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

第十五章 婬女施媚功

作者:秋梦痕

朱圆圆道:“半年前,有个又美又妖精似的女子,她迷住一个衡山青年和尚,那和尚名

叫悟缘,武功不在‘四极飞剑’商重之下,而且是少有的青年出家人,我不忍他被那女子破

坏他的修为,于是施展魔蕊指和那女子大打一场!”

依良红啊声道:“她没有占到上风!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依良红道,“别误会,因为你不也会输对不对,她叫什么你至今还不明白?”

朱圆圆道:“怪了,你好似亲眼所见,她是谁?”

依良红道:“那是一天夜晚,我记不清是什么日子了,那妖女竟然想捣我的鬼,当晚我

不知道她是什么来路,只好戏弄她到天亮,她叫符赛仙,后来经我一查,原来她是什么‘玄

坛门’的门主,不过少有人知道她号‘百尾妖弧’,你所遇的妖女又找青年和尚,而那和尚

又是高手,你该不会问我如何猜出来的吧?不错,那符赛仙的确有两套,论武功,你是遇上

强敌啦!”

朱圆圆道:“我相信,不会是别人了,现在诱我作什么,设下埋伏整我?”

依良红道:“谁叫你跟在我身边!”

“吓,她对你还没有死心!”

依良红笑道:“这我就不敢说了!”

“阿良,你猜她发现我没有去时,会不会还在等?”

依良红笑道:“她比你狡猾百倍,你以为她是笨狐狸,可惜我为了拦截你,无法查出她

的阴谋。”

突然有人哈哈笑道:“想知道嘛,问问我老人家!”

依良红高兴道:“老花子,你还没有去无人岛!”

突然从沙土里跳出一个要饭的,只见他咭哈笑道:“阿良,为一桩事儿要告诉你,我花

子没有跟大伙动身!”

依良红见他面色不同寻常,急催道:“什么事?”

老花子道:“先说那妖女再谈不愉快的!”

他指着朱圆圆道:“我老花子本可叫你王魔女,但你看中了我小良,我得称你一声朱姑

娘了,嘿嘿,你该不会出手吧?”

朱圆圆笑道:“谁敢向‘江湖四神’的穷神出手,老花子,我可没有得罪你啊!”

“行,受了阿良的影响,气质大变了,丫头,玄坛门主‘百尾妖狐’符赛仙设下‘仙人

套’,她不但要向你报仇,甚至有某种企图,说完了,她要你永远离开阿良身边!”

依良红呸声道:“老哥哥,你胡说什么,什么叫‘仙人套’!居然,居然……”

“嘻嘻,阿良,居然连你这左道圣手都不知道对不对,是啊!你知道的邪门,那也就这

容易对付朱丫头了,因为她懂得不少呀!告诉你,‘仙人套’不是中原古代东西,这玩急来

自古代西方,最早发源于“突厥国’极西,界于妖、符、葯三者之间,说它是法又不恰当,

只怕职权良你也破不了,只要一入套,遇害人就好像中了我们中原的符咒一样,到时候就任

凭符赛仙摆布了!”

依良红大惊道:“竟有这种妖木,我真不敢相信!”

老花子道:“我们中原有句老生常谈,一山还比一山高,真正是大外有天,人上有人,

好了,好了,现在来说不愉快的,这件事连我无相的烟尘师太都流过眼泪!”

依良红全身一震,面色全变了,急急问道:“我娘她……”几乎问不下去了。

朱圆圆伸手扶住她道:“阿良,不会,伯母不会出事的!”

老花子叹道:“阿良,不会那样严重,否则我老花子能在你面前先说符赛仙,事情是出

在羽青姑娘,唉!那丫头本来是你娘想给你作老婆的,可是她鬼谜了心窍,居然爱上了五龙

四凤老大‘星罗杀手’车化洪!……”

依良红虽然松了一口气,但在口中有份愧赧,忙问道:“车化洪欺侮她了!”

老花子道:“何止欺侮,羽青的肚子里怀了车化洪的骨肉,可是五龙四凤居然投靠了大

金复国派,因此遭到羽青反对,想不到车化洪竟将羽青捉去献与‘惊头魔’帕木耳,可是不

知为何被羽青逃脱,也许她无面回去见其师,想不到自杀了,一尸两命,惨不忍睹!”

朱圆圆感到依良红全身在抖,急急道:“阿良,事已至此,我们替羽青报仇就是了,你

不要难过!”

