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盗红魔女》

第六十八章 流沙陷阱计埋高手

作者:秋梦痕

约两个时辰之后,天已全部大明,突然自前谷出现了一批人影,首先到达洞口的竟是五谷虫和“盗竽”两个,陆续赶来的则是九大门派的掌门之人。

五谷虫陡见洞前空空,大声道:“这是出了什么事情?”

“盗竿”忽然指着文如争所刻之字道:“你看那是什么?”

五谷虫急同各掌门走近,继而齐声叹息道:“六异越走越近灭亡之路了!”

“盗竽”道:“清华尚未到,紫莲大师,你可和各位掌门火速回头去迎上解释,不然那娃儿又要出乱子。”

紫莲大师道:“康少施主似还未知此地变化,他往何地去了?”

五谷虫道:“咱们分途办事,‘无山王’找康小子是我们的事。”。

“盗竽”争先朝崖上拔升,叹声道:“他不但不知此处有变化,更不知辛威已被‘金蜂绝迹’得手了。”

五谷虫叹声道:“一切都是我们糊涂,这下真把康小子给害惨了,希望他不致马上遇着‘金蜂绝迹’,否则真正不堪设想!”

二人奔出崖顶还不到三里地,同时猛见前途出现一人,“盗竽”触目急道:“魔法师!”

五谷虫急道:“那样子非常紧张,恐伯是被康小子追来的。”

“盗竽”侧身从旁抄出,急声道:“我们由侧面盯着,看他逃往什么地方?”

魔法师简直是未择路径,慌急如丧家之犬,去向朝着北方,居然似用出全力奔逃。

瞬刻之间,二老暗盯了十八九里,恰到一处丛林边缘之际,那魔法师似突然发现了非常恐惧之物,竟显出全身都抖个不停!

五谷虫和“盗竽”惊疑不定,同时也将冲势停住。

“酒虫,林中有人!”

“盗竽”首先有了觉察,传音给五谷虫注意。

五谷虫还未开口,陡见林内行出一个红袍老人来嘿嘿笑道:“你这鬼画符的还有什么办法没有?”

五谷虫一见大震,惊声道:“是‘鬼录冥差’,这真小巫遇上了大巫啦!”

魔法师居然毫无反抗之势,反而低声下气的道:“老大哥迫弟无处可逃,既不杀,又不放,未免侮辱过甚。”

“鬼录冥差”哈哈笑道:“你也知道无处可逃了,哼!我问你,你为什么要助‘金蜂绝迹’将我打败?”

魔法师显得好似狡兔之情,全身法术都无从施展,颓然低下头去。

“鬼录冥差”又问道:“康小子本可杀死隐仙岛那两个毒物,你又为什么施展幻术助其逃脱?”

魔法师仍旧不语!

“鬼录冥差”突然大喝道:“我本待留给康小子动手,可惜我没有时间了!”

“了”字出口,红光一闪,魔法师惨叫一声倒地,他的前胸和背面竟被透穿一个窟窿,再看时,“鬼录冥差”已不知去向!

“盗竽”叹声道:“他那‘灭元笔’真正厉害至极!”

五谷虫急急道:“他往西边去的,我们追一程看看,也许他是找康小子去了。”

“盗竿”闻言有理,叹声道:“魔法师的尸体只好喂狼啦。”

他们刚刚追进丛林,讵料突见正面立着一个少女!

五谷虫看出情势不妙,急对盗竽暗示道:“这娃儿仍对我们不利!”

原来二老都认出那就是“迷楼瑶姬”,“盗竽”上前道:“姑娘突然挡路,莫非存心要对付老朽等?”

“迷楼瑶姬”发出冷冷声音道:“请问二位,姓康的除了师傅与其亲兄之外,他心目中最敬重的是谁?”

“盗竽”沉声道:“你别巧弄舌头,可是要将老朽等掳为人质?”

“迷楼瑶姬”陡然浪笑道:“姜确是老的辣,二位既然明白,那就长话短说啦,姓康的如不将‘麟须鞭’由清华丫头手中拿来给我,二位就从此休想任意走动了。”

五谷虫生怕“盗竽”冲动,抢上接口道:“姑娘慾将老朽等作何处置?”

“迷楼瑶姬”立将面色一变,阴声道:“二位可知‘血手狂人’、‘红光夫人’、‘寰宇游神’又被本郡主擒住?不过,现在还新增了‘万斤锤’秦重三,那是因其打死了‘一剂郎中’周五百之故,此外还有‘呼魂怨女’颜如烟,那老妇居然想用‘七瘴笛音’伸手救人,可惜我赶去迟了一步,替我守洞的符祖竟死在她的手里。”

五谷虫点头道:“老朽等自知不是姑娘敌手,但也不愿姑娘出手侮辱,快请带路!”

