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盗红魔女》

第*四章 二十八宿·七十二煞

作者:秋梦痕

在帐幕东侧三十丈外,这时正暗藏一个黑影,表情上似在全神测听帐内声音,凭此可知,康燕南那番话是有心而发的。

在那黑影的后面,忽然传出了风声,顿将那黑影惊得一闪而没,未几,风声带来了谭天峰的身形,只见他直奔自己的帐幕。

这时康燕南悄悄对两小道:“你们不准出去,为叔马上要到外面有事,也许今晚不回来了。”

丁吉感觉奇怪道:“现在快到半夜了,为叔还要出去?

刚才听到谭叔的脚步声,想必外面再无事情啦,不如明天一早去吧?”

康燕南立即传音道:“刚才有个非常人物在暗听,目前离开还不远,为叔非去追他到底不可。”

于卜急急道:“为叔如明天不回,我和阿丁怎么办?”

康燕南道:“到时叫卡其赶快去,你们则火速去找师傅,叫他当心行动,千万勿将‘神箫’失手。”

说完一闪出帐,毫不犹豫,急朝东面追击。

谭天峰功力不浅,他已听到康燕南行动,刚刚躺下的身子,此际陡又坐起,想了一下,遂亦急急蹑着康燕南背后不放。

前面的黑影刚刚进入城内就被康燕南追近了,在两相比较之下,那人的功力虽说是一等的好手,但还是不及康燕南甚远,要不然他一定能察觉背后的动静。

在街市内,康燕南更不怕对方发觉了,凭街道两侧铺面的掩护,于是放胆向前接近,加上还有稀少的行人,他几乎与对方只距十丈之隔。

这时那人的背影完全显露出来了,岂知竟是一个六十开外的老人,因为他那花白的胡须在零星的檐灯下,被风吹着向后飘。

由大街转小巷,由闹区绕僻地,康燕南一直追着他翻进一座高大的楼房,在这时,楼房高墙内有人发出沉沉的声音道:“奎宿,那孩子的落足之地找到了吗?”

此际,康燕南已选择到适当的地形,恰好能看到那老人立在一座楼檐下谈话道:“师尊,弟子找到了,他落在一座哈萨克人的帐幕内。”

老人口中在答话,双足却已停止未动。

那座楼房的形势非常古怪,外表竟成三角形,甚至在三层的构造中,讵料竟一层比一层高大,使人有一种倒置的感觉。

那老人的答言一停,第三楼上仍旧发出那沉沉的声音:“辛小子的突围,你们能确定是他帮助的?”

康燕南闻言大震,警忖道:“楼上之人莫非即为‘金蜂绝迹’老人!”

心想着,耳听着,又闻那老人在犹豫后答道:“此事弟子不敢确定,还须继续查实证明,但刚才从其口中听到一件消息,据说那‘鬼录冥差’已进纶台。”

三楼上立即发出怒声道:“你们为何全不知道?”

老人没有再答,显然在内心里有了惭愧!

三楼上之人怒急大声道:“辛小子逃到什么地方去了?”

老人这才又接道:“娄宿、胃宿、昂宿三人追去了!”

楼上人又怒道:“火速通知南灵、北灵、东灵到齐,加上你们七人,首行与“鬼录冥差”试头一阵,务必探出他的功夫有何进境,辛小子之事暂缓也罢。”

老人应声退出,但却绕到高楼后面去了。

康燕南犹豫未动,忖道:“是了,楼上确实是‘金蜂绝迹’老人,嗨,他真的未将“鬼录冥差”看轻,居然要派二十八弟子去打头阵!”

意念一转,心想:“我何不趁这机会再查查“鬼录冥差”,看他是否只有一人?”

主意一定,一闪退出巷子,但在巷口外朝着屋上叫道:“谭兄,你可听到那番对话了?”

讵料他竟知道谭天峰已到!

街檐上倏忽落下一条黑影,同时发出钦佩的声音道:“康兄的功力真个高明,在下刚才不敢向那楼房接近,但却是听清楚了。”

下来的真是谭天峰,他笑着行近又道:“康兄下一步向什么地方去?”

康燕南笑道:“想办法找出“鬼录冥差”,否则必失去一场精采的观斗!”

谭天峰道:“那老魔不是要请康兄作证嘛?”

康燕南道:“这一场并非‘金蜂绝迹’老人亲自出马。”

谭天峰道:“但又怎知那魔头落足之地呢?”

