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盗红魔女》

第 九 章 九死崖上拼高下

作者:秋梦痕

半月后,整个西南半壁谣传纷纷,有人说屠龙公子打败了无双玉女,也有人说无双玉女败得不敢露面了!谣言越来越甚,渐渐传遍武林,消息传到清华郡主耳中时,她此际正在向正南而行,得悉后,真正使她气得要死,起先,她还不大相信,后来她在甘肃通往四川的平武道上,确确实实看到很多树干上刻有传言字迹,于是更感无明火高冒三千丈,咬牙恨道:“这一定是‘屠龙公子’自己吹牛,我非找他算账不可!”

当天下午,她正在摩天岭下一个小镇上吃饭时,忽然发现她师傅经过店前,一见之下,不禁大喜,火速会账出门,追上大叫道:“师傅,你老因何在此?”

“苍头魔姑”闻声回头,面色不快的大声道:“你来得正好,为师听得谣传,你真的打败了?”

清华郡主跳起叫道:“谁说的?我还没有找到他哩!”

老太婆吁口气道:“我说哩!你怎能败呢,嘿嘿!”

清华郡主问道:“师傅知道他在哪里吗?”

老太婆摇头道:“为师这几日真个失风了,居然找他不着,看来那小子硬比‘横天灵僵’和‘泛地活殃’还厉害,听说他还会变啊!”

清华郡主闻言一呆,怔怔的问道:“凭你老的内功修养,难道不会变?”

老太婆叹口气道:“武林中能运内功变化的,你认为容易吗?精深固然需要,纯正尤在第一,而且非绝顶资质不可,举目江湖,嘿嘿,只怕就是那小子一个人而已!”

清华郡主大急道:“那我们要秘密追查才行,否则他闻声开溜怎么办?”

老太婆点头道:“我感到对付这小子比对付老辈人物还要困难,为师不能与你一道走,分开来或许多分撞上机会!”清华郡主也有此同感,一直送她到了镇外后,这才告别转身。

老太婆走出几步又回头道:“你先到万佛峡走一趟,师兄就在玉佛洞内,他有一匹红色神驹,不惟能日行千里,而且可过江渡海,叫他送你吧!”

清华郡主闻言大喜,轻笑道:“他肯吗?”

老太婆哼声道:“我的命令谁敢反抗,快去!”

清华郡主送师傅去后,独自仍回镇内,边行边笑道:“这下可有办法了,‘屠龙公子’的蓝色宝马也遭到敌手啦。”她回到镇上找家客栈住下,准备翌日再行;晚上,她忽然心血来潮,吃过饭就往外跑!

店家一见问道:“姑娘是要去买什么东西吧广’清华郡主摇头道:“久闻摩天岭奇绝西南诸峰,我是要去看看”

店家大惊道:“峰上绝险无比,连附近土着之人都无人敢去,何况又是夜晚,姑娘……”

清华郡主挥手制止道:“没关系,咱是会武的!”

店家摇头道:“小的何尝未见姑娘身背宝剑…”

他似有些什么未尽之言,但见清华郡主昂然走出门外,因之停住不说了,继又冷笑哺哺道:“不知深浅的姑娘,学了几手三脚猫功夫有什么用?”

一个伙计在旁笑道:“掌柜的,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,她如没有三板斧,凭什么敢跑江湖!”

店家冷笑道:“你懂什么?九死崖那个怪物是武功能敌的吗?两年前那批高手是如何一去不回的!哼!”

店伙计显然想到一件可怕的的事情,面色一变道:“过了两年啦,从来再无怪声传出了!”

店家摇头道:“昨夜那个少年至今尚未回转,只怕已凶多吉少了!”

当此之际,门口走进六个老人,其中两个女的和一个道人,店家见有客人上门,立即停止交谈;伙计赶快迎上道:“老客官,住店吗?有清静上房。”

走在前面的是威严的人物,穿着非常古怪,只见他摆手道:“有吃的拿出来!老夫等吃了还要赶路!”

伙计连忙答应,领到正面一桌坐下后道。“老客官,要什么酒菜?”

那老人挥手道:“有好的尽管拿来!”

在他左首坐的是个妇人,只见她轻声道:“时间还早,不如休息一会如何?”

他对面也是个女的,看表面上的年纪老多了,只听她冷笑道:“咱们是捷足先得,去迟了只怕连‘神虬’的鳞都得不到一片,更谈不到夺取奇珍了!”

