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

第二十四章 血婴吸魂

作者:秋梦痕

“阿咏,你去那里?”依良红立即追上!

“你别去!那批黑影就是大头人,我去赶他们离开这个世界,免得在此惊世骇俗,但不

知法王怎么样了,要不要捉来交给你!”

依良红道:“放他们走罢,他们已不发生作为了,不过顺便问问,看他们对傀儡公子和

嫂头魔去处知不知道。”

老书师一看花女背影,立向依良红问道:“少侠,这位姑娘是魔世界人?”

依良红笑道:“魔世界在他们称之为大强世界,这位姑娘名叫花咏诗,本来也是我们世

界的后代!”

天山白猿老人问道:“少侠与这位姑娘,这个时候尚未落店,必定有了非常事故发

生?”

依良红道:“三位前辈只怕近日发生的大事尚未知情?这时遇上三位前辈,也许是三位

的福气大!”

老书师惊问道:“听少侠口气,近日已经发生惊天动地的大事了!”

依良红道:“西天五煞的石头精,连一招未出,他的元神都被对手吸掉,三老认为可不

可怕?”

三老闻言,面色大变,他们都是老辈高手,当然清楚西天五煞的功力,无一不在他们之

上,一招未出而死掉,甚至连元神都不保,这是何等恐惧的惊人大事,天山白猿老人骇然问

道:“武林出了空前大魔头了?”

依良红道:“江湖上有个大统教,这个教的老教主是谁?也许三位前辈依然不明白。”

祁连狮王道:“在西疆似有个新起的邪教名叫‘大统’,其教主都不知道,那里会知道

其老教主?”

依良红立将近日发生的大事,详详细细的向三人一说,只听得三老毛骨悚然,天山白猿

老人道:“那个百瘟神君就在前面镇上?”

依良红点头道:“三位的行动要特别小心,见了‘金光天君’还可,以不接近就行了,

如果遇上百瘟神君,那就非常可怕,他要的就是元神,凡炼成元神的,一旦遇上就休想脱

身,依晚辈之见,三位今后最好少在外面走动。”

“少侠,这怎么办?”

依良红道:“晚辈忽然想到,他要的是元神,凡炼成元婴的,又莫不头上有灵光,三位

从现在起,以罡气罩住灵光,他不见灵光就不会下手!”

祁连狮王连连道:“多谢少侠,这是唯一最好的办法,否则藏起来也不安全。”

天山白猿老人间道:“少侠,连你也对付不下那借尸还魂的妖魔?”

依良红道:“现在谁都杀他不死,晚辈这次追来,主要是缠住他,不让他有修炼的机

会。”

花咏诗回来了,一到就叫道:“法王误中大头人的紫光刀死了!原来他竟是想偷紫光

刀。”

依良红道:“紫光刀是什么样的武器?”

花女笑道:“比电光剑更进步的武器!好了,他们走了,去了大强世界,再也不会来

了!”

依良红立向三老道:“三位前辈珍重,晚生要去十墩台了!”说完一拱手,带着花女直

奔!

这时夜色更重,进了十墩台,只见街上并不热闹。依良红向花女道:“小心走,他们师

徒都认得我们,搞不好,中了道就来不及啦!”

花女道:“这种人遇上奴役世界人就好,用玄门引他们去作奴役!”

“作奴役,谁能使他作奴役,难道有办法治他不成?”

花女笑道:“反奴役也好,让他当大老爷,那个世界有力有钱的人就是把别人当奴隶,

这种恶魔,他能去那里?”

依良红道:“你想的真好,叫一个大凶大恶之人去当老爷,那我也要作恶人啦!”

花女忽然看什么而一顿,接着低声道:“前面不是金色梦?”

依良红大掠道:“快叫住他,这丫头又单独行动了!”

花女道:“那还不是出来找你。”说完闪出,如风般把金色梦拉住!

依良红立即一打手势,自己先向一条小巷闪进。

花女不一会把金色梦带进巷子道:“我说的不错吧,她是溜出来找你的!”

依良红生气道:“阿梦,你真是大胡闹,人家躲都来不及,你却溜出来!”

金色梦嘟嘴道:“我不放心你嘛!”

“好了,好了,出都出来了,埋怨干什么!”

依良红问道:“你由什么地方来?”

金色梦道:“先元师军中呀!大家接到你的信,莫不担心死了!”

