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

第二十六章 大战血婴阵

作者:秋梦痕

一个老驼子坐在客庭的角落里,依良红走过去,道:“老丈,是你老召唤晚辈?”

老驼子立即起身点头道:“少侠,想必你已知道我驼子是谁了,言不虚是我小师叔,但

我和他的年纪又是一样大,这样自我介绍干脆吧!”

“啊呀!两句话,前辈不是外人了,有何吩咐?”

“故国天龙寺遭遇空前大劫,一夜之间,死了三代高手十四人,元神被吸,精英和尚一

个不留,少侠当知原因了!”

依良红大惊道:“百瘟神君来滇池,原来是为了向天龙寺下手!”

“少侠不必去滇池了,那魔头直奔圣母峰。”

这又是一件惊人的消息,依良红大叫道:“他要去世界最高峰上修练,那怎么办?”

老驼子道:“老朽知道少侠还约了两批奇人联手。少侠不去滇地时,那两批人由老朽送

消息,请少侠就此赶往须弥山,但一路不可大意!”

“你老是说,百瘟神君会在一路拦截晚辈?”

“不不不,他带着徒弟日夜不停,少侠,谁都不知道老魔还有两个师弟三位师妹吧!他

们无一不是炼魂高手,惟各有陷身掩蔽之策,连武林人都不明白他们的来历出身。”

依良红郑重道:“他们是些什么样的人?”

老驼子道:“大师弟号称‘都市狼’,少年时是混迹各大都市的混混,二师弟号‘鬼门

师公’,大师妹号‘佛门败类’,二师妹号‘秀发道姑’,三师妹号‘秦淮老鸨’,他们是

一师所传,炼瘟放毒,炼魂吸精,且无一不功力高探,因为他们比百瘟神君多份心机,从不

暴露,连各大门派都无法找出他们的破绽。”

依良红问道:“他二师弟何谓鬼门师公?”

“问得好,其他字号你一听就明白,你少来南方,不懂师公是什么?那是南方道教之

一,门徒人称师公,其人是书符驱鬼,镇宅除妖!”

“好了,谢谢前辈,晚生记下了,晚生这就动身。”

老驼子见他回房后,似怕形迹暴露,立即离开客栈,但才一踏出店,立被一位妇人迎

上,只见那妇人面色惊慌地向老驼子道:“敌人向我们家下手了,你走后二弟不见啦!”

老绝驼急急道:“别急,老二是我们出门时,临时派出暗盯两邪三魔去了,虽然危险,

但不是失踪,我们有了大救援到了,快回去了多派人手替大援手送消息。”

妇人闻言心定,立即和老驼子急意离去。

不一会,依良红带着三女离开了店门,他们打消落店过夜啦,看衣服都换了,很明显,

他们是梳洗后才决定动身的。

路向一再改变,现在又是朝南奔,离城三十里,他们走捷径,直人山区,依然是金色梦

带路,可见她对西南一带是识途老马了。

花咏诗忽然向依良红道:“你听那驼子说,百瘟神君真有五个师弟妹?”

依良红道:“我看那大理驼子的功力足足超过老花子,人也很正派,是不是你干爹师弟

我不敢说,但是他的话百分之百可信赖!”

朱圆圆道:“那在这一路一定有拦截,我们要小心了。”

依良红道:“怕的是五人一齐来,到时我们不能分开!”

金色梦道:“天快黑了,今晚我们要赶多么远?”

花女安慰她笑道:“天气好转,我们长夜慢游不也很有意思,现在你这带路的不能走在

前面太远,离得太远了当心有危险,你看,太阳刚下山,月亮已出现。”

依良红道:“阿咏,现在吹的是北风,我的鼻子不管用,你在多留心前面。”

花咏诗道:“前面有动静我负责,后面是你的!”

朱圆圆道:“刚刚离开城不远,不会有事的天黑后就难料啦!扰担心人家中会来硬的,

阿良,你没有问问那驼子,对手五人有什么所长呀!”

依良红道:“他们从师所炼,大体明白一点,瘟、毒、炼、魂、吸精,但个人后来也炼

什么我就不知道了,不过你们放心,我已将大傀儡法罩散布在四周,有暗袭就有反应!”

花咏诗笑道:“希望金光天群和黑河龙祖早点追上我们就好!”

走到深夜,依良红终于察出后面有了动静,不过他觉得有点不对,轻声向三女道:“我

想你们也察觉得有点不对吧?”

