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

第二十二章 符?禄?咒?

作者:秋梦痕

依良红看到走进石室的女子,估计也不到三十岁,因为蒙着面纱,也却难窥芙蓉面。

“三位!待慢了,这位兄台可就是依公子?”声音倒是很中听,也没有冷冰冰的味道。

依良红笑道:“某小姐,你也请坐!”

“什么,你称我某小姐?我何时姓某了?”

依良红笑道:“女孩子在从未谋面的男士之前,最不喜欢的就是通名报姓,因为在下不

便动问,只好如此称呼了,小姐!风亦楼姑娘约在下来此,不知有何指教?”

“依公子,你通古文,符禄咒语?”

“谈不上通,略知一二!”

“我有一册古典,不知其内容,想请公子指点!”

依良红道:“小姐,你莫忘了,我也是武林中人,你的宝典,岂可轻示人?”

蒙纱女笑道:“我不是你想的那样笨,那怕你过目不忘也没有用。”说完,从衣袖里拿

出本册子,笑道:“这是我的手抄本,请你指点!”

依良红道:“姑娘怕我夺走原本?”

蒙面女道:“万一依公子来上那一手,咱们不是伤了和气?”

依良红哈哈笑道:“当然,当然!江湖多作,不得不防!”

说完翻开一看,他又大笑道:“这是太古文,说是文,不如说是符,古人不通文字之

作,结绳记事之前,全凭智者个人观念所划之记事!”

蒙面女道:“公子可认得其中意思?”

依良红道:“小姐真是有心人,居然把其中连贯句子一部错乱,难怪说在下纵有过目不

志之能也没有用。”

蒙面女轻笑道:“依公子真是高明!”

“好!小姐能出多少代价,在下只有一字一字的指认了!”

蒙面女道:“中原最大‘东升钱庄’银票十五万两如何?”

依良红道:“小姐的手头很阔,成交了,现在就开始?”

蒙面女道:“你一个人,到后洞去,这两位姑娘就在这里等!”

依良红道:“在下把话说在前面,每字说两遍,记不记得是小姐的事?”

蒙面女道:“我也把话说在前面,你如不诚实,胡扯乱说,我不但不给钱,而且对你不

客气!”

依良红笑道:“小姐不是不懂,而是不能全懂,也许懂的部分不能自信,否则这手抄册

子中必定不全!”

蒙面女道:“依公子是个厉害人物,难怪傀儡公子约你赴血魂岭,走罢,我们双方,今

天都要冒险!”

风亦楼向花、黄二女道:“两位休息,我得去侍候。”

少女看到石室内没有外人,轻声道:“阿咏,你看到蒙面女有何疑问没有?”

花咏诗道:“姐姐,你担心阿良?”“不!你并意的不是我想到的。”

花咏诗道:“那就是你怀疑她不是正点子!”

“对,谈吐气质,好似欠缺什么?”

“你也不赖,她一进石室时我就看出她不是主子,不过她比风亦楼老练,也许她是正点

子的贴身心腹。”

“阿咏,你猜,那本册于是不是大傀儡法上半部?”

花咏诗道:“我要问那位小姐是不是‘七世怨女’风心寒才对。”

黄沙浪道:“我担心阿良在教完册子上的字后出危险!”

“不会,假设那小姐是风心寒,她在未练成大傀儡心法之前,她根本无能力向阿良下

手,何况还只是半部,半部心法如何炼?她是先学半部,再去夺另外半部!”

经过足足两个时辰,只见依良红手拿一叠银票带笑走出道:“生意作得很圆满,我们走

罢,这洞中已经没有半个人了!”

黄沙浪道:“什么,她们全撤走了!”

依良红道:“在我教完之际,另一位少女来报,大统教已经与‘黑水骑王’部下全面于

上了,八成我们的雇主想趁机夺取另外半部,当然全走啦!”

花女道:“雇主真是七世怨女?你教的确是大傀儡心法?”

依良红点头道:“我到后洞,雇主藏在暗中,请我去的少女,我早知道她不是正点子,

暗中人记性太强,不必我教第二遍就叫我退出来。”

花女轻声道:“洞中没有外人,你说说看,学半部有没有炼的可能?”

依良红扑哧一声笑道:“全部到手,她也只有干瞪眼!”

黄沙浪急问道:“阿良,你在里面捣了鬼,把它教错了?”

