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盗红魔女》

第七十章 金蜂绝迹·大盗归隐

作者:秋梦痕

凭着他们功力,也经过一日一夜才赶到迪化城,由谭天峰在前找到一家大客栈,包租了一个后院,分别住了五间静房,总算是安静的落了脚。

头二天大家都没有人出门,第三天,也就是全程第五天,两小有点呆不住,经丁吉请求谭天峰带着向城内大街小巷去走走。

谭天峰出山不久,对地理还没有两小来得熟悉,一出店门,他反而跟着两小乱走一通!

事也凑巧,居然在一条街上遇上一个白发老者!

丁吉一见,急对于卜道:“阿卜,那是白爷爷啊!”

原来那个老者就是“寰宇游神”白立雄!于卜抢出高叫一声:“白爷爷!你在这里呀!”

“寰宇游神”闻声回头,看清时愕然立住,诧异道:“你跟着谁来的?”

于卜向后一指:“那不是阿丁,还有谭大叔!”

“寰宇游神”立向谭天峰招呼一句:”老弟、只有你们三人?”

谭天峰带着丁吉急急走近,拱手道:“人多哩!”

他将同来人数一一道出,又将数日前的经过详加言明,之后问道:“前辈夫人的伤势如何了?”

“寰宇游神”闻说经过时又惊又喜,叹声道:“变化太大了,承老弟关怀,老伴儿总算到今天痊愈了。”

谭天峰与两小闻言大安,同声道:“大家落在‘五福客栈’,你老不如也去一块住,我们决定再延两天动身。”

“寰宇游神”点头道:“你们去玩罢,老朽夫妻准定晚上来!”

他走了两步又回头,轻轻向三人道:“‘金蜂绝迹’已率着一批人物过去了,但此地还有‘八卦教主’未动,可能是留下来作眼线的,你们要当心一点!”

谭天峰急问道:“他落脚在哪里?”

“寰宇游神”道:“出北城门,走三里地,左侧有座山,远远可看出古木参天,林中有座古庙,他们就落在古庙里,但白天不在,晚上却在庙里睡觉。”

谭天峰拱手道:“你老请便,晚辈回去时转靠康大侠!”

“寰宇游神”走后,丁吉道:“谭大叔,那个魔头绝对不是作眼线的!”

谭天峰边走边道:“难道另有名堂?”

丁吉道:“他们不在赴约人数之内!我想可能是隐形遁逃的!”

谭天峰道:“那他们是撞了鬼,刚好逃到这条路上来了!”

于卜道:“揣测难准,我们去探探如何?”

谭天峰虽知非常危险,但又不好意思在两小面前示怯,沉吟一会,点头道:“探是可以的,但不可打草惊蛇!”

说着带领两小直出北城门,一路上小心前进。

出城将近一里,丁吉忽指右侧道:“那家伙不对!”

谭天峰闻声注目,但没看到什么,问道:“什么人?”

丁吉道:“他隐入那竹林里去了!”

谭天峰打个手势,长身就朝竹林扑进!”

两小会意,急朝两侧抄出!

“站住!”

谭天峰速度奇快,他一进竹林就发觉前面竹叶有异!连喝带扑,去势如风!

前面确实有人,此际拼命图逃!

竹林不广,那人刚刚冲出,突然闻哼倒地!

“大叔,我点倒他了!”

这是丁吉的声音!

谭天峰冲出一看,只见地上躺着一个四十不到的大汉,不禁哼声道:“这家伙是‘八卦教’的!”

这时于卜也赶到,伸手打了那人两个耳光,骂道:“你装死,快说!”

丁吉想起好笑道:“你真冒失,我点的哑穴!即不准他动,也不准他叫!”

于卜啐声道:“活见鬼,怕他叫什么?”

谭天峰道:“当然不能叫,我们要去的地方距此不远。”

丁吉伸手解了那人哑穴,低声喝道:“快说,你是‘八卦教’的?在此做什么?为何鬼鬼祟祟的?”

那人知道厉害,颤声道:“我是的,刚在城中探过消息回来!”

