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

第十七章 魔世界

作者:秋梦痕

依良红一举歼灭三方面的杀父仇人,这一场杀得太多了,但他又有什么办法控制呢,俗

语说,人在江湖,真正是身不由己。

夭色进入黄昏,在苗女回来时,依良红也醒了,但他仍旧有疲倦之情,只听苗女边走边

大叫道:“大家快来啊!死的太多太多,我数不清!”

依良红叹声道:“我不想杀他们,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呢?”

熊涛大声道:“该死的活不成,管他呢,我们快找那口潭!”

符赛仙道:“刚才那一声霹雳,不知对魔世界的大豪门有否影响?”

依良红摇头道:“非同一世界,毫无影响,问题在大豪门有无移动啊!”

柳絮道:“跳进潭里就明白,难道潭底有个洞!”

依良红摇头道:“别的世界只要是开禁期,其门随处可设,所谓进入其门,等于我们作

梦一样,假设那门真设在潭里,我们跳下去,只是进入梦境,身体不会有一点水沾上!”

符赛仙突然一指侧面,急向苗女道:“那不是乌法师,他扛着一个什么人?”

苗女一看,惊叫一声道:“扛的是我哥哥!”

叫着,身已向右侧冲出。

符赛仙向大家道:“那乌法师我还有几面之识,你们别动,我去探探消息。”

依良红道:“我们在崖顶等你!”

朱圆圆看到符赛仙追着苗女,立向柳絮道:“难道乌法师是由‘大豪门’回来了?”

“说不定七峰峒主就是死在魔世界,纵然不死,看那样子也离死不远了!”

熊涛道:“乌法师出来之处绝非崖下那口潭啊!去魔世界之门,真是不可思议!”

柳絮骂道:“笨熊,你想想八阵图就可思议了!”

“柳絮,那与八阵图不同呀!”

依良红道:“虽然不同,比方很好,所不同的,一为法力控制幻象,一为幻象进入宝

界,魔世界就是别人由幻象进入另一世界,当然,我们现在还不明其所以然罢了!”

朱圆圆道:“这莫非是灵魂作用?”

依良红摇头道:“绝对不是,如是灵魂作用,那我们进入游魂世界时,在那大门外必定

会留下我们躯体才对,可是我们是实体去的,我所感到其玄妙的是,凡从七情六慾界死亡

的,在这里又是实体而不是虚幻!”

熊涛道:“哎呀,别说了,我快头晕啦,管他,找到魔世界就行了!”

百尾妖狐符赛仙回来如飞,但不见苗女,只听他大叫道:“七峰峒主真的死在魔世界,

连第二场都未打过!”

依良红道:“慢慢说,是什么经过?”

符赛仙道:“那下面潭中确如你所料,乌法师和七峰峒主跳下时,不但未沾水,落处却

是一座城门内,他们一到,立有两个如我们江湖杀手形大汉逼上,毫无半点理由就出手。”

朱圆圆噫声道:“那不是疯子?”

“不,是见到生人就挑战,乌法师杀了他的对手,七峰峒主却只打败对手!”

熊涛道:“可见对方武功并不可怕!”

符赛仙冷声道:“笨熊,那只是遇上平平的货色,乌法师和七峰峒主一路人城,不过所

遇,并非人人都向光战,但看上来没有一个不是武功很高的人,但与游魂世界不同,有老有

少,有男有女,乌法师形容那是一个无人不武的世界。”

熊涛因暗恋符赛仙那丰腴的胴体,对她唯命是从。

依良红道:“在城中又有向他们挑战的了?”

“对,这次是一个少女,一个老妇,问题出在七峰峒主的眼睛,他不应老盯着少女

看!”

依良红哈哈大笑道:“妙啊!有意思,那少女八成和青峰师太一样,别人看她就生气,

出手就揍人。”

符赛仙叶哧笑道:“你的仇报了,轻松啦!我开心!”

依良红大笑道:“别打岔,听阿仙说下去。”

符赛仙道:“那女子如是我,我就给他看个够才动手,可是她出手不但快,而且是重

手,一下就把七峰峒主揍成重伤,乌法师一见大惊,来不及用武,顺手打出一把百蛊散!”

柳絮吓声道:“他敢在魔世界用毒!”

符赛仙道,“用毒有什么用,却被那老太婆照单全收了,这一下可把乌老苗吓嘘得魂灵

出了窍,他捞起七峰峒主的重伤之体就逃,找到来时之门,却在石岭上回来!”

