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

第 一 章 三煞劫美女

作者:秋梦痕

边陲、仲夏。

松林、土道。

森林中弥漫着沉闷的松香味。

一队人马拥着一乘豪华丝绸小轿,轿里坐着一位公主,她不时用纤白细手,撩开轿前珠

帘向外巡望。

好一个绝色美女,真是丽若春梅绽雪,神如秋惠披霜,光彩照人,美目生光,妖冶绝

伦。

雪白丰腴的肌肤,在阳光照耀下显得更加娇嫩透明。一袭黄衫纱衣裹着她的玲珑剔透的

娇躯,她不时探到轿子的外面,仿佛抱怨天气太热,也许抱怨松林的土道太长,螓眉微感,

越发娇艳诱人。

抬了很长时间了的轿夫,一点也不觉得累,他们宁肯抬这美人走一辈子,前边的轿夫不

时借机回过身来,偷看娇艳美人黄纱衣内半遮半露的玉体。

一路上,队伍中没有一人不斜视偷睹绝色公主的芳泽,整个队伍渐渐移到前面去,唯有

后面的轿夫,连连叫苦,暗中责怪自己艳福太浅,行进的队伍中,有一个虎背熊腰的青年武

生,从他精目四射的双眼,一看便知是武功高绝之人。此人对公主的美色目不旁瞬,厉目专

注扫视前方的松林土道。

此人是格潲赫国国王忠实的第一护卫。这次保护旦颜粟花公主去西域庆贺养母七十大

寿。虽说格沙赫离西域并非太远,以前公主单人只轿常来常往,但现时,江湖太乱,四处狼

烟,武林争雄,国王这才挑选第一护卫格尔央,带着数十镖卫,亲自护送公主去西域。

仲夏时分,午后,太阳又隐在浓浓的云层里,松林中一阵阵闷热,几乎令人透不过气

来,粟花公主又掀开轿帘娇声道:“天太热了,好像要下雨了。”

她这曼妙的甜音是说给第一护卫格尔央听的,其他镖卫却不失时机的小声附合着。

“公主所言极是,又闷又热是要下雨了。”

格尔央的厉目依然搜着前方,只淡淡地道:“天气如此闷热,有碍公主玉体,怪小人照

顾不周见罪见罪!”

旦颜粟花听罢,不禁仰天格格地大笑,她放纵地娇笑让人听上去非常响亮悦耳,同时也

看出,粟花公主从小娇纵惯了,虽然芳龄十八,却顽皮的象个孩子,放荡的象个婬妇。

这一阵娇笑,给第一护卫格永央弄得面红耳赤。

旦颜粟花公主更加娇笑不止,道:“格尔央护卫,我想你是武士,却象书呆一样,古板

得很呢?父王对我也没象你这样肃然。”

对粟花公主的风情事,格尔央早有耳闻,但他深知此行重任在肩,不能有任何闪失,平

安把公主送到西域,就算交上差了。对公主这美艳的胴体,不能有半点非分之想,否则就没

命了。

缓缓的人马,就要走到松林尽头了,已能看清林中的土道蜿蜒地汇进通向西域的官道。

格尔央长吐了一口气,陡然,他听得有异样的响声,这响声,只有武功造诣极高的人,

才能听到。

一念未了,突然从松林的乱草中跳出几个人来,个个提着兵器,一看便知是此练武之

人,个个阴凶无比,獐头鼠目。

格尔央暴喝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报上名来?”

一阵怪桀阴笑,道:“哈哈哈,说出名字怕吓死你等,我们是西域三太岁,三位爷爷,

知道了吧?”

格尔央惊讶道:“你们就是西域三太岁?”他看到为首的果然是三个彪形汉子,各使三

佯不同的兵器,叉、刀、剑。三样兵器闪着令人心寒的冷芒。

西域三大岁,武林道是哪有不知这三人大名,这三煞作恶多端,好色成性,臭名远播。

站在前面的粟色落腮虬须,粗眉暴眼,露着紧实肌肉的汉子正是飞叉大岁,他左右手各提一

把五齿钢叉,朗声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格尔央心存畏惧,跳下马来,躬身道:“我们是格潲赫国的,送小公主去西域,庆贺养

母七十高寿,今日得遇三位大侠,有幸有幸!”

飞叉太岁满意地点头道:“看你们这身打扮,是象异帮之人,既然去贺寿,为何带这么

多练武之人?”

格尔央小心道:“近来江湖不宁,小公主幼不更事,我王命我们保护送到贵地。”

飞叉太岁准备放行,飞刀太岁,飞星太岁上前道:“大哥,应查问一下,他们知否竹简

令的下落!”

