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

第 四 章 鬼公·鬼母

作者:秋梦痕

黄沙浪与那个老怪物似已打出真火,黄沙浪的剑术尤如一幕光影!

八关阎罗一见大怒,猛从身上拿出一瓶东西,显出要向黄沙浪下手,但看到奔到的依良

红眼中,突然大喝道:“住手!”

他身如飞鹰,双臂一展而到,不但隔开黄沙浪,也把八关阎罗挡住道:“前辈,毒砂施

不得,你害死了这位姐姐、也遗毒未来,将来此地方圆数十里的草木生物得遭殃近十年。”

八关阎罗看出面前青年还不到二十,但那种身法,加上竟能看出他要施展的东西,不但

对依良红没有轻视之心,反而大吃一惊,立将毒瓶收起来道:“年轻人,你是谁?从何识出

老朽的宝物?”

依良红再拱手道:“前辈的宝瓶乃是‘两极瓶’,是万年紫玉琢成的,此瓶除了保存奇

丹,那就是能控制奇毒,前辈该不是将仙丹作暗器,否则就是要施放奇毒了,同时瓶上还刻

有‘五毒神砂’四字!”瓶小字更小,又是在黎明前的黑夜里,依良红能在数丈外看出瓶上

细字,难怪八关阁罗心中大惊了!

这时黄沙浪只在心中嘀咕,她也不是泛泛之辈,很明显,她已看出面前青年是个超人,

因之一言不出。

恰好,依良红这时侧过身来向黄沙浪道:“姐姐,我们从来没有见过,但黄沙根的字号

小弟久仰了,今晚这一场意气之争,能否停止?”

黄沙浪微微点头道:“你有那份资格,不过你却不是光棍!”

依良红对“光棍”两字有点糊涂,简直不知她为何要说出这两个字,是以呆了。

小花子忽然哈哈笑道:“良哥,难道你不懂光棍不挡财路这句话?”

依良红轻喟一声道:“黄姐姐与老前辈这次决斗,莫非都是作买卖?”

八关阎罗道:“我不是!”

黄沙浪冷声道:“难道你不是受人买我的人头?”

八关阎罗道:“你杀死老夫唯一徒弟,难道老夫不应找你讨回公道?”

黄沙浪娇声道:“刘老头,你胡说什么,你徒弟虽然爱财,但不知生财还有几分是非之

分,我也爱财,但一生不爱不义之财,你是凭什么说我杀你徒弟?”

八关阎罗道:“小徒的尸体老夫验过,胸口八点血印,那除了你‘上八仙剑法’的一式

‘八仙过海’快剑所为,还有谁能办到?”

黄沙浪跳起叫道:“我要杀你徒弟,非得使出‘八仙过海’不可?你想想看,今晚我们

两个打了一千多招。我有使过‘八仙过海’没有?对付你徒弟我只要二十招足够了,犯不着

施三绝式!”

依良红急急拦住八关阎罗道:“老前辈,你有没有想过有人存心叫黄姐姐背黑锅?”

八关阎罗道:“想过,老朽一生作事谨慎,凭老朽在江湖闯荡了五十几年,还没有发现

使剑的有那种快剑法,想来想去只有黄沙浪这丫头!”

依良红回过头又向黄沙浪道:“黄姐姐,你是剑术高手,对剑术最敏感,想想这武林中

的快剑手有几个?而且他的剑法能模仿你‘上八仙剑’?你非查出此人不可,先从仇家想

起,谁恨你最深?”

黄沙浪道:“我的仇人无法数起,想除掉我的到处都有,快剑手我一时也想不起来!”

刘富通忽然哈哈大笑道:“世间最大的仇恨除了不共戴天的亲仇之外,那就是情仇了,

黄姐姐为何想不及此?”

黄沙浪冷声道:“小穷酸,‘春城飞花’白魔女已经与我没有冲突了!”

“怎么,你放弃了还是她放弃了,如说是你放弃,我不信,是她放弃我更不情,你们之

间的争夺,除非倒下一个,否则就是两败俱伤,不过苦的是狂潮客!”

黄沙浪忽然向依良红道:“我要走了!”说走就走,人已跃下长城内侧!

依良红笑向八关阎罗道:“前辈,依晚辈看黄沙浪绝对不是杀害令徒之人!”

八关阎罗点头道:“老朽一定要找出那个凶手,再会了!”

小花子忽然叫道:“良红哥,红衣喇嘛败退了,这一方的高手愈来愈多!”

依良红道:“任何一方胜利对我们都没有好处,我们走,我又发现怪事了!”

