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

第十六章 闯世界

作者:秋梦痕

朱圆圆道:“左面是天山‘白猿老人’,正面是祁连‘狮王’,这边是千佛洞‘书

师’,他们都是隐士。”

依良红点头道:“我猜的不错,他们都非为恶之人!”

说完向外和声道:“三位前辈,晚生依良红,并没有加害三位之心,请不必急躁!”

形同大猿的老人立住道:“法师,老朽元神已被控制,老朽身不由己,请法师快松

手!”

依良红道:“前辈,要如何才能使前辈元神与鼠灵分开?”

另一蓬头老人道:“法师,三鼠身上各有一根绿毛,微微发光,那是主人的法制,拔去

法制就行了。”

依良红仔细一察,一点不假,又问道:“就这样简单,那三位也可作啊!”

一个形同书师的老人,衣上染有种色粉,只有他最沉得住气,只见他叹声道:“法师既

然能施法力捉住老朽等元神和鼠灵,为何又不知施法力拔除主人的禁制呢?”

依良红闻言豁然,愧然道:“晚生年幼无知,晚生糊涂,使三位元神多受痛苦!”

说完将各鼠身绿毛拔下,但手还未松,忽听天山白猿老人急急道:“法师,快施真火将

绿毛烧了,否则它会反攻老朽等!”

依良红闻言一震,问道:“其他群鼠呢?”

祁连狮王道:“失去主导,它们全部会散,其灵亦被解除,无人岛的野鼠都是老朽等所

主导!”

依良红连动真火,立将三根绿毛炼化,立见群鼠纷纷散去。

朱圆圆急向三老道:“请三位快点由水池出去,千万忽再落入傀儡公子之手!”

说完向依良红道:“我们不能不离开了,恐怕还有很多人遇害!”

天山白猿老人临走向依良红道:“二位快去紫微洞,现正邪双方老辈人物都在那些开

会,可惜老朽等三人受了禁制不能去,现在虽能去,但已没有颜面见人,紫微洞能不分工邪

聚会,必定有某种大事要发生。”

依良红惊奇道:“正邪双方没有冲突?反而参加什么会,这真是稀奇怪事?”

朱圆圆道:“也许是一致对付傀儡公子的吧?”

依良红道:“不可能,傀道公子绝对没有那大的震撼,我们如何走?”

祁连狮王道:“由法师右边第一洞道进去,只可右转,转到第十五洞就直走,不久就到

紫微洞主洞石室了,那儿才是无人岛最中间的山腹之地!”

依良红道:“谢谢三位前辈指点!”

照着祁连狮王的指示,依良红带着朱圆圆,一面提防,一面急走,足足走了一个时辰,

朱圆圆间道:“第几转啦?”

依良红道:“还早,这是第八转,还有七转!”

朱圆圆道:“好在有狮王指示,不然非迷路不可,只要向左转一个弯,那就搞不清

了!”

依良红忽然道:“这里死了好几个人?”

尸体在洞道壁下,朱圆圆道:“查查看,不知是那一方面的?”

依良红仗目力俯身查看,见是五个中年人,两个青年人的尸体,死者面目似都未见过,

起身摇头道:“身上有血,不是遭傀儡杀的,我从来没有见过,不过其中一老人又好像是刘

福通部下高手,你来看看。”

朱圆圆道:“你不认识与你无关,看什么,快走!”

再转两道石弯,突然有点异声传来,朱圆圆惊声道:“这是什么声音?”

依良红道:“这声音我听过好几次了,那是人死前最后几声呼吸,这又是遇害者之一

了,我们去看看,就在前面!”

二人走出数丈,右面又是右转洞道,右面转弯的斜对角也有一洞口,这是遇过好多次的

情形,不知洞道的,往往就是这种情形走入右洞口。

依良红道:“声音就是由那洞口传出!”

朱圆圆道:“不要过去,当心迷途!”

依良红笑道:“这又不是入阵图,焉有一步之差就迷途的,看完后我们退回来再右转,

我担心那人是我方之人,如是我方之人,我还有希望救他!”

朱圆圆道:“那要记住方向,一旦搞差方向,那就糟了!”

二人直奔过去,进了洞口,突见地上躺着一个老人,朱圆圆一看已断了气,惊叫道:

“又瘦又矮,吓,他是大鼓手!”

提起“大鼓手”三字,依良红急急察看他尸体四周,噫声道:“一件兵器都没有,老花

子说,传言他得了不少神兵宝物呀!”

