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盗红魔女》

第六十九章 订约期北塔决斗

作者:秋梦痕

一众走出山口,经数十丈草地即为沙漠,旋风渐激,夹着一阵阵的灼人热浪,沙粒如火豆般往人身上扑击,前途五尺之外再也看不见东西!

须臾之间,老少五人即被飞沙吞没,惟闻五谷虫的声音大叫道:“大家快运内功,慎防热沙侵进眼内。”

就在声音消失之余,山口突又现出两人,前面是个老者,只见其回头急叫道:“姑娘,我们赶来迟了一步,他们都走啦!”

原来那老者竟是漠边大侠沙士龙!他招呼的居然是清华郡主。

红影一闪而近,清华郡主显出失望之情:“怎么办?那就只有请前辈带路了。”

沙士龙叹声道:“老朽虽生于沙漠,但对流沙比外人更怕,而且更知其厉害,事到如今,只好冒险一闯啦,姑娘快运真气护身。”

沙士龙到底是名不虚传,口虽说怕,但凭着自小在沙漠中养成的经验,他以熟练而谨慎行动向前面迅速奔驰,同时以莫测高深的举止,奥妙的右绕左旋,时退时停,突缓乍急,其身似鱼跃兽窜,瞬息已进入半里。

清华郡主深知有力无处施为,只有紧随其后前进,忽见一线谈影自右侧五尺之地闪过,触目不禁大疑,急急叫道:“前辈注意,右侧有人!”

沙士龙恰在这时停止未动,回头轻声道:“老朽也看到了,那人已走进流沙死角,除了仍退回来,否则非陷入绝地不可。”

清华郡主大急道:“希望不是我们的人?”

沙士龙叹声道:“在这种强敌充塞之下,既不能出声喝问,又不能盲目出手,非到看清之后才能分别敌友,此际沙尘尚稀,再进去只怕在三尺之内也无法看出身外事物。”

清华郡主道:“我们为何不动了?”

沙士龙道:“等一等那人是否回头再说。”

言还未了,右侧确有人影出现,但这次却是两人!

清华郡主急向沙士龙身边一靠,恃鞭戒备!

两条人影渐渐移近,岂知竟是两个和尚!

沙士龙一见,急急叫道:“可是紫莲大师?”

前面和尚似已听出声音,只听其宏声答道:“可是沙施主,贫衲正是!”

沙士龙急急道:“大师后面是谁?为何走进绝地,幸好及时回头,否则真不堪设想。”

紫莲大师念声佛号道:“这是贫衲师弟青莲啊,原来还有清华郡主在此!”

他看到清华郡主时忙施一礼又道:“贫衲略识流沙,刚才是因追赶青莲之故!”

清华郡主急问道:“大师可知康二公子去处?”

紫莲大师回头向着青莲大师道:“师弟,快将所见奉告郡主!”

青莲大师抢前合十,面对清华郡主道:“康施主功德无量,他已连破七大重围,救出正派人物真不知其数,但流沙变化甚大,各正派人物被困之后,此际已不亚一盘散沙,各无联络,四分五裂,只怕脱险又难逃流沙之危,贫衲如无师兄,刚才即无生望。”

清华郡主已无心听取其他,急催沙士龙道:“沙前辈,请你老快点朝流沙中心前进,燕南恐怕己被重重围困了。”

沙士龙急对紫莲大师道:“大师,请你师兄负责联络各路正派人物,务必于子时前退出流沙。”

紫莲大师合十道:“施主只管陪郡主前进,他事不必挂怀。”

沙士龙挥手告别,急领着清华郡主向西飞奔。

又经数刻,突见正面冲来三人,一经认出,急对清华郡主道:“郡主快向左侧伏下,来的是隐仙岛三蜈!”

清华郡主突然挥鞭扑出,大声道:“我不怕他们。”

沙士龙阻之不及,只好跟着迎出!

双方霎时接上,清华郡主娇叱一声,右手起处,麟须鞭横扫而出。

三蜈显出慌张之情,但未将清华郡主放在眼里,只对背后似有恐惧,三人六掌,排挡猛攻!

清华郡主有了顾虑,她怕对方伤及沙士龙,一见对方不避,鞭到中途一旋,侧身急守!大声道:“前辈当心!”

沙士龙闻声急闪.侥幸藏身于鞭劲之内!

三蜈趁这一隙之机,同时如电冲过,头都不回,去势如风!

清华郡主一见大愕,楞在当地!

沙士龙见多识广,郑重道:“郡主、他们可能是失败了!”