花女道:“你到街上有多久了?”

“天黑前到的,对了!我看到妖女‘露水塘鹅’西门珊了,她和一个年轻人搞在一块,

奇怪,她声音变了,变得老而哑!”

依良红大惊道:“难道你不知她就是百瘟神君?”

金色梦吓声道:“我忘了!难怪她不理我,我还和她打过架啊!”

“别说了,她现在在那里?”

二人靠近他身边,三人立向路侧闪,刚刚闪出四五丈,突见侧面出现一个老道打扮的人

物,依良红轻声道:“这道人?……”

话未完,金色梦叫道:“西门珊……”

“金光天君,老朋友好久不见了!”

“嘿嘿!百瘟神君,别来那一套,道爷早已知道你被迫尸解的事,怎么样?想吸道爷的

元神?放马过来呀!”

“哈哈!老友,别误会,我当你是别的高手!”

花咏诗非常着急道:“看情形,他们打不起来。”

依良红道:“在这种难得的机会里,不使他们打架实在太可惜!”

只见他立即坐下,双手扣诀,口念真言,轻轻叱一声:“斥!”

突然看到金光天君手一扬!

“老友!你不开窍!”百瘟神君向左一闪。

金光天君连自己都不明其故,何以自己的手能作出攻击之势,他看到百瘟神君一闪,但

又无法解释,一时哑口无言!

百瘟神君一见直瞪眼,冷声道:“来呀!别装作,想发招又收手,算什么东西!”

“住口!百瘟,难道我道爷怕你不成,你有多大本事想吸收我的元神,放出来,道爷照

样收拾你,哼!谁怕你了!”

百瘟神君嘿嘿笑道:“金光杂毛,老夫吸了你,抵上十几个高手!”

说完把口一张,立即吐出数团血焰。

“百瘟,你找死!”双手扬处,一团金光,夹着斗大的火轮,立即将血光挡住。

金色梦看到双方开始就是各显神通,急问道:“阿良哥,他们谁强?”

花咏诗代答道:“各有所长,半斤八两!”回头向依良红道:“孙文才远离斗场,我去

收拾他!”

“不到时候,双方尚未冲走出真火来!”

金色梦问道:“什么是真火?”

依良红道:“施展本命元神的时候,你们看,双方离开地面了!”

二女闻言,只见两魔闪闪上升,直向空中抢升,同声道:“为何要抢上空中?”

依良红道:“这种打法与普通打法不一样,居高临下者占上风,谁处下风,谁就会被压

住!”

两魔这时越升越高,离开地面已数百丈了,花女惊问道,“到底要升到什么时候为

止?”

依良红道:“谁的功力弱,谁就先受不住高空的压力,现在可以收拾孙文才了!”

说完收起护罩,拔身而起,一闪到了孙文才身后。

孙文才似被打斗看愣了,真的失去反应。

“大统教主,久违了!”

突见侧面抢出一个青年,居然抢在依良红前面,这种突然,大出依良红意外,使他几乎

刹住身,闻声之下,猛住后撤,硬把身了拉进树林!

二女悄悄接近,低声道:“黑水骑王!”

原来那青年就是黑水骑王,孙文才一见,冷声道:“阁下此来何意?”

黑水骑王一指空中道:“孙兄,请看空中!”

空中突然多了一团白光,孙文才一看怔住了,不但是孙文才,这下连依良红也给愣住!

耳听黑水骑王哈哈笑道:“那是家师‘黑河龙祖’,让你师父见识他老人家的“龙宫神

剑’的厉害,想要命,快点交出大傀儡心法!”

孙文才见他只有一人,他当然不怕,大喝道:“本教主正感有气无处发作!你算什么东

西?”人随声出。双掌猛劈而上。

黑水骑王似也不敢大意,火速挥拳,两人立即展开猛攻猛打!

花女走到依良红身后道:“阿衣,黑河龙祖到底是什么人?”

依良红道:“我在长白山时,参仙师父也没有提起过,连黑水骑王的来历也只耳闻过一

次。”

花女道:“什么是‘龙宫神剑’?他不但能敌‘金光火轮’,似也对百瘟神君的血光元

婴毫不畏惧。”

依良红道:“可能就是‘五龙神剑’,它发的是白光,那一定是白帝龙神剑!”

金色梦道:“你说清楚点,我不懂!”

