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

第二十章 怪界三人

作者:秋梦痕

天色由灰暗而伸手不见五指,高峰下的森林,把一点点星光也遮住,以老花子为首的青

年人,紧紧跟着他退后约五丈远,这时依良红悄悄拿出那把断剑,向花咏诗讨教道:“紫府

神剑为什么是木制的,而且是断了一长节呢?”

花女轻声道:“那是万年桃木,神剑不是断的,而是太古圣人制成,整部主心法是符

禄,凡得者到手,其心法郎与得者心灵合二为一,心念一动,剑即随之,甚至有自主之功,

必要时,得主无念它还能左右得主,你杀中子城副主宰就是它作主的。”

“原来如此,当时我还以为是我的大修罗法之功哩,后来它又带我出玄门。”

花女道:“大修罗法现在你身上成了副属品了,只在此法无可为力时,紫府神剑才会发

动,现在对手的能力非大修罗法能敌,因此我要你主动拿出神剑,神剑在手,对方的电光剑

射不到你的身上来,而你去可逼近出手!注意,神剑作防御,奔雷指作攻击,同时耳朵听我

指示,否则会踏进对方玄门。”

依良红道:“你自己呢?”

花女道:“对方势力太强,我也要依赖你的紫府神剑作护身,我在你身旁发出琉璃

珠。”

“不对呀!对方似不止十数人?”

花女笑道:“还有我的五巡使在暗中,但奇怪,早已娘和四绝却不见。”

“他们有他们的事!”突然听到村上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。

依良红扬手就待施出紫府神剑,但被依良红及时拦住道:“不能出手!”

她止住依良红后望看树梢道:“义父,快下来!”

一株古树上飘下一个老人,依良红一看噫声道:“瞒天过海言不虚!”

“哈哈,小子,想不到吧?”

花咏诗急问道:“rǔ娘和五巡干什么去了?”

“这是你派去的工作,峰顶上的战乱世界的人只有十一个,是全部的三分之一,那大半

才是主力!”

花女大惊道:“rǔ娘带五巡在监视!”

“对方势力大三倍有强,当然只有监视的份。”

“义父,峰顶上十一人现在怎么样了?”

言不虚道:“在精食世界的人未断气之前,那些元精玉瓶暂时夺不走,战乱世界的人就

是最怕精食世界的人,但他们又非套牢元精主瓶不可,因为他们的目的不在那些元精,而在

想研究制元精之法,战乱十国,随便那一国能制造元精,他就能统治精食世界,甚至可向大

混沌进军。”

花咏诗问道:“义父,你来这里定有他事见告?”

言不虚道:“大强世界现有五十余位城主不听主宰之命,不过他们都在观看中子城,也

派有秘密高手到七情六慾界来了。”

花女道:“中子五城绝对不放他们回去了,但那些城主宰派人的用意呢?”

言不虚道:“看动态和夺傀儡大法。”

依良红这时才明白原来是魔世界人,难怪他无事不知,听到这里接口道:“这老丈,目

前我们如何行动呢?”

言不虚道:“七情六慾世界的神州夺权正在如火如茶,这种民族城域之争,不久就会解

决,元庭必亡,你不要插手,你要全力对付外世界侵入,除了战乱世界和精食世界,只怕只

有其他世界的会来,目前宜以扑灭战乱世界和大强世界乱党为上。”

花咏诗道:“傀儡大法真图出世了?”

言不虚道:“义父我就是为了这个马不停蹄,你和依公子要注意两个人,一为年轻的读

书人,此人非常神秘,我还看不出他有多高的武功;一为年轻美艳的少妇,其实她是个操守

纯洁的少女,但她不知为什么要作少扫装扮,而且摆出风騒騒的姿态!”

金色梦道:“那是符寒仙一类型。”

依良红道:“有何可疑之处?”

言不虚道:“老朽有理由怀疑他们一个得了上半部傀儡大法,一个得了下半部,如果这

两人合二为一,那就大事不妙!”

花咏诗道:“义父,你为何怀疑?”

言不虚道:“你似不知雕塑阴魔有个兄弟,此人名泽尔长流,而我怀疑那年轻人号长流

公子,他叫孙文才,但这是化名,泽尔长流,‘长流公子’,你们难道还要问,甚至下册傀

儡大法不仅仅是雕塑阴魔独有,他兄弟也会,不过其弟比兄深藏不露!”