格尔央忙道:“竹简令,我们闻所未闻。”

其实格尔央乃练武之人何尝没听过,竹简令乃是武林诸家,江湖群雄都在寻找的武学秘

笈。只是他怕惹事,以平安稳妥为妙哉!

飞刀太岸大刺刺道:“竹简令,你竟不知,真乃孤陋寡闻,不怪乎小君之国。”

格尔央,忍辱负重地点点头。

飞星太岁道:“‘竹简令’是武学秘笈,乃学武人之必争之物,那上面写有上古奇功心

法,得之可统治整个武林,其中玄学武学天学全有,更兼有奔雷指法。”

飞星太岁忘形的炫耀中,仿佛他已得了竹简令一般。

西域三太岁炫耀已毕,望了公主的华丽小轿一眼,觉得这些人确象贺寿的队伍,刚想放

行。可那不甘寂寞的粟花公主,此时竟掀开轿帘将娇躯探出轿外,并搔首弄姿娇叫道:

“格尔央,什么人呀?”

格尔央一看粟花公主现身,大惊失色,情知坏事了。

果然,旦颜粟花浪声娇叫,早把西域三太岁的六只色眼全都牵了过去。

西域三太岁闯荡江湖多年,从来没见过这么绝妙风騒的美人。

旦颜粟花能在众男人面前卖弄风騒,不由洋洋自得,媚眼频频,摆腰扭肩,也许由于天

太闷热,粟花公主已将外衫纱衣脱在轿中。粉红色的胸衣正托着她那半露的rǔ房;那对玉峰

异常丰满凸浮。真是绝色美女。柳眉高挑,桃花眼,通梁鼻,珍贝齿,香擅口,蛇腰,丰臂

全身散发着异族外邦女人的野味。

飞叉太岁禁不住婬邪叫道:“真是万种风俗呀!哈哈哈……”

飞刀太岁不住地吞着口水,道:“好馋人呀!”

飞星太岁双眼紧盯着粟花公主丰满的胸峰道:“快快把她的衣裳全脱光了……”

格尔央疾声厉色道:“三位太岁不得无理!”

飞叉太岁婬邪道:“你怪我们无理,而是那竹简令,一定是藏在公主的酥胸里面,快

搜!”

早已迫不及待的色中饿鬼一哄而上。

生性放荡的旦颜粟花娇叱道:“来吧,想要本公主的玉体,先拿命来吧!”

说毕,她从轿子中抽出一把弯月尖刀,飞劈而来。

格尔央一看,已无可奈何只好指挥众镖卫一拥而上,两边人马杀成一团,锐啸呵叱声冲

天震耳;烟尘滚滚,遮天蔽日,松叶纷纷落下,传来一阵阵惨嚎。

西域三太岁乃是当今武林中三煞恶霸,不但武功超绝,且个个心黑手狠,眼看着格沙赫

的人马已死伤大半,鲜血迸溅。

格永央肩部早已中了一飞叉,鲜血汩外流,旦颜粟花公主此时已被撕光了衣裳,光着

腕,舞着刀,还想作最后一搏,她平时练的花拳绣腿,怎能抵挡西域三太岁的武功,弯月刀

蓦然被震飞,她的一条修长粉腿,已被飞星太岁捉住……

格尔央捂着伤口,怨毒叫道:“别碰公主,竹简令不在我们这里,他已落入泰山派一个

山东济南人何炎明的手中。”说完吐血而死。

西域太岁一阵欢叫,婬笑道:“我们要争霸武林,还要占有美人!”

“哈哈哈。”一阵阵夜袅似的狂荡婬笑传出林外。

辉着春城,位于图们江口,左领罗刹,右接高丽。商业四通八达,人口五方杂处,官府

力全名存实亡,江湖势力驾于其上!

珲春土名“大八顿”,满语“边地”,可见是东南最边之地!其混杂不言可知,日常所

见,除中国人外,东瀛人,罗刹人,高丽人等充斥其中,民性不同,纠纷不断,弱肉强食,

习已为常!

何炎明,山东济南人,幼人泵山派学艺,练就一身好武功,因家贫,随乡人出关,入长

白山采参,经三年不回,后娶长白土女依氏为妻,生有一子名良红,昔于良红八岁时,何炎

明忽然于某日向妻说,当我不在世时,良红改母姓。

不久,其家于深夜来了一个红面白发老人,年约百岁,一见何炎明,立即交与一只小

瓶,一片竹简道:“何壮士,老朽昨日百劫已过,从此不再与你会面了,承蒙数年来照顾,

无以为谢,这瓶万年参婴露,火速叫令郎服下,竹简上的奥秘,老朽已经教其认熟,日后他

会悟出玄妙!你的气数已到,天意难违!明日天一亮,宜劝夫人和令郎逃下山去,你不能

逃,否则全家遭殃。”

何炎明似与老人久有某种关系,闻言并不吃惊!当老人走后,立即叫出妻子吩咐道:

“孩子的娘,赶快收拾东西,天一亮,立刻带红儿下山!”