谭天峰沉声道:“你是认得我们想躲避?”

那人点头道:“大侠饶命!”

谭天峰冷笑道:“那么教主在此地捣什么鬼?”

那人道:“我们教主擒住一个少女!听说他是什么‘荣华郡主’!又说是‘无敌大盗’康定野的情人,但我搞不清楚!只知教主想拿她威胁‘无敌大盗’交出神箫!”

丁吉急对谭天峰道:“荣华郡主是八亲王之女,传言她确实对我师傅有情,但我师傅不会要清廷郡主作老婆!”

谭天峰道:“此中定有原因,第一,荣华郡主焉能单身西来?既然来了就得带大批高手!第二……”

那人不让他说下去,急急插口道:“那少女的确是单独一人西来的!据她自己说,他不是八亲王的亲生女,而是八亲王自汉人手中抢去养大的!”

谭天峰肃然道:“这又是与清华郡主同一命运的故事!”

随即一把将那人抓起道:“快说,那女子现在何地,受害没有?”

那人被他抓得痛叫一声,求饶道:“大侠请放手,我说就是”

谭天峰放下追问道:“说!”

那人道:“那姑娘在庙中,教主派了五个人看守,目前没受害,因为教主要将她换宝!”

丁吉举掌朝下一按,骂道:“留你无用了,回老家去罢。”

那人哼都未哼,两腿一伸,不动了!

谭天峰皱眉道:“他已说出实话,为什么还杀他?”

丁吉道:“大叔,你的性情大变了!但这人放不得,一旦走漏消息,那荣华郡主还活得了吗?我们快去,救人要紧。”

谭天峰也觉自己变得仁慈了,急接道:“不行,我们不是那两个魔头的对手,须分出一人向你们师叔送信。”

于卜道:“我去好了,但你们要当心。”

谭天峰道:“你一人回去也得小心,八卦教定有大批高手在此地。”

于卜应声行出竹林,单独向城中奔去。

谭天峰带着丁吉却由竹林背后悄悄探进。

经过一段时间,他们都看到那座古木高林,同时也发现林内确有一座废刹。

丁吉估计尚有半里,轻声道:“我们如果再向前走,形踪定必会暴露!”

谭天峰道:“不动是可以,怕就怕在你师叔到来之前起了变化,我们还是冒险为上。”

丁吉抢声道:“我人小,易于藏身,大叔落后几十丈跟进罢。”

谭天峰对他的精灵智慧早有所闻,放心道:“一有动静就火速退回,千万勿露形踪。”

丁吉示意赞同,灵活地低身探进,他知道谭天峰不会脱离视线,即放弃后面不顾。

翻上一座高崖,他身已接近废刹,举目一看,只见废刹破烂不堪,四周围墙已倒塌,前后中三座大殿已没有顶,仅仅在最后面尚余几间僧舍。

看了一会,没有察出半点动静,忖道:“难道没有一个人?”

犹豫一会,即大胆向侧面闪进中殿!

殿内尘灰足有一寸厚,见上面足迹凌乱,顺着墙壁,探进后殿,只见神座上尚有一尊半废的佛像。

突然!一阵荡魂慑魄的笛声,霎时起自废刹的四周,丁吉立感如遭酒醉,全身竟觉摇摇慾倒,同时四肢无力!

紧接着,耳听一声嘿嘿阴笑道:“道兄宝笛真灵,竟举手又擒两个!”

丁吉心里尚清,暗暗叫苦道:“完了,我和谭大叔都中了魔笛之功,全被擒住啦!”

忽然在丁吉身边现出一个身着八卦道袍的老怪物,只见他伸手连点,封住丁吉几处穴道,顺势一把捞起就走。

丁吉认出他是八卦教主,随即闭上眼睛。

走了不少路,耳听前面发出不少人语之声,丁吉忍不住,又将两眼微睁,只见四周都是树林,心想:“这不是那座古刹啦!”

未几,他看到了三十几个奇形怪状的人物,其中有两个巨人,暗道:“那是九阴教中的‘销魂令主’和‘威灵令主’!怪,为什么没有八卦教徒?”

