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盗红魔女》

第五十九章 麟须鞭引来奇祸

作者:秋梦痕

沟长似无尽,越追越幽冥,上无星月光,下绝羊肠径,五谷虫急叫“盗竽”道:“无山王,我们走的不是北向了!

快二十里啦!”

“盗竽”亦觉不对劲,突将脚步刹住,回头道:“这正是往‘阎罗笔’石峰的去向,康小子可能已到达地头了!”

就在这个时际,忽听前面传出一声轰然大震响起,紧接就是连声大喝!

五谷虫闻声大喊,急叫“盗竽”快走:“那是‘昊苍六异’联手对敌了!可能……”

“盗竽”未待他说完,沉声接口道:“什么可能不可能,那是围攻康小子,这个误会更加难解了!”

他们奔行不到三箭之地,突闻侧面响起丁吉的声音道:“二位爷爷快走这面来,前面去不得!”

五谷虫闻声闪去,但见只丁吉一人,急问道:“阿于呢?”

丁吉道:“在上面!”

“盗竽”跟踪跃到,问道:“前面为何不能去?”

丁吉道:“深沟到此告终,前面全为森林挡住,清廷中重要人物都隐在森林旁观,师叔正在林边对抗‘天外士’等六人!”

五谷虫挥手道:“带路!”

丁吉领着绕个大圈子,边走边问道:“二老看到‘魔法师’和‘黄昏狐’了吗?”

“盗竿”问道:“你追他们来的?”

丁吉道:“不!我是奉师叔传音来接二老的,但却看到那老妖们就在二老来处隐藏。”

五谷虫道:“他们可能绕到另一面去旁观伺机去了,你知道你师叔是如何与六异打起来的?”

丁吉道:“师叔追赶‘九阴教’的教主和两个巨怪到了那林边时,正想施出杀手收拾下来,却被‘天外士’硬给拦住,还说不准师叔乱杀无辜,师叔一气动手,于是另外五个老头立即全部出来助阵!”

“盗竽”向着五谷虫道:“这样看来,‘天外士’是存心找事了,今后他必自毁声誉不说,恐还连累另外五人遭殃!

同时使清华郡主的终身大事完全毁灭在他那老糊涂的手中。”

于卜在这时闻声来迎,并说道:“祖师竟然出现了!”

二老闻言一愕,五谷虫抢着问道:“他在哪里?”

于卜道:“又到‘阎罗笔’石峰上去了,等会还要来的。”

五谷虫轻对“盗竽”叹道:“书虫较你我高明百倍,他这残废真有神通,此来定必不简单。”

“盗竽”笑道:“在这种恶劣局势下,也只有他能来去自如,你酒虫至今才佩服吗?”

于卜回身带路,老少三人同时登上一处高地!

丁吉指着高地背后道:“师叔大战六异不少时间了,他们就在那面坡下。”

五谷虫向于卜问道:“你师叔情形如何?”

于卜道:“我记下快近一千招了,现在已占上风,六异本来是用‘六合阵’围攻的,但却被师叔以‘占天位’、‘弃地宫’、‘守南北’、‘攻东西’大破之法出手,只打得他们彼此难顾,尽处危地,被迫弃阵变势,目前采‘外三才’力抗甚急!”

“盗竽”闻言大喜,但忽又诧异道:“你小子怎懂‘六合阵’破解之法?”

于卜道:“那是师叔边打边指教与我的。”

五谷虫轻笑道:“这种破解之法很危险,如没有你师叔那种功力,谁能两脚不落地来支持这么久?加之他能发出的掌力如不能压倒对方三分之一的人数也不行。”

丁吉急朝一处石隙指道:“走这儿进去,上面无处隐蔽。”

二老被引到一堆石后,同时伸头外望,只见坡下尘土高扬,势如云腾雾涌,滚滚翻翻,内隐雷声隆隆!

“盗竽”慨然对五谷虫叹道:“这场大战,在你我有生以来算是初见!”

五谷虫严肃异常,郑重道:“康小子自得‘拐仙神功’至今,这次算是最艰难的一场猛拼了,你看他是否已尽全力?不过,就凭这样看来,他竟是能斗六个‘万眼神翁’那种人物。”

于卜忽然惊异道:“师叔怎的是那样打法了?”

五谷虫道:“这是由三才变势为‘两仪’之斗。”

丁吉道:“这不像阵势呀!简直是‘六异’分成两面夹击师叔一人!怪在谁都没有移动脚步!”

“盗竽”郑重道:“你仔细看看,他们敌对双方的脚下虽未移动位置,但却以快到使人难见的速度在急踏碎步,那是以极动进入极静的过程,再过一会,他们就会就地坐下发掌,更进一步即为盘膝闭目,一掌不发,展开神斗!”