金色梦道:“是三个人!”

花女道:“哪有这样放肆盯人的,八成不是百瘟神君的师弟妹。”

依良红道:“我就是这样想,难道是金光天君和黑河龙祖师,假设是他们,又难道不知

是我们在前面?”

不一会,后面终于发出了声:“老弟,原来是你们!”

依良红一听是金光天君,不由得大笑道:“怎么了,盯了这样久,还察不出是我们?”

两老带着黑水骑王赶上道:“老弟,不能不小心,驼子的话太可怕了,‘两邪三魁’就

在前面。”

花女道:“两邪三魅?是指百瘟神群的师弟妹?”

黑可龙祖道:“当然道他们,此去须弥峰可能要遭重量陷井!”

依良红道:“二老,你们怎么了?胆子突然变小了?两邪三魅再厉害,也不会比百瘟老

魔强呀!”

金光天君道:“老弟,你还没有接到大理驼子第二次消息?”

依良红道:“什么第二次消息?”

金光天君道:“老驼子派出十九个高手向五路打探;百瘟老魔似决习在须引人注目惨炼

所吸元神,为了防止你去打扰,不止是令其师弟妹沿途拦截你,而且向外域请来十个之多,

目的只在拖延时间,好让他提前炼成‘血魂大阵’,难道你还不知道?”

依良红道:“也许我们的行动快了一点,天龙寺大理驼子来不及追上,现在有两老赶上

了,我就放心了,晚生只直民两位前辈被对手个别个手。”

黑河龙祖道:“老弟!对方人数多,又不知对方有些什么名堂?异域武林的玩总,可与

中原不同啊!”

依良红笑道:“论神秘玄奥,首当东方第一,我们连外世界都闯过了,还怕什么本疆神

君炼成‘血魂大阵’,估计我们还有几天路程方须弥主峰,那老魔要想炼成,也得十日半

月。”

憋在一旁的黑水骑王突惊恐道:“百瘟神君要炼‘血魂大阵’只须十日半月,那有这样

快?”

黑河龙祖看到徒弟那种惊恐的样子,不由气道:“笨东西!你要生个亲儿子当然难,由

订婚、结婚、怀孕到生下要一年或数年,要想得到儿子的力量,还要培养一二十年,自然快

不了,可是百瘟的血婴全是吸收现成的,他只须拿自己的血婴为主,加以统合凝炼就是

了。”

三女闻声想笑,但与黑水骑王不熟,笑到口边又停住。

依良红向二老问道:“须弥主峰上,听说有不少洞?”

黑河龙租道:“仙洞是不少,以圣母洞为主,在草木不生,冬年冰封的主峰上,共十二

个之多,但很具有修炼之士长住在内,当年金光天君也去过,若朽也去了一段时日,惟空气

稀薄,饮食不便,没有人能在里呆过一年半载!”

金光天君道:“老夫在里面打坐四十六天,那还是咬牙忍耐过来,阳刚气不强的,炼功

有损无益。”

朱圆圆道:“炼寒冰功如何?”

黑河龙祖道:“那又不足,凡炼寒冰功之人,起码也要去北极,在须弥峰,冰并不玄,

空气又薄,根本不能炼寒冷心法!”

依良红道:“前面是什么地方了?”

金色梦道:“离开贡葛山还有九十几里,天亮可以到。”

金光天君道:“怎么,老弟,想休息?”

依良红道:“不,我预感到前面不远有陷阱,二老替晚生照顾三位姑娘,我要单独去查

查!”

黑河龙祖道:“打探动静由小徒去,这等小事岂可要你亲自出马!”

依良红道:“目前不是靠硬功夫的时候,连二老两把神器有时用不上。”

他回头向花咏诗道:“你们三女不可分开,我会很快回来!”

花咏诗道:“我们大家暂时停止前进?”

依良红道:“不管有事无事,等我回来再走!”说完单独奔出。

在依良红走后不到一刻,花咏诗向金光天君道:“注意你老的右侧!”

金光天君也不是虚有其名,点头道:“似有两个人,莫非是天龙寺的?”

黑河龙祖道:“管他是谁,两个人也敢接近,简直把老夫等看成病猫了。”

黑水骑王道:“师父!现在该派弟子去看看了?”

花咏诗急急道:“黑水大哥,千万别乱出手,对方大都是一些使阴功的人物,邪门、左

道、玄法,无一不备,先提罡气护体,不管任何人、事、物接近,都不可以肉体接触!”