良久,良久,依良红轻轻叹声道:“这是我害了她,假如我不化成残废,她也许不

会……”

老花子叹道:“你不必后悔,羽青本身意志不坚,她居然连师父的话都不听,算了,人

都死了,还说她干啥!对了,还有,你的三方面仇人如今已大集合,全部投入大金复国派

了,告诉你明白,不必到处找,这三方面人物有了依靠,他们不会再东藏四躲啦!这倒是帮

了你的忙。”

朱圆圆道:“也会去无人岛吧?”

老花子作出要走之道:“那还少得了,将来无人岛会变成满人岛了,我说完了要走人

啦,无人岛再见!”

依良红大叫道:“老花子,我娘在哪里?”

“嘿嘿,小子,人说你精灵,其实你精灵个屁,为了不便你遭人要胁,令堂的所在最安

全,除了烟尘神尼,没有第三者知道,你大声吆喝什么劲,真是糊涂加混蛋!”

朱圆圆道:“真是,老花子骂得好,你不想到隔墙有耳这句话了!”

依良红道:“我察过四周没有人啊!”

“别自信过份了,又来啦!什么没有人,符赛仙就令你头痛了,还有杀人傀儡、风柳门

主,说起来可多哩!”

依良红没有话说了,这时心中只记着五龙四凤,忽然道:“我们这就赶往无人岛!”

朱圆圆道:“无人岛四周里是大海流环绕,海流四面又是无数小岛,你急什么,五龙四

凤到底在哪里?你先要有计划才能行动,下了海,再没有中选站可停了!”

依良红道:“先登上无人岛外面一个岛再说,我们还有不少吃的,到时候再慢慢商

量。”

朱圆圆道:“阿良,我还没有看见过你本来面目,现在是时候了,没有一个敌人认得你

本来面目!”

依良红道:“我怕别人笑我太嫩!”

朱圆圆扑哧一声笑出来,瞟着他笑道:“原来你喜欢装成熟啊!其实你人已够成熟啦!

快,赴无人岛,现在这样子不适合了,最好连衣服也换过。”

依良红道:“算了,别慾盖弥彰,有你在旁,人家不去猜,你要我恢复原形可以,你也

要把面纱去掉,这样我们俩不吃亏!”

朱圆圆道,“你真要看到一个瞎子?”

依良红道:“我发誓,我不在乎,同时我保证能治好你那只眼!”

“笨蛋,我的左眼连眼珠都没有,何必叫我见不得人呢?”

依良红道:“你该明白,我的‘大修罗神功’可以换脑袋,只要在断气一个时辰内,可

以将甲脑袋接上乙脑袋,羽青自杀,可惜我未在场!”

朱圆圆摇头道:“那是两个人在不流血之前,元神未散之际才行,这一点起死鬼医也办

得到,先止住血,然后切下脑袋,你比他就算高明一点啦!”

依良红道:“我在等机会,希望替你找只刚死的少女眼睛!”

朱圆圆笑道:“天下能找到与我右眼相同的眼睛才怪,与其不一样,我决心不治!”

依良红道:“你把右眼抬我看看好吗?”

朱圆圆笑道:“我自己喜欢,你不一定说好!”说着捞开半边面纱。

忽然间,一只明如秋月般的凤眼出现在依良红的视线里,他呆了。

“阿良,你喜欢吗?”

依良红叹声道:“只怕我找不到这样的眼睛了,圆圆,够了,只要这一只,胜过千千

万,好啦!我不要你取下面纱,这只右眼只许给我一人看!”

朱圆圆轻笑道:“金色梦的眼睛也很美啊!她又天真。”

依良红道:“我已容不下第二个女子,我恐怕又要?……”

朱圆圆道:“不要,羽青之死,那是她不喜欢你,金姑娘不同,你不能伤害她!”

依良红道:“我很烦,你不用说了,我们快走!”

提起羽青,他又内疚不已。朱圆圆忖道:“他真是个有良心的人!”

两人不说话,一直向西岸走,朱圆圆发现依良红霎时沉默异常啦,心中一急,但又找不

出藉日逗他。

到了西海岸,依良红突然把朱圆圆一带,闪到石后,急急道:“那恐怕是杀人傀儡主人

了!”

朱圆圆道:“我没有看到什么,他是个什么样子?”

“发光的绿球!”

“你说在哪里啊!天还未黑,我怎么没有见到?”