这两女人虽是同伴,在情形看来,似有点格格不人,好在右座那个道人从中打岔道:“二位不必斗嘴,现还不知九死崖下到底是什么奇珍哩!总之一句,咱们吃完了再决定!”另一个老者忽见店外闪过一条人影,他是看出有点不对,立向同伴道:“你们先吃,我要看看那小子是谁。”

他不等同伴开口,右掌一按桌面,全身平窜而出,真如流星般一曳而去!

在他不算不快,记知追出镇外仍无所见,惟感月影下似有淡影一闪而没,不禁惊然一惊,忖道:“难道他比老夫还快!”

他心还不死,急朝淡影没处猛冲,及至一座林前,突听有人在内冷笑道:“绿水山人,你敢离群独来吗?”

这老者原来就是八大强人之一,无疑,在店内五位亦属八大强人之列,只见他硬朝林内行进,严声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敢在店外偷听老夫等谈话!”

林中之人冷笑道:“神虬护宝,已不算武林秘密,在下较你们早知三日,而且店中人多的是,为何单指在下偷听?”绿水山人闻言大怒,循声一掌劈出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那人似待力拒,谁知由另一方涌起一股巨劲相迎,在大震声中,绿水山人被迫连退五步,几乎立足不稳,身还未定,只听一声冷笑道:“连‘斗牛天君’都非我敌,何况是你这老!”音停未几,又听他和声叫道:“先生有事吗?”那被绿水山人追赶之人,原来就是太清生,而刚才接掌的竟又是康燕南!

太清生听出声音来,不禁大喜道:“公子,想不到你真到了这里!”

绿水山人听不出二人是谁,但被刚才那一掌接得惊呆了,再也不敢向林内闯进啦!

康燕南真正是神出鬼没,他不管绿水山人进不进来,立即走到太清生身前道:“他们共有几人?”

太清生道:“属下追了他们两天两夜了,共有六人,现还有五个在前面酒店内,听他们谈话,其中有“斗牛天君’、‘红光夫人’、‘蓝焰大士”、‘震宇游神’、‘颠倒全真’、这老儿叫‘绿水山人’!他们都是要上摩天岭夺宝的!”康燕南听出林外已无人迹,微笑道:“这老儿不敢进来,他已悄然退走了!”

太清生道:‘河能是通知另五人前来报复啦,我们先上摩天岭罢。”

康燕南笑道:“全来了也只四个人出阵,那‘红光夫人’和‘震宇游神’是我先父的朋友,也可说是我的老家人,真正打起来,他们两老可接两个,剩下两个有你我够打发的了!”

太清生大喜道:“我从未听公子说过!”

康燕南笑道:“我自己还是最近在茅山上清观才查出的,不过,他们两老也不知我有武功。”

太清生忽然笑道:“十日前,属下看见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,确如公子所说,那个‘血手狂人’仍被‘泛地活殃’死追不舍,看势也从这个方向来了!”

康燕南大笑道:“好在师傅给了一颗异丹,不然真够麻烦啦!”

他笑着顺林而行,问道:“先生从何得知摩天岭有‘神虬’出现的呢?”

太清生道:“事情为青城派传出,听说青城派有个高手,于两年前经过摩天岭时,听到九死崖下有异声震耳,后来约齐一批好友到此搜查,记料竟一去不返,好在他临走时留下遣言,说摩天岭已有前古龙种出现,经证实名叫‘神虬,康燕南点头道:“龙子的形态有九,惟独虬似龙,生只角,分黑、青、黄三色,黑色最幼,出地内只不过千年修为,其声如牛,再三千年变青色,声如巨钟,万年变黄色,声如鬼嚎,且带摩音,练武之人最忌,内功练得不正者,闻之真气大损,如不逃避,非死不可!”

太清生深知他有超人之识,叹声道:“传言此物所出之地必有奇珍,这话不知真否?”

康燕南点头道:“这是千真万确,其性最灵,而且非有奇珍之地不居,其本身即是一大奇珍。”

太清生道:“莫非是什么夜明珠之类的东西!”

康燕南笑道:“夜明珠在武林中毫不值钱,那又算得什么奇珍,我说的是它自练内丹一颗,得之者可增神力,且能成不死之身。”

太清生见他已朝峰顶纵登,大喜道:“公子现在就去斗该物吗?”

康燕南摇头道:“凭我的能力还没有办法将其置之死地,甚至目前武林中也还没有能杀死它的奇人,该物非逢雷电交加不惧,非夺其内丹不死,何况其内丹还是御敌的第一利器呢!”