朱圆圆道:“苗女跟着走了?”

依良红道:“你去了不少时间,就只听到这些消息?”

“阿良,还有好的在后面,走到了七公岭再说,走着说着也可以,不须下水潭了,‘大

豪门’绝对不在水潭下面啦,魔世界与游魂世界一样,是移动性的。”

符赛仙边走边向身上摸,柳絮看到,问道:“狐狸,怎么啦,刚才靠近乌法师不怕沾上

毒啦!”

“阿紫,你胡说什么,你看,我摸个东西,这可是那老苗子好心送我的。”

是一片非常纯色的白玉牌,朱圆圆奇怪的问道:“老苗子送片白玉牌给你是什么意

思?”

符赛仙道:“他在抱走七峰峒主时,顺手在地上拾的,他确定是打七峰峒主的少女丢掉

的,叫我拿来研究研究。”

依良红闻言,急急接过一看道:“这可真稀奇,居然能把魔世界东西拿到七情六慾世界

来。”

玉上刻有不少古怪文字,但看不出什么意思。

熊涛看他边走边看,笑谊:“依兄弟,你的童心未退呀,一片玉有什么好看的!”

依良红道:“这片玉是另一世界来的,就以价值来说,在我们的世界里就是稀世之物,

不过我不在乎它的价值,玉上的古怪纹路必然是字,这就引起我的兴趣了。”

符赛仙道:“那你就收下来慢慢看,地点快到了,注意‘大豪门’,别错过机会。”

柳絮道:“你还没说乌法师向你说出下文呀!”

符赛仙道:“乌法师说,我们的世界里,已经去了很多很多高手,但不是由这城的‘大

豪门’进去的,可见在魔世界开放期里,有很多门可以去!”

依良红道:“这一点我已早想到了!”

符赛仙道:“因此之故,去的人也不仅仅是七情六慾界,除了游魂世界例外,还有其他

世界的人都能去,他在去的路上,甚至看到我所见到的大头怪物,他说要把那些东西说成人

也好,怪物也好,他说除了大头怪物之外,他看到的各色各样,似人非人的。东西太多太多

了,有些比我们人类更聪明!”

朱圆圆道:“那真是太奇啦,我恨不得马上去看!”

朱圆圆:“最重要的是能在这个魔世界取得长期停留牌,有了那块牌,到处可以去,没

有时间限制,甚至少遭遇突然无理攻击。”

依良红跳起道:“就是乌法师给你的玉牌。”

柳絮道:“难道是真的?”

依良红道:“不会错,甚至我敢说,要想得到这样一块玉牌,那不在要打败多少攻击

者!”

杉螺道:“最后,乌法师临走告诉我,魔世界有无穷之大,城市之多,更不待说,但每

城都有一座‘百界修力宫’,能到宫里去的人,还有某些奇遇。”

柳絮道:“你没有问他什么是‘百界修力宫’?地方又在那里?”

符赛仙道:“魔世界就是力的世界,欺弱怕强,‘百界修力宫’就是把魔世界以外的世

界中凡有在魔世界都称之为‘力原’,不过搜去的东西,在魔世界人不一定懂,也不一定能

悟出,凡搜到一种,必定制成仿制品,分发到每个城市的‘百界修力宫’陈列,因此之故,

凡是能去的人,莫不想去讨点好处。”

朱圆圆吓声道:“我的‘古王魔大法’难道那里面也有不成?”

依良红道:“这很难说!”

柳絮突然叫道:“阿良,那七个妖道向你要什么东西,八成是派出来搜集的。”

依良红嗯声道:“确有可能,难道是为了这把断剑!”

朱圆圆道:“你要当心,在我们世界他都要来抢夺,去他们世界那还得了!”

依良红笑道:“不去他们还有人派来,去了反而好,了不起多打几场!”

熊涛跟着大家走得好好的,谁料他突然伸手拉住依良红,但又睁大眼不说话。

依良红察出有异,回头问道:“大哥,什么事?”

熊涛面现紧张,指着远处道:“大家看!”他指的是座高崖,离众人足有大半里,忽见

崖上有一批人。

符赛仙道:“那有什么稀罕的?”

熊涛道:“你们没有看到刚才一幕!”

柳絮骂道:“笨熊,你到底看到什么?”