“了”字未落,接连有大批谈影从两侧出现,如潮水一般,都朝三蜈去向奔驰。

清华郡主举止失措,慾拦还休,急得只对沙士龙道:“前辈,怎么办?看不清楚。”

沙士龙伸手拉住她的衣袖道:“郡主勿动,干脆停手观变,无疑是清廷一方崩溃了!”

仅仅只这三句话的工夫,前途突闻惨嚎之声,同时,当面窜到三人!

沙士龙老练沉着,两眼不瞬,急对清华郡主道:“郡主,是康少侠追着令师等来了,你不能再管啦!”

清华郡主也已看清,一见前面走的是“天外士”,中间是“鸿蒙士”,最后是“浩浩客”,唯康燕南却只听出声音而不见其人,这使她心中非常难过,无暇答话,急向旁边一闪,放过正面。

沙士龙暗暗一叹,摇头忖道:“问题来了……”

“天外士”举目认出清华郡主,猛将冲势一顿,厉声道:“清儿,交出鞭来,你三位师叔己遭毒手了!”

清华郡主向后一退,大声道:“徒儿尚留余情放行,这算最后报答拯救之恩,师傅如不及时归隐,稍待恐以难逃生命!”

天外士仍待以师威迫近,大喝道:“丫头,你敢大逆不道?”

清华郡主尚未开口,突闻有人冷笑道:“老贼,你还想逃走?”

清华郡主闻声大急,投身一纵,拦住发声处大叫道:“燕南,求你放他一条生路!…”

“天外士”闻声大震,再不敢停,首先窜去!

“你走——”

“走”字出口,立即现出康燕南身形清华郡主拼命阻住:“燕南,求求你,你让他归隐罢,我不能看着你下手……”

康燕南追已不及,身被清华郡主挡得寸步难移,一气之下,伸手两个耳光,大骂道:“他们在此已杀死我三位师叔,你这贱人有脸面求情!滚!”

沙士龙一见清华郡主被打得满口流血,火速上前拉住道:“康大侠快住手,事已过去,徒恼无益,令师叔死的是谁?”

康燕南显已气到极点,他连沙士龙都不理,腾空一纵,扔旧如电追出!

清华郡主显已受了各种不同的刺激所致,声泪俱下,形似疯狂,依然紧追不舍!

沙士龙恐怕她走人绝地,大喝道:“郡主回来,郡主回来……”

他边喊边追,急得要命……

忽然有两条淡影出自他的背后,其一宏声叫道:“沙老弟,你追不上了,还是救群众要紧!”

沙士龙似已听出声音,长叹一声,立住道:“来得可是丁老?这娃儿如何得了……”

追上的即为五谷虫,他身边跟着的是武当掌门丹玄真人,接近亦叹道:“那妞儿说错又不错,总之恩怨难分,我酒虫尚且左右为难,你沙老弟能解得了嘛?唉!让他们去吧。”

沙土龙道:“清廷方面人物已全部崩溃了?”

丹玄真人接口道:“可惜走掉了隐仙岛三蜈和‘迷楼瑶姬’,被康少施主全力击毙的有‘九魂道君’、‘氤氲使’、‘冥路使’、‘太古客’!其他都不明下落!”

沙士龙道:“刚才闻听康大侠说,他的师叔死了三个,是谁?”

五谷虫道:“那是‘血手狂人’、‘红光夫人’、“寰宇游神’,不过,‘红光夫人’和‘寰宇游神’尚有救,已相偕离去了。”

沙士龙叹声道:“恐怕还不止此数!”

五谷虫道:“那是当然,但谁能一一知道?最重要的人物是‘迷楼瑶姬’,竟很少有人发现其形踪,还有‘鬼录冥差’、‘金蜂绝迹’、‘盖世三残’,他们只在流沙中心遭遇一场也不见了。”

沙士龙急急道:“我会到紫莲大师,听说正派方面多数已走散了,目前距子时尚早,务宜火速寻找要紧。”

丹玄真人道:“这就是丁老施主刚才那句话,我们救群众重要。”

沙士龙拱手道:“二位,咱们分开来!只是谨慎自身形迹为上,当心遇着魔头。”

三人分开之后,五谷虫急向左侧,不久,他遇上了‘万斤锤’秦重三!

秦重三显出非常紧张,一见五谷虫就急声道:“酒虫,不得了!两个老太婆被流沙吞没啦,你有办法挽救吗?”

五谷虫闻言一愕,急问道:“是谁?”

秦重三道:“一个是金母帮的帮主,一个是‘呼魂怨女’,她们一见面就干上了,但都误入流沙陷落,我硬看着干瞪眼!”

五谷虫叹声道:“可惜我酒虫还没有成仙哪能救得了?

大汉,你就别单独乱闯了!”

