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盗红魔女》

第六十一章 哈萨克夺主之危

作者:秋梦痕

星月无光,寒风怒号,四野鬼气森森,不时传来几声惨厉难闻的异香,真有使人身心惊然之感。

丁吉和于卜藏在洞外将近一个时辰,除听得“黄昏狐”那声惨叫之外,他们再听不到动静了,同时也不见康燕南出来。

丁吉突然离去,大声道:“师叔一定是追出洞口去了,我们还等在这里干啥?”

于卜似乎亦有同样看法,立即跟着跃出,同时向洞口冲进。

及至二人看到了“黄昏狐”的尸体,才证实他们所听惨叫声完全不错。

又朝前进,一路经过了不少非常复杂的洞道,估计约有百余丈,陡听康燕南的声音入耳:“你们勿动,‘魔法师’仍在里面,他确有一些鬼名堂,为叔的竟不能搜出他的存身之地,提防其暗袭要紧。”

两小闻听大异,同时都惊讶他尚在洞内未离。

康燕南凭什么知道“魔法师”尚在洞内呢?两小的心中都有这个问号,但却不敢开口发问,未几,二人巳看到他现身回来。

“快随为叔出去,这次算他逃出掌握了.我没时间再搜。”康燕南是放大声音说话的,领先朝洞外行去。

两小跟着到了洞外,丁吉这才问道:“师叔,你老确知他在里面吗?”

康燕南道:“为叔已查遍此洞没有后路,但却复杂多窟,既不能盲目发掌,也无法知其藏处,只好放弃啦。”

两小见他一直朝正西峡口奔去,于卜忍不住问道:“师叔,我们向什么地方去?”

“找辛威去!”

康燕南答出四个字后再不住下说。

于卜暗忖道:“辛威在什么地方呢?”

丁吉心中也是这样问,他抬头看,自言道:“快近半夜啦。”

康燕南似有一定的去处,两足毫不停顿,翻峰越岭,连一点方向都不改变。

及至黎明,前途已现出一块盆地,处处竟闻到无数的马嘶之声。

丁吉感到大异,冲口问道:“这里哪来的马群之声?”

康燕南点头道:“这是天山极西之地.为哈萨克人游牧之处。”

于卜不知他竟走到这地方来作什么,虽说是来找辛威的,但却不相信辛威会到哈萨克族去。

康燕南立在盆地边缘的山脚下,注目前望,似在等待什么。丁吉感到非常奇怪,喊声道:“师叔,你在看什么?”

康燕南问道:“今天正月初几?”

于卜接道:“现在己到辰时,算是初五了。”

康燕南嘘口气道:“那是赶上了,这几天我几乎忘了!”

丁吉惊讶道:“忘了什么?”

康煎南道:“我答应哈萨克大酋长一件重要事情,非在初五晨全面不可,因之急急赶来此地,如迟到一日,那将有数百条人命要牺牲。”

丁吉道:“这事与辛威有关系?”

康燕南郑重道:“说来话长,他是哈萨克前任酋长之子,而且和现在的酋长是同辈兄弟,十五年前,辛威的父亲要率领全族投降清廷,因之与现在的酋长大起冲突,结果在一次长老会议之下,全族竟分裂为二,未几,辛威的父亲率其一半向现在的酋长来一次奇袭,但事机不密,却被现在的酋长给打得一败徐地,辛威的父亲也就在那一战之下死于现在的酋长手里。”

两小略有所明,于卜问道:“辛威现在有复仇之意是一定了,但何以与今天有关?”

康燕南道:“为叔是‘天机子’和‘玉符子’替现在酋长请来帮忙的,因为这一天是哈萨克全族大祭之日,辛威在未得神剑前一月即通知现在酋长作准备,不但要夺他酋长之位,甚至要他交出两个女儿作小妾。”

丁吉道:“辛威竟还不言杀他报父仇。这倒算是稀罕之事。”

康燕南摇头道:“辛威狡诈多谋,他在未夺得酋长之位到手前,绝对不会提“杀人”二字的,因为他怕众长老不服从,哈萨克人最重的是英雄,辛威要报仇绝对不会明来,他得到权位之后定必暗地下手的。”

于卜叹声道:“这件事,错就错在‘天机子’和‘玉符子’,当初他们两人不应收这样的人作徒弟。”

康燕南点头道:“这就叫糊涂书生,否则何至出叛逆之事。”

正说着,突见远远的晨曦下驰来两队快马,尘土滚滚,势如飞腾!

