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

第二十三章 元神三分法

作者:秋梦痕

提起‘元神三分法’,不但花咏诗面色大变,这一下达老妇也大吃一惊,老少同声问

道:“你看出百瘟神君已炼成‘元神三分法’,不可能吧?”

依良红道:“前辈,你将全部功力运在两眼,仔细看看他的玉枕穴,那三道灵光是什

么?如不小心,毁掉他两个元婴也杀他不死,一旦反扑,对手自己也会人神俱灭!”

花女抢先运功,一看大惊道:“以他的年纪不过百岁,怎么会炼成‘元神三分法’,这

就糟了,如何能制住他?”

老妇看完,真是面色大变,连话也说不出了。

花咏诗问道:“阿良,你要我怎么办?”

依良红道:“你不能施展玄门,那对他没有用,顶多你把他弄到大强世界去,万一他到

大强世界连络那些不稳的城主宰,恐怕留他在我的世界更危险,祸害更大,你只有拖住他,

不攻击,你防守有余!”

花女道:“那我去了!”

依良红一挥手,又回头向老妇道:“前辈帮我守住岸顶,提防那孙文才闻风赶来,同时

留心金世界人,一旦发现金世界人,立即发啸知会晚辈。”说完由另外一侧腾身而下!怪须

老人一见岸上越下一双青年男女,也只看了一眼,毫不在意,可是萧不气一见依良红就跳起

来道:“师兄,外世界人!”

“师弟!男的不是,女的是,外世界人没有什么可怕!”

花女冷声道:“老头!你是大统教主?”

“嘿嘿!丫头这里不是你的世界来找老夫何为?”

花咏诗冷声道:“要你交出‘三易精经’,不管在什么世界。”

突听另外一方岸上道:“小姐,那个家伙由我老婆子来!”

花女闻声,心中一直,叫道:“rǔ娘,你下来,有点话说。”

来的竟是叶姥姥,只见她身如飞絮般飘下!

花女靠近她道:“rǔ娘,他炼‘元神三分法’,小心!依公子只许拖住他,等他作了那

个矮老头来接他。”

叶姥姥闻言一怔道:“是真的!好家伙,他到过我们大强世界,我见他不怎么样,原来

是装的,好!你退开,拖住他很容易。”

百瘟神君一见叶姥姥,居然纵声大笑道:“魔世总长!你来到我的世界,真是稀客,看

情形,老夫恐怕要尽点地主之谊了!”

“大统教主!我以玄门炼法,换你‘三易精经’如何?”

“哈哈!叶总长,玄门炼法我已在大强世界得到了上乘心法,要炼只是时间问题,老夫

如炼成‘三易精经’,那时候连你们大世界的总主宰都是老夫的了!”

“好,教主!看样子,令徒是等不到你去撑腰啦!全世界人的‘棋盘法’、‘地底

拳’、‘四季风’要大开杀戒啦!”

大统教主闻言惊骇道:“此言当真?”

叶姥姥立即展开身法,哈哈笑道:“真也好,假也好,施展你的拿手货吧!”

大统教主似知叶姥姥的身法可怕,大喝道:“叶总长,你的魔金环法又奈老夫我何!”

说若展出一套奇诡毒辣的怪拳法,立即抢攻!

“哈哈!大统教主!我知道你的‘元神三分法’不拍打,可是你也脱不了身,咱们就耗

下去吧!”

依良红一看计策成功,立向矮老头大步踏近道:“老东西,你为什么要害死符寒仙?她

死了可以去游魂世界,二十年后,她更年轻,可是你不但要尝到死的滋味,而且永远会消失

在这个世界,你想想看,人神俱灭是何等悲惨!”

萧不气大叫道:“那不是我的本意,那是师侄孙文才要挑起中原武林去对付黑水骑王,

我们也是要夺‘三易精经’,你不能,你不能下手毁我元神!”

依良红突伸一指,立起雷声,冷冷的道:“中!”

一声大震,突见萧不气身体倒地,紧接着全身冒烟,在一阵波波音响过后,烟消了,尸

体竟化为乌有,地面上只剩下一身衣服!”

花女一见,居然也打冷颤,惊问道:“那是奔雷指!”

依良红道:“我恨透了这种人,本来不想毁他元神,可是他转身投胎还是个恶人!”在

波波音起时,大统教主面色大变,可是又脱不了身,只气得大叫道:“那小子,你太狠毒

了,动则毁人元神,你不怕天谴!”