“不,不!字是绝对不能教错,风心寒是个非常精明可怕的女人,她在暗中提出几个疑

问我就知道,她对古文符禄知道不少,我不能捣鬼,只有开诚指导!”

花咏诗道:“那你笑什么?”

依良红道:“不管他得到全部或大统教主得到全部,他、她们悟到死也悟不出其中奥

妙!”

黄沙浪骇异那是什么原因?

依良红道:“上半部中缺了符咒,断了三句心法,我想下半部有符咒而没有心法!”

花女大疑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依良红道:“在我十年苦悟竹简令时,其中有两步我熟记半年,根本就不明白上面刻的

是什么东西,是符,是咒,是禄?现在我已豁然贯通,原来那两片就是大傀儡心法,量我拿

心中所记的和刚才册子上一对照,才知她们学的是古人所弄玄虚!”

二女闻言惊喜不已,莫不跳起,几乎冲口欢呼啦!

依良红又道:“走!我用大傀儡心法玩把戏给你们看,原来这一套玩意不是杀人的。”

花女笑道:“如何玩法!”

依良红道:“你们愿不愿当我的傀儡?”

黄沙浪道:“外面没有人,只要不使黄姐姐我太出丑,当然愿意,难道你已炼成了!”

依良红道:“邪门道行不似炼正派武功,正派武功讲求内外双修,长期苦炼才有成功之

望,左道讲求的是,‘通’,悟通了就能施展,所以谓之捷径!”

花女道:“我真要教你学玄门,你太聪明了,好!我们当你的傀儡好了,其实傀儡就是

你的敌人,你要怎样摆布我们?”

依良红笑道:“你们现在存心要和我作对,提高最大功力,心存反抗!”

花女道:“这当然,我们不脱你!”

依良红笑道:“我先把过程说出来,使你们更有准备,第一,我要你们走出石室。”

黄沙浪格格笑道:“我施千斤坠!”

依良红笑道:“只怕你的脚不听指挥,第二,我要你们脱衣服!”

黄沙浪叫道:“你放屁!我是你姐姐,你敢,傀儡由你阿咏去当!”

花女格格笑道:“黄姐姐,你急什么?他只要你脱掉披风啊!”

“不!阿咏,你不知道,他坏死了,你别当他正经。”

依良红大笑道:“黄姐姐,那我要你把眼泪哭出来!”

“不行,不行!”

依良红道:“打滚如何!”

“该死的阿良,你不能说好一点的,比方提手呀,往石室墙上爬呀,干嘛专点不好

的!”

“好好好,那你们注意啊!”他说完在地上一坐,双手作出扣诀之势,口中念念有词,

连眼睛也不闭。

两位功力奇高的女子看到他的主动,立即发动内功,施展重身法,竟把双脚陷进了地

面!

依良红忽然带笑道:“黄姐姐,你在前,阿咏在后,你们往石室外走,走三步,退一

步,到了洞口,再回身入石室,进了石室,黄姐姐爬墙壁,阿咏鼓掌叫好,如达法旨,绝不

轻饶!急急如今!”

怪事出现了,二女突然感到一阵头晕,但心里非常明白,更奇的是,两脚不由自主,如

言进三步退一步,真的成了傀儡!

走到洞口,转身回来,黄沙浪爬墙,形同壁虎,花咏诗鼓掌,使劲娇声叫好!

一切作完,二女又到原地才停!一停,二女忽然清醒,但都愣住了!

“哈哈!你们真听话!”依良红大声发笑!

“阿良,假使你要我们互相动刀怎么办,这不是杀人?”花咏诗郑重的提出问题。

依良红也郑重道:“此法有禁令,施法绝对不许杀害生命,要杀人只有用别的功夫!”

黄沙浪道:“刚才我爬墙壁时,我心里很明白,其实我根本不会壁虎功,但是我爬来非

常轻松啊!”

依良红道:“这完全是意志受控制作用,一切运用对方‘原能’,此法之妙,真是妙不

可言,如果……”

花女道:“如果落在坏人手中怎么样?”

依良红道:“他一旦不听禁令,乱开杀戒,江湖上将大祸来临,其本最后必遭天诛,此

毁之逆天,传授谨慎!”

花咏诗道:“黄姐姐,你是本世界人,又是阿良很敬重的,你可以练来防身!”

“不、不,不,我的性情太激烈,炼这左道玩意不但要修义好,而且要仁慈之心,我不

配炼,在我们女子中,你也不行,只有朱圆圆可炼,她天真仁慈,就算柳絮吧,真性有余,

仁慈不足也不能炼!”

