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盗红魔女》

第五十八章 护瑶姬回报前恩

作者:秋梦痕

一夜易过,又是天明,康燕南这时仍退回洞内去了。

在晨曦显示下,那些自知不够扬眉吐气的货色都各自隐身不见,但却没有离开一里之处.五谷虫和“盗竽”是一对硬骨,他们带两小仍立原地未动。

“天外士”带着男女两徒己退至后崖十丈之外,但却能看到洞口。

所谓“昊苍六异”的另外五人,这时才开始向“天外士”那地方行去,但每个人的面色都显得不自然。

“酒虫,你看对崖顶上西面是谁?”盗竽朝五谷虫轻声的说:“难怪九亲王又敢到天山来,我当他已死了!”

五谷虫看了一会,面现郑重的道:“隐仙岛‘三蜈’!”

“盗竿”点头道:“传言大蜈‘金色毒’是死在天雷岭,二蜈‘赤色毒’是在绝海,只有‘铁色毒’下落不明,现在事实摆在眼前,他们竟一个都没死去。”

五谷虫郑重道:“九亲王恐怕不能驱使他们,因为他连‘九魂道君’都不能发号施令。”

“盗竿”摇头叹道:“局势迫使他们臭味相投,九亲王只是一种标帜而已。”

漫长的一日真不易过,丁吉和于卜禀明五谷虫要离开—会儿,“盗竽”喝叱道:“你们到哪去?”

于卜道:“肚子饿!”

五谷虫道:“四外多半是敌人,加之附近哪里有吃的?”

丁吉道:“我饿人家也饿,看看他们有人吃东西没有,弱抢强偷,运气好捞他一份回来。”

“盗竿”笑道:“来此之人无一弱者,你别给我两个老的找麻烦。”

于卜道:“不见得,我们左侧就有几个‘八卦教’徒,在昨夜还看到不少清廷卫士,难道我还打他们不过?”

“盗竿”一想有理,挥手道:“不可离远了,我们无暇来寻你两个。”

丁吉首先跳起道:“不会太远,就怕找不到吃的。”

于卜紧紧跟着,同时向林内隐没。

绕来绕去,两人只往隐秘处走,不时由耳边传进无数的异响,丁吉在前打手势,禁止于卜弄出声音。

于卜突有所见,急唤丁吉道:“前面有条人影,好像是卫士打扮!”

丁吉腾身冲出,急道:“追上去”

于卜一面跟着,一面警告道:“当心,可能是故意引我们上钩的。”

丁吉道:“不冒险,哪能找出他们大伙儿所在地?”

森林越来越密,渐渐已不能迅速通行了,前面那个卫士更见迟钝,只见他左转右圈的身法欠灵了。

于卜忽听侧面似有人接近,急急通知丁吉道:“阿丁,我们恐怕是被人发觉了?”

丁吉还没开口,突听侧面有人大喝道:“站住!老子追你到此已不耐烦了。”

于卜将口一张,就要答腔喝叱,但被丁吉赶急阻住,悄声道:“不是对我们!”

于卜忽见那卫士已停止未动,摆势待敌,不禁暗道:“原来……”

心思未竟,左前面冲出一个中年大汉!

那卫士似已看出对方什么记号,忽然嘿嘿笑道:“妈的!

我当是什么顶天立地的好汉?原是‘九阴教’下一名小卒,哼,你是瞎了眼,晕了头,你们的教主都投降了王爷,难道你们还敢反抗?”

“九阴教”的教徒仍在前进,面向那卫士发出阴笑道:“嘿嘿,狗腿子,你懂得什么,本教的生存法有两个原则,那就是逢硬的就服,遇软的就吃!”

卫士闻言冷笑道:“妈的,原来你们教主是个这样的东西,嘿嘿,本大人此去正是要见王爷!”

九阴教徒怪声笑道:“你是说要去告密?”

卫士叱声道:“何止是告密,不出二天,你教主那颗狗头就得斩首示众。”

九阴教徒更笑得开心道:“可惜你没有那张活嘴说话了!”

卫士怒不可遏,大喊冲上,一拳力攻出手。

九阴教徒侧身跨步横掌硬截,阴笑道:“让你走过十招不败,老子撒腿就走!”

卫士陡觉对方功力惊人,收拳换步,立采快攻,拳出如电,指点腿扫,上下并进,居然现出一派高手姿态。

霎时之间,两人都各采攻势,只打得尘土飞扬,枝折叶舞!声势惊人。

丁吉暗向于卜道:“这两个家伙居然都是一流好手,我们几乎看走了眼!”

