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盗红魔女》

第六十章 旧仇才消,新怨又结

作者:秋梦痕

于日当中天之际,他们已走过了五十余里,然而并未发觉康燕南的影子,但却于一处谷口前发现了“魔法师”和“黄昏狐”的形迹。

丁吉首先发觉,他向于卜急急打个手势,以迅速的动作大胆接近!

谷内全为松林密布,虽不甚宽,却很深长,两小追进了半里多远,才看到“魔法师”停在一株秃松之下。

“噫!他们还没到来?”

这声音是出之于“黄昏狐”的口中。

丁吉传音于卜道:“他们与什么人物在此会晤,我们要当心一点,快藏起来。”

于卜看到身后有几推大岩石,立即一拉丁吉!同时将身藏好。

又听“魔法师”嘿嘿笑道:“他们对清廷方面恐还没谈妥?”

他的话还没有住声,突听左侧有人接口道:“二位的疑问多余了,清廷对联合行动是求之不得的事情,目前仅只辛威的条件太高,直到现在还未谈妥。”

音落之余,左侧走出一个老者,丁吉一看,不禁愕然,传音于卜道:“他竟是六异之一的‘鸿蒙士’!不知是什么联合行动?”

又听‘魔法师’嘿嘿笑道:“那小子可用伪言欺骗他,事成之后,咱们的联合行动不能照样施之于他的头上吗?”

“鸿蒙士”缓缓走到五尺之距点头道:“法师之言,正合众议,只要‘屠龙公子’一灭,下一步当然是对付辛小子,但那小子精灵无比,咱们非谨慎处理不可。”

于卜闻言大震,急急传音丁吉道:“他们在全体联合来对付师叔啊!”

丁吉道:“我们宜及早通知师叔,这事太危险了。”

耳听“黄昏狐”浪声笑道:“清廷出动多少人?”

“鸿蒙士”伸出几个指头屈数道:“隐仙岛三蜈、‘九魂道君’、‘迷楼瑶姬’、‘符祖’、‘九阴教主’、‘八封教主’合计八人,普通高手则有三十余人。”

“魔法师”嘿嘿笑着接道:“这份力量够强的,事后我们如何对付?”

“鸿蒙士”哈哈笑道:“因此之故,我六异才找二位作另一秘约。”

“黄昏狐”浪笑道:“中原‘九大门派’如何?还有康小子的一些人物呢?”

“鸿蒙士”郑重道:“我们的行动尚未被‘九大门派’知道,据一般观察,他们对康小子抱着不敌不友之态,指责多于关怀。”

“魔法师”问道:“何时采取行动?”

“鸿蒙士”道:“清廷方面负责引诱,只要将他引到‘红石谷’就动手。”

丁吉再也不敢停留,急急拉着于卜退出谷外,绕道又向前奔,边走边道:“师叔可能就在前面,但不知‘红石谷’坐落何方。”

于卜道:“只要通知师叔不上当就行了,管他什么谷?”

走还不到三里,两小突又看到数条如飞的人影在前面出现,于卜轻声急呼道:“那是‘符祖’带着四个清廷卫士高手!我们快追,其行动有点鬼祟。”

丁吉道:“我想他们就是清廷一方派出引诱师叔之人,幸好被我们遇上。”

正说着!突然自前面发出数声惨叫传来,丁吉大异,急对于卜道:“符祖等遇到对头人了!”

于卜急急冲出道:“那是谁?”

丁吉火速追上,郑重道:“我们当心,不要让任何一方发现。”

前面忽有一排树木挡住视线,于卜猛势一拔,全身向树梢冲去!

足尖刚踏上枝头,陡见眼前现出一汪碧波,同时一条人影由彼岸急窜逃来!

恰当丁吉适时而到,一见急叫道:“那是符祖,可能被打败而回的。”

音还未落,碧波上紧接又出现两条人影,于卜急急道:“阿丁,原来是师傅将‘符祖’打败的,你看,他老人家后面不是太叔叔吗?”

丁吉眼看“符祖”已到,立即探手摸出‘烈雷金刀’,大叫道:“我们挡住他,别放他逃走!”

于卜毫不犹豫,同时探刀扑出,与丁吉冲下树梢,四手齐扬,金刀纷发,全力朝“符祖”当头罩落!

“符祖”本可不将两小放在心上,然在失利之余,加上强敌在后,他竟提不起半点勇气,一见绿光临头,居然扭身横避!

这时康定野和大请生己如飞赶至岸上,立展开三面围攻,且大叫道:“勿放这妖道脱身,免其回头报信。”

丁吉大叫道:“师傅,他带的四个卫土怎样了?”

