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

第十四章 江湖三女子

作者:秋梦痕

朱圆圆见他环顾四面,立知有点不对,急问道:“哪几个?”

依良红道:“你火速运功!”

朱圆圆不笨,知道事情快发生了,于是急提内功。

依良红示意道:“你的后面是‘雕塑阴魔’,还有一个可能就是那‘北海牧’大眼君,

我们左面有‘鬼茶’和‘灵枭’,原来是‘鹫头魔’帕木耳选在这里向我下手!”

“还有呢?这只四个!”

依良红道:“我后面有两个和尚,八成是元庭供奉,在我们右面有老人我猜不出。”

朱圆圆道:“雕塑阴魔和北海牧是傀儡主人手下,供奉喇嘛是元庭的,这是说他们三方

联手!”

依良红道:“我们不管这些,快向海岸移动,现在你明白了,凭你能接下三个就吃不

消。”

“那位同道,我们第二次会面了!”忽然有一个现身了。

依良红一看是“雕塑阴魔”,他毫不生气,哈哈笑道:“泽水古斯,你这次出现,为什

么还叫我同道呢?好,你的风度不错,不过我比你年纪小得太多,修养不够,你是想用‘鬼

子群’,还是要施展你主人的杀人傀儡?对了,你背后那位应该同时现身才对!”

“嘿嘿,小辈,真有你的,老夫不是出来了!”

其人年过七十,生成一双铜铃眼,依良红一见哈哈大笑道:“原来真是‘北海牧’大眼

君,怎么,玩海蛇的玩到陆上来了!”

大眼君冷笑道:“依良红,你过了那一关,现在逃不过这一关了!”

依良红面向左侧道:“最好一齐来,左侧不是有两个带枭头而罩的,还有两位大和尚,

不过那位从来没有提起的老者上出来算了!”

“老夫敖天林!”

一个个全出来了,最后老人现身加报名,表情十分阴沉。

依良红看出敖天林两眼射出狠毒之光,暗示朱圆圆道:“提防他的‘闭锁三无法’,他

比鬼枭、灵枭强得太多!”

“喂!你怎么认识鬼枭和灵枭?”

“我没有见过,看他们的头罩就明白,武林中不会有第二批这种货!”

“喂!依良红你们想逃走,没有那样容易,想活命倒有一线希望!”

依良红听出叉是敖天林的声音,回头向他笑道:“阁下在大金复国派中有些什么地位?

我想活命,你说说看,什么希望?”

敖大林道:“你的一切行动莫不掌握在我的手中。无论你怎样变,过去的残废,现在的

年纪,那只能瞒过别人!”

依良红道:“阁下说话离题了!”

敖天林道:“没有,这是说,我们把握注你的行动,同样能把握你身上的东西!”

依良红哈哈大笑道:“可以,不过我拿出东西笑给你时,条件不是买我的命,我的命是

属于自己,谁也要不了!”

敖天林道:“老夫有点不明白?”

“很简单、替我查出杀人傀儡的正点子,任何时候查出,在下于你查出时交出你要的东

西!”

雕塑阴魔突然大叫道:“敖兄,千万别上他的当,他想挑起两虎相争!”

依良红哈哈大笑道:“泽而古斯,你是不打自招了,原来你真是傀儡主人的手下!”

依良红回头向敖天林道:“敖老头,我不明白,今天你们的组合有点古怪,大金复国派

打着元庭的旗,今天又有两位供奉在场,你们绝对不会与杀人傀儡主人合作,但又有两个杀

人傀儡手下混在里面,这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敖天林忽然面对大眼君沉声道:“北海牧,你怎么说?”

大眼君嘿嘿笑道:“敖大当家的,你明明知道,鬼道使者乃为老夫拜弟,老夫当然只要

报仇!”

雕塑阴魔接口道:“是呀!鬼道使者乃贫道好友,贫道愿与敖施主联手,也只是报仇

呀!”

依良红冷笑道:“你们那有什么拜弟、朋友之情?鬼道使者当时由布‘阴阳界’,被我

识破,他当时自知难逃一死,我放他一马,愿意说出傀儡主人,但在他尚未开口时,他就中

了杀人傀儡之道,这件事你们不能不知道?”

敖天林越听越觉不对,立向大眼君道:“北海牧,为了表示我们今天联手的诚意,两位

身上所带的东西,可否拿出来检查一下?”

“敖天林,你说话太不知轻重了,我们不是你的属下,为什么要受你检查?”

