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

第 五 章 色鬼高僧

作者:秋梦痕

少女一看来了个蒙面青年,认出就是救金提活佛之人,喘声道:“你滚开,我不稀罕你

相助!”

依良红哈哈笑道:“别嘴硬,再过一刻,你会脱力的!”

少女更气道:“我脱力管你什么事?”说完反向依良红一剑刺出。

依良红左手指出一股劲风,硬把围上的幻影逼退,右手顺势一捞,夺了少女的宝剑,同

时指风点处!

少女不但剑被夺去,立感全身一软,身不由己,乖乖的坐下了!依良红又地身上点了几

指笑道:“别管外面的事,闭目养神,调息内功!”

少女娇声道:“你带我先逃出去!”

依良红道:“我想你的轻功是上上的,你也作了几次腾空逃脱的打算,可是失败了是不

是,告诉你,一旦被困住,就是入了‘鬼子阵’,你想飞也没有用,乖乖的听话,别搅我破

阵!”

少女还是睁着眼问道:“用什么法子破?”

依良红笑道:“江湖上的玩法,只有逢硬拼硬,遇邪斗邪,我当然是以邪破邪呀!”说

完,只见他也朝地上一坐。

少女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,双手不断扣诀,紧接着,猛见他左掌突伸,一股火焰发出,

火焰如纲、波波之音大起!

一霎时,那群男女幻童阵势大乱,异声四起,不到半个时辰之间,幻影散尽,阵势全破

了,只见地面留下一大片泥童和木偶!

少女跳起叫道:“竟是些这个东西,全是假的,连刀剑都是竹子做的!”

依良红笑道:“你不要调息?”

少女哼声道:“你认为我也是泥巴做的!”她连谢字都不说,伸手抓回宝剑,人却扬长

而去。

依良红又好气又好笑,遥声笑道:“你不留下姓名就走广

少女回头道:“你又叫什么?”

依良红眼睛一转,大声道:“我叫可可!”可可者哥尔,少女不会意。

“喂喂!姑娘,我已说了你不说?”

少女道:“叫我大姐好了!”

依良红气道:“你又不讲理!”

少女临去又大声道:“可可,你记住,下次少管闲事!”

依良红不再理她,急急向森林奔去,冲进森林,奇怪,劳一巴也不见了!四处一找,忽

见有株大树上刻一了行字,刻的是:“小子!那邪门不见,但发现鸭绿儿追赶一个老妇。后

面还有小徒十八摸、小花子、刘富通三人,你快向南追!”

树上的字当然是劳一巴留的,依良红这下可落单了,他没有选择,只有向南走。

追到天黑,前途已经出现城市了,但却没有见到鸭绿儿的影子,走到城门口,抬头一

看,原来是临城县,随着行人进城,他身上还有银子,只有先找馆于吃一顿。

进入城里江湖人物,随便怎么说也不能蒙面,依良红当然怕官家找麻烦,早已取下了,

不过他怕人家看出他的真面目.不惜用内功把自己变成一个其貌不扬的黄面青年,找到客

栈,梳洗一番,这才出去闲逛。

刚刚走上大街,依良红忽然看一对青年男女,腰挂着长剑,他有点奇怪,忖道:“官家

不许江湖人物带兵器,这两个人为何能带,难道他们是官家的人物?”

为了解答疑问,依良红东着西觅,发现侧面有个青年男子,确定他也是个江湖人,立刻

过去搭讪道:“兄台,这是什么街?”

青年见他虽然其貌不扬,但却有礼貌,笑道:“这是太行街!”

依良红又问道:“兄台也是外地来的?”

青年点头道:“留心点,这里盘查甚严,我由长安来,老弟要打听什么?”

依良红道:“官家不许老百姓带兵器是吧?”

青年笑道:“你看前面就明白了!”

忽然看到一队官兵正好挡住前面那两个带剑的男女。而且起了冲突!依良红啊声道:

“我当他们是官人哩!”

青年急急道:“快上去看,打起来了,这下可好,官兵拼上硬点子!”

二三十个官兵已把那对青年男女倒上,双方动手,喊杀之声立即哄动!依良红急急问

道:“兄台认识那两个人?”

