“迷楼瑶姬”的双目大睁,同时发出微弱的声音道:“燕南,我并非完全晕迷,我的内功只是抗不住神珠而全身无力,你要杀就快点动手罢,神珠在我腹内,你如要,就剖腹取去,否则必落入他人手内。”

康燕南已将右手高高举起,冷笑道:“原来你仍有知觉!

哼,别故装温柔,我已心坚如铁,说什么也不能让你再出来为害,贱女,你将我的师叔们关在哪里,快说,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的死亡,否则你就看我的零碎手段。”

“迷楼瑶姬”显已成了全身瘫痪之势,仅仅只见其双目能够转动,闻言又道:“你放心,只要你将我杀死,他们必自动出来,目前就算告诉你也找不到,同时也没有分身之术去找,此问可说是多余的。”

康燕南又问道:“山中到处都有疯狂之人,他们全是你害的?”

“迷楼瑶姬”轻声道:“那不能怪我,他们都为了要杀我取珠才被神珠侵害,但也只怪他们的功力不足之故,与我何尤?”

康燕南忽然想起她在迷楼中舍身搭救之恩,那举起的右手竟不由自主的软了下来!

“迷楼瑶姬”一见,居然催得更紧迫:“你为什么还不下手,再迟只怕天下武林都闻风涌到了,你放心.过去的我们彼此勾消,我在迷楼救你那点恩惠,早已经清华丫头代你还了。”

康燕南考虑良久才摇头道:“我的事只有我自己能了清,已经没有机会,这次我决心保护你拖过五天!”

“迷楼瑶姬”似已达到了她真正的目的,面上顿露得意之色,紧接道:“你真的不肯杀我?”

康燕南冷笑道:“五天一过,再不留情。”

“迷楼瑶姬”忽然娇笑道:“五天一过,你恐已失去下手的机会了,不过,你不要伯,我仍旧是爱你的,等我恢复功力时,你能敌就敌,设或不能敌时,只要你发誓与我重圆旧梦即得啦!”

康燕南充耳不理,扭身就朝石室门口走去。

“迷楼瑶姬”一见大急,娇声道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康燕南头都不回,冷声道:“我在外面守住。”

“迷楼瑶姬”道:“你转来,快帮我一把,将我扶靠床后石壁坐着,使我能运转内功,可以减少三天时间。”

康燕南犹豫一会才转身,冷笑道:“我己发誓,从此不再接触你的肉体。”

“迷楼瑶姬”娇笑道:“不要那样口是心非,我不管,你得想法使我坐起。”

康燕南突伸双掌,内劲由十指发出,他竟在数丈之外运起真气,犹如亲手一般,缓缓将“迷楼瑶姬”扶靠石壁之前坐起。

正在此际,耳中突觉室外有了动静,他火速转身,紧守门外。

俄顷之间,他眼前出现了三个人影,那是‘天外士”、清华郡主、洪猛等师徒三人,康燕南一见,提功朝“天外士”问道:“前辈此来何意?”

“天外士”一见是他,竟如仇人见面,举掌急劈,口中大叱道:“你敢不让老夫进去?”

清华郡主与洪猛同时发掌助威,居然师徒联手进攻。

康燕南双掌齐出,全力推出,紧紧守住门口,朗声道:“可惜前辈来迟一步!”

双方劲力相遇,骤然声如雷鸣,洞壁的岩石被震落,立如地塌!

“天外士”势如疯狂,一连就是三十余招,但他越攻越觉心寒,讵料竟一寸难进,被迫大叫道:“清儿快施‘麟须鞭’,那丫头绝对不能让他得手。”

清华郡主起初还好,她只运上八成功力,这时却显有变化,她不惟已施出‘麟须鞭’来,同时还满脸露出非常愤恨之色,不问可知,她是看出康燕南竟在保护“迷楼瑶姬”,甚至没有正视于她。

三师徒中就只有洪猛一人没有怒容,他似站在两难的环境之中!

康燕南的功力竟越来越显神奇,他逢上这样空前的全力攻击,居然如无动于势,处之泰然,发掌之姿,竟显得轻松自然。

室内的“迷楼瑶姬”忽然发出一阵浪笑之声,耳听娇声叫道:“燕南,好好替我守住啊,千万别让外人进来,我能运功啦!这样看来,不出两天就可复元啦!”

