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

第二十五章 赤体导阳法

作者:秋梦痕

依红良提起瓦屋三妖还有强大后台,雪峰公公似也明白道:“小哥所说之人,老朽早已

料到,那是‘哲孟雄’一位王子,因夺权不成,逃进须弥山炼法,自称‘金光天君’三妖见

他法力武功奇高,尊他为兄。”

花女问道:“哲孟雄难道就是被元庭征服的‘锡金国’?难道国内还有更高的人物,否

则金光天君为何不回去夺权?”

雪峰公公道:“哲孟雄国还有一个强人叫‘支那神僧’,他已入中原查访金光天君下落

去了,他与老朽分工,要老朽监视三妖。”

“良红哥!”

依良红看到花女向他慾言又止,问道:“你有什么意见?”

花咏诗道:“我是说,支那神僧这次入内地,只怕查到也是白查。”

雪峰公公急问道:“姑娘认为支那神僧不是金光天君的对手?”

花女道:“你老可知金光天君得了金光火轮而且炼成?就算神僧能敌,这且不说,还有

两个与金光天君同样的可怕的人物,一旦遇上,试问神僧哪有成功的希望?”

雪峰公公向依良红惊问道:“另外有哪两个可怕人物?”

依良红道:“一个是借尸还魂的人物,本名‘百瘟神君’,现在是个女的,一个叫‘黑

河龙祖’不过这三人不可能联手。”

雪峰公公叹声道:“这两人老朽全知道,黑河龙祖当年是个大偷马贼,却被当时蒙古

‘马王’赶走,流落黑龙江,后来他回到蒙古报了仇,杀死马王一家七十余口,他为了逃避

元庭的围杀,结束逃走无踪,百瘟神君本为大漠牧民中勇士,因生性好色而被逐,理应不会

成什么气候才是,然却祸害偏命长。”

依良红道:“公公,过去不必多想了,目前我们必须先除三妖方可,不知三妖有什么真

功夫,晚辈至今也只知道他们会冰魂法。”

雪峰公公道:“他们在瓦屋山闭关有年,苦炼不出,他们为非作歹姦婬少女还是年来的

事,如不是有十族部落失去大批少女,老朽还根本不知道有他们出世,对于他们的道行,老

朽也不太清楚。”

依良红道:“既然如此,晚辈只好小心行事了,前辈,请你老带着我的金姑娘、朱姑娘

守在崖下十丈之外,晚辈带花姑娘进洞去,但不知炼魂洞座落在什么涯下?”

雪峰公公道:“小哥,你看了正面削壁之上,不是有三株横生主松,炼魂洞就在主松后

面,小哥,摸进洞大危险了,三妖还有八大门徒,一半守洞,一半守壁下,何况洞口离谷地

还有百丈之高!”

“前辈,家母被囚在洞中,现在不知生死存亡?就算冒着九死一生之险,我也要攻进

去,请前辈紧守外面,我这就开始行动了。”

说完招手花女道:“我们走!”

花女跟在后面,轻声道:“如何动手?”

依良红道:“主要是不明对方炼成什么功夫,我的法罩也有无法逃过的东西,现在唯一

办法只有用法罩将我两人罩住试试看了!”

花女道:“我想三人尚不可能认识你,就算看透法罩,他们也不会立刻加害怕母,到时

只有先下手为强了!”

依良红道:“希望他们看不透,那就不必打草惊蛇,先护住家母再说。”

花女道:“我担心的是,假设伯母不是囚在洞中怎么办?再找就困难了,那就必须捉一

个活口。”

依良红点头道:“也只有这样办了!”

说完发动法罩,立即将花女拉在身边道:“见到崖下有人也不要动手,免得惊动洞中三

妖。”

二人隐身在一层法罩之内,俏俏接近高崖脚下,雪峰公公说得没错,确见崖脚立着四个

中年怪物,横眉竖眼,而且是赤着上身。

花女在法罩内也不敢出声,耳语道:“阿良,他们手中拿的是什么兵器,我从来没见

过。”

依良红道:“两个拿的是古猎叉,另外两个拿的五毒吹箭筒,这玩意只有生番有,三妖

的徒弟原来是从生番吕挑选出来的。”

二人不接近四蛮汉,绕过他们,靠近削臂,立即冉冉升起。

在升至三棵横松时,确见一座大洞门,而且又见至四个赤着上身的强壮番人守在洞口两

侧,花女生怕依良红硬向洞门闯,耳语道:“洞口虽大,但挤四个大汉所剩无几空隙啦,我

们如果过他们身边哪怕看不见,书会觉察出来的!”

