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

第二十一章 血魂岭赴约

作者:秋梦痕

天又近午了,黄沙浪在一路上紧张异常,两只眼睛简直转个不停,这时候,她已失去了

停心,没有一点“边城杀手”的气概啦,依良红看到她笑道:“黄姐姐,怎么啦?风声鹤唳

啦!”

“阿良,你别笑姐姐,当心脚下,说不定,一不小心踏进棋盘里。”

依良红笑道:“他如摆的是围棋,我就叫吃!他摆的是象棋,我一出手就将军!”

花女笑道:“可惜金世界人不会摆你想像的那种棋,所谓棋盘,他是摆棋人,你只是他

的棋子,他要你到那里,你就只有乖乖的听,等到你晕头转向,元气大伤时,他给你一记地

底掌,你想不到游魂世界走一趟都不行。”

黄沙浪道:“土遁,他们真会土遁!”

“有点像,也可说成隐身法!”

说到这,她忽然低声道:“他们在左侧!”

依良红道:“我的耐性有限!”

花女道:“千万别出手,我们要的是他们来了多少人?”

依良红问道:“这个世界的人,他们对于个人性命看得如何?”

花女道:“从小心谨慎,多疑多诈上看,你说呢?忽然问起这个是什么意思?”

依良红哈哈大笑道:“我明白了!”

回头向黄沙浪道:“黄姐姐,你和阿咏落在后面一箭之地,注意,别向我打招呼!”

“你要作什么?”黄沙浪有点莫名其妙。

花咏诗也有点愣愣的道:“你要捣什么鬼?”

依良红道:“你是七情六慾的移民,你当然明白才是,硬说不明白,那就等着瞧!”说

完大步向前,趁一路地形复杂,转间就看不到他的背影了。

黄沙浪忽有所悟,笑道:“原来他要活捉对方了!”

“什么?活捉,那太冒险了!”

黄沙良道:“他已告诉你了,七情六慾界的人,尤其是我们神洲人,冒险者是求生的,

也是生存的最高手段,对方怕死,我们不怕死,胜负之数已经分明。”

花咏诗摇头道:“我担心他踏人对方的陷井!”

黄沙浪道:“他是我们武林中的精英,天赋高人一等,听到你对金世界人的分析,他已

有十足的把握,过去,他通过很多很多难以应付的问题,凭着他的机智,莫不迎刃而解,你

等着看望,这两个金世界人不久就会落在他的手中。”

花咏诗道:“他是很机智冷静,我怕的对方也是出了名的诡诈多变的外世界人,尤其是

被选到别世界的高手!”

她提心吊胆和黄沙浪急急追出,但一直看不到依良红。

“阿咏,别只管注意阿良,你可知道他有些什么道行?”

花咏诗忽然惊叫道:“不好,他想施展大修罗法对付敌人,那便糟了!”

“为什么?”黄沙浪也紧张了。

花女道:“人家的‘四季风’最容易破解别人的左道玄功。”

黄沙浪道:“原来如此,我几乎被你吓嘘住了,这点你放心,他的大修罗法,只是用来

当外衣,他要出手是施‘奔雷七式’,不过他在不明敌人底细之前,连奔雷七式也不会施

展。”

一阵吼声传来,二女的谈话立停,花女吓声道:“金世界人为何发出吼声?”

黄沙浪道:“这有什么不对?”

花咏诗道:“这是急躁呀,他们的容忍非常强,从来不急躁呀!”

“快去看,阿良难道占上风了!”

花女一拉黄沙浪,力朝吼声处猛扑,但人还未到,耳听依良红的笑声竟从四而八方传

来,这使花女停住道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黄沙浪道:“这是魔音!噫,他又施展另外一种功夫啦!”

花咏诗轻声道:“不是魔音,最高内功的万物回响,你在沉谷之内发过喊声没有?”

黄沙浪道:“普通人也能呀,但这是中林!”

花咏诗道:“这就要精空的内功才行,他的声音是被山石树木回过去的,因此回音有大

有小,变成他千千万万的化音了。”

黄沙浪道:“金世界人被蒙住了!”

花咏诗道:“蒙是蒙住了,但还不致使他们恐惧到发出吼声,八成还有名堂,我们快悄

悄接近去看,金世界人难得恐惧,一旦恐惧,他们连‘地底拳’都发不出。”

掩蔽着接近时,花咏诗冲口叫出道:“傀儡阵!”