这一阵浪笑媚声不要紧,霎时将清华郡主气得五内如焚,几乎张口喷血,鞭起雷动,势如狂狮,娇叱进攻,形同拼命,同时大骂道:“康燕南,你这没志气、没出息,不要脸的东西,你保罢,保那无耻的臭贱人罢,你还算得是人、还有脸面立身武林……”

康燕南似早知有这事情发生,他不管“迷楼瑶姬”或清华郡主,既不答腔,也不解释,一味不闻不理。

“天外士”久攻不进,反将室外的洞壁震宽了数尺,渐渐感到莫奈其何,灵机一动,急唤二徒住手,后退之余。厉声朝康燕南道:“老夫将召集天下正邪两方武林前来动手,轮班交替,非将你拖到脱力至死方休,小子,等着罢,崖外已是充盈无数了。”

康燕南料到他已走进歧途,朗声答道:“只怕前辈将来后悔莫及了,你老尽管任性而为。”

清华郡主收鞭娇叱道:“姓康的,你我己成势不两立之局,祝你与那贱人白头偕老罢。”

康燕南有苦难说,扭头暗叹,他明知误会越来越深,更知解释徒然劳费chún舌。

外面的形势虽不寻常,两崖之上,沟底之下,尽是黑影纷纷,“天外士”一出,首先有个老者大声问道:“天外土,那小子得手了?”

那老者声音末停,又有一人嘿嘿笑道:“恐怕另有变化,你看‘天外士’有点垂头丧气之慨。”

“天外士”拔身横飞,如箭到达对崖,提高内劲,有意使四野之人听到道:“那姓康的小于已变本加厉,人性全无,他竟卫护那个妖女,存心使其复元,本人愿联合天下武林共歼那人类祸首,轮流进击,此其时矣。”

沟底立起数声响应,如烟如云,纷纷涌进洞口之内,霎时之间,洞内传出了隆隆之声!

当此之际,五谷虫和“盗竽”带着两小也已悄俏的到了对崖,但却行动非常谨慎,在“天外士”挑起是非之余,盗竿几乎要冲出反击他的骗局,但却被五谷虫硬给拉住了劝道:“无山王,在这种情形之下,我们是孤立的,最好计康小子一人去应付。”

“盗竽”沉声道:“你可看到刚才那两个冷言冷语的老家伙?‘天外士’显然在作拉拢他们的手段了。”

五谷虫道:“不止两个,崖后的古树上还有三个,可惜我酒虫对他们非常眼拙,但又似有点印象,你还记得吗?”

“盗竽”冷笑道:“他们都是当年天山大会拒绝出席的人物,也是‘万眼神翁’不敢挑动的货色,但却与‘天外士’共称‘昊苍六异’,在‘天外士’左侧的号称‘鸿蒙士’,右面的是“氤氲使’!”

他仔细一看那古树上,继又点头道:“那正是另外三个,在树梢坐着的是‘冥路使’、南面树干上是‘浩浩客’,北面树干上是‘太古客’,想不到,他们全部出世了。”

五谷虫惊讶道:“他们莫非皆为‘夺魂珠’而来的?”

“盗竽”点头道:“当年他们都因恐惧‘夺魂珠’而归隐的。”

丁吉忽然叫道:“二位爷爷快听,洞内没有响声了!”

“盗竽”面对五谷虫道:“刚才进去的你看清楚么?”

五谷虫道:“其中一个是‘倒灵霄’,另一人却没看清楚。”

话刚住,洞口内如风退出一条人影,于卜惊叫道:“她是元元后!”

“他没看错,确是那老妖妇。”五谷虫接着说,又指手道:“她逃走了!噫,还有一人呢?”

“盗竽”冷笑道:“也许一辈子出不来了,康小子重手啦。”

突然又听“天外士”大声道:“姓康的小子出来了,他竟杀死一个老妇人!”

五谷虫注意一看,确见康燕南立在洞口之前,只见他面对前崖这方大怒道:“天外士,你挑拨完了没有,今后要当心你自己的老命!”

他说完反手一指,又大声道:“‘倒灵霄’自不量力,现已被我取了老命,如再有什么人不怕死的,我是照样不留情!”

突有一条黑影闪出,发出嘿嘿笑声道:“老夫来了!”

五谷虫飞快看了一眼,啊声道:“是‘鸿蒙士’!”

“盗竽”冷笑道:“不出三招就会丢人!”

丁吉突然轻啊一声道:“师叔……”

他的话还未尽,只见康燕南大喝一声单掌猛劈!

“鸿蒙士”那飞起的身形还没接近洞口,竟遭康燕南遥遥一掌击出,只吓得他慌忙失措,来一式“逆浪翻波”,全身回窜,恨恨的落到“天外士”跟前!

忽然有人阴笑道:“这叫作‘虎头蛇尾’的冲动!”

三条黑影连闪,立从阴笑声处飞出,五谷虫一见大惊,急叫道:“盖世三残!”