熊涛道:“他们刚才一个举起一匹马,接接连连的把马向崖下抛!”

朱圆圆道:“把马向崖下抛?”

依良红道:“快,我们朝那崖上奔!”

朱圆圆惊问道:“你要作什么?”

依良红道:“别问,大家快走,否则来不及了?”

时至天黑,依良红领先奔向那高崖,然而走未半路,忽然有人影从崖侧出现,同时发声

道:“依大侠,你快停止,那儿去不得,那不是大豪门!”

声时清晰,人影又飘忽不定,大家都震住了,依良红大声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人影叹声道:“我是七峰峒主,依大侠,感激你救了我妹子一命!”

鬼!大家心中起了同一念头。

依良红反向前行出数步道:“你能从魔世界逃出来?”

“依大侠,不是逃,凡从魔世界消失的,都可进入七情六慾世界,他们必须经过这一界

再入游魂世界!”

依良红道:“传言魔世界不与流动世界相通!”

人影道:“那是魔世界的无知,否则魔世界的生育从何而来,不过他们的生育只由六道

轮顺中‘阿修罗’轮回转入,这道轮回全是凶灵,故所以魔世界毫无善类,要说有关头,那

是由外世界去的。”

熊涛道:“你还记得我嘛?”

人影道:“五岭豪门传人,我曾向你下过毒,当然记得,在七情六慾世界二十年后,我

们还会见面!”

熊涛哈哈笑道:“你真有勇气,好,我等着你!”

“嘿嘿,熊涛,你跟着依大侠不少时间吧,变得有气质多了!”

依良红笑道:“你阻止我别去那崖顶是什么一回事?”

人影道:“那是魔世界派出的偷儿,他们把别的世界内凡百一物偷生,供魔世界用,因

为他们世界里供不应求。”

朱圆圆道:“他们把马投入岸下是什么意思?”

依良红代答道:“我早明白,那是投入大豪门!”

“不,依大侠,那是供输门,你如趁机投下去,那太危险了,因此致等在这里阻止你,

好了,我要告别了,再迟我会变成七情六慾世界凶鬼!”说完人影消失。

柳絮跺脚道:“遭,我还没有问他两个问题!”

依良红道:“问题太多了,最重要的是那供输门有什么凶险。”

熊涛道:“魔世界岂有此理,居然偷我们世界的野马,我们去阻止他!”

依良红道:“何止是马,我看到各种都有,猎、羊、牛、虎、豹都有,如不是亲身得

见,简直不敢相信,现在崖上毫无动静了。”

朱圆圆道:“我们怎么办?”

柳絮道:“再向那岭上找进口!”

回转路向,一行又奔岭上,但依良红深知要找到大豪门的进口不容易了,他落在大家后

面,东张西望。

在最前的熊涛忽然停住,是已发现什么?

符赛仙冲上骂道:“笨熊,你又看到鬼了!”

熊涛不理她,回头急招依良红道:“兄弟,快来!”

依良红走上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熊涛道:“你见过稀奇怪事没有,我看到老尼姑上树!”

柳絮也骂道:“真缺德!”

依良红不以为是熊涛的瞎说,他知道大个是老实人,忙问道:“在什么地方?”

熊涛道:“你看,她快到树顶了!”

顺着他的手指方向,那是数十丈外平坦草地,草地中唯独有一株数人合抱的大树,高有

十余丈,大家目力都是一流,确见一位老尼姑仍在向上爬。

符赛仙似已看出,颤声道:“她是峨嵋青峰师太,是峨嵋派第一剑手。”

依良红大声道:“大家快走,赶上青峰师大,树顶是魔世界之门!”

五人闻言,全力冲出,在老尼尚未消失前,他们已赶到树下。人人抬头,只见树枝的黑

处,居然有个奇亮的缺口,依良红打出手势禁声,一个个悄悄向上爬。

这光洞口,奇事出现了,人人都有脚踏地之感,同时耳听一声佛号道:“诸位施主来早

一步,迟一点那道门就移动了。”

符赛仙道:“青峰师太,你还认得我吧?”

“阿弥陀佛,姑娘,贫尼当然认得,施主替峨嵋除掉暹逻七犬,贫尼感激不尽。”

“格格,老尼,在佛门,你是着相了,来,我替你引见引见。”她将大家姓名一一介

绍。

青峰师太听完啊呀道:“全是武林一时之选,老尼高兴遇见诸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七章 魔世界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