于卜似己看出什么毛病,悄对丁吉道:“阿丁,你看那‘九阴教’徒的掌法如何?好像是出之名门大派!”

丁吉注意一会,眼看那人连换十几手不同招式,悚然道:“阿于,他是峨媚派的!”

于卜道:“你如何知道?”

丁吉道:“你还记得银化先生的一点武功路子,此人或许是偷学了峨嵋武功?”

那卫士逐渐攻少守多,显出内力不继了,这时大有退走之势。

九阴教徒却眼明手快反而越斗越勇,同时口中嘿嘿笑道:“狗腿子,莫打开溜的主意,你老子是不上当的。”

丁吉暗向于卜道:“这家伙满口四川调儿,他认定吃下那卫士了,咱们倒看他个结果出来才走。”

于卜忽然道:“那家伙的胸前绣的是什么记号?”

丁吉闻言注目,啊声道:“是只骷髅头骨!”

于卜笑道:“难怪那卫士一见就叫出他是‘九阴教’的,原来‘九阴教’的记号这样恐怖!”

当那卫士慾逃难脱之际,突从其后又有一卫士大吼冲出,口中大叫道:“胡忠加劲,我来了!”

九阴教徒一见大惊,火速连攻两掌,撤身急窜,看势虽慌,但却不乱,刹那窜进林隙而没。

丁吉急对于卜道:“你去追上他,此人似有计划的逃走。”

于卜无暇多说,闻言拔身,他竟从树梢追出。

丁吉眼看那两个卫士会在一块,后来的似因原先那卫士喘息未平而未追,耳听他埋怨道:“胡兄,你为什么不发出信号,幸好我按时来接,否则不误了大事才怪。”

胡忠叹口气道:“刚才那家伙据说已盯了我数十余里,陈兄,王爷等急了吧?”

姓陈的急道:“王爷留下面谕,他老人家有急事进京了,你探得的消息等一会禀明九魂祖师就行了。怎样?”

胡忠道:“九魂祖师没离开?”

姓陈的道:“他老人家到隐仙岛三位仙长那儿去了,但马上就会回来吃早点,我已准备完善了。”

胡忠道:“辛威一直没有下过‘阎罗笔’那座石峰、但在峰下的金母帮却没有一人!”

姓陈的道:“我们快去,周邦一人在那儿恐有危险。”

丁吉眼看他们钻进正面的树隙中,心头不禁一紧,暗忖道:“阿于为何还不回来?这时正有个好机会呀!”

他听到姓陈的曾说有吃的,那正是此行慾得之物,此际一见陈、胡二人背影渐远,心中更觉焦急,追也不行,不追又不舍,几乎要出声叫起来。

一等再等,于卜仍然毫无影子,但却听到远处有几声喝叱之声!

丁吉闻声有异,愕然自言道:“这不是那姓陈的吗?”

正当他要赶到发声地方时,突见于卜从斜侧出现,而且背上背着一只大包囊,同时只听他急声笑道:“阿丁,赶快离开,那两个卫士追来了。”

丁吉心中有数,回身急奔,边走边问道:“你偷到他们的食物了?”

于卜轻声笑道:“名酒佳看,三牲俱全,我是一概全收来了。”

丁吉连冲带窜,霎时奔出老远,后面的声音渐渐消失,于是放慢一点又问道:“那‘九阴教’徒呢?”

于卜开心的笑出声来道:“我没有用出调虎离山计,这包东西真还不易到手,你猜他是谁?”

丁吉惊讶道:“他是正派人物冒充的?”

于卜笑道:“是峨嵋派的高手,听说他们的掌门人已请出青城、昆仑等派掌门人一同出来了,各派还带出来大批高手!”

丁吉摇头道:“各派武功虽有专长,但目前的形势亦不能独当一面。”

两小高高兴兴的,不知不觉已回到了那座崖头,盗竿一见,笑对五谷虫道:“这两个小子办事,真比成人还要高明,你看,于小子背上那只大包囊,偷来的东西真还不少。”

五谷虫微笑道:“这叫做盗贼世家子弟。”

两小一到,立将包里打开,于卜奉上一坛密封陈酿给五谷虫道:“这还是贵州府的贡品哩。”

五谷虫点头道:“这是道地的茅台酒。”

“盗竿”伸手拿过一整只鸡,眼睛却望着对崖的岩石后,轻笑道:“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?”

于卜立将经过情形详述一遍后,又笑道:“我连一点都没有留下。”

“盗竽”笑道:“九魂道君和隐仙岛‘三毒’仍旧在对面,他们作梦也想不到我等在吃其美酒佳肴哩。”

丁吉吃到一半又停下道:“阿于,咱们得想个办法送份给师叔才是。”

于卜道:“只怕通不过‘盖世三残’面前?”