朱圆圆道:“八成是被各路高手抢走了!”

他忽见尸体旁边还有一只长皮袋,急急道:“不错,真是他,这长袋是装兵器用的,那

完了,‘紫府神剑’不知被什么人抢去啦!”

依良红忽在袋子压着处拿起一件东西,一看是把断剑,而且不是金属制品,甚至轻轻而

无重量,他感到莫名其妙,左看右看。

朱圆圆发现,问道:“你看什么?”

依良红交给她笑道:“是把断木剑,不知何用?”

朱圆圆接过一看,掂了掂道:“真是木制的,奇怪,如出在别人手中或身上,那是无经

留心之事,现在出之大鼓手身边,我看大有问题,他是个古剑古刀迷,可以说是识家!”

依良红道:“抢夺他东西的人不知有多少,其中不少名家是可以想到的,难道没有一个

看到这把断木剑?”

朱圆圆向他郑重道:“这里黑暗,无法仔细观察,等到了外面细细再察!”

她把断木剑向依良红的大袋中一塞,退了回去。

二人再右转,但走不远,突见正面来了两个出家老人,一看是烟尘神尼和少林弘忍掌

门,不由大声道:“两位前辈,开完会了?”

弘忍道:“阿弥陀佛,施主来迟了!”

朱圆圆道:“两位去那里?”

烟尘师太道:“两位,快点回陆路,有话要和两位说,事情非常紧急!”

依良红和朱圆圆发觉两位出家人,表情大异寻常,不再多问,一直跟着,走的又是另外

方向,但很快就找到一处出口。

老少四人走到无人岛海边,弘忍道:“崖下有条船,现在船上还有知机子和五台元宗大

师,快上去,顺风四天可到黄河口。”

依良红道:“不走原来路线了?”

烟尘神尼道:“我们要沿黄河而上,一直到汇水城,到了城中大家再商议。”

回程上一路没有事情发生,水陆兼程,共花了十天之久,到达记水城又是一个黄昏,未

进城之前,弘忍向烟尘神尼道:“师太请你和知机子道友、元宗大师分别约定地点去会百龄

妙手、穷神、七怪先生三位施主,贫憎和两位施主明天一早起程,大家决定在嵩山会面。”

知机子道:“到宝刹方丈还是到大师静修之处?”

弘忍道:“少林弟子太少,贫衲一回去,会使大家不安,还是去贫衲无觉洞为上!”

烟尘神尼道:“大家晚上见,大师,在减少,请把详细情形告诉两位少施主,未来三件

大事,只怕要全靠他们了。”

弘忍立即带着依良红和朱圆圆进城,但不落店,埋奔西城一座寺院,到达时,一位中年

僧人迎出。

弘忍不等中年僧人开口,先就吩咐道:“法元,快备吃的,准备一间静室,晚上禁止任

何人打搅!”

那和尚连声道:“掌教放心,弟子这就去!”

吃过素食,弘忍领着进入静室,各坐一只蒲团,休息一会后,朱圆圆忍不住问道:“大

师,所谓三件大事到底是什么?”

弘忍叹声道:“第一件事是紫府神剑,经过在紫微洞开会的七十几个江湖宗师之类的人

物一致认为,大鼓手绝对没有逃出无人岛,甚至有遇害的可能!”

依良红道:“我们看到了尸休,他身旁除了一只长皮袋之外,没有一件兵器。”

弘忍念声佛号道:“那真不出开会者所料,他可是死于傀儡邪门?”

朱圆圆道:“不是,他身上有血,可能是兵器所伤,因为洞口太黑,我和阿良没有看着

是什么兵器所伤,但绝不是傀儡所害。”

弘忍道:“夺走紫府神剑的决非正派人物,能杀死大鼓手的人,其功力恐怕高不可测,

此人不出多久,必定会横扫武林!”

依良红道:“第二件事是什么?”

弘忍道:“傀儡主人已经发下一道‘血尸傀儡令’,帖在紫微洞内,警告天下武林,并

约定中秋之夜到函谷关外地名‘血魂岭’赴约,不去就是自承投降傀儡门!”

朱圆圆气道:“他太目中无人了!”

依良红道:“血魂岭是百年血魂阴魔取的名字,那地方可能是傀儡门的禁地!”