两小听得惊讶不已,四目紧注,全神慎观,再也不吭一声了。

五谷虫对“盗竽”道:“我们提防清廷和‘魔法师’趁机取利!”

“盗竽”似被提醒了危险之处,依然道:“凭我们如何阻挡?”

五谷虫道:“能不能传音给康小子提高警惕?”

“盗竽”急急摇头道:“他已进入忘我之境,千万不可打扰于他,否则不堪设想。”

五谷虫大急道:“那怎么办?一旦遭遇突袭,双方必同归于尽!”

“盗竽”从不心躁,这时亦满头出汗,但怎么也想不出办法!

正当此际,他们身后突然有人淡谈的笑道:“二位不必担心,小徒并未运出全神!”

讵料音落人现,俄而出来了“书仓盗蠹”,二老惊喜回头,同声道:“书虫!”

“书仓盗蠹”笑着点头,轻轻的道:“二位空急了一场了,如真遭突袭,受害的可能是‘六异’等人,但也不要紧,右下手森林边缘早已埋伏着清华郡主和她师弟,只要‘麟须鞭’出手一挡,‘六异’即可立觉。”

二老同吁一口长气,“盗竽”拭了一把汗道:“书虫,你的高明就在这里了!”

这时两小都回过头来叫声师祖,“书仓盗蠹”点点头,又对五谷虫和“盗竽”道:“二位可知‘阎罗笔’石峰上已有变化吗?”

五谷虫抢着接道:“我正想问你,怎么样了?”

“书仓盗蠹”郑重道:“清廷卫士派在那儿的共有九十余人,目前能活着逃走的不到七个了!‘金母帮’的女孩子现在不见一个了,当然是有多数未死的,但却隐迹无踪,‘玄天金母’却是生死不明,二位想想是什么道理?”

五谷虫郑重道:“那辛威的功力,恐怕不致使神剑发挥那大的威力?”

“书仓盗蠹”正色道:“他的功力本来是不比二位任何一人高到哪里,但目前却不相同了,在下此去,恰好发现那‘迷楼瑶姬’与其展开火并,讵料绿焰竟无法将他困住!”

“盗竽”大惊道:“天机内功纵到化境也无此奇迹出现。”

五谷虫似亦不大相信,他紧紧的盯着“书仓盗蠹”答复。

“书仓盗蠹”叹口气道:“当时我也有此怀疑,然而奇迹却出在神剑身上,讵料该剑真正的玄号就叫作‘天机神剑’,在下此来,就是受‘天机子’和‘玉符子’的嘱托,他二位要我冒险查探其逆徒的最近发展,看他是否发现神剑上那‘天机真诀’!如果他得到了奇遇,其剑术将足可独战‘盖世三残’和‘昊苍六异’,现在证实了,他确有这个能力啦。”

这个不好的消息,立将老小五人带进了忧虑之中,大家都惶惶不安,默然不语。

在斗场中,突然尘土飞扬,康燕南和“昊苍六异”全部现出身形,甚至都坐在地!

六异分成两面,一面是“天外士”、“鸿蒙士”、“氤氲客”,距康燕南左侧约八丈之远,一面是‘冥路使”、“浩浩客”、“太古客”,距康燕南右侧约八丈之远!他们都是双掌当胸,掌心向外,盘膝闭目,直如老僧坐禅。

康燕南独居两面敌人的中间,他竟没有闭目,手势却也不同,右拳向右,左拳向左,但面容显得郑重而严肃异常。

斗场的北面是座错综杂乱的黑石岗!石岗耸立着一座奇峰,此时有两条人影自奇峰半腰里出现,以非常速度的轻功朝黑石岗上奔来,显出是一男一女的两个老怪物!

岗右就是斗场正西的森林,在森林边缘这时有个青年巨人发出沉沉的吼声道:“师姐,‘魔法师’和‘黄昏狐’由峰顶下来了!”

不要问,那巨人即为洪猛无疑,当他声落未几,突由森林内闪出清华郡主,轻声娇叱道:“师弟鬼叫什么?他们敢下来,却不敢现身斗场,我们只注意‘隐仙岛’三蜈和‘九魂道君’就是了。”

洪猛不敢回嘴,低着嗓音道:“听说‘九魂道君’已遭姓康的打断双臂啦!”

清华郡主沉声道:“那不严重,凭‘九魂道君’的功力,只须运真气治疗一会就能复元的,我刚才就是暗查回来,发现他已完全无恙啦。”

洪猛道:“我们能挡得他们全力发动?”