黄沙浪伸手将她嘴巴捂住:“小声点!”

花咏诗挣脱道:“傀儡公子在此,我不能放过他。”

黄沙浪道:“你硬要破坏,我也阻不了你!”

“黄姐,你是什么意思?满树林都是傀儡飞舞,你看不见?”

“啊咏,你到底还是嫩了一点,那是阿良玩的把戏,你能不能轻声点?”

“吓!”花咏诗放低声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黄沙浪将她拉着蹲下道:“你知不知道阿良反制‘鬼道使者’的‘阴阳界’的经过?”

花咏诗摇头道:“没有听说过!”

黄沙浪道:“阿良为了查清傀儡公子的底细,又知鬼道使者是傀儡公子的人,后来,哎

呀,说来太长。总之他得到了鬼道使者一个傀儡,现在是他以那个傀儡在玩把戏!”

“啊!以大修罗法把一个傀儡演化出来!”

黄沙浪道:“你醒啦!刚才那两声大的,几乎坏了阿良的把戏!”

花女叹声道:“那两人的吼声停下,不知怎么样了?我们再过去一点?”

黄沙浪道:“傀儡也不见了!”

忽听依良红哈哈大笑道:“金世界人原来胆字这样小,真是虚有其名。”

花女看到依良红由空中落下,急问道:“他们逃走了?”

依良红笑道:“没有,断气了!你们快别过去,死相实在难看,眼睛突出,大口张开,

全部是被唬死的,早知如此,我就不用费那大的劲了!”

花女道:“糟啦!搜他们身上没有?”

依良红道:“除了一大把银票,其他什么也没有,糟了么?”

花女道:“他的纸袋里没有一只像小小方盒子的东西?”

黄沙浪道: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

花女道:“金世界人的玄门法盒呀,得到手就能去金世界!”

依良红道:“没有看到。”

花女道:“那是死前被毁掉了,太可惜,有了那东西还可查出他的同党。”

依良红道:“不要去了,我连他衣服内外都仔细查过,确是没有其他东西。”

花女道:“我相信,那是他们死前毁掉的,只要一按钮,那东西就会一闪光消失,现在

我们快奔血魂岭,希望沿途再遇上几个。”

依良红笑道:“他们为何怕傀儡?居然会吓死!”

花女道:“我说过他们多疑,多疑的人物胆子最小,你原来没想到这个啦!你如直接向

他们攻击,那反而太危险!”

依良红笑道:“你们没有看到他们发吼的样子,居然把只手握拳透肉,掌心流血,显然

是恐惧到了极点。”

花女道:“这是我们对金世界人的新了解,以后遇上,就是以这种方法去整他们。”

在黄昏来临前,走在前面的黄沙浪忽然发现大道上有一队江湖人,数一数竟有十四位之

多,回头叫道:“阿良,你看看那是什么门派的?”

依良红紧走几步趋势至林外,看到那批人距离很远,也是向北走,摇又道:“这如何知

道?”

花女也赶上,看出确是江湖打扮,绝非是商旅,急急道:“接近上去!”

当前江湖上非常复杂,加上有了外世界人,依良红也不敢大意了,抢在前面道:“不宜

太近,能分辩出就行了!”

黄沙狼道:“我们世界除了你个人不是侵入者,还有你的手下之外,已经有好几个世界

侵入了,我担心还有很多会来。”

花女道:“好在入浸者目前只有部分需求而来,一旦有了权利控制之心,那就可怕

了。”

依良红道:“我也是这样想,一旦有一世界人存心吞没七情六慾界,事情就麻烦啦!”

黄沙浪道:“我看出来了,前面是新起的‘大统教’人,近一年中,新起了两个神秘宗

教,一就是大统教,一为‘金母教’,其教意,宗旨没有外人知道;内部全是武林高手,但

教徒连普普通通的也要,大统教收的教徒最多,有点急急扩大之势,金母教只收女的,选择

严,整个江湖都在流传议论!”

依良红道:“我为何不知道?他们教主是什么人?”

黄沙浪道:“连他们内部都不清楚,那能知道他们的神秘教主!”

花女道:“七情六慾界实在太乱了,战争夺权现在各霸一方,江湖上又在趁机发展帮

教,加上又有外世界的侵入,真可怜那些老百姓。”

依良红加快脚步,走近了,忽见十四人最后一人忽然落后下来,似也有意与依良红等更

接近,不过他始终不回头。

黄沙浪忽然道:“我认出落后的大汉了,他是青海辜正泰,人很讲意气,为何参加了大

统教?”

