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

第十一章 水上杀

作者:秋梦痕

依良红确实不知朱女要他躺下作什么,被骂得直瞪眼。

朱女见他躺下后,立从衣袋中拿出一些东西,笑道:“你信不信十八岁的男子一旦长出

胡子,别人看来有多老?”

依良红豁然道:“你要替我作胡子!不行呀!葯物加假须能经得老江湖一眼才怪!”

朱女道:“你认为你的内功易容变形最高明,别人就没有更高明的?今晚之会,不下于

你的大有人在啊!你错了,我替作的假须不用葯物!”

依良红在她不容分说之下,只有接受,又不知她动了什么手脚,须臾之间,自己的上下

嘴chún只感觉有那么一点点痒,痒过后,耳听朱女道:“好啦,好啦!没有镜子,你用手摸摸

看。”

依良红的上chún下额,在这一霎之间,居然都长出胡子来了,不多不少,不长不短,形同

三十几岁的青年,胡子似还经过一番细心修剪似的,他伸手细摸,惊奇道:“像真胡子一

样!”

朱女笑道:“你轻轻拔拔看?”

依良红心中忖道:“难道生了根!”用手一拔,有点痛,大惊道:“生在肉里!”

朱女笑道:“我给你一道符,不用时,将符烧化,符灰沾点口水,在嘴一抹就会掉光,

又不影响你今后长出真胡子,这种胡子不脱也不长,能维持长时间,平时一又不妨碍你洗

脸!”

依良红道:“你施的‘古王魔大法’,太妙了!”

朱女道:“你的胡子是我的头发,加上‘古王魔大法’,我敢说没有人能看得出,配上

你的内功黄脸,可说天衣无缝!”

依良红不知她的头发是如何变短的,不过从触觉上感到十分满意,跳起笑道:“可惜你

不把自己变成一个少妇,否则我们走在路上那有多妙!”

朱女格格笑道:“你又动歪脑筋啦,不,我不能让人看到我的眼睛!”

忽然有件事提醒依良红,立转话题道:“你也接到五只眼那老大婆的‘金睛帖’?帖子

是什么样的!”

朱女道:“我的辈份还不够资格接帖子,帖子我倒见过,金色帖上书有五只眼睛,那是

‘观音愁’的独特信符,六十岁以下的都接不到,但不要紧,没有接帖的比接到的人数,只

怕要多上十倍!”

“你知什么是‘探险’大会,探险两字眼明白,内容是什么?”

朱女追:“我问过‘春城飞花’白魔女,她说五只眼在东海外一座从无人去的怪岛上,

发现一个古洞,估计洞底在海面上有三千丈深,奇的是洞口冒出紫气,人一接近,洞口吸力

强大,已有不少探险高手被吸下去了,生死不明!”

依良红道:“洞中有宝?”

朱女道:“有很多老辈武林猜测,洞底一定藏有上古神秘兵器!”

依良红道:“连五只眼都不敢单独下去探查!”

朱女道:“否则她何必发‘金睛帖’!这件事,只要少林掌教弘忍大师,武当知机子,

五台元完师太一到,八成能说出‘紫气’是什么上古神奇兵器了!”

依良红道:“我担心那惊头魔会抢先一步探查!”

朱女道:“这样如何,我们两个既然没有接到五只眼的‘金睛帖’,不去不算瞧不起

她,立奔东海岸租条船出海。”

依良红道:“谁知那无人岛在什么地方?”

朱女道:“我知道,由舟山群岛向正南方,船行五百海里就能发现那无人岛,据说岛不

大,方圆不过两百里,中央有一个山峰,高只百十来丈,是密密的竹林,但地形十分险恶,

岛的四周,经年巨浪汹涌,因此,使渔民都不敢去。”

依良红本来要去大会查探仇敌,现在经朱女一说心动了,反正仇人不是一下能查到,于

是他就和朱女转向南行。

过了五天四夜,朱女一指远方道:“那是海平线,我们快到海边啦!”

依良红道:“一般武林高手,对于江湖湖泊难不住他,多半是炼有水功,在海上就不同

了,你的水功如何?”

朱女笑道:“我知道你在天池炼有超人的水功,不过你不要担心我,我也在镜泊湖炼了

七年!”

依良红讶异道:“老爷岭镜泊湖!”