“迷楼瑶姬”喜怒无常,突又浪声笑道:“这是二老明智之处,确与他人不同!”

说完转身,招手道:“路程不远,劳驾随行了!”

五谷虫恐防“盗竽”出手,立即传音道:“无山王,动手必遭侮辱,咱们跟着她看看后果如何?”

“迷楼瑶姬”边走边在路上留下不少迹象,回头对二老媚笑道:“二位可知本郡主用意?”

“盗竽”侧顾不理,五谷虫接道:“不外诱人上钩!”

“对啦!”“迷楼瑶姬”得意的道:“就是要姓康的有迹可寻。”

“盗竽”冷哼一声道:“只怕你是自寻死路!”

“迷楼瑶姬”格格笑道:“本郡主知道姓康的近来功力已到登峰造极之境,但二位不要忘了,他再狠也只有一个人,项羽虽勇,尚需八千子弟来相扶,他独力能撑多久?告诉二位,本郡主现已设下铜墙铁壁之陷阱,他不来则已,来则定无生理。”

“盗竽”冷笑不理,五谷虫传音道:“无山王,她设下什么牢笼诡计?”

“盗竽”回音道:“你听她的鬼话。”

五谷虫郑重传音道:“也许真有阴谋!”

“盗竽”肯定传音道:“放心,康小子除了力对力,旁的东西都弄他不倒了。”

五谷虫沉吟一会又传音道:“你提到‘力’字我倒是想起来了,目前她的势力已不小,明的已有‘昊苍六异’、‘九魂道君’、‘隐仙岛’三蜈、‘符祖’、‘八卦教主’、‘九阴教主’,加上她自己,加起来真还不可轻视,我担心那‘金蜂绝迹’也许会在暗中出手!”

正行中,耳听得突然响起两声非常宏亮的马嘶传来!

“迷楼瑶姬”陡然面色一变,急急回身一闪,闪到二老身后阴声道:“二位如怕侮辱,从此不准开口声张。”

五谷虫看到前面有座森林,马嘶之声是从森林那面传出,回头道:“姑娘不向前进了?”

“迷楼瑶姬”冷笑道:“二位快向森林行进。”

“盗竽”已知道她是闻到马嘶而惧,一面行着,一面传音五谷虫道:“你知道其中原因吗?”

五谷虫回音道:“这声音不是出自常马之口!”

“盗竽”豁然传音道:“是‘皇帝’和‘金后’,它们失踪很久了。”

五谷虫靠近一点传音道:“两匹马不是失踪,而是康小于无暇照顾!”

“盗竽”身已进入林内,传音道:“恐怕是康小子在林外?”

五谷虫摇摇头,传音道:“这丫头身怀‘夺魂珠’可以遁形,她可以逃避康小子的追踪,怕虽怕,但怕不到这个程度!”

正说着,突听侧面有人大喝道:“妖女,快将人质交出来!”

“迷楼瑶姬”闻声大惊,来不及迫胁二老,回身急窜,显得尚有不及之势!

五谷虫早与“盗竽“有了默契,双双反向前冲!

脚还没住,讵料自侧面响起两声“咭咭”而笑的小孩之声!

紧接着:“二位老爷爷,咱们装得可像样吗?哈哈,这声喝叱真是令她‘闻声变色”!”

“原来是这两个小鬼。”

“盗竽”眼看走出了丁吉和于卜,不禁满面疑云!

五谷虫轻喝道:“她可能尚未去远,你们是装谁的声音?”

丁吉摇头道:“‘皇帝’和‘金后’追去监视啦,这时尚未回来,显然已到十里之外!”接着又道:“二位老爷爷请猜,那声喝叱是装谁的?”

“盗竽”暗赞两小精灵,摇头道:“是谁的?”

于卜接着大笑道:“是我师傅的啊!这妖女己和我师傅连过五次了,但每次都被师傅追得魂都吓掉啦!她那护身魔焰遇上我师傅的神箫,真正是连一点作用都没有啦!”

“盗竽”回头望着五谷虫大喜道:“这真是想像不到的事情,如此说来,神箫的玄妙还多哩!”

五谷虫喜形于色,立问两小道:“你们师傅何在?”

丁吉道:“昨晚遇到‘金蜂老人’打一架,那老家伙神箫没有夺到,反被神箫的回震之力震得口吐鲜血而逃,师傅不放心师叔,他已冒险追去了。”

“盗竽”又惊又喜,大声道:“金老头手持神剑,难道真个被打败了?”

于卜正色抢接道:“那老儿也是你老一样想法,不相信神剑敌不过神箫,居然运起他全身内劲出手!当时我师傅自认难逃一死,还招时竟闭着眼睛!”

