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

第 三 章 乞丐·怪物·十八摸

作者:秋梦痕

依良红这时被远处的长城雄姿所述住,脚步不但不慢,反而加快,他想早点接近欣赏,

但事出偶然,忽见侧面不远处追逐着两条人影,速度之快,除了他和鸭绿儿曾放势走过之

外,他从来没有见过任何武林人物有那样快过。

这时小花子和鸭绿儿也看到了,他们同时发出惊叫声!因为是黄昏,那是两个什么人,

小花子和鸭绿儿看不清,但在依良红眼中是逃不过的,他发现那是两个少年,于是他急急问

常在江猢上走动的小花子道:“邱鳅!你知道武林中有与你的年纪差不多的少年没有?”

小花子啊声道:“你这一向,我明白了,原来在侧面追逐的是那两个家伙!我说哩,这

两人的轻功与我差不多,原来是十八摸和刘富通!”

鸭绿儿道:“他们是什么来路?为何追逐?”

小花子道:“打架,吵闹和追逐,应该说是三个人常有的事。不过现在少了,……”

依良红笑道:“现在少了你。”

“嘻嘻,良红哥真是玲珑心!那前面逃的是劳一巴徒弟,年纪比我大一岁,今年十五,

名叫十八摸,有其师必有其徒,也是三只手!后面那家伙叫刘富通,别人叫他文不通!是个

小穷酸,今年十六岁,他的师父良红哥八成猜得着!”

依良红道:“四神之一的‘七经先生’盖苏秦!”

“对了,小三只手十八摸经常扒他的东西,扒了还不认帐!”

鸭绿儿哈哈大笑道:“这就难怪追着打了!”

依良红道:“看样子,他们也是要走丁字口了!”

小花子道:“有这种事情发生,我和他们两个,不奉师命也曾前去插一脚,不过你别招

呼他们,对他们,姿态要摆高一点,否则他们不懂礼貌!”

鸭绿儿嗨嗨笑道:“连你算上,自己认为是了不起!”

“嗨,巨大个,我可是很规矩的人啊,在你们面前何曾吭过大气?”

鸭绿儿大笑道:“得了吧,刚才我的轻功假如不胜过你,这时又是另外一嘴脸了!”

“吁,别大声,我们这一面有人在盯着!”依良红向他左侧示意。

“他妈的,我去掏他出来!”小花子作势要拔身!

依良红伸手拉住道:“邱鳅,别节外生枝,救人要紧,别人不出面,我们装作没有看

见,那是七个高手,你掏谁?也许是官家的!”

小花子道:“官家的又怎么样,我从不卖他们的帐!”

鸭绿儿笑道:“小不点,省点吧!到时候有你神气的,英雄要经得起考验。有本事等会

拿出来!”

“喂喂,大块头,听你口气,你似瞧不起我?”

突然有人从后面出声道:“瞧不霹你又怎么样,你那几手‘无中有’还没有向老花子学

会哩!”

小花子一听声音,似已知道是谁,冲口骂道:“十八摸,刚才还看到你逃的侮丧家狗,

怎么样,绕到我后面放臭屁,嘿嘿,不顺风,你那几手‘金锁手’又有什来了不起?”

忽贝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走了上来,先向鸭绿儿和依良红拱手道:“巨大哥,良红哥,

我叫十八摸,嘻嘻,没有真姓,家师派我来跟随你听使唤的,还有文不通!”

依良红哈哈笑道:“文兄弟呢?”

十八摸道:“我摆脱他了,这时还在找我!”

小花子冷声:“又是你偷了他的钱!奶奶的,永远不改!”

十八摸还声道:“比伸手向人家喊大爷大娘好,大爷、大娘,公子小姐,可怜可怜我是

个孤儿,赏一文吧!他装出要钱的样子!”

小花子不生气慢慢靠依良红装作伸手扒东西!嘻嘻笑道:“这位大哥,你的衣服好漂亮

啊!”

依良红大乐,哈哈大笑道:“你们两个都不必揭疮疤了,地点快到,咱们如何进行?”

小花子道:“还有十几里,最好分两批,不要离开太远,我和十八摸领路!”

依良红摇头道:“在我估计,你们三人的功力道都并不高,谁能打过一个元庭活佛?”

十八摸道:“最低限度我能拖住他!”

依良红道:“假设与活佛武功相等之人有八个九个呢?”

小花子猛跳一下,吓声道:“那有这样多?”

