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

第十九章 七情六慾

作者:秋梦痕

“哎呀!”黑暗的林中发出一声骇叫,接着奔出一个高大的人物,头上真的戴着鹫头面

罩,只见他向花女行礼道:“鹫头魔帕木耳拜见救命恩人仙女!”

“起来,起来!你在此干什么?”

“仙女……”

“干脆说!”

“是,仙女,傀儡公子他……”

“哼!他逼你!与他抗呀!我教了你那一套,拚不过也不会输给他。”

鹫头魔道:“他身边还有个更厉害的前临城主宰!”

“好了,败也能逃呀,何必躲着,现在我有令,召集你的所有能干的高手,在暗中展开

攻击,不管是五城主宰和傀儡公子的手下,能杀多少杀多少,以暗袭为主,不许硬拚因为你

不是这六方面对手。”

帕木耳惊问道:“这?……”

“不许问理由,我这里有本册子,上有这六方面人的易容,他们到七情六慾世界来不会

再变了,不过我警告你,除了册子上的绘像,不许乱杀别人,杀错一个你自己填命!”

“仙子,我?”

“放心,册子后面有三套武功,连中子城主宰也不用怕!对了,立即展开行动,还有法

王在小谷开会,我派音音带你去会他,下达我的法子,要他与你联手行动。”

“仙子,他会答应?”

“哼!他有一百个脑袋也不敢,叫他与你一样作法,同时不许管元庭了!”

“是,是是,仙子!那依良红……”

“你马上就忘了,他现在也是别人,你根本没有力量对抗他。”说完,招手春讯道:

“我们走!”

“小姐!……”音音似有什么话,又不敢说。

“音音,事后你火速来找我!”一顿又道:“分手后,春讯也许来接你,记住,不要被

那六方人看到,也不要攻击!”

春讯随着走了一段路,忍不住道:“小姐,我们不能出手?”

“你不懂,目前我不能给他们看到真面目,虽然他们还不认识我,有些事,运用要巧

妙!”

“吓!小姐跟依良红公子在一块,帕木耳一旦看到……”

“他们知道我前半段计策,看到不会起疑!”

“小姐,你真的改变心意了!那?……”

“不许说!春讯你越来越对我不同从前了。”

“春讯那敢!小姐要夺总主宰……”

“住口,当心我打你!”

“咕咭!小姐,别瞒我啦,你的心就是我的心!不说那些说别的可好,现在我们去那

里?放弃原计划,总得有新行动,不能游山玩水吧?”

“去寻朱圆圆小姐,鹫头魔和法王一攻击,那六方也不好过,我们趁乱找回朱圆圆小

姐!”

“对了,法王是个二流货,连我都打不过,他能有什么作为?吓,小姐也给了他几

套?”

“要指使他作事,不能叫他白白送死!你这丫头,说聪明却又不灵光,我还同意他们转

教重要手下!”

“吓,将来?”

“哼,将来怎么样,敢反抗?莫说我教他的二流东西,就算教他们一流的,一不听命,

教他们去不成游魂世界!”

“把他们送去流放世界?”

“不,那会人神俱灭!”

“小姐,傀儡公子为何是中子城主宰的兄弟了?”

“他本来要夺中子城主宰之位,后来发现他只能打成平手的机会,于是放弃原来计策,

居然与中子主宰结拜为金兰,由中子城主宰介绍,又暗结了前、后、左、右城主宰,现在仗

这五城主宰之力,全心全意要夺紫府神剑,可是紫府神剑居然被依良红无意中得到,而且又

糊糊涂涂仗神剑杀死了中子城主宰,于是他提前发动五城主宰进入七情六慾世界。”

“小姐,他还是为了夺紫府神剑!”

花女冷笑道:“他作梦!依良红专凭大修罗法就能自保!”

“小姐,他傀儡法不是非常厉害!”

“傀儡法确是七情六慾世界的奥妙之法,不过他的是中部心法,还有个雕塑阴魔得了下

部心法,如果得到的是上部心法,那能与紫府神剑,我的‘七界元’,总主宰的‘大幻心

法’来抗衡!”

春讯望望她,但是不敢开口似的。

“有事就说,看我作什么,又要胡说了?”

“嘻嘻!小姐,你带音音前来,不止两件事吧?”

“死丫头!我当然第三件是夺紫府神剑,还有傀儡上部心法!”