五谷虫郑重追问道:“就是那一招取胜?”

丁吉抢着道:“师傅没有什么招式,仅仅是双手举萧前迎,甚至连声音都没有,那老儿就闷哼一声,喷血而去,我们在远远观看,判断他内伤不轻!”

当此之际,林外突然冲进两匹神驹,一红一蓝,神骏无比!

五谷虫急问两小道:“你们从什么地方寻到它们的?”

丁吉道:“是它们找到我师傅的,也因它们之力,我师傅才能在短时之内将‘优越谷’的宝藏找到,现已寻出十分之八了。

“盗竽”挥手道:“你俩快上骑,此地不可久留!”

两小知道二老不愿骑马,闻言各自上马。

五谷虫道:“丁小子纵马带路,让它寻找你的师傅。”

丁吉骑的蓝马‘皇帝’,闻言一拍马背,低喝道:“皇帝,可能在西边。”

蓝马驰出之后,红马驮着于卜紧急追上,二老知道两马脚力奇速无比,竟同时提高功力,运起轻功,拔腿飞随。

五谷虫走着对“盗竽”道:“凭着‘金蜂绝迹’的无上功力,他竟被神箫震成内伤,此事尚待证明。”

“盗竽”似亦有点怀疑,问道:“酒虫,你的意思是怎样?”

五谷虫道:“我看‘金蜂绝迹’的内功有了毛病,也许是和‘鬼录冥差’苦战有关。”

“盗竽”疑问道:“你的说他在功力消耗后遇上康大小子的?”

五谷虫道:“正是此意,但不对,时间上相差好几个时辰,在他们那种功力的人,大斗之后纵有亏损,但只需半个时辰即可复元的。”

“盗竽”想了一会,摇摇头,皱眉道:“那还有什么可疑的?”

五谷虫道:“‘金蜂绝迹’在战罢‘鬼录冥差’之后那段时间,他是否又遇上过燕南呢?假设真是遇过,那就又当别论了!”

“盗竽”闻言一震,悚然道:“这段时间很可能,对了,他在战罢‘鬼录冥差’不久,紧接又斗辛威,虽说辛威人死剑亡,但在‘金蜂绝迹’说不无消耗功力,而康小子又是在那个时间被隐仙岛三蜈之二引走的,时间恰好接上。”

五谷虫道:“这又有问题了,‘金蜂绝迹’负有内伤,难道康小子就能泰然无事?”

两小虽在马背上狂驰着,但对二老的谈话非常清楚,闻言之余,同时心中大急,催马之势渐次加快!

两匹宝马被催促,八蹄如腾云驾雾,这下可将二老搞惨了,竟将全力用尽也追之不上!

半个时辰之后,两小偶然回头,丁吉忽然惊叫道:“阿于,不好,两位爷爷没有了。”

于卜咭声笑出道:“你大惊小怪干什么?武林中除了师叔一人,想追上‘皇帝’和‘金后’的恐怕没有第二个,不要停,‘皇帝’似已找出路线了。”

两骑经过一条沉沉的长谷之后,蓝马突然立住不动!

丁吉不知何故,立向后面打出手势。

于卜赶马到了他的背后,疑问道:“前面似已到了谷口,为何不进了?”

丁吉道:“皇帝有警,它在竖耳察听。”

于卜飞身下了红马,轻声叫道:“让我悄悄去查查!”

丁吉不放心,随即溜下蓝马,轻声叫道:“阿于,要去两个去!”

说完朝后挥挥手,意思是叫两马勿进。

蓝马低嘶一声,带着红马跟上,大有不甘示弱之情。

丁吉叹声道:“我管不了你们,去就去罢,到底有什么名堂?”

于卜指着前面道:“那儿似有转弯的现象,恐怕问题在转弯之处。”

丁吉抢步奔出,但未到十丈,只见他陡然一顿,回头大叫道:“阿于,有血腥气!”

于卜知道两马是嗅到血腥而疑,立即冲到转角之处,忽见当前沙尘高扬,一阵阵如浓雾般扑面卷来,不禁啊声道:“谷外定是沙漠,我们到了什么地方了?”

丁吉惊讶道:“这是到达古特沙漠边缘,我们左侧是天山,右前面是北塔山。”

于卜突在沙尘里看到一个尸体,急叫道:“那儿有死人,快去看看是什么人。”

丁吉跟着扑去,及至一看,只见黄沙内半淹着一个头颅破烂不堪的尸体,不禁诧异道:“这是谁打死的?死的又是谁呢?”

于卜看了一会死者的衣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六十八章 流沙陷阱计埋高手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盗红魔女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