依氏急问道:“你不走?”

何炎明道:“我这里早已写好封信,一封信,放在孩子身上,叫他千万不可遗失,到他

十八岁时才拆看,另外一封信,你母子到达珲春城时,交与南关我故交裴一得法师,他必定

会收留你母子!”

依氏哭泣道:“有什么不幸发生,你为何不告诉我?”

何炎明叹声道:“三年前,有一批江湖人物,其中有罗刹人,有高丽人,有东瀛人,还

有外与安岭人追杀一个老人,其实那老人就是传言中的长白山参仙!当初我不知道,因此我

全力相救,杀死这方面几个高手,救了老人,之后这三年来我一直保护着他!现在那四方面

派出大批高手,一方面要杀我,另一面还要找参仙!刚才参仙来过,说他的劫数已过,顾然

已得道飞升了,可是我的劫数他说难逃!”

依氏道:“孩子的爹,我们趁夜逃走,回关内老家山东去,你是泰山派弟子,他们不敢

追上泰山去!”

何炎明摇头道:“能逃我当然会逃,参仙不是凡人,他说的我不能不信,如果勉强带你

们母子走,只怕全家难保!”

依氏道:“那我们为什么要去珲春城?”

何炎明道:“第一,此去山东老家,路途遥远,我们家没有钱,你母子势必饿死途中,

第二,仇人早知我家有三口,他们必斩草除根,追杀难免,但敌人绝对不信你母子会藏在珲

春城,这叫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,同时有南关法师裴一得作你们母子的掩护,吃的住的一定

没有问题!”

事情的发生,比预计的早了几个时辰,当何炎明夫妻正在一边收拾,一面争执时,忽有

一个壮年人急急奔来大叫道:“何大哥,不好了,草子一家遭遇大批强盗杀害了!”

这大汉顾然是与何炎明是朋友,这一消息传来,何炎明不由得心惊胆战!立即开门沉声

道:“番沟,我和道了,你快逃!别管我!”

他推走壮汉,回到屋内,火速把孩子推醒,又向妻子急急道:“快,快带儿子由野桃谷

那条秘道走,敌人马上会到!”

情急无奈,依氏不敢再争,提起包袱,拉着儿子,流着满眶的泪水分手,在夜深荒山

中,连长白山仍最多最凶猛的虎豹也顾不得害怕了。

在依氏母子刚刚逃进野桃谷的时候,何炎明已经察出自己的茅屋四面有了动静!那是来

了不少高手!可是他装作不知,一个抱定必死之心的武林人物,在这个时候,他比什么人都

来得平静!为了让妻子逃得愈远愈好,他毫不急燥,甚至还点上灯火!

茅屋左侧终于有人先开腔啦,一个阴阴的声音,带若恨意道:“何炎明,别故装镇定,

老相好的全找到了,出来接客吧!”

“好朋友,你是那一个?找我何某的多得很!”何炎明存心以言语拖时间!

“嘿嘿,我们李承同,金开原!”

何炎明哈哈笑着走出茅屋道:“原来是高丽‘朴氏道’的高手,贵道门主自称为高丽武

道三大道之首,自己不来,也得派出贵道第一高手金自城来才对,派两个二流货来,不显寒

酸嘛!”

忽见正面走出几人,为首的冷声道:“何炎明,你算老几,凭我勾副异也能收拾你!”

这人不是高丽装,一看便知是兴安岭马贼极高手,最好的证明是他手中提着寒光闪闪的

古式马刀!何炎明心中有数,沉着朗声道:“原来是‘阁阁教’的朋友,欢迎欢迎!”

另一面又出现几人,其中一个矮胖子吐语生硬道:“何炎明,看看我老兄,你不记得

了?”

“哈!鬼子也来了,你不是东瀛‘全田流’原田派里的石川一郎,好久不见!”

石川一郎一指侧面道:“何炎明,还有一个你也会过,看看这西来人物!”

“哼!罗刹‘红流教’的鱼阳夫,好,今晚你们四方联手,我全接待,出手吧!别吵醒

我的妻子,到西峰去!”他们拨身而起,直向西峰冲,因为西峰与野桃谷距离更远!

四方面除了为首的,这时纷纷追出!石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一 章 三煞劫美女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