花咏诗道:“我喜欢圆圆,你也喜欢她,她的人缘真好!”

“别拉远了,我们快去看大戏吧,说不定我们还有收获。”

花咏诗道:“鹫头魔和傀儡公子绝对不能放过。”

依良红叹声道:“这种江湖争端何时了,我真有点灰心了!”

三人刚刚走出洞口,突然看到一个异装老人肋住一个女子,黄沙流惊叫道:“百尾狐,

那是符寒仙!”

依良红道:“别紧张!尾随上去,那老人不知是何来路?”

花咏诗道:“不是外世界人!”

黄沙浪道:“快施大傀儡法将她救下来!”

花女道:“黄姐姐,难怪你不能炼,动则施法,岂不是成了儿戏,不管你学的是什么?

不爱惜、不尊重就是不敬,不敬就侮辱,所谓善泳者死于水,玩火者则自焚,千万不可不慎

重!”

依良红道:“救人虽非侮辱法,但有别的方法可以代用,还是珍惜的好,你们在暗中盯

着,我去接近,先要弄清楚对方来历才行!”

花女道:“当心点,他是非常高手!”

依良红笑道:“只要没有‘玄门’那玩意就好,那玩意对我威肋很大,其他的你放

心!”

花女道:“玄门不杀人,那有什么可怕,凭你的本事,就算到了外世界,玩够了,你要

回来,随便制住一个高手,他敢不送你回来!”

依良红笑道:“那也不好玩,一踏进,身不由主,眨眨眼就到了另外一个世界,简直是

作梦一样,甚至还可以囚人,有力无处使!”

花女轻笑道:“囚人是另外一回事,你只要发动罡气,谁能捉住你,问题是心谎意乱,

疏于提防才遭对方制住,制住了放进玄关你才逃不了,这事我慢慢对你解释,今后你就不怕

了!”

黄沙浪认真道:“阿咏,这个窍门,你也要教会我,不然我真不敢一个人单独行动!”

花女轻笑道:“踏进玄门,等于坐上无缰马,假如你不上马,他又其奈你何,我是不认

识玄门,你就不会踏入了!”

这时依良红已经接近那老人背后啦,只见老人回身冷笑道:“年轻人,靠得太近了

吧!”

依良红冷声道:“老丈,我是初到贵世界,不愿强宾压主,你的气势太盛了,那里像个

神洲人!”

“你!”老人听出语气不对,立即回身,满面惊讶道:“年轻人,你是?”

“我是‘大强世界’人,你们神洲称之为魔世界。”

老人这下可上了当,表情不但紧张,连一步也不动了,八成他也去过魔世界,只见他立

即将腋下不省人事的符寒仙放下,严阵以待似的,沉声道:“年轻人,何事来我七情六慾世

界?”

依良红又向前踏进两步道:“这你不必问,请你带个口信给‘黑水骑王’,他收容了我

世界一名逃犯,他就是傀儡公子!”

老人眼睛一转,急急道:“年轻人,老朽与黑水骑王没有关系,这个口情如何能带

到!”

依良红没有看到他的眼睛转还好,一旦见到,心中有数,冷声道:“老丈!这是说,不

想我把骗了!撤散了?有关系也好,不认识也好,这个口信非送到不可!”

“好好好!你撤散玄门,老朽设法把你的口信带到!”

老人刚说完,突见地上的符寒仙好似僵死一般,硬绑绑的立了起来,而且一跳一跳的跳

向依良红,老人一见,面色大变!

“老丈,你可以走了!别忘了,口信烦请带到,这个女子作为人质!”

黄沙浪在暗中看到,几乎忍不住要笑,轻声道:“阿咏,你看到阿良的鬼讨多端了,他

把大傀儡法用到符寒仙身上。”

花咏诗眼看那老人不敢动,大有英雄毫无用武之地,符寒仙的情况,更加深他内心的疑

惧,只见他拱手道:“一定,一定,后会有期!”巴不得早点离开,还说什么后会有期。

“真笨!”花咏诗骂完,再也忍不住,噗嗤笑开了。

依良红似察出她们的藏处,一看老人走远,立即将符寒仙抱起,大叫奔出,急扑右侧树

林道:“快来接人!”

黄沙浪闪出接住符寒仙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二章 符?禄?咒?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