“算了,紫府神剑别夺,暗中帮助他,还夺个什么劲,专心查愧儡大法吧!”

“你,死丫头……”

春讯见她扬手,立即逃开,格格笑道:“但你对他的爱仍不停止是不是?得了吧,我在

暗中住了意,他身边有朱圆圆、金色梦,还有柳絮和符寒仙,除非把她们杀掉!”

“闭嘴、闭嘴!春讯,你越来越不像话了!”

“小姐,别大声!快到你猜想的地方了,朱圆圆如不被杀,八成在这里!”

花咏诗道:“停下来,找地方等动静!”

“等什么动静?”

花咏诗道:“不出一个时辰就会明白!”

春讯噫声道:“我明白了,小姐除了发动鹫头魔和法王,甚至还由魔世界召来‘流放世

界’的‘流放四绝’,妙啊!”

提起流放世界‘四绝’,花咏诗猛的跳起来,好象是被春讯给提醒似的叫道:“哎呀!

差点给忘了!”

说着急急道:“快,快,春讯,他们还在守玄门,你快召他们来!玄门不用守了,五城

主绝对在目前无法回去,调来我有大用。”

“啊呀!小姐没有下令他们来,那刚才你说动静是什么?”

“我放了空气,说傀儡上部大法出现了,五城主宰和傀儡公子必定会亲身出动,留下的

只是七十几个一流手下,这只等鹫头魔和法王发动,其势必大乱,这时我就可以救人了。”

“原来如此,那我现在就去,玄门移动,倒不会远,我马上带他们回来!”

“要快,发动我传你的‘七界精元’副法,音音可能先你到达,她一到我会换地方。”

“小姐,你不是不许我乱施?”

“那是怕总城主看到,我得的都没公开入‘百界修力宫’,现在不同了,我如再禁止你

和音音,一旦遇上傀儡公子和五城主宰,你们就太危险!”

“小姐,四绝来时,恐怕会遭八面攻击!”

“你不明白四绝的神通,攻击力不会比你和音音强多少,防守本事连我也不容易制住他

们,加上鹫头魔和法王两方的册子上没有他们的易形变相,这两方不敢出手!”

“吓!峰上黑影纷纷出动了,小姐,我走啦!”

她没有动,突然看到四个古怪的大汉如飞而来,春讯惊讶道:“四绝为何自动找来了,

他们不怕小姐你处罚?”

花咏诗忽然轻笑道:“我怎么忘了,他们是放流世界反应顶尖人物,他们跟着我久了,

我只要想念他们,他们就有反应!”

边说边低声好唤道:“杀人、放火、强夺、叛逆,你们都知道我要你们撤守?”

四个大汉看起来都不凶,毫无恶煞之气,为什么有四个最难听的字号,只见先到的恭声

道:“小姐,一方面我们有反应,二方面总长亲率五巡前来,好担心小姐安危,把禁固定,

玄门封死,五城主宰也莫可奈何逃回去。”

“吓!rǔ娘亲自来了,会惊动总主宰。”

“不,总长是奉总主宰之命来的!总主宰如何知道我们的行动就不得而知了,他们会马

上到。”

花咏诗笑道:“一定是rǔ娘以傀儡大法现迹为藉口,走吧!我不等她了,你随春讯暗抢

对面峰顶,任务由春讯告诉你,我不上峰,有你们到,我放心了,我在峰下等,快!火速行

动。”

春讯带着四绝应声出动,如幽灵般扑了出去。

花女自己慢慢走,心情也好多了,可是她走近山脚,突然一闪身,登上座石柱上,冷声

道:“悠哉、闲哉两老,当你们到达魔世界时,我就知道你们是七情六慾界人,你们在放流

世界和罪恶世界遭遇困难时,我替你们解危,想不到你们居然在这里偷窥我的行动。”

原来石柱下坐着两个须发如霜的老人,身边还带着两个童子,只见高头老人急急道:

“仙子,仙子,千万别误会,我们偷看峰上那一群人是真的,那里是偷窥仙子,冤枉冤枉

呀!”

矮个头的也急接道:“仙子,你是恩人,我们是吃什么长老的,绝对不会,绝对不

会!”

花咏诗见他急成那个样子,一肚子气消了,扑哧笑了:“好!我知道你们叫悠游,一个

名闲散,一生不问是非,那我还要警告你们,我的一切不许告诉外人!”