太清生接口道:“全部收拾了,他们是清廷派出的钓饵!”

于卜高兴道:“原来师傅和大叔已知他们的诡计啦,这太好了,我们收拾这妖道后宜火速通知师叔要紧。”

康定野的右手持着神箫高举,但却不予攻击,仅以左掌全力猛劈,闻言后沉声道:“你师叔现在连为师都不肯见,你们千万别去找他!”

丁吉大急道:“那不是硬要叫他上敌人的诡计?”

康定野叱声道:“你们何以愚劣至此,师叔岂会遭人阴谋,他正在运用最高智慧找寻陷害他的小人!”

这时“符祖”已成强弩之末,被四人杀得气喘汗流,幸得两小在问答中稍有疏忽,其左手“木精剑”立朝于卜扑进,右手“慑心铎”一阵猛摇!

于卜一见,大感不适,被迫向侧面急闪!

空门一露,“符祖”得机钻出,顾不得伤害于卜,厉声脱逃而去。

康定野一见,大喝追出,但已为时不及,只气得连骂于卜该死。

太清生急招两小跟着道:“此人不能让他脱身,否则必引来强敌,你们快向左侧林内绕进拦截。”

两小惭愧至极,闻言哪还敢怠慢,同时拼命奔驰。

“符祖”未择方向,盲目狂奔,岂知竟又窜下湖去。

康定野只在后面十丈之远,他手持有神箫,确定“符祖”不敢回头逆袭,因之放胆接近死追不舍。

太清生隐隐看到两小沿湖绕纵,他只尾随着康定野不放,一面踏着水波,一面大声叫道:“大公子,快发回旋掌劲,以逆浪减低他的速度,千万别让他登上彼岸。”

湖宽足有一里,康定野被他一言提醒,左掌连挥,发出一股股弧型巨劲,劲力绕到“符祖”身前,打人虽不足,推波助浪则大见功效。

“符祖”的水面功力虽佳,无奈浪大过膝,滑行不便,去势立缓!心中大急,但他是个老姦巨滑之徒,心计岂会弱人,灵机一动,反手后推,居然亦以巨浪阻止康定野迫近之势。

康定野一见大急,再也想不出制敌之法,传音太清生道:“先生,这怎办?他较我还省力呀!”

太清生安慰道:“大公子别急,只要能阻其登岸,阿丁和阿于就有机会绕到前途拦截了。”

康定野听说两小已绕向对岸,心中略为安定!

事出意外,突见“符祖”惊叫一声,全身竟往水中下沉!

太清生忽然似有所发觉,跟着大叫道:“水里有人!”

他无暇招手康定野入水,各自抵头一冲,“噗通”钻进水中!凭他那高深的水功,很快就潜到‘符祖’落水之处,举目一看,竟确见有人将“符祖”活生生的反臂擒住,然而,他却再不上前,火速又冒出水面,康定野正待下水去相助,但身还未下沉,触目不禁一怔!

太清生滑到他的身前道:“大公子,水里是二公子!我们要见他?”

康定野大喜道:“他这举动是不愿使我们见他,别去了!”

太清生点点头,打个手势道:“那就上岸罢,两小可能已到彼岸。”

康定野领先滑出,又问道:“你看清是二弟?”

太清生道:“不会错,他腰间还挂着‘麟须鞭’!可能是已在水里很久了。”

湖波在春光下荡漾,雪峰在碧浪中倒影,四野呈现着一片温馨的寂静!

康定野和太清生上得岸时,环视中并未看到两小的人影,不禁都感到有点担心。

“先生,他们还未到?”康定野有了疑问。

“晤,不会的?可能……”太清生语犹未尽,他忽然看到地面上有块树皮,于是停止下说,俯身拾起一看.只见上面刻着:“师傅,太叔叔,我和阿于随师叔去了。”他递给康定野道:“他们走了!”

康定野接过注目,点头道:“原来二弟已先我们上岸太清生道:“我们先到‘红石谷’去探听,敌方布下了什么毒计如何?”

康定野点头行出。

“可是,我们要谨慎。”他边走边说。

当他们离开湖岸不远之余,忽在一处岩石后伸出两个人头来,其左侧是树林,又快速的闪到林内,动作鬼祟,显然是怕康定野等发现。

这两人的打扮很显明,一见就知是“八卦教”里的教徒,在动作上看,两人的功力有超出普通高手的程度。

二人窜进林中后未停,居然一股劲的朝深处急奔,在前的此际发出轻而且急的声音道:“‘无敌大盗’康定野这方面我看不要追了,但‘屠龙公子’攫去‘符祖’的事情宜火速回报不可,他一定已得知我方的围攻计划啦。”

后面那个教徒叹声道:“清廷方面对本教明和、暗忌,教主不应全心依服才好.否则咱们是吃力不讨好!”