依良红道:“眼前我的估计,刘福通那一方算两个。张士诚一方有三个,也只算两个好

了,朱元漳一方也算两上就是六个了,这是确定了,加上元庭两活佛,就确定八个了!”

十八摸道:“他们反元时间短,成器时间快,军中如无几个特殊武林高手暗助,全凭长

枪大刀马上武将是不可能的,否则他们早被元庭派出的高手刺杀了!”

小花子道:“良哥说的我全信,这种推测我师父也说过!不过,好象良哥尚有下文!”

依良红道:“小要饭居然还有双好眼睛,不错,像活佛一流的人物我远只说有八个,此

次可能见到十二个以上!”

十八摸惊问道:“还有那一方面呢?”

鸭绿儿道:“你们听过高丽朴氏道、仁山道,汉阳道没有,这里所谓‘道’,等于我们

中原一个派,每一道中有个掌门人似的‘道主’,也可以称之为‘掌道’这个掌道的武功就

有一个活佛的武功之高,还有兴安岭‘阁阁教’东瀛的‘大风教’,大和教是总称,其中又

分很多流,每一流中也有一个门主,流下双分派,可说高手如云!”

小花子大惊道:“这些个方面都有人进入中原!”

依良红道:“这些个方面早已进入中原,也是我的仇家,我之所以一按劳一巴前辈通知

就毫不思考的前来,你们就可想到为什么了。”

小花子问道:“良哥的仇人还没有查出主使人是谁?”

鸭绿儿道:“兴安岭阁阁教教主马皮狼是知道了,其他还有三方,一为东瀛大和教,二

为罗刹红流教、农神教,三为高丽朴氏道,这三方的主使人待查!”

十八摸道:“杀光他们就行了,管他主使和手下!”

依良红叹道:“能查出当然要查,多杀有伤天和!”

小花子忽然一指前面道:“快看,小穷酸躲在那崖上看什么?”

大八摸道:“我们快去,他发现什么了!”

依良红道:“不必全上去,邱鳅,你瞧瞧看,我们在右面树林等你回话。”

小花子急急冲上去后,鸭绿儿道:“前面坡度节节高,难道石崖那面有道沟?”

十八摸道:“你说对了,从这看去石崖是连结前面,其实那面不但有条很宽的沟,沟底

还是一条很深的溪流!”

天色更暗了,三人进入林中,鸭绿儿轻声道:“在你们左面的几个暗盯人物,这时没有

动静了,不知归哪一路的?”

依良红道:“早已离开了,这证明不是元庭中人物!”

在林中等不到一刻,突见小花子和那称为刘富通的少年书生急急奔到,低声叫道:“不

得了,不得了,我们看到妖怪了!”

“妖怪”两字确实动人心弦,但在依良红听来却毫不动容,他的年纪也只有十八岁,其

镇定胜过中年人,只见他淡淡的一笑问道:“什么妖怪?天黑了,看花眼了吧?”他向着少

年书生道:“兄弟,你不认识我?”

刘富通道:“良兄,一见如故,何必曾相识,小弟刘富通,有人叫我小穷酸,也有人说

我文不通,家师说你是青年异士!”

依良红道:“别只顾夸奖我,说说看,见到什么妖怪?”

小花子道:“真是不可思议,沟内的砂坪上,竟有十几颗人头在动,同时还发出嗤嗤的

怪声,人头上还有绿色火光!”

依良红道:“你看清没有,是不是十三颗?”

刘富通猛跳道:“我看了很久,确是十三颗,良红兄,你怎么知道的!”

依良红道:“你们看到的不是有肉的人头,那是人头骨,不过确是有个邪门人物在暗中

炼功夫!”

刘富通急问道:“那邪门人物是炼什么邪功?”

依良红道:“旁门左道的玄玄功,玄玄功本为道家的正统玄学。因为太深,炼者天赋不

足,学养不深,子解不透,往往只学其皮毛走入旁门,老子说,‘玄之又玄,众妙之门’,

一般修养不足之人,门远未摸着,就想急成,因此把正宗的道家玄学变成左道。”

小花子问道:“这种玄玄功有什么厉害处?”

依良红道:“分明功与阳功,阳功炼掌指,如‘五鬼指’、‘摄魂掌’之类!阴功如

‘幽灵啼’、‘阴魂笑’!阴功伤人‘精、气、神’,阳功伤人‘五脏六腑和经脉’,人死

无伤无血!歹毒无比!你们所见的,此人在炼阴功!因为是在天黑时炼,阳功炼子、午,然

不管他炼阳功或阴功,他总是左道旁门。”

十八摸道:“我们这次救人,又多出一种人物了,良红哥,现在动身吧!”