丁吉望望五谷虫和“盗竿”,似在请求指示。

“盗竿”会意笑道:“那三个老怪无理可讲,你们须用计策通过方可。”

于卜一面捡点食物,一面望着丁吉道:“阿丁,你走到崖边去看看,沟底下此刻有没有人。”

一语触动了丁吉的灵感,不禁轻声笑道:“不要到沟底去,他们下面五丈处还有块更大的突出岩石。”

于卜笑着道:“你也想到那办法了!”

丁吉道:“行不行不知道。”

“值得一试,快多收拾一点,咱们钓钓老鲨看看。”

二老不知他们要捣什么鬼!五谷虫问道:”你要干啥?”

于卜道:“天机不可泄漏,马上即可分明,你老人家只管看。”

“阿丁,收拾好了,咱们开始行动。”于卜站起来向丁吉走去。

丁吉指着脚下道:“从这儿下去最隐秘,事先仍不可让他们看到,否则就办不成功。”

“盗竿”和五谷虫等两小去后,亦跟着行到崖边朝下望,轻声道:“看他们捣什么名堂?”

半晌之后,丁吉和于卜横飞过对崖,同时到达三残所坐的下面五丈处一块突出岩石上。

三残这刻正在打坐,六只老眼闭得紧紧的,耳中虽知有人到了脚下,但却毫不在意,甚至连动都不动。

于卜已打开一包较大的食物,平平的摆放石上,他与丁吉对面而坐,甚至装着在进食之态。

盗竿在对面看得很清楚,这刻豁然大明,立对五谷虫道:“原来他们是在藉食物的香气上冲,硬想引起三老怪的馋涎来!”

五谷虫轻轻一击掌,叹声道:“这是一记绝招!”

突然,耳听丁吉在那儿大声道:“阿于,这油酥肥鸡真正不坏呀!”

“盗竿”几乎笑出声来!轻轻对五谷虫道:“你我如不正在吃着,不要说看到,就只听到那几个字也忍不住饥肠雷鸣,馋涎三尺哩。”

五谷虫急急道;”快看,三残已嗅到香气了,居然都睁开眼睛哪。”

又听于卜回答道:“油鸡哪及卤牛排,喂、你怎么吃得那样快,咱们要作一天之用呀!”

只见丁吉哈哈笑道:“肚子饿极了,哪还顾得慢慢尝味道?”

“盗竽”眼看三残有点忍不住了,只见那瞎子大声道:“老三,下面是什么人在吃东西?”

驼子侧过身去,俯首下看,恰好有股引人咽痒的香味直冲而上,竟使他‘咕嘟”一声,下颚一仰,大大的咽口浓沫。然而,他的头却收不回去了,急急道:“老大,是两个小萝卜头。”

瞎子干咳一声,似在忍住一口吐沫未吞:“老三,我还不知道是两个小子,你怎么会不照我的意思?咳,老二你说是吧?”

跛子不开口,屁股一磨,他也到了岩石外侧,俯首一会儿,突然哈哈笑着向下方问道:“喂!小乖乖,快点离开,我老人家要尿小便啦!”他还装着要拉裤子的姿态!

丁吉和于卜同时闻声抬头,但脸上毫未显出着急之色,似对跛子的话早已有预料一般,两个小嘴同张,都想抢着回答……

妙,他们都没抢上开口,却被四周的暗笑声勃然兴起,哈哈之音,如雷爆发,似都看出两小的捣鬼难成了,同时也想跛子那句话的绝招。

众笑未竟,只见丁吉跳起大骂道:“老家伙,你仔细看我们在作什么?你那句话真该遭雷打!”

跛子停手问道:“小子,难道雷公专打尿小便的?”

于卜跳起大怒道:“我们在吃饭呀,你小时候没听奶奶说过嘛?糟蹋五谷要道雷打的。”

瞎子闻听也到岩石边来了,接着喝退跛子道:“这小子说的真话,你快忍下来!”

丁吉暗使眼色,立叫于卜坐下道:“这家伙出头来作好作歹了!”

“喂,小哥儿,我老人家似在哪里见过你啊?”瞎子在拉关系了。

丁吉哈哈笑接道:“是啊!我是记得呀!”

瞎子道:“你们在下面吃东西不适合,快点上来!”

丁吉装着别扭道:“我们快吃完了!”

瞎子顺手向后一指道:“这个跛子的小便忍不住了,憋急了,他是不怕雷打的。”

于卜又跳了起来,这次却装着调解姿态,向着丁吉道:“阿丁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五十八章 护瑶姬回报前恩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盗红魔女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