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

第 十 章 魔女爱少侠

作者:秋梦痕

不到一刻,两小陪依良红进了庙,只见灰尘满布,大殿上都长了草。

小要饭的道:“双方都没有到!”

依良红你认为他们要在庙里动手?进庙时我已看过,庙后的古树林中才是打斗之地,也

许五只眼已经在林中等候了。”

小偷儿道:“那我们快去呀!”

依良红道:“越是高手打斗,越讨厌别人去看,去早了你就自我麻烦。”

小要饭的道:“打起来更不能去了?”

依良红笑道:“只要双方棋逢对手,那时他们谁都不愿分心了,不过我是想隔岸观火,

早去了只怕打不成,到时候你们别出声,却要提防街上盯我们的那一批家伙。”

两小同声间道:“现在我们就在破庙中等候?”

依良红道:“在庙里有什么不好?又不怕风,又不怕雨,人家想进来还不敢呢!”

小偷儿急问道:“谁?难道你不许他进来?”

“在街上看我们的那批人呀,他们来路不明,我凭什么不许他们进来?”

小花子道:“那他们为什么不敢进来,我们进来时也没有人阻拦呀!”

依良红道:“上馆子也讲求先来后到,我们先来一步。”

两小听出他话中有因,知道在庙中来了一个怪人,但不明白藏在什么地方。

小花子目光移到更破烂的后殿,忖道:“这人的轻功好棒呀!”

依良红示意两个道:“我们就在这里休息,人家不愿打我们的招呼,我们何必自找没趣

呢!”

他的话一落,忽听后殿有人发出轻笑道:“姓依的,你的神通真不赖,能听出我来了,

算你是高手,可惜你这人连个未婚妻子都守不住!”

依良红听出后殿发出的是少女声音,急急道:“你是谁,在下何来未婚妻?”

后殿发出冷笑道:“你们虽未订亲下聘,但在令堂心目中,早把羽青姑娘现同未来媳妇

了,烟尘老尼也有那个意思。”

依良红会意,哈哈大笑道:“那简直是荒唐,既未订亲,又未下聘,你所说的未婚妻岂

不是大笑话!”

后殿女子道:“这样说,你不是违反了令堂的心意?”

依良红道:“家母是个明理之人,也许当初有意,但我们母子已十年未曾会面了,家母

不会如一般俗人,她会硬性作主的,我早已明白,羽青真正中意的是五龙四凤磁大‘星罗杀

手’车化洪。”

后殿女子道:“羽青大无眼光了,她为什么不喜欢你?”

依良红笑道:“也许她看我是个残废人吧!”

后殿女子叹声道:“这是你害了她,你不应该化装成这个样子。”

依良红道:“我化装成这副模样不试探她,而是为了应付敌人和仇家,活又说回来,只

重外表的女子我也不要,其实车化洪的人品仪容也是上上之选,加之势力不弱,羽青将来也

没有什么遗憾的了,这事不谈也罢,姑娘,请你替在下保密。”

后殿女子道:“你不想会会我?”

依良红笑道:“故所愿也,不敢请耳!”

后殿女子道:“你是假废人,我是真残废,见了我时,你不能吞冷气!”

依良红哈哈大笑道:“该不会像我一样吧?”

后殿女子道:“我的长相自认很美,但遗憾的是天生独目,比起后山去林中老太太少四

只半。”

依良红笑道:“听起来好像是真独眼凤,眼睛是无法施功力和法术去掉的,姑娘,我可

要进来了。”

后殿女子笑道:“连那两个小兄弟也带进来,庙外围来的势力可不小。”红霞满天,是

夕阳含山的时候了,依良红似也知道庙外围上一大群高手,使他不解的是,直到现在,居然

没有一点声息,也无半个人物冲进庙来,他带着两小步人后殿,忽然,他看到一个绿纱蒙面

的少女坐在一张竹床卜

少女美不美,无法透视全貌,但她的身姿坐姿,一身水红衣裳,讨托得如月宫仙女一

般,依良红一进后殿,她就欠身道:“我坐着你站着不像话,到竹床上来坐。”

依良红拱手道:“那就只好一亲芳泽了,能不能见示芳名?”