依良红冷声道:“天有好生之德,天亦有好恶之心,除大恶即替天行道,你炼成‘元神

三分法’就自认炼成不互之身,不错,能炼成元婴之人,就是不死之身,何况成三分!然而

你为什么不想想,凡事没有绝对的,那怕是大罗金仙,只要他不毁道基,道基一毁,仙根必

损,根尽则元伤,元伤而坠凡,入凡就有毁灭元婴之危,你只炼成“元神三分法’又算得了

什么?不要说我奔雷神功能震散你的元婴,普通飞剑也能以真火炼化你,现在你自作决定,

要保住元婴,你就自行尸解,要出手,你就会步你师弟后尘!”

这一番话,句句打在大统教主心灵上,他是行家,听到之下,真是心惊肉跳,全身发

抖,事到临头,只见他立即停止攻击,颤声道:“少侠!老朽修来不易,恳乞放老朽一马,

从此退出江湖,自我闭关,永不出山!”

依良红捉头道:“我容你,天不容你!你太恶毒了,居然仗技烂杀,下瘟毒加害数千生

命,你为了什么要那样阴毒?”

大统教主知道所作所为已暴露,不反省吼道:“小子!你是逼人大甚,老夫拼着元神毁

灭也要与你同归与尽!”

依良红大怒道:“老头子,你想以血婴反噬之法来和我同归与尽,好!那就让你见识见

识我的‘大修罗天网’,看你的血婴能不能逃得出去!”

他突然双手握拳,大叫道:“姥姥退开!”

叶姥姥闻声急退,同时向花女大声道:“小姐!快退,当心伤了元气!”

依良红突然扑向大统教主道:“我等着你了!”

事已至此,大统教主似也知道什么是‘大修罗天网’,只见他面如死灰,勇气全失,猛

的反手一掌,直劈天灵,大叫道:“小子,来世再见!”

一股血光冲起,在血光中,隐隐藏着一个赤体婴儿,闪了数闪即消失!

花咏诗奔向依良红道:“那婴儿是他的元神?”

依良红道:“这个恶人实在可怕!”

叶姥姥走近道:“公子,他会去游魂世界嘛?”

依良红摇头道:“他的怨气不消,将会借尸还魂!”

忽见岸上飘下六世怨妇道:“小哥,他还会兴风作浪!”

依良红道:“自行尸解之人,元婴虽然在,他所学的心法也不会忘,但他还要重新修

炼,少则三十年,多则要一甲子,未来的事谁也难料!”

两个老太太都依偎在依良红身边,不知想什么,一句话也不说了,倒是花咏诗向依良红

道:“我们快去那谷内看结果!”

依良红向二老道:“两位前辈,请分别去把守后谷,我和阿咏由侧面进去!”

叶姥姥问道:“要不要突袭金世界人?”

依良红道:“姥姥有把握将他们全除掉嘛,不能全部除掉,只要逃走一个,这个世界的

人,我敢说,将来必大举报复!”

叶姥姥道:“除非找到他们的总玄门,否则绝难全部除掉,可是他们的目的不达,恐怕

不会离开!”

依良红道:“第二条只有造成他们的恐惧心里,恐惧使他们各动离开,恐惧使他们带回

去心里怯懦,流传于他们的世界,今后就不会有人敢来了,这比全部除掉更有效!”六世怨

妇大声道:“攻心为上,对!小兄弟,你真是想得周到,这办法是上上之策,好!我们去

了。”

依良红道:“前辈,晚生有个不情之请!”

“你说!”六世怨妇对依良红发生了好感。

“前辈,贵教如尚未淌进打斗,最好见机撤走,要对付大统教和黑水骑王,将来有的是

机会,何必非在此际呢?”

“行,老身答应你!”

两老立即分开纵上崖去,但不到一会,依良红尚未行动,突又看到叶姥姥飞落大叫道:

“公子,快上去看!出了怪事啦!”

花咏待道:“什么怪事?”

叶姥姥道:“我也不明白,但听到六世怨妇在我的左侧发出惊叫之声,我来不及去看,

先来告诉你们!”

依良红道:“快去,什么事能使她发出惊叫!”

叶姥姥道:“这也是我说的怪事,她的道行不在我之下!”

花咏诗抢先拔升上崖,急叫道:“rǔ娘,快带路,在什么地方?”