高个老人道:“糟了!仙子,我们老头子该死,刚才对童子们说了不少。”

花咏诗笑道:“童子也不是外人,吩咐他们守口如瓶就是!”说完不见了。

“师父,她就是花咏诗仙子!”

高个儿老人道:“玄鹤,小声点!当然是她!”

另一童子也向他师父道:“师父,刚才说到那里了?”

矮个老人问玄鹤童子道:“白猴!不记得了,是你师父接下去的,你说!”

“不,师伯,你别赖!是师伯接下的,说到放流世界了。”

矮个老人气道:“我说的是你师父接下去的。”

高个老人哈哈笑道:“师伯不像师伯,师兄,怎么了?”

矮个老人道:“多接一段又怎么样?大不了又是我请客!”

他嘟着嘴道:“糟,我又忘了!”

玄鹤道:“说到放流世界本来没有人类,其他什么都有!”

矮个老头叶嗤笑道:“你小子就是记性好,小聪明,对了,放流世界好像我们的世界,

就是没有人,后来,大混沌的某些世界,就把大犯罪者送上放流世界去!”

白猴道:“大犯罪还不杀掉?”

“不!某些世界不杀人,犯了罪就关起来,比方浮生世界就是一例,可是有些犯人罪恶

又大,武功又高,关起来又逃掉,逃逃捉捉,捉捉逃逃,拿他毫无办法,既不能杀,又不能

关,于是就把他们放逐到放流世界,刚才过去的四个大汉就是流放世界顶尖高手!”

玄鹤道:“原来‘放流四绝’就是他们,他们是被花咏诗仙子收服的。”

高个老人道:“练武之人,武功达到某种境界,绝难服人,但服了之后永不反抗,忠心

耿耿!”

“师叔,五巡又是什么故事?”

高个儿老人道:“白猴!这五人也不是魔世界本来之人,同样是花咏诗仙子收服的,后

来当了魔世界对外世界秘探,美其名叫巡使,等会你们会看到他们,不过其中还有个老奶

奶,她是仙子的rǔ娘,也是四绝五巡的总长,她却真厉害!”

矮老人忽然道:“师弟,快,快躲起来!峰顶发生大事了,五城主宰留守在上面的一部

分全巡下来啦!”

白猴偷看一眼,低声叫道:“花仙子带着三个姑娘。”

玄鹤道:“一个是音音,一个是春讯,噫!那一个我们没有见过?”

原来依良红救出朱圆圆了,她们行动奇速,如电闪过,转眼之间离开山脚,方向直奔景

泰城,在路上,只听花咏诗向朱圆圆道:“朱姐,你到底是如何落在五城主宰手中的?”

“我是上了当啊,那个前城主宰说你在开会!”

“真傻!我说好的,没有看到我,你不能相信不认识的人,你一去,八成是喝了浮生

茶。”

“是啊,敬上茶,不喝,太没有礼貌了!咏诗,我不怕毒,因此……”

花咏诗道:“所以你放心喝!朱姐,你不怕七情六慾世界的毒,你敢说不怕任何世界的

毒,浮生茶虽不是毒,但能使人如作梦一样!”

朱圆圆道:“我真作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梦,浮生茶是那一世界的?”

花咏诗笑道:“就是浮生世界的产物,又名幻想草,好在不伤身。”

“咏诗,就在这里停下等叶姥姥他们吧!”

“朱姐,对不起,我忘了告诉你,rǔ娘领着五巡四绝另外有事,要来他们会找来,现在

我们去景泰城,我要把你交给良红,这次却把我急坏了。”

音音笑道:“小姐,只怕你从来没有这样急过,再大的事你也不在乎。”

“这倒是真的!”

“咏诗,我没有想到,我这次要与你同行,竟给你添了这么大的麻烦,那九名大汉和老

太太真是你的朋友?”

花咏诗笑道:“也可以说是五城主宰的敌人,这次纯属巧合,不过rǔ娘倒是抱我长大

的。”

“咏诗,去景泰城会到依良红时,我希望你能多同行几天!”

“恐怕由事不由人,看情形去吧,不过rǔ娘带来了不好的消息,如果属实,只怕不仅是

七情六慾世界的大祸到了,也是整个大混沌世界的大乱。”

朱圆圆大惊道:“有大的事情发生!”

栅诗道:“你可知道混沌世界有多大?唉,说也说不清,打个譬喻,七情六慾世界假使

是粒芝麻,也许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九章 七情六慾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