少女笑道:“咱们有点渊源,不能不说,我叫萧湘,本姓朱名圆圆,也是从母姓。”

依良红哈哈笑道:“你已知道我从母姓,故有‘也是’二字。”

少女笑道:“你师……”她顿一下又笑道:“参仙翁也算是你的师传吧,他与家师同参

正果,同洞参修在三百年之久,这就是我们的关系和渊源,你说对不对?”

依良红惊讶道:“令师是千年可首乌,化名何首富!”

少女点头道:“原来参仙已将家师来历说给你听了,不错,家师也已离去。”

依良红道:“可惜没有报到姑娘,家师得到‘奔雷七式’竹简时,据说令师也得一部奇

书,名为‘古王魔大法’,这样看来,朱姑娘已经炼成了。”

少女道:“我比你迟出山两个月,但在武林得了一个不雅的字号,人家称我为‘王魔

女’,真是气人!”

依良红道:“字号听人取,你想不要办不到,管他呢,对了,外面那群高手是何来

路?”

少女道:“来路不明,不过他们之中为首的却认得我!”

小偷儿和小花子坐在依良红侧面,他们想开口,但又怕依良红不许可,这情形被依良红

发觉,笑道:“邱鳅,你想说什么?”

小花子这才道:“我们该去古树林了!”

少女道:“那林中如有动静,这里听得到,相差不过半里,不过那一场恐怕有变化!”

依良红道:“打不成功?”

少女道:“我看到了石头精和隐形腿,他们就在附近,似乎另有什么因素,因为我接到

一张帖子……”

依良红笑道:“这批老煞星,我是一个也没有见过,好在只有一个惊头魔想杀我!”

少女道:“此人除了阴险神秘,他的道行没有什么了不起,除了他的‘臆控法’,没有

什么可怕!”

依良红道:“臆控法比起‘闭锁三元法’如何?”

少女道:“这是源出一种心法,只是层次高低,层次高,功力强,小心提防,他就无法

施展其能。”

小要饭的道:“如何提防呀?”

少女道:“你的内功还不够,元神不固,提防也没有用,‘臆控法’也不会用到你的头

上,你们只当心‘闭锁三元法’就行,尺头魔的二流手下多数会施展‘闭锁三元法’,此法

以不接近打斗就行了,千万别与他硬碰硬!”

小偷儿笑道:“只怕不是怕我?你的良红哥才是对方所畏惧的!”

小要饭的道:“不管怕谁,那批人要来不来,要走不走,他们到底准备怎么样?”

少女道:“也许在等他们的最后发令人,只怕惊头魔会亲自来,不过不是来对付你的大

哥!”

依良红道:“我真希望他来,他不找我,我也要找他,可惜就是找他不着。”

少女笑道:“你要找他确实不容易,他要找你是迟早的事,那要看他自从有几胜算,此

人作事,没有绝对胜算是不会出面的,那怕在无意中撞上,他也不怕丢脸而开溜,希望他对

你的胜算错误!”

依良红大惊道:“这才是个可怕的人物!”

“对了,这个人不止你说可怕,连他同辈‘西天四煞’也是这样说,‘起死鬼医’就曾

经说过,他说帕木耳是只无耻的狐狸,见了一百只兔子,他不会只杀九十九只,他见了豹

子,他会喊豹子作爷爷!”

依良红笑道:“这些典故你也知道?”

少女道:“这种事,上了年纪的武林人都知道,我嘛,为什么人称‘王魔女’?也许就

是爱揭坏蛋们的老疮疤!”

依良红哈哈道:“你走入江湖比我迟一点,耳朵却比我又长又尖!”

少女笑道:“你是有心事的人,意志力只注意某一点,我是无所是事,满天飞,我们的

出道时间相差无几,可是我走的地方,听到见到的人地事物,只怕要比你多上几千倍,你别

见笑,我又是个包打听!”

突然听到庙外发出一个老人大声道:“王魔女,你要当姓依的保镖,他却不出一百两银

子,你如将他杀掉,我出三千两黄金,怎么样?黄金马上拿!”

“依良红,你听到了?”

“哈哈,朱姑娘,恭喜你要发财了!”

依良红摇头道:“十两也拿不出来!”

少女笑道:“真可惜,你能拿出一百两,我就拿他们十颗头!”

“算了算了,十两都拿不出,还说一百两!”

少女忽然一张口,陡地发出一声轻脆的尖啸,紧接着,庙的四周立即人声大哗,突然起

了大乱,跟着就是惨叫连连。

小偷儿惊跳道:“外面发生什么事?”