花咏诗吓声道:“傀儡公子将雕塑阴魔收为心腹,其目的必然是想找出其弟泽尔长流

了。”

言不虚道:“傀儡公子得了傀儡法中册,他当然不放弃上册大法,不过泽水长流不是简

单人物,其心术机智要比其兄雕塑阴魔高得太多,也许与傀儡公子旗鼓相当!”

依良红道:“现在目前局势最要紧,傀儡大法暂时摆在一旁再说!”

他忽然向金色梦道:“你一个人上来?”

“是老花子叫我来的,他说另有情说发生了!”

依良红惊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金色梦道:“老花子看到一批黑影从空中飘过!大概另外又有什么人物要来夺取元精精

食!”

依良红向言不虚道:“老丈可知还有什么外世界人出现?”

突见老花子带着四个男女室子走上道:“不是外世界来的,是寒石僵尸教人,他们飘过

时,撒下臭就证明不错。”

言不虚突然拔身道:“不好,他们是在追查‘七世怨女’风心寒,八成已证明傀儡大法

上册半部是落在风心寒手中了,我得追去查查看。”

花咏诗道:“义父,千万小心!”

言不虚道:“你们可以上峰了,精食元精不但在实用上正是修道人要得到的上上食物,

尤其在研究上非常重要,千万别落人战乱世界人手中!”

依良红向老花子道:“这一仗打的不是武功,慎防隐人对方的‘玄门’,老哥哥,你要

带着他们远离一点!”

“小子,你放心,我老花子有分寸,绝对不是草包,你也不是内行,一切听花小姐

的。”

花咏诗道:“同时也要留心峰顶,精食人在峰顶必定布下更多的玄门,我敢说,战乱世

界的人同样只能在外面守住!”

依良红道:“人死了,玄门还不能解除?”

花女道:“那要看情形,玄门有固定设置和移动设置,有永久设置和临时设置,在当

初,精食人尚存回去的希望,他们就临时设置,假如他们认为毫无活着回去的希望,又怕别

人得到精食,势必设下永久玄门,如果永久设置,只怕十年之内也解不了!”

老花子把四个少年男女落在后面,眼望着依良红和花咏诗准备上峰时,突然听到上方传

来一声大喝道:“情慾世界人,你们快停止,峰顶已被封锁!”

花咏诗轻声向依良红道:“这是战乱世界人的通译!”

依良红拔身冲上道:“阁下现身出来说话!”

只见石后突然现出一个异装武士形男子,无法看出他的年纪,只见他朝着依良红道:

“情慾世界高手,你们退回去,否则后患无穷!”

他说着回头向身后打个手势又道:“你想硬闯峰顶必先杀我,因为我是我世界第七国派

到七情六慾界第一解说,也是到神州来的第一个,不会再有了,你杀了我,必定激发我派到

这一区域三十二名大武士大开杀戒!”

依良红冷声道:“你威胁不了我!”

“可是你已有三人被我们捉住,在未运往我的世界之前,你一杀我,她们也没有命,我

们来此之前,奉国王之命,不会乱捉无用之人,提的是男女武功最强者,这对我世界的战争

大有帮助,这意思你可懂?”

依良红大笑道:“拿我世界高手去替你国王打天下!”

“不错,将来还会把他们送回来!”

依良红大声道:“你们已经捉到什么人了?”

战乱世界通译道:“一男两女!符寒仙、朱圆圆、水上风,他们已受控制。”

依良红闻言大惊,再也不敢动了,回到崖下向依良红道:“他的话可当真?”

花女点头道:“能说出名字不会假,原来他们只是要武功高的人,你先别乱分寸!”

说完拉住依良红道:“可能不上此数,圆圆、赛仙只是这一队下的手,他们还不知另外

两队的情况!”

“解说是什么?他说他是三队中唯一解说?”

花女道:“那就是通译,我们得从长计议!”