“对,我们炼水功的地方相距不到三百里,问题是的地寒冷有点差别。”

到了海边,找到一处水渔港,朱女一看情势,急向依良红道:“不对呀!”

依良红道:“没有船?”

“不,船还能租到,问题是已经来了不少人!”

依良红忽然看到一位老渔民,立即上前问道:“老伯怕,可有渔船出租!”

那老人赤着上身,皮肤黑得发亮,年约五十出头。见问豪笑道:“这两天不知是什么回

事,居然有这多人要租船出海?”

朱女接口道:“已经有很多人出海!”

老人道:“前天出海十条,昨天出海九条,早上又出海五条,本港渔船不多,快租光

了,姑娘,能出重金,船没问题,老朽的船还有一条快的,又是要去无人岛?”

朱女道:“渔船一夭要多少钱?”

老人道:“去无人岛是条危险的水路,连吃带喝,论天算,到回来为止,每天十两银

子,但不能靠上无人岛。”

依良红道:“那要靠什么地方?”

老人道:“无人岛四面五里外,有的是成群小荒岛,凡去无人岛的人,全凭他自己的水

功了。”

依良红道:“老伯伯,咱们一言为定,什么时候出海?”

“天气不好,今天不可以,你们先到船上住着,饮食老朽负责,但得先交定钱才行。”

朱女立即拿出一张百两银票交给他道:“船我全包,不许别人上去,请带我们到船上

去。”

老渔人将朱女和依良红带到渔港两侧,上了一条小船,船还是八成新,船上设备良好上

下两层,非常干净。”

朱女查过房间后问道:“老丈,这要多少人划动?”

老人哈哈笑道:“老朽有四个儿子,老朽掌舵,另外有老朽二媳作饭,每天航行百里,

姑娘不要担心船开不动。”

依良红忽然看到远处岸上有两批人闪动,急急伸头一看。

朱女发觉有异,立即挤到舱口,扫了一眼笑道:“五龙四凤加上你师妹羽青姑娘。”

依良红道:“这不重要,他们也租了船,刚从船上出来,不过还有两人的影子很熟

悉!”

朱女忽然一指道:“是渔村边那两个?”

“对,这下看清了,是金色梦和四极飞剑,奇怪,四极飞剑商重,我明明看他去了古树

林。”

朱女道:“也许会到金色梦又返回了,与我们一样,也想提前去无人岛。”

依良红道:“我不想见到这两批人,最好催老渔伯快点开船。”

朱女笑道:“心中不舒适?”

依良红道:“你如不厌噪杂,那就把他们全请到一条船上来,反正没有第三人认识

我!”

朱女笑道:“她们都有一只跟屁虫,你一点也不在乎?”

依良红叹声道:“男女之间,各有缘份,何必太自我钻牛角尖!”

这时金色梦突然从渔村后面冲空而起,直扑一边海岸树林,后面归跟着那“四极飞剑”

商重。

朱女急急道:“我们快去看看,一定发生事情啦!”

依良红摇头道:“要去你去,我不想动。”

朱女道:“在我的感觉里,金色梦的情形似乎太激动,我在暗中见到她遇到各种情况不

下十次之多,那怕她遇上强敌,她也没有刚才那样冲动过,阿良,我们去看看好不好?”

朱圆圆的表情十分认真,在这几天来,依良红渐渐有点了解她,问道:“你凭什么担心

金色梦呢?她身边有个与她功力同样高强的商重协助,还有什么不能解决的事。”

朱女道:“你别把金色梦看错了,她为人我虽然不太清楚,但我看得出,她是个非常坚

定的女孩子,她心目中不会有商重。”

依良红道:“你在说些什么?我与金色梦相处的时候,还没有与你相处得长,你把我和

金色梦比成情侣了,圆圆,你替你自己多想想吧!”

朱女拔身上了岸,回头道:“我早想过,我如两眼正常,我早已伸手抓你了。”

依良红追上岸道:“圆圆,我看你有点俗气!”

朱女道:“人之常情如是,你也不是神仙!”

依良红道:“我虽不是神医,但我如找到‘起死鬼医’令手,不要说是你一只眼睛,就

是真正死人也能救,何必自卑呢?……我……”

朱女边走边笑道:“你能找到一只眼睛替我补上容易,要想找只与另一只好眼一模一样

的,只怕连观音菩萨亲自动手也不行!”