依良红道:“别点透他,此人武功如何?”

黄沙浪道:“称得好手、由此可见,前面这批人都是高手!”

花咏诗道:“其中两中年人,武功尤其高,也许是该教中地位不低的人物。”

依良红道:“黄姐姐,他似等你先开口,搭讪上去,我有事要套他。”

黄沙浪看到辜大汉落后很远了,出声叫道:“前面可是辜大侠?”

大汉闻声回头,似在故作惊讶道:“黄女侠,原来是你,好久好久不见了!”

三人一同上去,黄沙浪笑道:“前面十三人是辜大侠的朋友?”

“哈哈!黄女侠,别明知故问,前面是本教兄弟。”

大出依良红意外,他竟毫不避忌,黄沙浪也轻笑道:“来,我介绍你认识两个人!”

黄沙浪急接口道:“他们两位是我朋友,依公子、花小姐、初出道,还望辜兄多多照

顾!”

“哈!黄女侠,边疆杀手的朋友还要我辜某照顾,那真是把我抬得太高了!”

依良红拱手道:“辜兄,看样子我们是同一道路又同一方向,唯一不同的当然是目的

了,咱们走着说,贵教兄弟超前太多了!”

辜正泰道:“我们兄弟的目的,只怕与三位没有冲突,我们去救两个人!”

黄沙浪惊问道:“救什么人?”

辜正泰道:“一为本教员教主齐天山,一为是个少女,名叫风心寒。”

提起“风心寒”三字,不但使依良红吃惊,居然连屯紧张了,黄沙浪经验老到,不动声

色,笑关什么地方?落在什么人手中?”

辜正泰道:“对方是什么路子还不清楚,地点在百果岭!”

黄沙浪讶然道:“离血魂岭不远,太好了,我们去血魂岭,还不到百果岭,我们办完事

一定去百果岭走一趟,辜元如用得着我们,愿助绵力!”

辜正泰道:“三位!我个人当然求之不得,但我还得请示上级一番!”说完拱手,立即

向前奔出。

黄沙浪见他走后,立向依、花二人道:“七世怨女风心寒怎么会落在别人手中?”

花咏诗道:“大傀儡心法有半部落在风心寒手中,我们非去不可,阿良,奔血魂岭行程

要加快了!”

依良红道:“向右侧,超过他们,一夜就能够赶到!”

黄沙浪道:“约期不到,赶到有什么用?”

依良红道:“留下标记字句,反约傀儡公子赴百果岭,他不失约,见字不管他来不来,

假如失约,我也不失信!”

花女笑道:“你真会想,反约倒是一个办法,江湖上亦有前例可循,不能说你无理!”

商议一定,三人离开正路,立由右侧奔出!

未到天亮三人已经赶到血魂岭,但大出意外,只见一位老太太向着花女笑脸相迎!

“rǔ娘!”一声欢叫,花咏诗冲了上去。

“小姐!役有想到老身在此?”

花咏诗笑道:“rǔ娘,你越来越有灵感啦!”

说着,立将依良红和黄沙浪介绍道:“你要见的依公子就是他,这位是黄姐姐!”

老妇哈哈笑道:“依公子的内功真是入了化境,加上大罗心法操纵傀儡满天飞的运用,

更是妙不可言!否则那个全世界人也不是好对付的。”

依良红哈哈大笑道:“原来前辈是在暗中替晚辈护法!”

花咏诗吓声道:“好啊!rǔ娘,你是在耍我!”

“呵呵,不尽然!在那林中,本想出面,但因琉璃巡告急,我未来会面就走了!”

“什么,琉璃告急,告什么急?”花咏诗面色凝重的问。

老太太道:“五城主宰,只有中子城主宰在逃、其他四个邻震主宰及手下全部除掉,可

是我们四绝也没有一个生存!”

花咏诗道:“为何拼得那样激烈?”

老太太道:“问题出在法王和鹫头魔,法王看势险恶,加上他的八大供奉之七又死在五

城主宰之手,他竟偷偷溜了,他一逃走,班头魔的十八长老、四大总管,加上鬼袅、灵枭相

继倒下,因此四绝不得不全力冲杀!”

“鹫头魔自己呢?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一章 血魂岭赴约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