丁吉急道:“那可能是哈萨克派人来接师叔的。”

康燕南注目一会,笑着道:“是那马酋长自己亲来了,他背后跟的是长子,名叫骨突,武功算得是一流高手,人也长得非常英俊。”

丁吉奇怪道:“哈萨克人也有汉人姓氏?”

康燕南笑道:“那不是真的,该族历来尊重汉人,凡是有点名声的人物,他们不但懂汉语,而且都替自己取个汉人姓名,表示光荣之意,‘天机子’和‘玉符子’深知哈萨克习俗,因之也替辛威取个汉人姓名。”

两小闻言同笑道:“这真不伦不类了,辛威本来是与现在的酋长同姓,现在就成‘辛’、‘马’两姓了。”

康燕南道:“这有什么稀奇,边疆民族中,父子不同一姓的多得很。”

两骑尚距三十丈外就飞身下了马,前面一个老人远远拱手大叫道:“康大侠,你真是天下第一个有信之人,老朽算是起得最早了,岂知还是迎接来迟。”

老人的须发皆白,但却仍旧威武不下少年,精神旺盛,体格雄伟,确有一派酋长之风。

后面跟的是个三十余岁的大壮年,他雄纠纠,气昂昂,伸手接过他父亲的马缰,同样宏声大叫道:“康大侠,那两位小英雄是谁呀?”

康燕南招呼两小同上,含笑道:“老酋长太客气了,骨突兄,这是在下的侄儿,一个叫丁吉,一个叫于卜。”

老人睁大眼睛啊声道:“武林中传言鼎盛,原来就是‘恐怖暗杀者’和‘神秘暗杀者’!哈哈,真是少年英雄!”

康燕南急唤两小上前见礼,立即双手一伸,分别拉住大笑道:“不敢当,不敢当!”哈哈,这下可搞糟了,老朽只有两匹马!”

康燕南会意的笑道:“老酋长,令父子快请骑马先回,在下叔侄步行就到。”

老人哈哈笑道:“这是什么话,不通,不通!”

他粗豪的扭回头去:“骨突,将马放了,让给康大侠叔侄也不肯骑,干脆,咱们大家都不骑!”

骨突立即将马缰一抛,双掌齐举,“啪啪”两下,每匹马的臀部各遭了一家伙,只打得长嘶奔跑而去!

“请!”

老身侧身一立,口里急让客!

康燕南懂得边疆民族的豪爽个性,也不客气,领着两小行出,口中也喊着:“放肆了!”

经数里,当前现出无数的大帐幕,即所谓‘蒙古包’,老人领着直朝中央一个黄色帐幕行去,朗声道:”老朽知道康大侠爱清静,因此早已吩咐敝族子弟不许俗套,否则一见大侠驾到,势必成了人山人海!”

康燕南一面含笑、一面四顾,触目所见,只觉人头挤挤,都在两侧数丈外拥挤不通,但却严肃无哗,心想:“哈萨克人素以骠悍闻名,讵料竟有如此良好的纪律!”

两小一直不敢开口,这时才轻声细语,丁吉向于卜道:“他们男男女女都懂武功,你看没有一个不是带着兵器的!”

于卜慨然道:“这就无怪他们崇拜英雄了!”

距黄色帐幕还有三十余丈,但在帐幕前早已分两列排立着八个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在恭迎了。

老酋长抢步走上,告诉康燕南道:“那是敝派八位长老。”

康燕南知道那是最高而最隆重的迎宾大礼,于是急步接近,长施一礼,朗声招呼道:“诸位长老请了,晚生何德何能,岂敢当此优待。”

八位长老一致施行汉礼,同声招呼道:“大侠光临敝族,实乃敝族之无上荣幸。”

老酋长伸手向康燕南一摆道:“大侠请进帐内休息。”

康燕南不与谦让,昂然踏进帐门,环视之余,只见帐内宽大如厅,甚至还有复帐,知道那是客厅与内室之分。

厅中设有长案,案上早已摆满了盛肴,烤肉堆积如山,黄酒rǔ酪,小坛挤大坛。

入门正面为上席,长案两侧排列着八名姿色健美的少女!

老酋长抢到康燕南身边道:“大侠,你先沐浴去吧,令侄浴处另有安排。”

康燕南正感满身灰尘不适,于是含笑点头。

老酋长立即打个手势,随即走上两名少女,老酋长大声道:“你们快陪大侠去浴帐!”

两小闻言一皱眉,心想:“糟!要女人陪着洗澡?”

康燕南被领去后,又来两个少女,老酋长对着她们道:“你们要小心服侍,这是康大侠的侄儿,本族人人知道武林中有两个非常神秘的小伙,实际就是这二位小英雄!”