依良红道:“你们是看到人头不见了才回来?”

刘富通道:“人头飞向沟底去了,但却没有见到人的影子!”

依良红道:“那已经炼完离开了,炼这种旁门左道的人,每天都不能间断,不过这人已

经到达无视别人偷看之境,这证明他已炼到九成了!”

鸭绿儿道:“我们奔丁字口如何行动?”

依良红道:“你在前开路,如有人阻挡,不必说理由,进来阻挡就动手,你的招牌大,

凡与我们有关系的人绝对不会出来阻挡!”

鸭绿儿道:“用我的功夫还是用你教我的‘四开大魔拳’?大魔拳非常霸道,出手就会

伤人!”

依良红道:“为了争取时间,就用‘四开大魔拳’!脚步要快,出手后不管对方死

伤!”

小花子道:“我们三个呢?”

依良红道:“你们紧跟绿哥,护住他的两侧,后面有我,因为我和绿哥认不出对方,你

们认的多,一看出面的如不宜出手,事先你们告诉绿哥,等他出手就来不及了!”

刘富通吓声道:“四开大魔拳竟有如此可怕?”

依良红道:“长古天魔中的最高武功,霸道胜过五雷拳十倍,加上绿哥的天生神力又加

后天培养,能挡他四拳的恐怕不多,如第一拳知难而退,脱身还有希望,假使他要面子,第

二拳过后,他想逃也不可能了!”

十八摸郑重问道:“这四拳连环出手,人家都接下了呢?”

鸭绿儿笑道:“接着就是我自己的一百零八手‘狂风暴雨’,如果再接完,那我就只有

逃走,否则就完蛋!”

依良红哈哈笑道:“只怕难得有那种情形发生!”

鸭绿儿咯咯笑道:“当然是你出手了,三百六十周天循环‘摩拳奔雷’,可以打平一座

山!”

鸭绿儿说完,每步五尺,大步迈开,直向上奔,遇上深沟,腾身而过,真极大象一般,

其势惊人。

小花子追在后面,哈哈笑道:“跟在他后面,我们好像羊儿赶水牛,怪怪的,真滑

稽。”

越接近城墙,越见黑影闪动,但就是没有人出面拦阻,依良红忽然将鸭绿儿叫住,回头

向三小问道:“丁字口到底还有多远?”

刘富通道:“就在前面不到两个石山头!”

依良红道:“鸭绿儿哥,你的招牌不管如何别人也看得出,武林中如你这种巨大的人物

恐怕不会有几个,唯一是我,我还不想被别人认出,我要蒙上面罩,十八摸、邱鳅、刘富通

你们怎么样?”

刘富通道:“我们本来不用蒙面,为了混乱别人视觉,我们同样蒙起来,这样对你更有

利!”

依良红道:“好极了,各人掏出手帕蒙上,鸭绿儿哥现在继续前进!”

就在这时,突然看到奔出的鸭绿儿狂吼一声,如遭重击,身体蹬蹬蹬连连后退!

在后面的小花子、刘富通、十八摸不约而同,闪出一挡,六只手同时扶住,齐声问道:

“绿哥,怎么了?”

依良红在他尚未回话时抢上一看,见他面色正常,同时听他道:“有鬼!”

依良红道:“你遭到暗袭?”

鸭绿儿道:“有无数骷髅扑向我,压力大得惊人,连我也立不住脚!”

依良红叹道:“我把他估计错误了,认为那人的玄玄功只有七层,这样看来,他已超过

九层。假如他炼到十三层,武林恐怕没有人是他敌手!”

小花子大惊道:“良哥指的是那炼骷髅头的邪门人物?那不得了,绿哥岂不是已经遭到

暗算了!”

依良红道:“我看到鸭绿儿哥面色正常,那人的阴功没有侵入!”

刘富通道:“鸭绿儿哥已炼成金刚不坏之体了!”

依良红道:“还没有练到那种程度,刚才之事,有两种可能,一为鸭绿儿哥的罡气深

厚,将阴功挡住了,但挡不住九层以上空玄阴功,我很怀疑,另一可能就难想焕像啦!”

十八摸道:“那人只是开鸭绿儿哥的玩笑,存心试试鸭绿儿哥的神力!”

依良红道:“你怎么会想到我所想的,有可能嘛?”

十八摸道:“我遇过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三 章 乞丐·怪物·十八摸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