两个巨人背后都背着有人,丁吉认出一个是谭天峰,一个却是女的,忖道:“那可能就是荣华郡主。”

只见“乱三清”怪声道:“道兄提来了!”

八卦教主哈哈笑道:“这小东西放不得,他是康小子最爱的侄儿,有了他,我们可以向他大摇大摆提条件啦!”

“乱三清”郑重道:“还有一个小东西未露面,显然是溜掉啦,防他回去求救,你我火速离开要紧。”

八卦教主点头道:“要离开就得离开二十里外,否则康小子仍能察得出来。”

“乱三清”道:“道兄人数太多,目标太显,须分开来行动才行。”

“八卦教主”反手一招,指定两个巨人随行,余众先向北进。

时当傍晚,谭天峰知道救援已成绝望,心中焦躁莫名!

眼前现出一个山谷,“八卦教主”回头道:“差不多了,已在二十里外,今晚就在此谷停下来。”

元元后道:“这三个男女如何处置?”

“八卦教主”道:“找个洞隙藏起来,他们被点了穴道,饿不死的!天亮后再议罢。”

两个巨人闻言,同时向有石崖的地方走去。

八卦教主赶上笑道:“劳驾二位,这儿还有一个小的。”

“销魂令主”顺手接过道:“如有洞隙,要不要留人看守!”

“八卦教主”道:“一时之间不要紧,你们回来准备吃的。”

谭天峰突然心中大喜,立将双目睁开,眼看两个巨人将他送到三四十丈外,粗鲁的掷到一个岩石洞里。

两个巨人连看都不看,即时大步离开!

丁吉见自己没被掷在那女子身边,尚幸未被制住哑穴,随即低声问道:“姑姑,你真是荣华郡主?”

那女子满面灰尘,青丝散乱,全身如乞丐一般,她本来一直就是闭着眼睛,这时耳边响起一声童音,立即睁开眼睛,看了很久,似已明白身边环境,嗯了一声道:“小兄弟,你是谁?怎么知道我的身份?可是,荣华郡主不是我真正名字,我叫“曹春娥”!”

丁吉道:“我叫丁吉,那边躺的是我师叔的朋友,是武林有名的谭天峰大侠!”

那女子陡然大叫出声道:“谭大侠,我久仰他的大名!”

谭天峰接口道:“姑娘过誉在下了,我们都是阶下囚,请问姑娘,你是独自逃出八亲王府的?”

曹春娥叹声道:“大侠猜对了,八亲王虽不是我的仇人,且我不愿享受毫无意义的富贵,这次私自逃出,目的是要访寻康定野大侠的!”

谭天峰微笑道:“你身边就是康大哥的爱徒,我们被擒,原因就是打算救你!”

曹春娥惊啊一声道:“原来如此,唉,连累你们了!”

丁吉道:“我们暂时没有生命危险,可是,师傅和师叔必将被他们威胁住啦!”

谭天峰轻轻笑道:“他们这次太大意了,八卦教主将我姓谭的看成二流货啦!”

丁吉闻言有异,急问道:“谭大叔.怎么样?你老练成‘真气冲穴法’?”

谭天峰突然站了起来,轻声道:“噤声,说话太重了!”

他一面整理一下衣服,一面走近丁吉,右手一伸,指头连点!叫道:“好了!快替你姑姑解穴,我们要赶快逃走!”

丁吉将身一挺跳起,喜得几乎大叫!他知道谭天峰为了守礼之故,因此要自己替曹春娥解穴,如言照办。

曹春娥功力不浅,一旦被解,立刻站起,但因自己满面尘土,羞赧的笑笑道:“多谢二位了!”

谭天峰道:“都是自己人,别客气,姑娘还有哪里不适嘛?”

曹春娥运了会气,摇头道:“很好!”

丁吉道:“那我们快走!”

谭天峰独自断后,挥手道:“我们向北走,可能遇到自己人!”