依良红向少女道:“你?……”

少女笑道:“你听到什么?”

小偷儿抢答道:“围困我们的敌人被别人反围困了!”

依良红笑道:“我们的敌人不是被人围困,而是被一百只小怪鸟攻击!”

少女格格笑道:“你真厉害,那么小的鸟,又是乱飞乱冲,你居然能察出是一百只,一

只不多,一只不少,你的耳朵是如何炼成的?”

依良红道:“你别问我耳朵是如何炼成的,我倒十分惊奇那些小鸟,叫什么鸟,居然如

此厉害?我相信我从来不曾见过!”

少女笑道:“鸟确是很少见到过,但是也是普通鸟,不过是我把他们从未出蛋壳款开始

炼,一直把他们炼到现在!”

小要饭的道:“你们听,敌人都逃了,那是什么鸟?”

少女道:“这种鸟在湘西最多,很容易看到,俗名‘姆指’鸟,身体圆圆的如姆指头

大,远远的看,真像乒乓球,通体蛋黄色,成群结队,每一群最少有几十只。”

小偷儿跳起道:“十姐妹!”

少女摇头道:“不对不对,十姐妹一群只不过十几只,而且头尾分明,鸟也大得多,颜

色也不对。”

依良红道:“你是如何把他们炼成的?”

少女道:“用法术加米果,开始我只是抱着好玩试试看,没有想一到居然炼成功了,不

过你们看不到,除非我用啸声指挥,平时不带在身边的。”

小偷儿道:“不管你如何炼成他们,大不了也是些小鸟,怎么会对高手有如此威力?”

少女道:“高手的防身内功,抗不过小鸟的魔啄,死虽不至于,皮肉之伤难免,他们最

怕的是眼睛,那是内功炼不到的地方,白天可防,黄昏后你们想想看?”

依良红道:“时间差不多了,我们要赶到古树林去,姑娘去不去?”

少女道:“当然去,不过我还有一点事情,等一会再去。”

依良红笑道:“王魔女反过来就是‘女魔王’,你的名堂多,我们在古树林中再见

了!”

少大道:“你要当心,一个身不带剑的人,只怕要遇上一个身佩四剑的对手!”

依良红惊问道:“人只两只手,身佩双剑还可说,身佩四剑何用?”

少女郑重道:“他虽身佩四把短剑,但用时却连一只手都不动。”

小花子惊叫道:“以意使剑,御气杀人,他是‘飞剑神君’!不对,飞剑神君早在五十

年前尸解了。”

“哈,看不出你年纪小,知道的事可真多,此人就是‘飞剑神君’的徒弟,其功力已不

在当年飞剑神君之下,年纪比你们大哥差不多,他叫‘四极飞剑’商重,为人傲世不群,他

还是‘起死鬼医’的亲人,但不知是什么亲。”

依良红道:“原来如此,这个人是不是作书生打扮,穿一身黄色儒生装,可是不对,他

身上只佩了两把剑。”

少女道:“不是两把,而是两把双剑,一为‘和合双剑’,一为‘两义双剑’,发出时

就分成四剑了。”

小偷儿道:“朱姐姐会过他?”

少女道:“认识而已,没有冲突,小花子,你来,我告诉你一点秘密。”

小花子起身靠过去,不知少女向他说了些什么?只见他面色有异,又连连点头。

依良红不在乎他们说些什么耳语,事后就向朱圆圆告别。

在路上,小偷儿忍不住,故意落后,抓住小花子低声问道:“朱姐向你说些什么秘

密?”

小花子望了前面依良红一眼,皱看眉头道:“四极飞剑商重在追求起死鬼医徒弟金色

梦,我看很出,良哥哥对金色梦有好感,今后怎么办?”

小偷儿道:“这有什么?各显神通呀!小要饭的,你看出没有?刚才的王魔女似对良哥

有意思啊!”

小花子道:“她是独眼魔女啊!”

小偷儿道:“良哥是什么人?不会以貌取人,将来发展很难料!”

忽见依良红在前连连招一手,似有什么发现,两个立即追上,只见依良红道:“我们被

人盯上了!”

小花子道:“有几个?”

依良红道:“左面有四个,右面有十几个,看情形绝对不是无意的。”

小愉儿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十 章 魔女爱少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