前面之人同样消极的叹了一声道:“咱们除了依附清廷还可生存,此外只有销声匿迹为上了。”

二人边谈边奔,方向是沿湖朝东,讵料走还不到半里,突然同时惨叫倒地!

倏忽间,自侧面闪出两个小孩!原来竟是丁吉和于卜!

“阿丁,看他们还有气没有?”这是走后面的于卜尖声问。

丁吉看了两个八卦教徒一眼,回头摇手,大声道:“活不了啦!回去罢,师叔恐等得不耐烦了。”

于卜停步不动,侧耳朝四下里听:“看来不会再有他们的人了。”

丁吉挥挥手道:“我们盯了这么远,有人还看不见吗?

一定只有这两个。”

于卜立朝侧面纵起:“阿丁,师叔为何要‘符祖’回去?”

丁吉郑重道:“那是有用意的,第一,‘魔法师’在‘阎罗笔’石峰暗袭洪猛之事虽在‘符相’口中供出,但不知是真是假,设或是真,他这次回去,必定会将消息告诉六异。”

于卜疑问道:“他过去不讲,现在讲什么?”

丁吉道:“过去魔法师与他没有厉害关系,现在他怕‘魔法师’一旦知道后对他不利,慾绝后患.他岂有不借六异之手先杀‘魔法师’之理。”

于卜想了一想道:“这真有可能,还有什么用意?”

丁吉运:“师叔借‘符祖’之口告诉‘天外士’,那是要使‘天外士’亲自去看‘魔法师’背上之剑,证实洪猛的伤口并非青霜所为,同时使‘天外士’早知以前判断错误而惭愧,看他能否当着武林同道向师叔道歉,如果‘天外士’知错不认,那师叔今后杀他再无异议了。”

说完一停,忽又正色道:“魔法师心中有病,‘天外士’看剑必遭拒绝,如此一来,敌人的内部即起分裂,其联手之谋不攻自破。”

于卜摇头道:“敌方去了一个‘魔法师’并不重要,全部分裂恐怕不可能。”

丁吉正色道:“魔法师不是六异的敌手,他如想逃,其死必速,六异非追杀不可,他不会那样傻。”

于卜道:“不逃又待怎样?难道六异就不杀他了?”

丁吉道:“六异与清廷方面明和暗不和,‘魔法师’自然看得很清楚,他在被迫之下,无疑会要求清廷方面保护,如是即分裂形成了。”

于卜对丁吉的分析感觉大有道理,连连点头道:“于是师叔即用各个击破方法下手。”

丁吉道:“师叔还不会下手,他要找出杀清华郡主的真正凶手后才采行动,因为清华郡主确实不见啦!”

于卜心中暗道:“我一直就不相信清华郡主真的被杀之事,可是,最大的事实证明,‘麟须鞭’焉能留在那女尸之处呢?还有……”

他想到另一问题时,突然停止思路,侧顾丁吉道:“清华郡主算是死了,但那巨人洪猛又为什么失踪呢?”

丁吉道:“师叔之所以尚能克制之故,就是洪猛的下落不明,假设洪猛不失踪,那清华郡主之死连一点疑问都没有了。”

于卜大异道:“清华郡主与洪猛虽是师姐弟,但与存亡有何关系?”

丁吉道:“洪猛与清华郡主很少分开行事的,师叔怀疑洪猛的失踪大有问题。”

两小正谈着走着,忽听林内发出康燕南的声音道:“你们别大声,右侧半里外有了敌人!”

两小闻言,急急奔去,同时问道:“你老听出那两个八卦教徒的声音了?”

康燕南显出满面愁容,见问不答,挥手示意,领着前行。

丁吉侧顾于卜一眼,立即跟在后面。

于卜忍不住,又轻声问道:“对方是向这儿走吗?有多少人?”

康燕南沉声道:“对方是‘魔法师’,他的‘符咒搜踪’法尚且胜过为叔的听觉,你们这一说话,他已有了知觉了。”

两小闻言不敢再说,于是小心跟着前进。

康燕南突然立住不动,听了一会,陡将方向改变,只听他冷笑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六十章 旧仇才消,新怨又结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盗红魔女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