他们藏藏躲躲,一连走了四天!谭天峰估计赴约之期只有一天了,心中生怕赶不上,这日走出一座深谷,正想找个土人问问北塔山还有多远。

讵料突见谷外立着四个怪人,一见大惊,呆立当场!

丁吉和曹春娥更加吓得全身发抖,面色大变!

“嘿嘿,白龙神教出来的真还有一手,可惜又被本教主,们追上了!”

“我的天!”

谭天峰暗暗叫苦,原来竟被八卦教主拦截住了。

逃既无望,只有一拼,然拼又不是敌手,这种情况实在是叫天不应,叫地不灵!

突然一阵清风吹过头上,猛听有人哇哇叫道:“好家伙,你们找得老鬼好苦!”

谭天峰和丁吉抬头一看,真是喜出望外,同声大叫道:“是冥差老前辈!”

来者居然是“鬼录冥差”,只见他两只巨眼盯着对方四人,又是一声哇哇大叫道:“怎么着,你们还想要买路钱?”

四人早已吓得面无人色,刚才的威风一扫而光!

谭天峰急叫道:“前辈,不能放过他们,我们已被他们擒过。”

“鬼录冥差”大步欺近,目光越盯越厉!吼声道:“你们还要老夫亲自动手?”

这一声大吼!可能大有名堂,只见四人把口一张,霎时红得如朱砂一般,紧接着,一个个头往下垂,七窃流血!

“噗噗噗噗”四声,全数倒地死亡!

这种骇人至极的情形,真正是惊心怵目!谭天峰暗暗忖道:“这才是‘鬼录冥差’的真正神通!”

“鬼录冥差”回过头来,面上再无怒色!和声道:“孩子们,快走罢,今天必须赶到北塔山!”

他大袖一挥,领先前行,走了数丈,又回头道:“这几天,你们受的危险算是最轻的了,我们为分开寻找,岌岌乎遭遇‘金蜂绝迹’个个杀绝了!如果不是康定野仗着神箫救援得法,北塔山之会恐怕已无我啦!”

谭天峰急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“鬼录冥差”道:“‘金蜂绝迹’探得我们每个人的行动啦!他将全部势力一个个分散,但却放出一些三流货作钓饵,都装做是擒定你们的疑兵,除了不引诱康燕南一人之外,竟将我们这边凡是有两下子的货色引到一个死谷之中,他自己打中央,用四方八面之势,硬将我方团团围困,简直杀得我们筋疲力倦,那种情形再拖上半个时辰,嘿嘿,不要问啦!”

详情如何,不得而知,但却将三人听得心惊胆战。

他忽然想起背上还有东西,随即解下,反手掷给谭天峰道:“这是三只半烤鸡,你们分开吃,但不要停留!”

三人正感饥肠难熬,闻言皆大欢喜!

一直走到深夜,他忽指前面道:“到了,那黑黑的高峰就是,我们到七虎崖去看看,那是众人会齐之处。”

虽说到了,但也翻了十几座奇峰,及至地头,天已发亮!

忽然一阵人语之声传来,“鬼录冥差”啊声道:“大家先到了,你们慢慢走,我先过去看看。”

谭天峰知道曹春娥功力不及自己和丁吉,于是领首向前面缓行!

走未二十丈,忽见前面迎来一个青年!

丁吉一见,急急道:“师傅来了!”

谭天峰传音道:“阿丁,我们打过招呼先走!”

丁吉心头明白,知道他要让师傅和曹春娥深谈。

双方一会面,谭天峰拱手道:“大哥,你来迎接曹小姐,此地情形如何?”

康定野郑重道:“我二弟己单独打过两场了!现正与‘金蜂绝迹’、‘迷楼瑶姬’动手!”

谭天峰闻言大震,急急道:“他不让我们助阵?”

康定野道:“那是他苦心,生怕我们这边有人损失!”

谭天峰急急招手丁吉道:“我们快去!”

他本来有先去之心,这下可真个急了。

前面崖头人影纷纷,但以无暇辨认,一到就听崖下发出轰轰之声,赶急低头注目,只见下面是个平谷,既不太大,也不太深,触目立起紧张!