弘忍道:“以上两件事虽为武林正邪双方必须作的,但无绝对不能去克服,问题是第三

件,七百年前在武林有个可怕的谣传,说这个世界之外还有三个世界,现在这三个世界‘三

皇’终于出现了!”

依良红不解道:“这个世界之外还有三个不同的世界,这真是神话了!”

弘忍道:“佛门经典有三世界,那是‘慾界’,为有婬慾兴食慾之众生住所,上自六慾

天,下迄无间地狱,次为世界,三为无色界,但七百年前所传三界却为‘魔界’、‘鬼

界’、‘花花世界’,这三界到底为何?那就要到老衲嵩静室,经过大家会议后才能答

案!”

“大师,所谓三界三皇就是那三个世界的最高主人?”

弘忍道:“在紫微洞中,元庭法王曾经解释过,老衲因与法王的教意不合,没有详细听

他讲解,然而烟尘师太后来说,她认为法王不是危言耸听,必有其事!”

依良红反觉好奇道:“在这个世界,居然另外还有三个世界,那真是空前绝后的奇

闻!”

老少三人在静室中打坐,一个是有道高僧,两个青年又是身怀异能之士,照理说,应该

一坐就会入定到天明,可是却被什么三世界搞得思绪大乱,简直无人能够入定,莫不睁眼闷

坐到五更。

弘忍大师迫不及待,天刚亮就催寺僧开早餐,吃完后领着依良红和朱圆圆火速动身,居

然施展轻功。

天未及晚,嵩山脚下就看到一个老花子在探望,依良红当然认出他是穷神,抢出叫道:

“老要饭的,人都到齐了!”

老花子不答他的话,反而扑向弘忍道:“和尚,不必到你静室去了,已经证明三界三皇

出现是真的,我们快奔荒庭原,天谎大师已领着大家去了!”

弘忍惊奇道:“贫衲师兄从不离开少林!”

依良红也感大惊道: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老花子看了很久,跳起道:“这是六盘山脉中部的六盘山主峰下!”

“阿弥陀佛,永恒世界难道是活动的?”

依良红道:“太玄了,不知烟尘师太她们,又怎么样了?”

老花子道:“既非同时出来,这就绝非同一地方了,也许尚未出来啊!”

“谁在下面说话?”

突然有个声音发自高处,朱圆圆闻声,惊叫道:“那是柳絮的声音!”

立即回答道:“是我,我是圆圆,你可是柳絮,快下来!”

她一面回答,一面朝着高处登,依良红怕她有失,立即跟上去。

和尚没有动,望着老花子道:“老施主,贫衲要回少林了!”

老花子立向上面大叫道:“良红,我老花子和弘忍大师不上来了,你多留心傀儡公

子!”

依良红道:“请罢,当心点!”

朱圆圆这时已接柳絮,但发现她面前还躺者一个大汉,不禁惊叫道:“你杀了‘五岭豪

门’传人熊涛!”

“别胡说!”柳絮指着地上的大汉道:“他受不知名的魔掌,人快死了!”

朱圆圆见她毫无难过之情,怀疑道:“阿絮,我们虽无感情,但也不是仇敌,我看得

出,你过去对他不错,但现在无动于衷,你得说实话,到底是他打伤还是真被别人打伤?”

柳絮气宿:“圆圆,你先查查他的伤势再说好不,我对熊涛何时有好感,他受伤我为什

么要难过,我守他在此一个时辰,已经尽了武林道义了!”

朱圆圆俯身查看,发现熊涛全身无伤,但却微微震动,柳絮是炼正派武功,那证明确非

柳絮所伤,站起来道:“伤已伤浸元神,他真的是中了邪功!”

这时依良红已赶到,一见二女,又发现地上的熊涛,急问道:“这是什么一回事?”

朱圆圆道:”阿良,你快看看大熊,他中的是什么邪门?”

以熊涛的武狐算是当今武林一流高手,能打伤他的人,在依良红心中也起了震撼,在他

仔细查看过后,面色大变道:“这是异魔秘典中所载的血魔功所伤,邪功已侵入元神。”

柳絮道:“依兄,你真是行家,一看查出,可是大熊快死了,你能救嘛?”

依良红道:“可以试试,但已无法将他移动隐秘之地了。”

朱圆圆道:“那只有就地施救啦!”

依良红轻声道:“柳姑娘不懂左道,难道你也没感觉?”

朱圆园闻言,顺手抓一把风,放在只子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六章 闯世界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