依良红道:“那只有用奔雷指打倒他们了。”

“不行不行,奔雷指一出手,那隐隐雷声,四汉互倒,洞口必将被惊动!”

依良红道:“那怎么办呢?”

花女道:“现在只有用我的梦幻术啦,你把法罩放开一线,不然我的梦幻术施放不

出。”

依良红点点头,立将正面法罩放开三指宽。

花女两手扣诀,引口喷出一股紫色气体,正对守洞四汉送去。

不一会儿,只见四汉呵欠连连,接着就靠在洞壁呼呼的睡着了!依良红一见大喜道:

“妙!真妙啊!进了洞,也可以用这一套。”

花女摇摇头道:“这种小术,只能用在一权高手身上,连朱圆圆和金色梦那种有内功都

派不上,又只能靠近五尺之内啊,像三妖那种人绝对用不上,现在快走进洞,梦幻术维持不

久。”

糟!洞道弯曲而深,及至数十丈内,居然一分为二,前面是三道洞口,花女急急地道:

“这怎么办?”

依良红伏地察听,又抓了一把风嗅嗅,立即道:“三道洞内都有人。”

花女指着右面洞口道:“那只有先查左右两洞了!”

依良红拉她进右洞,经过一段时间,突然看到一座大石室,只见里面全是杂物,没有半

个人影,他不禁愣住了,轻声道:“我明明嗅到有人,为何一个也没有?”

花女这时也嗅嗅,突然指着一面石壁道:“人在岩壁里而!”

依良红顺着石壁往里一看,不禁大吃一惊。

只见一个绿头怪物,口中胡乱念着什么咒语,围在她身边竟是二十几个美艳少女。

她们跪在那里,娇躯乱扭,皓腕酥胸,雪臂粉腿,*峰轻颤,美目微闭,香檀小口,念

念有词。

一丝念经作法之声,随着音乐飘来,名曰法音,实为婬荡乐曲,又假妙慢情歌,仿佛怨

女怀春,求偶不得。

绿头怪披头散发,全身躶露,面目狰狞,口中念咒道:“眼、耳、口、鼻、心、意……

三魂归一,六魄绕体,以我纯阳,化汝柔阴……”

绿头怪念闭,猥亵怪笑不已,走近那些躶体少女身边,逐个摸着她们的*峰……

一少女虔诚娇声道:“请仙师速速导阳!”

其他少女齐声附和:“敦请仙师导阳!”

绿头怪婬笑一声,道:“莫急。”言罢,对一丰腴体态女子,实施姦婬……

这邪魔恶教,不知姦婬多少良家女子,依良红不禁怒气冲天,往里疾起。

突听石壁里传出一个怪声道:“何方男女?竟敢偷进我炼魂洞来!嘿嘿!你们来了就休

想退出去了!”

依良红冲要说话,但被花女堵住,她却接口道:“三妖!十族人马不下百,你也休想逃

走!”

壁口嘿嘿笑道,“别来那一套!十族之内,连雪峰老鬼也没有办法溜进我洞中来,你们

到底是什么人?”

依良红再也忍不住,冷声道:“凭你在石壁中就想留住我们?”

壁中人吼声道:“现在你们的退路被封死了,老夫的炼魂洞是活的。”

依良红道:“阁下是三妖中老几,总该有个名字吗?”

“老夫是第三,人称狮吼仙师,怎么样?小子,想攻进洞壁?”

依良红哈哈笑道:“狮吼仙师,这座石壁也许太厚,你不出来可以,总得让我见见尊驾

的法相呀!”

“嘿嘿!小子,想施展什么飞剑突袭,那一套太陈旧了,老夫在三十年前就炼成了。”

依红良道:“尊驾三位都在石壁里面?”

花女忽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,立即接腔道:“阿良,你何不想想看,他就是道行不足

才躲起来,你管他三个两个?”

壁中人吼叫道:“你别想硬攻,老夫放开‘线冰魂幕’让你看看,这里面也是石室,其

中全是女子,你要攻,她们必先全死!”

依良红故意大惊道:“你休想骗我,里面没有一个女子!”

原来依良红又想施展大傀儡法,可是该法不但要知对方名字,而且要看到对方本身才

行,好在三妖不明其中玄妙,只听那石壁中嘿嘿婬笑道:“小子,你要看清楚啊!整座石室

内共有几十几个少女,她们正在接受老夫的赤体导阳法!”