丁吉呼吸急促,轻声道:“大叔,你看见嘛,那边躺着多少死人!”

谭天峰还没开口,耳听近边有人答道:“何止坪中,正面林内更多!”

谭天峰侧顾一眼,见是五谷虫,急问道:“是康大侠本人收拾的!”

五谷虫道:“他一人先赶到,但留言在此不准我们这边任何人出手助阵!当然是他一人收拾的!”

丁吉道:“我们这边那有这多人物?”

忽有一个高大个子的走近道:“各大门派高手都来,还有天下各方武林!”

谭天峰一看是秦重三,接道:“他们是什么打法,事先有没有规定?”

五谷虫道:“康燕南一到就遭重重暗袭,‘金蜂绝迹’真不要脸!”

突然自崖下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呼,秦重三大声道:“好了!‘迷楼瑶姬’完了!”

众目所聚,只见“金蜂绝迹”拼命扑出抢救!

这时只见康燕南猛地大喝一声,左拳一闪,右拳直进!

陡然一声惊天大震,人人都见”金蜂绝迹”的身体被打得直冲霄汉,一声凄厉长嚎,随着尸体掷上这座峰头!

众人轰然一声欢呼,竟如潮水般涌上前去观看!

“金蜂绝迹”的尸体竟成了一团肉酱,简直已不成人样!

忽然有人大叫道:“不好,康大侠哪去了!”

恰当这时,康定野已领着曹春娥到来.闻言心惊胆战,他不顾一切,直朝谷中扑去,同时还发出悲伤的喊叫道:“二弟,二弟,你在那里?”

群众再也无心看尸体,又如潮水般扑下谷去!

第一个是五谷虫,他忽于谷中央拾起一片衣襟,看了一下,陡然高喊道:“定野快来,他留了句话!”

众人闻声围上,康定野接过一看,只见上面用血写道:“大哥,巨魔已除,武林祸了,请恕小弟不义,未曾陪兄归里,并请代向各位前辈和诸位朋友告罪,小弟现奉师归隐了!”

康定野陡然放声痛哭道:“二弟,你怎能弃兄独隐呢!

还有……还有……”

悲不自胜,声嘶难言!……

忽抬头看到丁吉和于卜就在身边,只见他强忍言道:“为师不回江南了,济贫救世之事,今后由你们两人办理,务要继续努力,还有太清生叔叔,他正在甘肃进行,你们还年幼,近两年必须受其指挥!”

丁吉抢着哭答道:“徒儿一切遵命。”

突然,崖上纵下两匹神驹,一蓝一红,红马背上还坐着一个少女!只见她尖声叫道:“大哥,他呢,他哪去了?”

康定野认出是谁,群众也知道她就是清华郡主!

五谷虫叹声迎上道:“他已奉师归隐了!孩子,你快去收拾令师的遗体罢!”

清华郡主眼泪双流,咽声道:“他……他……真不要我了!”

五谷虫看出群众都被感动,又轻声道:“你们的恩怨你们了,他人徒唤奈何!”

清华郡主突然收泪道:“前辈,家师遗体在哪里?”

五谷虫道:“在南面林中!”

清华郡主一手牵着蓝马,一手牵着红马,默默然朝那林中而去!

群众目送其背影消失,莫不难过之极!

康定野双手高拱,朗声道:“诸位,请恕定野告辞了!”

他顺势一接曹春娥,双双扬长而去!

突然,自清华郡主隐去处响起两声宏亮的马嘶!同时也响起一阵悠悠的歌声,其词曰:“恩悠悠,怨悠悠,义已尽,情难收,此身何所托,伊人不再留……”

歌声渐远,余音凄凉,群雄色暗,同声感叹!

正当众口无声,群心伤感之际,陡听“鬼录冥差”大吼道:“不行,我老鬼不能让这两个可爱的人儿分离!”

(全书完)

温馨小提示:
您正在阅读的《大盗红魔女》内容已完结,您可以:
返回秋梦痕的作品集,继续阅读秋梦痕的其他作品..
返回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