秦重三跟着他边走边问道:“康小子怎么样?那家伙硬是有种!”

五谷虫立将刚才之事转告后道:“他不杀了‘天外士’,恐怕永不甘心的,但杀了‘天外士’,就会使清华郡主背个不义之名,此事的将来,你我还有不少麻烦!”

旋风渐急,时已快近深夜,五谷虫被迫不能久寻,急对秦重三道:“大汉,子时快到了,我们必须奔出流沙。”

秦重三道:“别人不找也罢,你带进来的那两个小萝卜头怎么办?”

五谷虫道:“他们有‘盗竽’和谭小子领着,只怕早已出去了。”

秦重三一想不错,于是直朝外转,他居然也识得流沙所在之区,竟使五谷虫非常惊奇!

在一阵急奔之后,当前突现星光,五谷虫立定道:“出险了,他们竟奔到南面来了,这是大漠中央,慾找人烟,恐怕还要走上五个时辰。

秦重三偶然看到前面有两个黑点在急速跳动,不禁大叫道:“那是谁在拼斗?”

五谷虫注意良久,但因距离足有百里,摇头道:“看不出,显然是两大高手!”

秦重三又叫道:“不止两人,还有旁观未动的,你看,也许藏在沙堆这面。”

五谷虫长身拔起,急催道:“人数真不少,我们快去,也许有自己人在内。”

二人猛提内劲,全力奔出,势如电疾,连真气都不愿多出!

渐渐的,黑点越现越大,同时还隐隐听到掌力拳劲之声。秦重三似有所见,陡然立住道:“酒虫,你看打斗的是谁?”

五谷虫估计还有二十余里,郑重道:“一方好似‘金蜂绝迹’,但对方不知是谁?”

秦重三道:“对方即为‘鬼录冥差’!难道你还看不出?”

五谷虫道:“面目虽看不出,但身材和功力可以判断!

‘鬼录冥差’不是驼背,加之他目前再不是‘金蜂绝迹’的对手啦!”

秦重三缓缓前进,解释道:“那不是驼子,而是‘鬼录冥差’背上背着一个人!”

“背着一个人?”

五谷虫惊讶了,郑重注目一会,骇异道:“你看的不错,这就奇了!”

秦重三道:“那人不是‘鬼录冥差’的负担,而是和他功力合运,难怪他竟能抗拒‘金蜂绝迹’的神剑!”

五谷虫择定一处地势较低之方向道:“我们由这儿接近,最好暗中观看,同时还要避开他人耳目。”

所行之处是条浅浅的沙沟,低头前进,确是非常隐秘,但走还不到五里,突闻前面有人大叫道:“二位老爷爷,你们也出来了。”

五谷虫抬头一看,不禁愕然道:“小丁,只有一个人?”

在沙沟转弯处露出丁吉的小脑袋,只见他一闪而出,急答道:“谭大叔和阿于在前面,‘盗竽’爷爷却在‘鬼录冥差’的背上,他们合手之计,还是我想出来的主意,其妙,居然将那‘金蜂绝迹’敌住了!”

秦重三哈哈笑道:“‘鬼录冥差’的内功本来就不弱于‘金蜂绝迹’,这一加上老强盗,那真是如虎添冀,可惜对方有把神剑,否则不打得那伪君子抱头鼠窜才怪哩。”

五谷虫问道:“如何开始的?四周还有哪些人?”

丁吉道:“四周都是高低不平的沙堆,藏什么人却不明,但知道有不少,开始是金蜂老人追着‘迷楼瑶姬”到此,但那妖女非常狡猾,一到这儿就隐身不见了。”

顿一顿又笑道:“我们是第二批到达此地的,却在这沟中遇上‘鬼录冥差’,本来他要单独出手,后被‘盗竽’爷爷劝住,于是经我想到那个办法才开始出面挑斗,从一个时辰前打到现在,估计快到五千招了。”

五谷虫忽然郑重道:“那妖女既然是在附近隐藏,那我们得当心她在暗中捣鬼!”

秦重三突然翻身扑出,大喝道:“谁敢偷听老夫等谈话!”

五谷虫伸手一拉丁吉,如影随形跟上!

忽在一堆沙丘纵起两条人影,同时朝秦重三发出强烈的掌劲,其一嘿嘿阴笑道:“本教主有何不敢!”

秦重三一见来的是九阴教主和八卦教主,立将正面让开,闪身力挥一拳,吼声道:“漏网之鱼,你们尚敢露面!”

五谷虫知道秦重三独力难敌!急将丁吉向后一掷,准备出手相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六十九章 订约期北塔决斗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盗红魔女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