叶姥姥跟上指道:“左侧森林中,过了森林就是那一座谷。”

依良红急急道:“当心!森林中有人!”

老少三人扑进森林,花女首先发现一个老妇手中抱着一个三十岁的女子似还没有断气,

那老妇竟就是金母教的老教主六世怨妇,不禁急口叫道:“前辈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老妇

流着泪道:“这是老身首徒,她为了我,连教主都让给师妹,我也不知她为何躺在这里?”

依良红立即伸手一把脉,郑重道:“前辈别急,还有救!”

说完,立由身上拿出丹丸喂下,同时口中念动什么真言,念完,张口吐出一股闪闪奇

光,霎时连老妇都被罩住。

足足过了一刻,忽听奇光中老妇叫道:“小徒能动了!”

依良红将光收回,叹声道:“这是万万想不到的事,他居然作出这种事,简直恶到极点

了!”

叶姥姥道:“公子,你在说什么?”

依良红道:“百瘟神君复活了!”

花女大惊道:“你在说什么?”

依良红不理,向老妇道:“令徒元神大伤,你老必须牺牲自己一点修为,帮助令徒复

元!”

说完后再向花女和叶姥姥道:“百瘟神君的血婴,也就是元婴,他没有逃回他修炼之所

修炼,却不知道什么人刚死之身伏死还魂,也许是看中什么人,将那人的元神吞噬或骗走他

再借尸!”

叶姥姥道:“有这种事嘛?”

依良红道:“我不知大强世界?……对了,大强世界不信输回之法,可能也不懂元婴的

炼法?”

叶姥姥道:“老身本来不懂,但看到百瘟老魔自杀时,他的血光中隐藏着一个赤身婴儿

这才信,老身确是不知炼婴之法!”

依良红道:“这位姑娘是中了血婴吞噬元功,也许她师父刚好经过这里,这才惊走了百

瘟神君,他借尸不久,无法达他原来的修为,因此不敢与这位前辈为敌!”

花女道:“他要如何才能恢复正常?”

依良红道:“吞噬几个高手的元神就行了,对了,他是要吞噬这位姑娘的元神!”“雨

源,雨源,你醒了!”耳听六世怨妇发出惊喜之声。

依良红靠近一看,吁口气道:“没有事了,让她站起来活动活动!”

老妇激动道:“小兄弟,我真………依良红道:“前辈!什么也不用说,快快令徒走

动。”

老妇扶着徒弟走了一大圈回来,那女子立向依良红要行大礼,但被花咏诗拉住道:“姐

姐,别这样!请问你遇到什么人?”

“我叫雨源!”叹了一口气,又道:“遇到一个仇家,过去她不是我的对手,但不知是

什么原因。她这次见了我和口吐男音,不但功力高我太多太多,甚至如电抱住我,就这样,

我不省人事了!”

依良红大惊道:“百瘟神君等于饥不择食,血婴伏入女体!”一停,急问老妇道:“前

辈,你老到达这里时,难道没有看到什么?”

“老身姓韩,叫我韩姥姥好了,公子,老身只看到一团红光。”

依良红吁口气道:“男伏女身,功力尚未复原,不然你老可就糟了!”

一顿又问雨源道:“雨姐,他?不!你还记得她抱住你时,在那一霎间,你还能意识到

她的嘴是否吸住你的天灵盖?”

“对!对!那一霎我想起来了,真的是吸住我天灵盖!”

依良学向大家道:“大家记住!今后出入提高譬觉,一旦发现什么情况不妙,必须立提

罡气!”

韩姥姥急问雨源道:“你说你的仇人,难道就是‘露水塘鹅’西门珊?”

雨源点头道:“正是她!”

依良红道:“长相如何?多少年纪?”

雨源道:“二十四五,就是她长相妖艳,又炼成吸阳功,所以我才恨她。”

花咏诗向叶姥姥道:“rǔ娘,这很糟!百瘟老魔将会一体两用,不知要害死多少人!”

依良红道:“我们快到谷中去,大统教有了这个帮手,必定势不可当。”

花女立向叶姥姥道:“rǔ娘,请你快去召集五巡。要以群力搜耷千万别分散力量!”叶

姥姥道:“先别急,到了谷内看完情况再说,也许百瘟老魔去了谷内!”

人尚未到谷内,大家的鼻子里已经嗅到非常浓厚的血腥气,韩姥姥大叫道:“打完了,

死了不少人。”

依良红急叫壮老快去谷内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三章 元神三分法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