这问题使康燕南犹豫一下道:“此人不会住在人多之处,不在城内僻巷,就在城郊附近,谭兄,咱们分开来,你探城内,我找城外,多用听觉,少用视觉,这样可省不少时间,也可避免不少麻烦。”

谭天峰心有所怯,但又不愿示弱,咬着牙道:“康兄之意不错,那就分别行事罢。”

正当这时,突见街上自南朝北行过两条黑影,脚底下轻飘飘的,居然是施出一种非常惊人的轻功!

康燕南一见,急对谭天峰道:“谭兄注意没有?”

黑影已在三十丈外,谭天峰郑重道:“那是什么人物?”

康燕南急急道:“我们取消原定计划罢,追着去看看。”

谭天峰求之不得,抢先冲出,传音道:”不宜太接近!”

康燕南紧紧跟着他后面,暗笑道:“此人已失去勇气了!”

前面黑影突然双飞,一跃竟上了街檐!

谭天峰一急,就近处也朝瓦面拔升!

康燕南随着急道:“勿暴露,他们似发觉对面有人过来他判断不错,两条黑影上屋即伏,好在尚未留心后面,未几,对面确是奔出一群人影!

谭天峰数了一数,传音康燕南道:“二十一人,嘿嘿,都是一等一的货色。”

康燕南与其紧伏瓦槽之上,心有所料,急急传音道:“当心,那都是‘金蜂绝迹’老人的弟子!”

二十一条黑影如电超过,谭天峰传出悚然音劲道:“他们是适逢其会嘛,假设是奉了那个什么‘奎宿’传信而到,那真是不可思议了!”

康燕南急急催他道:“千里传信之法虽有,但却未闻有信到人到之事,他们也许就在城外,也许是你说过的适逢其会了,快点,前面两个点子又下去了。”

谭天峰顺势一滚,轻轻的滚落街面,仍朝前面追去。

康燕南为了要证实自己的判断,火速返回,仍旧去探查那座高楼。

他的轻功已到出类拔萃之境,一去一来,俄顷之间,他又追到了谭天峰的身后。

此际的谭天峰已追到北角头转弯之处,但他竟不知道康燕南己作了另一件事情回头了。

前面两条黑影又拔身冲起,势如流星般直向城外冲去。

谭天峰虽也拔身急追,但却回头看看康燕南。

康燕南知他未言之意,立即传音道:“追出城去!”

谭天峰道:“你看清楚吗?”

康燕南道:“也是老辈人物,在他拔身之下,我已看出侧面,又是不相识的人物。”

谭天峰道:“我看武林中的老辈人物全部出山了!”

康燕南留心一路地形,顿饭之久,他估计已追出十余里了!

前面忽现一座土山,两条黑影已到土山之上,谭天峰看出再无藏形之物,于是立定道:“不宜过急,让他们翻过再动如何?”

康燕南道:“左侧五丈处有小树,逐次前进亦可,但不可停止。”

谭天峰依言纵出,渐渐接近土山之上。

康燕南不同,他竟直朝上扑!

两条黑影在这时已失去背影,乃至康燕南赶到土山最高处,讵料竟连一点形迹都没有了!

谭天峰赶到时,康燕南急急伸手一拦道:“谭兄勿动,我们撞上幽灵了!”

土山上面一片坦荡,广达半里的草地上没有可以藏人的地方,谭天峰惊讶道:“他们到什么地方去了?”

康燕南郑重道:“我们的行动是被他们发觉了,这土山的范围不小,那面显然是块私人牧场,我们走,远处似有一片竹林,他们是运起非常玄妙的轻功进入竹林去了。”

谭天峰虽然是应声奔出,但心中却有点不信,暗忖道:“我虽到得迟一点,你却一直追上来的,我不相信对方的轻功能到达一瞬数里之境?”

空旷之地不怕突袭,谭天峰不觉走得比康燕南快,居然超前二十余丈!

康燕南因为想不通两条黑影如何能在一瞬之下消失的,脚步虽向前移,但却忘了加劲!

无意中,他眼角触及左侧草地上似有点异样,心灵上立起反应,来不及研究,冲口大叫一声:“谭兄快退!”

谭天峰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,猛煞去势,急急扭身问道:“什么……”

“事”字未出,突被四周的怪声惊住!

康燕南猛势扑出,大叫道:“我们被困了!”

怪声发自地底,但却未见人影,谭天峰也知有变,但却疑问道:“这是什么声音?为何发自地底?”

康燕南急急道;”你懂不懂‘阴魔大阵’?我们是被不明敌人的‘阴魔大阵’困住了!”

