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盗红魔女》

第 七 章 蝉·螳螂·黄雀

作者:秋梦痕

就在这一刻之间,康燕南早已奔出三十多里,他算算到达舜耕山已只半日路程了,忽然,他看到另一条岔道上奔来两骑快马,恰好要在他面前冲过,但见马上之人面目甚生,于是避开。

那两骑如风过去后不久,他还没有走出一箭之地,忽又觉出背后有了马蹄声,回头一看,只见却仅一骑是由小道上绕出来的,马上之人为首的竟是智囊太清生,随将面貌还原,立定候其奔至。

太清生真个与人不同,他只看到康燕南的背影时就已识出,但他并未叫唤,直至奔到停骑才开口道:‘’公子,你是经过不少强敌啦?”

康燕南笑道:“先生遇见师傅了?”继而叹口气:“陈万程死了!”

太清生点点头,戚然道:“属下都知道了,确是他老人家说的!”

康燕南又将其他事情说了一个详细之后,问道:“先生是追赶刚才两骑而来?”

太清生道:“正是,那是宫廷新进卫士,也是清华郡主的先头观风人员!”

康燕南急问道:“他们已得手了?”

太清生牵着马,慢慢随其行着,点头道:“如不是敖世显、屠云飞、劳双鹤等追上大干一场消耗了些时间,只怕今晚就会通过舜耕山了。”

康燕南大喜道:“对方情况如何?”

太清生笑道:“卫士中死了七人,三公子也去掉十一个手下,而且大败而窜!”

康燕南哈哈笑道:“清华郡主抢了多少金银?可能距此已不远了。”

太清生道:“今晚可能赶到朱港镇,我们前面是水家湖,两下相距只有几十里,公子就在水家湖落店,她们今晚很可能有事发生,原因是‘黑山神鳌’和‘兴安金豹’、‘天山灵宫’、‘牛首魔君’等都在附近出现,无疑是打算在这段路上下手了。”

康燕南急问道:“我们的人呢?”

太清生道:“早已全部埋伏在朱港镇内和周遭野外,而且已将八俊都调回来了!”

康燕南道:“我们先将‘黑山神鳌’等四批逐走如何?”

太清生摇头道:“假设‘黑山神鳌’等真个得手时,那是再好也没有了,我们即可由黄雀改为猎人,既免与清廷发生冲突,又可放手杀敌,就是公子今后遇着清华郡主也好说话了,不过,这样一来却仍有原因,一场混斗必起在我们向‘黑山神鳌’等下手之时,因为清华郡主是不肯认败的,她在失银之后仍会追踪的。”

康燕南忽又叹声道:“我倒不怕别的,只怕那些老魔头,若有他们出来捣乱就比较麻烦。”

太清生道:“那些人是对人不对物的,红货绝对可成功。”

二人说着进了市镇,就在街口~家客栈前停了下来,太清生将马交给店伙后,立同康燕南开了一间较为清静的上房,饭后已是天黑了。

一更刚起,康燕南化装为一个上头土脑的乡下青年,黑色长衫挥起半截,前后都札在腰带上,妥当之后,立同太清生由窗口跃出,直奔朱港镇前进。

到镇之时还未敲二更,太清生陪着他绕镇走了一圈,逐次与三龙、四虎、五豹、六杰、七英、八俊等会过面,并交代三十三人要尽量隐秘形藏,之后才向镇内悄悄探进,诅料刚到街口,忽见两条黑影自街檐冲出问道:“来人通名?”

康燕南仍往内走,口头答道:“赶路的!”

那两条黑影一闪接近,其一直奔康燕南道:“难道没有名?”

康燕南看出是两个卫士,笑着立住道:“过路人的姓名也要问,可惜你们人数太少了,一天到晚何止经过万人,要问哪里问得了这样多,我说朋友,咱们俩是主仆二人,都姓‘火’,怎么样。想找点油水吗?可惜这是阳关大道,堂堂镇市,动脑筋也得选地形!”

那卫士见他人虽土头土脑,嘴巴倒是非常厉害,不禁冒火道:“小子不知死活,敢在本大人面前肆无忌惮,真要想死不成,快滚转去,否则送你进衙门?”

康燕南忽见又有数人赶到,其中还有一个女的,他认出那就是清华郡主,随装作嘿嘿冷笑道:“兄台不知是在那个衙门当差的,想拿高帽子来压我无罪之人可不行,要送衙门送吧,我姓‘火’的可不在乎?”

倏忽间,后来之人如飞奔到,耳听一个少女急问道:“程明,什么事?”