依良红道:“五龙神剑有五把,和金光火轮、紫府神剑同属天兵神器,唯五龙神剑各有

功用不同。”

花女道:“我明白了,我也听说过天兵神器中有什么青帝龙神剑、赤帝龙神剑……”

依良红道:“东方甲乙属木,其色青,其龙神为青帝,南方丙丁属火,其色赤,龙神为

赤帝,西方瘦辛属金,其色白,尤神为白帝,北方壬癸属水,其色黑,龙神为黑帝,中央已

属土,其色黄,龙神为黄帝,这属龙神各有神兵,发出时,由其剑光颜色可知其是什么剑,

现‘黑河龙祖’所发的是一团白光,可见那是白帝龙神剑了!”

“阿良哥,快看,快看!”金色梦发出连续讶异之声!

依良红急接道:“时已深秋,忽然来了一大批黑影!”

依良红轻声道:“全是女子,噢!是金母教的!”

黑影分三面抄到,全无声音,一下子就将黑水骑王和孙文才困住。

“哇!没有一个弱的,金母教真不简单!”金色梦叫开了。

依良红道:“当心!金母教人数又多又强,可能逼出黑水骑王和孙文才联手!”

花咏诗道:“到时怎么办?”

依良红道:“只怕要你带阿梦出手相助了,问题是怕那批女子起误会!”

忽然有人在暗中道:“依公子,谢谢你的好意,这一面不劳费心,快请注意对面那座石

山顶,那儿有三个可怕人物,其中一个是外世界人!”

依良红闻言一震,急向花女道:“可能是中子城主宰,这要你出手!”

花女道:“这说话的是谁?”

依良红道:“金母教少教主!”

花咏诗立即绕道行出,奔向对面石山。

依良红带着金色梦追上道:“还有两个,你别大意!那可能是傀儡公子和鹫头魔,看清

楚再出手!”

花女道:“那两个交给你。”

石山不高,这时正有三人望着天空,好像似被空中三团不同颜色的奇光所吸引,连地面

那样激烈的打斗也不在乎。

花咏诗接近时,发现其中一个中年人真正是中子城主宰,只见她顺手打出一团什么东

西!

那中子城主宰简直来不及,立即被什么东西吸住似的,大叫一声,身体直往后倒。

另外两个尚在懵懵之中,闻声回头,他们看到了花女似还不知是怎么一回事,同声叫

道:“姑娘,你是什么人?”

在后面的依良红现身冷笑道:“她是大强世界的总副主宰。”

那两人一个是二十余岁的青年,他正是陶醉,当然,也就是傀儡公子,但不知他是本来

面目或是易容,另外一个头罩鹫头魔罩,只有两双眼睛可见,他们闻言是大强世界总副主

宰,似还不在乎,但看到依良红时,两人立即闪开!

中子城主宰似被什么粘住,拚命在地上挣扎,这种情形,对傀儡公子和鹫头魔的心里威

肋十分强大。

依良红似一点不怕对方二人逃走,他反而向地上一坐。

金色梦在暗中看到当前情景,好似进入了糊涂世界,简直看傻了!

花女已不再管中子城主宰,她走近金色梦轻声道:“阿梦,别发呆!当心自己,阿良这

时无力照顾你,来!我们退开一点。”

“阿咏,你施的是什么法,他为何在地上打滚!”

“是大强世界专门整治叛逆的心法,不能对外!”

金色梦又问道:“阿良在作什么!”

花咏诗道:“你再看对方!”

花咏诗忽然看到辫头魔已经向傀儡公子扑出,不禁惊他们反目了!”

花女道:“不是反目,是阿良要他们互拚!”

“有这种事?”

花女轻声道:“阿良炼成了大傀儡心法,你看他正在施法。”

“吓!傀儡公子近上了,他们如同两只牛,拚上啦!”

依良红站起身,向二女道:“你们听到一个声音没有?”

正在这个紧张关头,天空、地面,分成四个斗场,二女真想不到依良红突然问出这句

话,莫不瞪了眼。

依良红也知自己问得突然,轻声道:“那是你们在紧张中没有听到,阿咏,对你中子城

主宰怎么样了?”

花女道:“他中了我们大强世界惩治叛逆的禁制,非滚到天明才能断气,我本不愿这样

作,然而非这样无法捉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四章 血婴吸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