谭天峰耳听怪声越叫越紧,依然道:“在下虽知不少阵法,但未闻有什么‘阴魔大阵’。康兄有何指示?”

康燕南急道:“该阵是属于‘九天列宿’万阵之一,现在已无暇解释,此阵厉害无比,既然不懂,那就请听在下安排,如有变化,你就只管靠着我的左首,不问我面对何方,你都不可变更位置,否则我们两人都有生命之危!”

谭天峰知道事情已到严重关头,他立即采取行动,将身一闪,真个抢占到他左侧。

康燕南突然将势改变,陡指西面道:“谭兄请看他们由何顿地出来的?”

谭天峰亦非等闲之人,如影随形,仍旧在他的左侧,触目只见由土里钻出九个怪人,不禁惊讶道:“他们藏在土里。”

康燕南道:“我们所追的两人之所以不见了,原因有答案啦,但却没想到这地方就是他们的落足之处,甚至还是他们预先的埋伏之地。”

谭天峰一连随他变了四个方位,奇在每个方位都能看到有人自土中起立!更奇者是每批都是九人,他惶然问道:“康兄,他们是专对你而来的?不知还有多少?”

康燕南道:“据我想,咱们是背上黑锅了,对方设阵似另有对手,现在已出四九之数,估计还有此数未出!”

谭天峰急道:“你算定他们是七十二人?”

康燕南点头道:“此阵本名‘七十二煞大阵’因为他们是藏在土里,而且刚才所发的怪声叫作‘阴魔慑魂’,故所以又叫‘阴魔大阵’!快看,他们全部出齐了。”

谭天峰见他说着转着,随亦跟着进退不停,两目所及,一点不错,又问道:“他们还没发动吗?”

康燕南道:“快了,只要正西两面有一人开始走动,即会全部交错圈行,一直圈行到人影队形难分之际,它的范围就会逐步缩小!”

谭天峰大惊道:“缩小到什么程度为止?”

康燕南道:“他们要看被困者功力高低为准,圈子越大,压力越小,总之一句,他们要缩小到敌人死亡为止。”

谭天峰越听越惊,急急道:“我们在这时不能突围吗?”

康燕南郑重道:“不懂此阵之玄的,在我喊你那时已办不到了,能破者却相反,让他们缩到不能再缩时下手更容易。”

谭天峰见他气沉而不浮,色正而不慌,不禁暗忖道:“这家伙确有与人不同之处,真有一股大英雄之风,看势他能破阵啦,其所学之博,的确深不可测!”

怪声已停,但突闻一个老人的阴冷声喝道:“二位何人?

竟敢冒犯老夫设阵之地?”

谭天峰急声道:“康兄,他们的首领问话了!”

音从四面传来,康燕南朗声答道:“荒郊野外,请问阁下设有何种标帜禁止行人?”

前音又起,阴阴的哼声道:“暗蹑人后,居心叵测,还要诡辩?快说来历。”

康燕南沉声叱道:“阁下放明白点,江湖四通八达,行人自有先后,何谓暗蹑,何谓居心,真是岂有此理?今阁下明张阵势,困阻行人,难道只有你能装腔作势不成?”

谭天峰悚然暗道:“他的武功超卓不算,仅此辩才亦可压制他人!”

那老者显然自愧词穷,居然老羞成怒,突发厉声道:“发动阵势!”

人影立动,四方起舞,俄顷之间,劲如潮涌,一圈圈,一团团,由周遭向内排挤如洪!

康燕南稳如泰山,谭天峰神情紧张,空气被劲力所排,发出刺耳的锐啸,山岭遭威力所撼,晃晃荡荡的动摇!

七十二个怪老头越走越快,绕动的圈子也越来越小,人影如烟,俄顷成环,真似一个魔圈在飞舞变幻。

谭天峰已感周身如束在一个铁桶之内,甚至连呼吸都有点困难,他心想:“我如不提前运足内劲,这时可能已成肉饼!”

康燕南知他再也支持不久了,于是传音道:“谭兄,快向西南角上推出双掌,首先打他个‘水火不容’!你会感周身的压力立解。

谭天峰如言出手,大喝一声,全力推出双掌!

“轰隆”一声,如雷乍起,讵料当前有九个老头竟翻数个筋斗,岌岌乎脱离阵势之外!

谭天峰自知功劲不会发生那大的效力,一见又惊又喜,顿感周身压力全失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*四章 二十八宿·七十二煞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盗红魔女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