这卫士立打扦道:“这两个东西牛劲不小,他们硬要进镇。”

那少女就是清华郡主,闻言走近道:“你说明有官家在此落店,禁止百姓通行吗?”

那卫士俯首道:“奴才未提,对这些乡下人多说无益,赶走就得了。”

清华郡主哼声道:“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堂堂大镇,那有不准百姓通行的,你不说出特殊事故,人们如何肯服,回去,由我来说i”

康燕南回头朝着太清生暗笑示意,转面走近清华郡主身前道:“大姑娘,咱们有要事赶路,今晚到达了,必须住在镇内过夜,早早赶路还有九十里长途哩,请你方便方便吧”

清华郡主正在注意他们的举止和面貌,闻言摇头道:“此镇初更起已禁止外人进人,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她已看出太清生身怀高深武功,因之有此一问。

康燕南哈哈笑道:“咱公子是少林俗家弟子,咱也懂得不少功夫,姑娘如怕强盗,有咱们主人在保证更安全。”他信口胡扯,硬是不肯退出。

清华郡主冷笑道:“你少给我东扯西拉,不准人镇就是不准人镇!哪有主人不开口,由你这作下人的来交涉事情的,凭此可知你们来路不明,识相的快快回去/

康燕南暗地吃惊,心想:“这丫头真个厉害非常,我们确有破绽。”回头朝着太清生道:“‘公子,这大姑娘要你老自己说话。”

太清生走上两步打拱道:“姑娘既不进人,在下等只好退出镇外了。”他说完后招呼康燕南道。“今晚必须到镇外找民房借宿了。”

清华郡主目送他们走出之际,忽听一个卫士急急奔来道:“郡主,镇北发现数条黑影人镇了!”

清华郡主沉着道:“不要惊慌,速请大国师去查!”

那卫士急急去后,她又对身边两个卫士道:“‘火速通知龙虎金殿四管领,护车不要人多,一旦有事,只准稍加抗拒即可!”

正当此际,北街头霎时人声大哗,清华郡主冷笑一声,单独奔向镇南最后第三家一处店面,闪身进门时,迎门走出两个少女,其一问道:“来了何方强盗?”

清华郡主急急道:“现还不明,快叫她们准备,等车辆被劫后,咱们即趁机起程。”

就在她话停之霎,其店屋上倏忽闪出两条黑影,犹如流星般射到店后一株高树之内,其一悄声道:“这丫头真正诡计多端,原来已设下‘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’之计,她的车辆中竟毫无银子在内!。

另一人轻轻笑道:“未见得她能瞒过那四位走江湖的,公子请看,那不是有两条黑影过来了?”

在树上藏起的就是康燕南和太清生,他们既知明人受阻,随即偷进镇来,而且暗暗盯住清华郡主。

两条黑影恰好奔到那株大树之下就停止未动,紧接着就是一个苍劲的声音轻声道:“正点子未见面,其中必定有鬼,我们探探这面看看。”

康燕南传音太清生道:“这人是‘黑山神鳌’,先生料得不错,他们是在怀疑了!”

又听一人嘿嘿笑道:“这栋屋内定有埋伏,神鳌兄请替我把风,让在下进去摸摸看。”

“黑山神鳌”急急道:“金豹兄勿急,那面两人恐不是‘火焰僧’和四大卫士等敌手,我们联手收拾后再来不迟,否则必遭双重危险。”

正当他们犹豫中,镇北突然火光冲天而起,“黑山神鳌”一看大喜道:“得手了,我们的人以五敌一,“火焰僧’等败出镇外啦,那不是我们的信号发出了吗?”

康燕南忽见镇后一处短树丛内人影纷纷,而且有不少马匹在走动,立即传音大清生道:“对方用马匹驮银。开始由小道北上了,我们发不发信号?”‘-

太清生回音答道:“不可发信号,让其开溜,保证她们通不过舜耕山下。”

“黑山神鳌”似亦有了察觉,只见他急急道:“我们真的中计了,点于由这面开溜了!”