依良红听她口气,她的眼睛一定非常非常美,不由叹口气道:“我没有想到这点,我只

想替你将那只眼复明而已,圆圆,就算只有一只眼也不要紧呀!何必戚戚于心呢!”

“不,女人是爱美的,天性如此,我知道你不在乎,可是我在乎,不过你放心,独眼魔

女不会变的,她照样站得非常稳!”

二人追到海岸林边,突听林中打得非常激烈,朱女大惊道:“金姑娘和商重都干上

了!”

二人还未入林,突见地上躺着三条尸体,依良红一见认出,骇然道:“金自城、李开

山、汉正西!”

朱女道:“高丽三大门派首脑人物,是谁杀死的?”

依良红道:“这三人本来我要杀的,后来存了一念仁心,施展葯物,叫他们死于他们自

己的老家,然而他们遇了金色梦,金女要他们找出我的仇人赎罪,想不到他们死在这里!”

在海岸林中一处空地上,这时有四个老人,其中一个与金色梦放对,一个与商重打得非

常火爆,还有两个老人则袖手旁观。

朱女一见,面色凝重,,一把拉住依良红道:“你见过那四个老人没有?”

依良红摇头道:“没有见过,看衣着,袖手的似东瀛人,在斗的似高丽人?”

朱女点头道:“袖手旁观的是东瀛幕府丰臣秀右手下第一流高手,会根一郎、贺田中

一;在打斗中的是高丽无敌高手金焕、金大一,在中外武林排名里,他们的功力武术与四神

齐名!”

依良红道:“林前三人定为全焕和金大一杀的,他们为何要杀自己人?”

朱女道:“高丽内部,数百年来也很乱,分旧朝新罗派,那是北派,有百济派,是南

派,现在高丽是新兴势力!”

看样子,金色梦和商重只能占一点点上风,想全胜不是一时之功。

朱女向依良红轻声道:“你想不想查明那金焕、金大一、会根一郎和贺田中一到中原的

企图?”

依良红点头道:“当然想!”

朱女道:“那就留下他们慢慢查,我想你也不会在毫不知情的状况向他们下手,你别出

面,由我来作和事佬。”

依良红道:“金色梦认得你?”

朱女笑道:“除了她,其他双方五个都见过我,不过也和你见到我一样,见到的也是头

上罩着面纱。”

依良红叹道:“我几时才能看清楚你的脸?”

朱女笑而不答,身子向空地闪出。

那袖手旁观的会根一郎和贺田中一见到林外闪出一道白影,似感一震,双双迎上,同声

叫出骇然之音道:“朱姑娘!”

朱女观察一下现场,静静的亭立,没有回答两个东瀛老人,也不说一句话,她那种神

态,真像个又端肃,又威丽的女神。

在打中的两个高丽老人这时也看到了,居然火速向外闪,这种举动,使得四极飞剑愣在

当地不去追,只有金色梦大出意外,居然冷声向商重道:“你放了他!”

商重怎么答?他也看到朱女了,只见他直向金色梦递眼色。

这时那两个高丽老人也向朱女拱手,一同向朱女走来,同声道:“朱姑娘,三年不见

了!”

原来这批老人是在朱女尚未出山时就会过了,那时朱女还不到十五岁,也许在朱女手底

下受过什么打击,不然不会这样客气!

朱圆圆向高丽二老发出淡淡的声音道:“两位在此杀了人?”

那全焕抢先道:“朱姑娘,林外三人是本国叛徒!”

商重闻言,急走过来人叫道:“那三人不是叛徒!”

朱圆圆立即阻止道:“金自诚、李开山、汉正西三人我也认得,这三人是新罗派旧人,

而全焕、金大一二老是李朝密奉,他们各有其主,我们是中原人,无权过问别国武林恩怨,

商公子,你出手是为了相助金姑娘?”

商重道:“朱姑娘,你的意思是?……”

“不要误会,我不是要帮助那一方。”她说完走向金色梦。笑道:“金姑娘,你不认识

我吧?”

商重在朱女面前不敢大声说话,而且显出几分畏惧,这情形看在金色梦眼中,她也有点

嘀咕,见问楞楞的道:“这位姐姐,你认得我?我真的没有见过姐姐你。”

朱女笑道:“那不要紧,依良红已经知道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一章 水上杀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