依良红道:“在海水下面,还有三个少女跟在光球后面,他们要由海底去无人岛,快,

快把鱼嫖放进鞋底,我要追他!”

“你忘了,鱼瞟是水上用的啊!怎么反在水底用?”

依良红道:“我有新发现,在水底,我们等于鱼,要下沉,将内功卸掉,要上海,将内

劲充入,鱼的本身就是这样游泳自如,你只要能体会,一到之间你就似一条鱼啦!追杀杀人

傀儡,在海内非灵活自如不可,否则倘如彼发现,我们就只有挨打了,任何武功在水底都无

法运用,只有灵活才能占上风!”

“我明白啦!”说完,二人作好一切准备,双双沉入海里,斜斜的向前走,因有依良红

的大修罗法罩护住,数尺外周围的海水都不能侵入,真如走在沙地一样。

朱圆圆问道:“这要什么鱼鳔嘛?”

依良红道:“一旦有紧急情况时,必须收起法罩才能动手!”

愈走愈深了,依良红道:“我们现在等于从山峰上下来,那团绿光似在下方不远。”

朱圆圆吓声道:“现在海水愈来愈深啦,恐怕有几百丈深了,那团绿光我看到了,越来

越亮,他们好似打着灯笼走!”

朱圆圆道:“这种旁门邪术真够神奇啦,到底是什么邪功呢?”

也不知道了多少时间,估计深达数百丈还是往下沉,朱圆圆一拉依良红,在他身边轻声

道出自己的意思:“往左侧,这是这条海道最深处,左侧有条山岭!”

依良红摇头道:“我看到‘瞒天过海’言不虚了,他也盯着那三女和绿光球,不知他什

么意思?难道他已打破不问天下的习惯了。”

朱圆圆道:“其实这个老怪的一切十分秘密,谁也摸不清楚,在他眼里,世上没有什么

好人与坏人之分,但是他又常常出现在江湖各个不同场合里,简直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?”

依良红道:“其实人在世间,都有他一个主要思想,不能说完全没有,比方说出家人

吧,说起来四大皆空,可是他打着出世济世的招牌,其实他自己还不是想成佛,言不虚的思

想,只是没有人看出罢了,我不相信他是一个真正独善其身的人!”

说着话,朱圆圆突然指着远处的海林道:“快看,那儿藏着‘百尾狐’符赛仙!”

依良红感觉有点怀疑道:“圆圆,你几时能在深海中视物了,现在此处比陆地的黑夜还

暗,陆地还有星星和月亮,现在连萤火虫都没有,符赛仙又不是电鱼?”

朱圆圆道:“是真的,那海里离此不到二十丈,我见她手中拿个圆圆发亮的东西,不过

这会又不见了,八成又收起来了!”

依良红道:“那是夜明珠,她在什么地方?”

朱圆圆道:“在海底森林里面,似在注意什么东西?莫非也在追查杀人傀儡主人?”

“你说那团绿光是傀儡主人!”

“一定是,对了,你的法罩,从外面看发不发光?”

依良红道:“有光,否则我们焉能在黑暗的海底行动,不过外面看不见我们人影!”

“吓,傀儡主人的绿光球,八成也是他的什么法罩!”

依良红啊声道:“对呀!我怎么想不到?不过他的法罩又是什么呢?”

朱圆圆道:“那很糟!”

“糟什么?”

朱圆圆道:“我们不能过去,过去会被‘百尾狐’看到!”

依良红道:“早已被她看到了,不过她看不出我们两个人影,走,装作没有看到她,追

查傀儡主人要紧!”

“不,当心她的‘仙人套’,假设她在海底也能施为,我们岂不是要上她的当了!”

依良红道:“放心,我在海中都无法施展本领,她照样无法施行,放心走,水底连拳脚

都打不开,除了水功。一切都休想施展!”

正待起步往上升,但忽见一个老人的影子就在上面不远出现,依良红惊奇道:“瞒天过

海言不虚!”

朱圆圆一打手势,逼着依良红接近,只见言不虚朝崖顶看,行动十分诡秘,可是他就没

有发觉身后有人接近,这种情形,朱圆圆这才感到依良红的法罩确是玄奥。

言不虚真也不是简单人物,也许他是发觉了海水有了异样反应,只见他猛抬头,朝着依

良红的法罩作出戒备。

“阿良,他有反应了!”

依良红笑道:“他不但有反应,也看出我们淡淡影子啦!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五章 婬女施媚功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