二人退到老花子身前,这下连老花子也想不出办法了,正当无计可思时,忽见峨嵋青峰

师大和四神之一烟尘师太带着柳絮和黄沙浪急急赶到。

依良红看青峰师太面色凝重,立即迎上道:“师太,你老不必难过,朱圆圆和符寒仙、

水上风被捉的事我全知道了,现在大家商议如何救出之法很重要。”

青峰师太道:“贫尼和柳姑娘在路上会到烟尘师太和黄姑娘才知施主在此,对方的玄门

太厉害,当符寒仙只进入一座石后就不见了。”

花咏诗道:“好在师太和柳絮姐没有同时进入,否则也无力无用武之地!”

烟尘师太道:“听说外世界的玄门毫无破解之法?”

花女道:“有,破解也要施展玄门,那是进入他们的玄门再以更强的反收门克制!”

依良红道:“事到如今,阿咏,我两个只有冒险了,看能不能摸上去?”

花咏诗道:“这不行!一旦激怒他们,战乱世界的人是不择手段的,他们真会杀死圆圆

和符姐!”

老花子道:“他们把人藏在那里?为何不运回他们的世界去?”

花女道:“前辈,运回去?你老认为是骑马坐车那样容易,三个一送,两个一骑就运走

了,他们来一趟也不是要来就来,要走就走,发动玄门到外世界去,也等于大军作战,事先

要有周详的计划,发动总玄门要动用几百个人啊!对了,我们还有一个比较安全的冒险,如

果成功,甚至可以全部反制他们。”

烟尘师太道:“姑娘,对付外世界的人,贫尼一点办法也没有,你说说看?”

花咏诗道:“他们来了三十几个,这不是几座小玄门能办到,他们的小玄门必定是由一

座大玄门载来,何况他们还打算在这个世界捉很多人去打战。”

依良红道:“玄门还有大小,难道如大船截小船?”

“对了,有些外世界称玄门就是称船,我们如能找到他们的大船口,偷进船内控制他们

的大船总玄门的玄机,那他们就束手无策啦!”

依良红道:“这样如何去找?”

花女道:“你当然找不到,不但找不到,也许误踏进去,自己也回不来了!符姐、柳姐

和那个什么水上风的一定是关在大玄门中,可是我又不能离开大家,真是左右为难了。”

青峰师大道:“姑娘,你是担心我们?这样好了,我们退回景泰城里去,你和阿良立即

展开寻查。”

依良虹忽然叫出道:“且慢!”

花女道:“什么不对?”

依良红道:“大家快藏身,山下有好几条路上来了儿大批人物。”

花女噫声道:“你能闻风察物,这一方面你比我强多了,快,快藏起来,先看看来了些

什么人?”

大家赢好不久,忽见山下黑影飘飘,似真不止一批,依良红轻声道:“正面这批人物很

怪!”

老花子道:“是寒谷僵尸教的。”

依良红点头道:“是,好浓厚的尸臭味!”

花女道:“七情六慾界真是无奇不有,居然有用尸体炼功的。”

依良红道:“这是邪功中邪功,炼的要把自己阳刚之气炼去,因之他本身的肌肉都得干

枯了。”

青峰师太道:“快看右面飘起那影子!”

花女噫声道:“中子城五城主宰带领大批手下赶到了,八成是来夺取精食的!”

她说完一闪,如幽灵般到了左侧,又一会儿又回来了!

“阿咏,左面是什么人群?”

“是rǔ娘和五巡四绝,还有理头魔和法王!”

“法王!”老花子冲口而出。

花咏诗道:“他们受了rǔ娘控制,马上就有大乱,我们怎么办?”

依良红道:“这下可糟了,假使战乱世界的人要圆圆和符姑娘他们怎么办?”

花女道:“有中子城人出面,战世界的人就明白我们无关了,走!我们到后山去!”

“姑娘,到后山去?”烟尘师大有点不解。

“师太,去找战乱世界的大玄门。”

大家不上反退,绕道后山,花女拉住小要饭的道:“后山情形如何?”

小要饭的道:“除了峭壁就是百丈深沟,一条小溪直通大瀑布!”

花女道:“快带我去大瀑布!”

小偷儿道:“瀑布后有个大洞,据说是由洞底直通青海!”

依良红道:“管他通那里,我们要找的是战乱世界人设下的总玄门,快点带路!”

两小了解原因后,一直带到瀑布前指道:“里面黑漆漆!”

花女向大家道:“你们在这里守着看瀑布,如果看到有奇光射出时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章 怪界三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