黑水骑王道:“姑娘,别把敌人看成神仙,谢谢你!”纵身而出。

金光天君向黑河龙祖笑道:“令徒威镇北域,我看他这段时间也憋够了!”

黑河龙祖叹道:“初生之犊,经验还不如咏诗姑娘!”

不一会儿,突听黑水骑王大喝一声:“小辈,竟敢暗袭!”

轰的一声,远处传来一声大震!

金光天君闻言笑道:“黑河,令徒的‘震天功’威力不小,看势已尽得阁下真传了!”

他的话未完,只见黑水骑王回到当地道:“师父,确是两个中年人,会鬼影术,溜掉

了!”

河黑龙祖冷声道:“你凭什么说他溜掉了?他们尚在原地未动。”

黑水骑王大叫道:“他们敢戏弄我!”说着又要扑出。

金光天君急阻道:“贤侄,别去了!他们用什么偷袭你!”

黑水骑王道:“他们居然用一段木头飞掷我!”

“不好!你接住了?”黑河龙祖猛地将他拉住急问。

黑水骑王道,“徒弟我一掌将它劈粉了!”

金光天君向黑河龙祖道:“老黑,快查查令徒弟的手,可能中道啦!”

突听远处有人阴阴笑道:“老的不动,派个小辈来送死,金光、黑河!你们自己来

呀!”

黑河龙祖大怒道:“裹海赤蚊,原来是你们,快说,你们在我徒弟身上动了什么手

脚?”

那声音又阴阴笑道:“那是老夫苦修五十年才炼成的绝活,你管它叫什么就是什么,凭

你和金光的见闻再多,恐怕也是不识货,有本事自己查看,对不起!对手被引到前面去了,

你们几个不是老夫的对手,玩起来没什么意思,老夫等告别了!”

黑河龙祖要追,但被金光天君拦住道:“追不上,快查令徒中了什么道?就算你我追上

去,也只能打成平手,那岂不是误了令徒又中第二次分散力量之计。”

黑河龙祖看看徒弟气色,虽过深夜,但他还是看得清楚,气色不坏,急问道:“降儿,

你有什么感觉不对!”

黑水骑王道:“师傅,徒儿很好呀……”一顿又道:“师父,好像有一丝冷冷的东西在

周身各穴中游动!……”

黑河龙祖大惊道:“你这笨蛋真中了道!”

金光天君道:“那是什么道?”

黑河龙祖神情紧张,摇头道:“你我都差不多,裹海赤蚊说得对,这是他们兄弟新炼成

的东西。”

花女接口道:“阿良回来了,问他就明白!”

依良红真是飞奔而回,一见大家忙问道:“我中了调虎离山计,你们有没有出事?”

他突然一看黑水骑王不对,跳起来道:“降大哥出动过?”

黑河龙祖道:“老弟,你一到就看出,小徒不知是中了什么?”

依良红立即道:“中了‘炼狱阴魂钉’,不好,降大哥敢情未施罡气护身?”

黑水骑王这时也紧张了,点头道:“罡气是发出了,我不应劈触一段木头!”

依良红立即道:“放松心情,别紧张,也不要提功,我先替大哥你查查看,不知对方炼

到几层了!”他急急拿起黑水骑王的右手。

金光天君道:“老弟,邪功还有层次之分?”

依良红一面看,一面问道:“这种阴功是以残尸骷髅修炼,加上炼者本身精血,使整个

骷髅炼成一只钉,进入人体就变成活的阴魂,能由人体各个穴道游走,将周身穴道游完了,

其人就化浓血消失,它的厉害处是不能施展三味真火去炼化。”

黑河龙祖太急道:“小徒中的是几层?”

依良红道:“层次分一、三、五、七、九,五层,一层一支,二层三支、五层九支是最

高,中一支为期对时死,好在降大哥命大,对手只炼成二层,他中三支。”

金光天君道:“老弟一定能救他!”

依良红道:“晚生当尽全力,为防敌人趁机暗袭,大家快动手,要我布下‘五雷神火五

行罩’,二老快带花咏诗防守三才之位,圆圆、阿梦,你们火速就地收集枯枝,按五行生五

堆火,不必太多,能点燃就可!”

他看到大家展开后,又向黑水骑王道:“降大哥,你坐下,把全身放松!”

花女急叫道:“阿良,裹海赤蚊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六章 大战血婴阵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