十八摸道:“什么怪事?”

依良红道:“我看到一个巨人的影子比绿哥更高大!”

鸭绿儿跳起道:“你们四个合起来还没有我大,还有比我更大的?”

小花子哈哈笑道:“总算你有了上司啦!良哥,在什么方向?”

依良红道:“你们跟着我,别出声,那巨人身边还有好几个高手,速度极快!”

五人一路追上去,一直追到天亮,十八摸急叫道:“良哥,前面是小五台山脉了,如不

找地方吃饭,再过去没有地方吃饭啦!”

依良红道:“快追上了,他们慢下来,忍着点,查出结果我们再找地方吃饭!”说到

这,他忽然停步,似已察出什么,只见他侧耳前方。

鸭绿儿忙问道:“怎么样?他们回头了?”

依良红道:“原来他们是赶到这里来是赴另外一批人物约会的,马上可能要动手!”

小花子急急道:“另外一方是何来路?”

依良红道:

“对方尚未发现,这面是五个人,除了那特别大的巨人。另外是四个说蒙语的!很明

显,这人井非与巨人是一路,听口气,那巨人不懂蒙语!”

鸭绿儿道:“那是说,巨人是个傻瓜,被骗来的!”

小花子轻笑道:“四肢发达的人,多半是头脑简单的,绿哥,你当然例外呀!”

鸭绿儿气道:“小不点,当心你的嘴。”

刘富通立向依良红道:“良哥,你们在此暂时勿动,等我和小花子绕过去查查另外一

方,与我们有关,我就先暗通消息,没有关系,我们回来告诉你再去看热闹,现在一起,八

成瞒不过人家!”

依良红点头道:“前面可能有喇嘛庙,这些人说对方在庙中,他们还要等什么人到来,

这时不会发动。”

小花子和刘富通立即展开轻功,乘着一抹rǔ白色的晨光,悄悄的绕到五个不知来历的人

物侧面,发现他们正在吃东西,这一下可把小花子的饿虫引发啦,只见他猛吞口水。

刘富通立即暗示,轻声道:“别想傻主意,我们不是来动手的!”

小花子道:“我受不了,你看,他们面前摆了好多呀,有鸡有鱼有肉,能抢两个馒头多

好呀!”

刘富通一粑硬将他拉住道:“饿死也不许你去!”

就在这时,忽然有人在暗中道:“要抢容易,得想方法,如何引开那巨人就行!”

小化子回头一看,见是两个年近半百的男子,仔细观察认出,惊喜道:“东北虎、西南

豹!”

他没有看错,在后面出现的是言七十,丁八九,只见言七十道:“小花子,快出面呀,

东西剩下不多了。”

刘富通道:“另外四人是谁?”

丁八九道:“兴安岭阁阁教主马皮狼,其他三个是人手下高手,穿黄的叫勾副异,穿黑

的叫塔塔里,穿红的叫蒙依红,那巨人名叫全三呆,号‘天擂鼓’!”

小花子道:“他们要去前面庙中找什么人?”

言七十道:“是我们的副将军,也是我们的总副使!”

刘富通道:“你们有多少人在庙中,对方还有大批未到!”

丁八九道:“除了那巨人,其他的不可怕!对了,你们两人为何在此?”

小花子道:“现在不说,将来你会看到巨人对巨人!”

言七十噫声道:“快说,你们后面带有谁?”

刘富通笑道:“是兴安岭阁阁教的大仇人,也是他们的大杀星!小花于,你快回去报

信,叫我们老大快点来,否则东西吃光了!”

丁八九突然道:“来不及了,总副使出面了!”

一个威严的老人,带着八九个大汉,沉沉的步向与安岭阁阁教正在吆喝的那群人物!丁

八九和言七十当然立由这面现身响应,但刘富通却把小花子按住不许动。

阁阁教发现两面有人出现时,除了停止吆喝,表面井没有紧张,只见那老者阴阴笑道:

“高塘梦,本教主尚未找上门,你倒先就送来了!”

“马教主,你有元庭撑腰,现又骗来一个阴山巨人天擂鼓助阵,认为有十分把握?”

阁阁教主哈哈大笑道:“高大副使,朝庭赏银十五万捉拿朱元璋,十万捉拿总正使何天

佑,你的赏格只有五万两,阴山大侠不嫌少,他要先拿你开始。”

总副使大怒道:“老夫早有查证,听说他炼‘天擂鼓’神功,刀枪不入,力举万斤,老

夫硬是不信!”