“嘿嘿,看一看袋子里藏有杀人傀儡没有,你不拿出来,就证明你见不得人,好象伙,

一旦联手成功,下一步你们就向我们下手是不是?”

雕塑阴魔接口阴笑道:“看一看袋子不要紧,问题是你既对联手朋友不信任,看过后你

我之间就失去价值了!”

说完向大眼君道:“北海牧,你还呆什么?我们走罢!”

依良红看到二人转身要走,不禁大笑道:“两位不必心存势力不足之感,今天我不会出

手的!”

敖天林眼看去了预计取胜势力的三分之一,他当然不敢发动了,可是他又如何下台呢?

只见他回顾自己的身后四人,希望找出一条退身之计。

朱圆圆一见,格格娇笑道:“敖天林,五个人也可以上呀,总比我们多一倍啊!”

突见鬼枭挺身阴笑道:“王魔女,这干你的事?”

朱圆圆哈哈大笑,笑完冷声道:“鬼枭,上一次你发‘离心火龙梭’暗袭我,现在还说

没有我的事,再来呀!目前又多了个专施‘寒冰雪燕子’的灵枭在场,你还怕什么?”

敖天林心中有数,他看出依良红全无动手之意,立即嘿嘿笑道:“王魔女,老夫的手下

死在你手中已经不下十几人了,这笔帐有的是时间算,咱们在无人岛再会了!”

说完挥手道:“大师等久了,过了初一有十五!”

朱圆圆见情忍不住,拔身就要拦截,但被依良红拉住道:“圆圆,我们不要给暗中人看

大水翻船,让他们走罢!”

朱圆圆闻言一愣,急问道:“暗中还有别人,他们是谁?”

依良红道:“我们认得的女子中,没有比得上那三条影子的轻功,同时见了我们也不会

躲躲藏藏,这三女显然不是同道!”

朱圆圆想不出有那种人物,当然把追拦敖天林原意打消了,只好跟着依良红准备动身

了。

红、绿、蓝三条影子,在依良红眼中虽只淡淡的一闪,但他没有看错,那确是三个女

子,年纪都在十七八九之间。她们一看敖天林怯阵,立知隔岸观火不成,穿红的首先向东边

退。

三个女子其实在依良红来说,根本没有看出什么容貌,因为她们如同朱圆圆,一个个全

蒙上一层面纱,这时她们紧紧追上了雕塑阴魔和大眼君。

大眼科似已察出后面有人追赶,未回头,先出声警告道:“泽而古斯,有人盯上了!”

雕塑阴魔心中始终留下依良红的影子,闻声一震,赶快回头。

三女就在这时追上了,红衣女大声道:“泽而古斯、陈立原,主人不在原地了!”

年纪轻轻的姑娘,居然直叫两个老虎的姓名。

雕塑阴魔广看是三女,霎对比看到依良红还不安,居然拱手道:“原来是东姑、南姑和

西姑,主人在哪里?”

绿衣女冷声道:“两位计策落空了,见了主人可要小心回话!”

大眼君接口道:“多谢三姑关照,请指示主人在那里?”

三女抢先领路,那穿蓝的女子道:“跟着我们走就是了,对啦!泽而古斯,你不是说

过,那依良红不是只有十八九岁,而且很帅,可是我们看到的只是其貌很差的青年,甚至长

了一口讨厌的胡子!”

雕塑阴魔叹声道:“那是假相,他会变,那家伙确实厉害,想不到,他居然知道我们的

路子了!”

红衣女道,“那王魔女又是什么一回事,她不是连男人的说话的声音都讨厌,居然跟着

依良红走?”

大眼君道:“听说那女魔头是个独眼女,她可能也想夺‘竹简令’,只是采取策略不

同!”

到了海边,突然看到沙滩上有只怪东西,那是一只绿光闪闪的大光球,这时三女首先奔

近光球行礼道:“主人,他们回来了!”

绿光球内发出怪怪的阴声道:“本王知道了,红叶,记他们一大过,我不要听他们说

话,吩咐他们去会‘三太岁’火速赴无人岛,绿芳,你通知‘东迸队’和‘南进队’,封锁

无人岛的回程,蓝姗,你通知‘西进队’和‘北进队’,登上无人岛时不许乱动,没有本王

法旨不许杀人!”

三女闻声道:“主人,我们这就去!”