两个少女闻言,莫不显出惊异之色,同声应是,其一娇声道:“二位少侠请。”

两小边行边别扭,走出侧门时丁吉对于卜传音道:“有两个女的陪着洗澡怎么行?”

于卜回答道:“到了浴处叫她们走就行了,否则多难看!”

事情不似他们想像那样特殊,两个少女带他们走进复帐之内时,她们只是周到的安排一切事务就告退了。

两小空着急一场,这时才互相嘘口气。

他们洗澡完毕时,大幕内已全部入席,仅仅只留下康燕南下首有两个空位。

在座的除老酋长和八位长老外.计还有两位少女,四位青年男子,经康燕南介绍之后,两小始知都是老酋长的儿女。

席至中午才散,这时老酋长仅单独陪伴康燕南和两小走出帐幕。

转了一个弯,当前排立着四匹马,两匹红的,一匹白的,还有一匹是‘乌云盖雪’,老酋长客气的道:“康大侠,老朽陪你们叔侄兜个圈子,看看敝族藉以为生的马群如何?”

他说着就先上了那匹‘乌云盖雪’,同时叫两小各骑一匹红马。

康燕南一面上马,一面问道:“老酋长,贵族不是今日有祭典吗?”

老人点头道:“只将时间延到下午举行罢了。”

他领先策马,绕着重重帐幕奔驰。

两小随在康燕南马后,都觉出座骑并非常马,奔驰不慢,但身不摇晃,瞬息即驰出两里之外。

康燕南自从离开宝马“皇帝”之后就没有再骑马,这可是第一次了,他此际由宝马‘皇帝’而想起另一匹宝马‘金后’,又则‘金后’而想到了清华郡主,他越想越远,越想越多,渐渐进入沉思之境。

老酋长带领奔驰了二十余里,从一群一群的壮马中穿过!突然,有一人骑马由背后疾奔追来,同时还发出急喊之声。

康燕南立被惊醒,大声道:“老酋长,今郎有事来禀了。”

老人勒缰停骑,回头楞然道:“有什么事?”

康燕南道:“可能是辛威出现了。”

来骑果是骨突,只见他一到就大叫道:“第一道暗卡上有红色号箭冲起,八位长老请爹爹来定夺。”

老酋长立对康燕南道:“那是来敌众多的紧急讯号,这到底是何道理?难道辛威还请来不少帮手?”

康燕南道:“辛威近日的武功已不弱于晚辈,加之也不知道晚辈已来这里,他不会仰仗他人之力的,近来武林变化太大,多半是找寻晚辈而来的。”

他将近日动态一一说出后又道:“贵卡上所见,可能是清廷方面的强敌,但对贵族不会过问,你老请派骨大哥回去通知众长老,赶快下令贵族众高手和明暗两卡,千万不可与来人为敌,就算辛威己到,也不可向其动手,否则必牺牲不少性命。”

老酋长急急应是,立对骨突道:“你听到吗,火速回去通知。”

骨突连应几个“是”字,勒马回奔,如飞而去。

康燕南急对两小道:“你快随骨大叔回去,以秘密行动,火速将来敌探清回报。”

两小同声答应,双双飞骑紧追骨突而去。

老酋长道:“大侠,辛威要来,必赴祭坛重地,老朽陪你去看看如何?”

康燕南道:“神圣之地,不可污渎,晚辈现有一计,只须你老在朝天峰上现身,他必不去祭坛。”

老酋长大喜道:“大侠深谋远虑,老朽感激不尽,那现在就去如何?”

康燕南点头道:“辛威可能已在近处窥伺,我们行动掩蔽一点,最好是绕道南边山脚而行。”

老酋长立即引路驰出,回头道:“大侠如此醒目,他一见必不敢来。”

康燕南摇头道:“数日以前或许有之,现在他并不惧怕晚辈了。”

向西奔出五里,前面即是山脚,再转进一座树林,老酋长跃身下马道:“大侠,我们可运轻功了,骑马不方便。”

康燕南认为有理,随亦下马问道:“这两匹座骑知道回去吗?”

老酋长笑道:“这两匹牲口虽非神驹、但也有千里脚程,已经被老朽训练得通灵了。”

康燕南点头道:“那就请你老带路吧。”

老酋长领着康燕南直进森林,沿途指给他看道:“这里面老朽都派有暗卡,大侠看是否有用?”

康燕南道:“晚辈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六十一章 哈萨克夺主之危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盗红魔女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