“兴安金豹”伸手一把拉住道:“我们俩都非清华丫头之敌,宜火速通知大家回头拦截为是。”

康燕南眼看二人如闪电奔往镇北不见,立即跃身下树,急急道:“先生快去调动兄弟们,咱们从清华郡主两侧盯着。

太清生点头道:“公子在此紧跟着就是,千万勿去打草惊蛇,我们绝对不可从清华郡主手中夺取。”

康燕南应声奔去,直朝西北小道那群黑影跟进,在黑暗中,他看出清华郡主和荣华郡主、富华郡主在后押队,她的左右前方竟有四十余个宫廷卫士,中间共有十八匹驮银大马,马鞍上坐的是特等卫士,前面开道的有安国大师及九名一级卫士,他看出清华郡主的势力相当雄厚,暗忖:“今晚如无‘黑山神鳌’等打头阵,凭我的力量真还无法夺走她的红货呢。”

他一直跟到距水家湖不远之处,忽见右侧陆续出现了不少卫士,最后又看到龙虎金殿四大卫士和大国师也已赶到。

清华郡主似看出少了人数——只听她银铃似的声音急问道:“你们回来这样早,还有十八人呢?”

大国师火焰僧抢走近前,喘息接道:“对方是‘牛首魔君’和‘天山灵宫’,共率手下高手八十余人,现已劫车去远,我方伤了十八名卫士。”

安国师自前面奔回,立向清华郡主道:“本座探得‘兴安金豹’和“黑山神鳌”也已来到,他们两人不见,其中必定大有可疑!”

清华郡主急急道:“我们的秘密可能已遭“黑山神鳌”和“兴安金豹’探去了,前途必遭拦截,大家准备应敌!”

康燕南闻声叹道:“这丫头太精灵,只怕她不走舜耕山下啊。”

人马已过水家湖,时间近四更,安国师忽然将袖一挥,大声道:“大家赶快护马,成群强敌赶来了。”

清华郡主火速发令道:“大国师快同龙、虎、金、殿上前迎敌,其余人分三面守住马匹。”

霎时之间,来途上黑影如潮,纷纷成扇形抄上,仅仅只在俄顷之间,两大国师和龙虎金殿四大卫士已遭围住!

清华郡主陡觉敌人众多,不得已,只好抽调一半卫士上前接应!

诅料所去的虽有二十名之多,但一到之后,又如泥牛入海,喊杀之声,渐渐朝马匹冲近!

清华郡主这下可慌了手脚,一见形势不利,即大声叫道:“苏和,快领马队向左侧冲出!”

在马队第一骑士冲上闻声答应,立刻率众激冲?

康燕南知道每匹马背上都是金银,随即暗暗紧跟不舍,回头一看,只见清华郡主亲自押后来到,心想:‘“这一下看你能否逃脱了?”

此际所有护马卫士都已拔剑断后,且逐个皆与追敌斗上,突然,自敌群中发出一响巨雷般的大喝,紧接就有八条黑影冲过阻碍而来。

康燕南目力奇锐,他看出来的竟是‘黑山神鳌”和‘兴安金豹’率领六大高手冲到,同时又见第一批接触中也突出十八骑,不禁暗叫道:“清华郡主拦不住了,那是‘大山灵官’和‘牛首魔君’,他的行动非常正确,用成群高手拖住两大国师和所有卫士,这是以‘下驷对上驷’的打法,他自己的主力分开,一半对抗清华郡主三姐妹,一半则下手抢马,看势非要得手不可啦。”

清华郡主无暇分身,只急得焦躁大喝,霎时就与“黑山神鳌”和“兴安金豹’动上了手,荣华郡主与富华郡主却分开接下六个高手。

这面刚刚全力碰上,前途十八骑驮队却没有奔驰多远就遭‘牛首魔君’那批截住了,算是第四堆打斗又告展开啦!

康燕南看看这里又看看那里,在他估计,双方势力太悬殊,抢方显然是打算以多为胜,最吃紧的还是两大国师和四大卫士,他们共计虽有二十余人,但对方却多三倍以上,势均力敌的护马卫士那堆混斗,敌人多也有限,而且是横逢对,其中没有一个是特殊高手。

“康燕南”独斗“黑山神鳌”和“兴安金豹”虽足有余力,但也无法脱身,而她的两个姐妹倒是已收拾一个高手了,总算是旗开得胜。

惟有那批运红货的骑队就大惨了,半晌不到即伤亡过半,还全是遭了‘牛首魔君’与“天山灵官’的重手之下!

康燕南仍旧守在清华郡主这面未动,他胸有成竹,知道自己的兄弟有把握截在前面下手,只要“牛首魔君’等一得手,保证走不出三十里以外,红货必可夺到掌握之中。

时还未到天亮,四处的猛斗已只有三处,马队那面渐渐声寂人静,惟这面三处却较前更烈,惨叫与痛嚎之声不断传出!

突然只听“黑山神鳌”大吼一声道:“金豹兄,咱们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七 章 蝉·螳螂·黄雀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盗红魔女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