原来绿光球是人化的,八成他就是杀人傀儡的主人,只见他说声一停,光球立即滚动,

竟是向海中滚去,滚得非常快,转眼之间就消失在海平线上了。

不一会,雕塑阴魔、大眼君和三女都走了,照理说,海滩上应该是空的,可是不然,忽

见海水中突然现出两颗人头,等他们走上沙滩时,原来竟是两个和尚,只听其一道:“法王

师兄,这一次又没有看到他的真相,他太神秘了!”

“本座奉圣命收买他,只怕不太容易!”

原来这两个和尚,一个是法王,一个是供奉,只见供奉又道:“法王道兄,‘西北汗’

作条件,他不会不动心,刚才就应该当面谈判了!”

“不,太冒险,本座必须要与他真正面目相见才行,否则皇上问起来拿什么回奏!”

“法王师兄,这且不谈,传言我们之中已有两个另找出路了,师兄不得不留心,大金复

国派越来越明显了!”

“对,师兄的深谋远虑,师弟我佩服之至!”

从两个和尚的红袈裟上没有一点海水看出,他们的功力确非等闲,可惜他们只是修功不

修心,利慾之念,与江湖草莽何异。

两僧似是亦急急要赴无人岛,私语一停,也向海面踏水而去,但他们走了不到一刻,沙

滩上又出现了两个青年男女,那竟是金色梦和“四极飞剑”商重。

只见金色梦发出冷声道:“商大哥,现在我们可以分手了,有你在,我永远也见不到依

良红!”

“阿梦,你可明白,依良红为什么不见你?”

金色梦冷声道:“我管他!”

商重哈哈笑道:“他是一个俗人,没有客人之量,甚至见异思迁,他现在身边有个王魔

女,武功比你高,依良红那里会把你放在心上,你又何必单恋呢?”

“住口!姓商的我如不看在师父面上,早已与你翻脸了,你认为你在人家背后胡说乱道

就能达到你某种目的?你想想看,你的话不但不能不能损及人家,相反却暴露你自己品格,

你不觉得你说的话是何等低俗!”

商重嘿嘿笑道:“我说他与王魔女在一块也是假的?”

金色梦淡然道:“他和任何女子在一块我不在乎,这你失望了吧?商重,你学学保留一

点风度,你可知道?羽青姑娘是他母亲心目中未来的媳妇哩!”

商重骇然道:“我亲眼看到你拼命救过羽青,那又是什么理由?”

金色梦哈哈道:“说给你听,你也不了解其中道理,因为你就是缺乏这种素质,好了,

你该走了!”

“阿梦,你也要去无人岛,我也要去无人岛,我又不碍你什么事,何必硬要分开走呢?

难道你真的如此讨厌我?”

金色梦道:“我不讨厌任何人,连杀人傀儡我都不讨厌,你不是看见过我和石头精吃过

饭,和隐形腿喝酒,和五只眼一同住过店,他们那一个不是杀人不眨眼的,那一个不和我师

父有仇!”

商重道:“可是我们和以上三个老头老太婆都打过架呀!”

金色梦哈哈笑道:“可是他们有多次机会都可以杀死我;但他们从来连伤都不伤我,打

完了又可同桌吃吃喝喝,你就不同,几次不是你进得快,哼!三个商重也成伤亡啦,他们重

伤你刻不认为他们是慈悲!”

“哈哈,好哇,丫头骗子,听你说的,你是吃定老夫了!”

一个老人如鬼一样在沙滩现身,而且就在二人近前,金色梦一见,格格笑道:“石头精

老头子,好哇,你敢偷偷听我们谈话,照打!”

怪老头立即闪开,摇摇手道:“金丫头,现在没有时间打,你看到隐形腿和五只眼老婆

子没有?”

这时商重紧张万分,身不由主,慢慢退开。

只见金色梦道:“看到了,他们都动身去了无人岛,怎么样,你不去?”

怪老头道:“你师父呢?”

金色梦道:“矢散了,一直没有见面,不对呀,你们都是死对头,问这问那干啥?”

怪老人忽然拉住金色梦,拔身就向海中跳,急急道:“我们走,他们抢先夺宝去了!”

商重这下好了,眼睁睁的看到石头精把金女带走,立在沙滩,连大气也不敢吭。

金色梦似有意摆脱商重,她跟着老魔石头精踏上海水,头也不回,及至刀劈礁,忽见岸

上立着一位老太太。金女大吃一惊,忖道: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四章 江湖三女子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