依良红用眼睛盯着那个绿发怪物,真似夜叉一般,看清楚后,突然一声‘斥’!同时右

手发出一道紫光,直袭绿头怪。

紫光如电,穿进开孔,紧接着听到绿发怪物惨叫一声,同时石室门出现了!

花女惊问道:“阿良!你!”

依良红道:“大傀儡中紫府神剑。”

他已冲进石室内,但突又回身惊叫道:“阿咏快退!”

花女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依良红道:“里面全是赤身女子!”

花女轻笑道:“我当遭到攻击了,原来是这回事。你又不是和尚,怕什么?”

“不!你进去,我在外面等你,快叫那些女子穿衣服!”

花女笑道:“只怕她们是吃了什么*葯,否则为何没有一人出声?”

说着走进石室,一看叫道:“阿良,别避了,她们都被迷过去了!”

依良红道:“别管了,等会收拾了那两个之后,把她们交与雪峰公公。”

“阿良,绿发怪物不见了!”

依良红道:“化成灰烬了,我们快退出!”

二人由原洞向外走,花女噫声道:“快看,那里被封了啊!”

依良红道:“怪物一死,禁制解除,快走!”

二人退到三洞口,依良红道:“现在向左洞进!”

花女拉住道:“已经出了手,除掉其中之一,干脆走中间!”

花女话声未落,突觉洞内有两股奇寒刺骨的劲力射出,她猛将依良红向身后一带,双掌

齐发,立将射来的寒劲堵住,娇声道:“阿良,敌人在内暗袭,他们已发动‘冰魂法’,我

已将他们吸住了!”

依良红在洞中浓浓的玄色物体堵塞下,毫无办法发展他的视力,急急道:“吸住,用什

么吸住!”

花女道:“你不懂,这是我们大强世界独有的功夫。名为字宙磁力,你快施奔雷指!”

依良红道:“我施奔雷拳!”

“不,奔雷拳是阴劲闷震,威力太强,那会把整座炼魂洞震塌,奔雷指内藏阴雷神火,

足够使他们神人俱灭!”

依良红想不到她对自己的功夫如此熟悉、而且又十分细心,不由暗佩,立即双手齐发,

两股殷红暗火,直透玄气,紧接着出闷雷之声,同时,两声惨叫接连而起。

玄气霎时全消,花女收掌喘声道:“累死我了,好强大的冰魂法!”

依良红见她身体摇摇晃晃,立即抱住问道,“不要紧吧?”

花女被男人拥抱,还是破题儿第一遭,不由心跳脸红,但又十分受用,轻声道:“别忘

了,你还有几个尚未抱过!”

依良红道:“别胡说,这是什么时候,还开玩笑,我们快进洞!”

二人经过四五丈远,发现地上有两堆的豹皮,人却不见了,花女道:“好厉害的奔雷

指!”

依良红抢在前面,直到一座石室,只见两个蛮女正在哭泣外,并无他的母亲,花女忽见

一蛮女身前有张特别熟悉的字条,立即抬起一看,惊叫道:“我爹居然来这里!”

依良红闻言惊讶道:“令尊由大强世界来洞内干什么?”

花女道:“你看!”

依良红接过一看,忽又摇头道:“这是什么名字扭扭曲曲,又不是西文?”

花女忽然笑出声来道:“格格!这是大强世界文字,我忘了你不懂,好!我念给你

听!”

依良红急急道:“别念,念也听不懂,快说出内容就行,我们还要去左洞查!”

“不用查哪!伯母被家父救往大强世界去了,家父已经继任大强世界总主宰,他已平定

七十五城叛乱,他说,你的事了后,要我带你见他,也好使你母子重逢!”

“吓!用玄门救我母亲脱险,我真谢谢他老人家!”

“哼!那还不是因我喜欢你!”

依良红道:“我真想这时就走!”

“不,要走还要带几个人去,何况还有三个魔头未除!”

忽听洞外人声传人,只见雪峰公公首先冲入,依良红急道:“公公,你知道三妖被除

了?”

雪峰老人笑道:“当然当然,小哥,除了谢谢你外,还有什么可说,不过小哥,你快出

洞,朱姑娘和金姑娘有要事告诉你,这里的一切不容操心了!”

依良红以为又发生了什么事,立即拱手告别,落下崖,巧见朱、金二女奔近道:“阿

良,言老刚才来过,他说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五章 赤体导阳法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