他看看方位又道:“我们这几天要在九死崖上找个最适当的洞隙住下,倒要看看各方能人与‘神虬’如何‘斗法’,也许有人能够将其杀死,到那时我们就不惜任何手段硬抢!”

他们刚刚登上峰,耳听得一个女人的歌声发自一处崖上,康燕南悄声道:“那是清华郡主,她已来了不少时间,但还不知‘神虬’之事。”

太清生微笑道:“她在此地出现,莫非就是来找你?”

康燕南笑道:“你也看到树上所刻的字迹了?”

太清生笑道:“你的字迹我当然看得出,她恐怕被你逗得冒火了!”

康燕南指着歌声发处道:“那是在九死崖的背后,我们不要惹她。”

二人绕到一处高奎之上,康燕南俯首道:-“先生请看,这下面就是‘神虬’盘据之处/太清生细察一会,只见下面是个巨大的沉谷,四方八面都无缺口,谷深似无底,下面黑漆漆的,估计起码也有千丈余高,圆周悬壁如削,真正奇险非常,叹声道:“此谷形似斗,不要说去杀‘神虬’,就能办到上下去得已非易事!”康燕南道:“那倒不见得太困难,你看石壁上那些横生苍松和杂树吗,就以你的轻功亦能上下自如。”

太清生忽见对崖有几条黑影闪动,急急道:“他们到了!”

康燕南顺手拉他躲人脚下壁洞内道:“不是八强中人,来的是三个青年人物,其中一个功力非常高。”

在他音落之际,耳听一个少女之声起自头顶道:“什么人?”

一对崖不过百丈之距,突从石后冒出一人冷笑道:“在下西疆慕红采,姑娘是谁?”

少女之音又起,欢喜叫道:“师兄!”

康燕南问言一怔,向太清生道:“这是清华郡主声音,她何时有了师傅?而且还有师兄?”

太清生看得对崖黑影向左侧绕来,接口道:“属下更不清楚!”

康燕南悄声道:“我们自洞外藏身偷看,听他们说些什么?”

二人刚刚爬到一处石后,触目只见对崖来的是个二十六七岁的青年,长相激洒而英俊,眼神四射,显出非常精明之情,康燕南传音道:“此人从来未见过。”

太清生皱眉道:“此人目光过锐,煞气太强,绝非什么好东西。”

清华郡主只距他们五丈之远,立身在一处突石顶上,她这时似也在观察那奔来的青年,面上渐显淡然之色,表情与那声欢叫显出不符。

那青年奔至清华郡主对面十丈一停,目光炯炯,问道:“姑娘为何叫在下为师兄?”

清华郡主显出勉强的微笑道:“我是最近投师的,师兄自然不知,请问师兄因何离开万佛峡?”

那青年显出心疑面喜之情,朗声笑道:“听你之言,愚兄确是多了个师妹了,传言这九死崖下有条‘神虬’出现,我是专为此物而来的,师妹可能也有耳闻?”

清华郡主装作来了很久道:“我已在此探了三天,但却不知该物藏身之处,原来就是在九死崖下!”稍停又道:“师哥是骑红马来的?”

慕红采惊讶道:“你连‘金后’都知道吗?正是骑它来的?”

清华郡主讶然道:“红马叫‘金后’?师傅却没提起这名字,嗯,这名字有点古怪!”

慕红采大笑道:“师傅可能很忙吧,怎的连马名都不说呢,‘金后’本来还有个丈夫,名字叫‘皇帝’,可惜在当年分离了,‘金后’被师傅收服,皇帝却被当年八强之一的‘书仓盗蠢’得去,其色却是天蓝,这一红一蓝两匹宝马,可说是马中之圣。”

一清华郡主笑道:“师傅要将红马给我,只怕师兄舍不得。”

一慕红采面现难色,接口道:“师傅的意思,愚兄岂敢不从阶..@@@清华郡主装作不察,微笑道:“师兄暂时骑着罢,小妹目前尚不需要。”

慕红采急急道;“师傅之命,谁敢反抗,师妹请随我来。”

康燕南眼看他们边谈边行,瞬息失去踪迹,不禁惊讶道:“清华郡主近来找到什么异人为师人,这件事必须要弄清楚,假设是邪派人物的话,我将来对她就不客气了。”

正当此际,他又发现来了一批人物,急对太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九 章 九死崖上拼高下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盗红魔女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