阁阁教主大笑道:“高总副使,本座领教过你的大七式武当星晨剑法,确已到达炉火纯

青之境,不信邪,你就亲自试试看!”

总副使高老人一拔随身佩剑冷声道:“老夫之剑,削铁如泥,难道他的皮肉比钢铁还

硬……”宝剑上青芒打闪,寒气森森!但剑诀未亮,忽听他身后一个大汉,手提一条粗如手

臂的精钢短棍抢出道:“总副使,先让属下与他过几招!”

阁阁教主一见,冷声道:“高塘梦,何必叫人替死呢?有种就自己出马?”

那大汉提棍大喝道:“马皮狼,你有种你就出来和胡大江斗三百回合!”

阁阁教主闻言,哈哈大笑道:“你不叫阵,本教主真不知你是谁?原来你是吴国公朱无

璋身边六虎将之一的胡大海弟弟,行,朝庭赏单有名,价值万两!”他回头向巨人道:“全

三呆,撕掉他,先得一万两,只要不损坏头颅,否则无法报领!”

巨人道:“教主,我们说好的,我不杀人,也只负责捉姓高的,否则我不干!”

阁阁教主大急道:“你不要我师妹作夫人了,那比银子更重要!”

全三呆道:“不,你师妹亲口时我说过,她说我是傻瓜,很讨厌我!”

阁阁教主急急道:“有本教主作主,她不敢不依从,你只管放手干,放着有银子不拿,

有夫人不要,难道你真是傻瓜不成,出去!”

全三呆心中难作决定,可是阁阁教主的话又太美了,他的两只大腿却不听话,一步步的

向外移,又回头道:“教主,你师妹真个会听你的?……”阁阁教主道:“当然,我是教

主,凡是本教中人,哪个敢违抗教令!”

在巨人与阁阁教主对话之际,那胡大江已经逼到巨人面前,双手举棍,大喝道:“笨

蛋,你有什么了不起,先吃老子三棍!”

巨人被赶,有点生气道:“小子,我不还手,让你打三棍快滚,否则我真会撕烂你。”

胡大江的身材,在常人中也算是一等高大的人物了,但站在全三呆的面前,顶起脚跟也

不及对方的腋窝,然而看在巨人的眼中,难怪称他为小子!可是听在胡大江耳中,他如何受

得了,论身份,他还是个将军,只听他大吼一听,横棍一扫:“老子叫你躺下!”蓬然一声

大震,百斤多重的钢棍,结结实实的扫在巨人腰上!

“妈呀!”只听胡大江一声痛喊,钢棍虽未脱手,可是人随棍飞,穿空飞去,不知落到

什么地方去了。

这下可好,高塘梦的面色大变,立即向后挥手,大声道:“围上!”

丁八九和言七十一看不妙,同时由这面冲出,急急阻住,同声道:“副使先生,使不

得,让属下等去会他!”

阁阁教主得意大笑道:“最好全部上,你们一个也逃不脱!”

丁八九和言七十分开扑上,一奔巨人,一奔阁阁教主,可是二人尚未出手,只见他们面

前又落下两人,分别给挡住了,原来就是小花子和刘富通。

言七十一见大喜道:“你们来得好,我们四人同上!”

小花子道:“我不是助阵的,快回去看大斗!”他忽又轻声直:“通知你们人,小心提

防阁阁教,不要有一个人漏网!”

言七十和丁八九见势有异,两人立即后退,但还不放心,又追问道:“谁来了?”

这话才收口,忽见东面发出狂笑道:“哈,妙极了,我可不孤单啦!”

大家注目一看,又是一个巨人出现了。

丁八九急将小花子抓住问道:“那巨人是谁?”

小花子道:“是鸭绿儿大哥哥!”

言七十道:“那个不是十八摸小偷儿!”

小花子道:“对呀!”他神秘的笑笑又道:“还有个蒙面人未出来!”

丁八九疑问道:“蒙面人?”

“吁,别说话,快看好戏登场啦!”

鸭绿儿大步走向全三呆,比一比,高矮差不多,可是全三呆的横肉和肚子高一级,鸭绿

儿全身均匀,看来有力,全三呆显出笨拙呆滞。

二人一对面,反而使全三呆有点惊讶,只见他哇哇叫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鸭绿儿表现有智慧,只见他哈哈大笑道:“我是你师兄!”

全三呆大怒道:“我连师父都没有,那来师兄,你别乱说。”

鸭绿儿得意道:“师弟,你忘了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四 章 鬼公·鬼母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