“盗竽”突指着“天外士”立身处道:“六异集合了!看势有场另外的冲突!”

五谷虫回头惊顾,啊声道:“那刚才阴笑声是被激动的,这倒是与康小子有利!”

三残直飞,齐扑洞口,耳听瞎子的声音大叫道:“小子别乱出手,老夫与你有商量。”

康燕南抱拳昂立,居然让三残落到洞旁一处突出的大石上,相距仅只七尺之远,朗声道:“三位前辈有何指教?”

瞎子将两手一摊,立将驼子和破子拦向身后,口中嗨嗨笑道:“这次出世,老夫却真正变成名副其实的瞎子了,竟没察出你小子硬是还有两手真功夫,得啦!刚才那一招‘逐浪排云’的劲力,可算得漂亮极了,哈哈!”

康燕南沉声道:“前辈过奖了!”

瞎子又道:“好小子,你是爱上那个身怀‘夺魂珠’的小姐嘛?”

康燕南抬头望着崖上的“天外士”,朗声道:“请问前辈,武林中、江湖上,最重要的是什么?”

瞎子左顾右盼,向着驼子和跛子哈哈笑道:“他竟有闲情来谈江湖道了!”

驼子抢出一步,指着康燕南道:“这个你都不清楚,当然讲‘恩怨分明’,但还有……”

康燕南不让他续说下去,急急插言道:“够了!”

他又望望“天外士”续道:“我当你是江湖上不知轻重的老糊涂!”

“啐!”他朝着“天外士”大吐口沫,冷笑道:“身怀‘夺魂珠’的女子名叫红玉,她是‘九亲王’的女儿……”

跛子急急挥手道:“住口,你想当九亲王之女的郡马?”

康燕南沉声道:“你老要尊重点,否则晚辈就要阁下滚下沟去!”

跛子闻言冒火,吼声就要动手!但被瞎子喝道:“老二勿动!”他向康燕南道:“小子,继续说下去,让我老人家听个仔细。”

康燕南道:“该女曾经是刚才被晚辈所杀的‘倒灵霄’之徒,同时还有那逃走的‘乱三清’元元后,以从早已被晚辈诛灭的‘神亦迷’盖古芳!”

瞎子插口道:“这是三师一徒了?”

康燕南道:“你老明见!”

瞎子哈哈笑道:“过奖,过奖,我老人家可惜是瞎子,就是不能明见啊!”

康燕南大声道:“但比那有眼的老家伙要强得多!”

他又看看“天外士”,接道:“那红玉字号为‘迷楼瑶姬’曾经救过晚辈一命,请问当她身处毁灭之时,晚辈能否坐视不理,那更勿谈恩将仇报了。”

瞎子沉吟一会点头道:“我老人家一生不讲什么理不理,但此际听你小子说来不能无动于衷,然而,我得问你,假设你这次还了给她呢?”

康燕南道:“五日一过,晚辈势必将其消灭!”

瞎子双掌一拍,大声道:“我赞成,这五天之内,我这三个老残废再不找你麻烦,小子,咱们一言为定。”

他的话还未收口,忽听对崖响起一声娇叱道:“你老千万勿听他那巧舌的欺骗,他与红玉另有私情!”

这是清华郡主的声音,瞎子闻言一愕,突又哈哈大笑道:“妙啊!那位小妞儿,这小子长得真正够帅的,哇哈哈!

只怕你也有份呀!”

清华郡主似待将康燕南和“迷楼瑶姬”的风流故事要完全揭开,但她被瞎子这句话羞得立告住嘴啦!

驼子突然向瞎子问道:“老大,对崖上那六个货色,是不是当年那六个所谓后起之秀?”

瞎子嗨嗨两声回答道:“驼老三,你的记性算不坏,哼,他们那种姿态是在向我们三个残废挑衅哩!”

他说完又向康燕南道:“据我瞎子的估计,四野还有不少要向你动手的!但你放心,我们在此替你守头关。”

三残这一突然的转变,讵料竟将周遭的人物都给镇住了。

五谷虫暗暗高兴,向“盗竽”笑道:“康燕南似有点福气,我们可就放心了!”

“盗竽”点头道:“你看那‘天外士’的面目,似被康小子冷嘲热讽得气愤不堪了!”

于卜接口道:“活该,谁叫他胡说八道,血口喷人,我是打他不过,否则非拔掉他那满嘴胡子不可,但估计他将来够受的。”

一经三残坐守洞外,四下里那些蠢蠢慾动的武林霎时平息无声,因之形成一派死寂的沉闷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盗红魔女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