清华郡主道:“我们必须要挡他们一刻时间,否则师父和各位师叔无暇应付。”

洪猛搔搔脑袋道:“师父不应该在这时候找姓康的。”

清华郡主喝声道:“住嘴,你竟敢说师父的不是?”

洪猛吓得不敢开口,两只巨眼只望着斗场!忽然,他发现对面有不少人影晃动,不禁愕然又叫道:“那东面有数批人物赶来!”

清华郡主疑神注目,口中轻轻的噫了一声,接着自言道:“峨嵋‘法华上人’、青城‘正气老人’、昆仑‘极北居士’、华山‘和夷散人’、恒山‘曦光隐士’、武当‘丹玄真人’,少林‘紫莲大师’,啊!中原各大派的掌门人差不多都到齐了!”

洪猛诧异道:“他们来作什么?难道……”

喝声又在清华郡主口中叫出,只见她严肃的道:“你少开口!”

洪猛这下可有些不服了,立即咕嘟道:“怕什么?他们没有一个是我的敌手。”

清华郡主娇声道:“你认为你能吗?哼!中原各派武功精华都掌握在掌门人之手,单独使用故无奇处,一旦遇上了九大门派联手,武林中再无任何人敢与对敌!”

洪猛诧异道:“他们的武功又不是一种心法练成的。”

清华郡主非常生气道:“你懂什么,难道你没听师父说过?九大门派曾在三百年前败在‘混世人魔’手下,几乎全部毁灭磐尽,后来各派退休长老为了救亡图存,不惜各出精华合练,结果研究出一种”联手荟萃’大阵,不到半年,竟又反败为胜,硬将‘混世人魔’铲除。”

洪猛闻言大惊,再也不敢作声,当此之际,东面竟一个不少,确实奔到了九个老人,僧道儒俗,各有一派正气凛然之概!一致步向斗场,排立在十丈之外。

藏身土山坡上的五谷虫和“盗竽”二人仍带着两小未动,仅只“书仓盗蠹”双手一按,顺势弹到坡下现身,耳听他遥遥朝着九大门派的掌门人朗声招呼道:“诸位大掌门,莫非又有‘混世人魔’降生了?”

九大掌门同时齐声发出一声哈哈大笑,人群中立即奔出少林“紫莲大师”迎上道:“施主真是神龙一条!”

“书仓盗蠹”知他是代表众掌门有事前来,立即落了座,朗声答道:“大师夸奖了,残废人只是不甘寂寞罢了。”

“紫莲大师”口虽在笑,然面色却不寻常,快速接近后急问道:“令徒康少施主怎么样?‘天外士’这次作得太过火了。”

“书仓盗蠹”陡将笑容收敛,正色答道:“小徒能得六异教训,纵在生死边缘也是光荣!”

一顿又道:“六异当年向武林许下诺言,‘如非真正为害江湖败类,绝不六人联手对敌’,我残废这次看他们如何收拾目前局面。”

紫莲大师知道他已对六异大起反感,于是合十道:“阿弥陀佛,施主一生精明,千万别与六异一般糊涂,目前邪魔势焰高张,加以清廷虎视眈眈,六异与令徒闹僵,实非武林之福,贫衲会同各派掌门赶来,有心从中调解,不知施主意下如何?”

“书仓盗蠹”决然道:“大师好意,我残废心领了,但小徒所作所为,我这作师父的从不干涉,大师尽管去调解。”

紫莲大师连声念佛,合十告辞,急急转身而去。

“书仓盗蠹”翻身回头,如飞弹到“盗竽”身边道:“他们的调解正是六异藉故下台的良好时机,如再保持,小徒定必施出杀手,但不知何人遭殃。”

“盗竽”将嘴一翘,急道:“峨嵋‘法华上人’开口了!”

当紫莲大师回去之际,一个长眉如霜的老僧念了一声佛号,紧接着苍声发言,沉沉的向着斗场道:“老衲峨嵋法华,能否暂请七位施主停手一会。”

突听康燕南发出朗朗的声音道:“大师不愿超渡糊涂吗?晚辈正举着屠刀待落。”

“天外士”等已久持难胜,甚至连寸功俱无,六个人的心中正在羞愤不堪,耳闻康燕南轻视之言,更加怒火如荼,然知当前之势对已不利,于是记恨下台,同时大喝一声,推掌纵跃!

康燕南似早已料到他们有这一下收手前的雷霆之势,他竟适时左右齐发,但未将功力发到中途又陡然收回,全身平地拔起,笔直上升!

六异不防其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五十九章 麟须鞭引来奇祸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盗红魔女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