青年道:“你是刚出道吧?怎么不认识他们,那里的名叫车化洪号‘星罗杀手’,乃东

海门最高剑手,女的是‘空灵仙子’,剑术通神!”

官兵在那两个男女不用拔剑之下,已经被打得七零八落,四处奔逃,青年居然哈哈大

笑,得意道:“这些狗官兵真是活该!”

依良红道:“兄台,那两人是情侣?”

青年道:“这就不明白了,不过每次见到他们时,从不单行,那星罗杀手总是对空灵仙

子百依百顺,爱护有加!”

依良红忽见那两个青年男女拨身上了屋,如飞而去,立即告别青年道:“兄台,再会

了!”他立即混进人群,急急回店,收拾一下行李,结帐出门,直奔南门。

依良红为何不住店了?原来他要追赶那两个青年男女,为了什么,谁也不知道。

在临城县南门外约十五里,那是一大片枣林,这时那两个青年男女正在慢慢行进中,只

听男的道:“羽青!我希望你加入我的‘龙凤帮’,不要再犹豫了,有你加入,将来我龙凤

帮必定扫平各帮各派,称尊江湖!”

女的沉思一下接口道:“化洪,不是我不愿加入你们,其实你们已经有了五龙三凤,势

力够大,我有我的事,等我找到一个人了结后再作抉择!”

“羽青,你要找谁呢?你又不肯说出来,我如知道你要找的人,我会发动帮内兄弟姊妹

全力替你找呀!”

羽青摇头道,“不能告诉你,我的出山,就是奉家师和师姑之命出来的,不找到那人,

我无法向长辈交代,请你别逼我!”

“唉!羽青,你该知道我对你……”“别说了,我们快奔佛灵洞赴约吧!”她说时忽然

一皱眉头,显有点痛苦之与情。

车化洪发现有异,急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羽青道:“刚才在街上和官兵打斗我没有用多少内力,不知怎么搞的,这右臂不舒

适!”

车化洪道:“你说被一群邪门童男女围攻,几乎脱力,莫非就是因为这原因?”

羽青道:“不会吧,我没有受伤呀!”

车比洪道:“那个蒙面人到底是谁?他居然也会用邪法救了你!”

羽青叹道:“那个人真是怪物,他不是元庭中人,但又从我手下救了金提活佛,但今天

他又解危救了我……可可……他连姓都没有?”

车化洪道:“下次再遇上,我非揭开他的面罩看清他真面目不可!”

羽青摇头道:“你不行,他会的太多,神通广大,别惹他!”

车化洪哼声道:“我才不信邪,难道他有三头六臂!”

羽青忽然道:“前面有人挡路!”

语未收口,突然见前面现出一片红,居然是六个红衣喇嘛~

羽青一见,急急道:“化洪,有场大战了,其中有金提活佛!”说完就拔剑,但一用

力,不禁哼起声来!

车化洪一见大惊道:“你快退后!”

这时金提活佛抢出冷笑道:“两位施主,不要反抗,临城官兵死了七个,佛爷要拿你归

案!”

车化洪大怒道:“和尚,你们可知大爷我是谁?”

另外一个胖和尚抢上大声叱道:“车施主,龙凤帮也是朝庭要拿的匪类!”说完一挥

手,另外四个红衣喇嘛如风围上!

一解即发,车哗洪拔剑冲杀,只见剑势如虹,硬把四喇嘛逐退。

银贝活佛见势不对,大喝一声,亲自加入!

金提括佛逼向羽青道:“女施主,不必退了,你的面色发青,必定中了邪门!看样子,

免得老衲费力啦!”

羽青娇叱道:“和尚,当心我的‘空灵指’,给我站住!”

金提活佛突然大笑道:“原来是你,好极了,拔剑呀,出指呀!”说完猛扑而上。

羽青原来就是打败金提活佛的蒙面女子,这是金提活佛难得的机会,和尚已经看出她已

不能提内劲,立即出手如电,扑上就将羽青擒住,回头大声道:“师弟,那车化洪交给你们

了!”说完长身纵出。

车化洪一看羽青被捉,大惊失色,长剑拼命,但他以一对五,那怕他功力再强,一时也

脱不了身,只有眼睁睁的看着羽青被捉而去,心中一乱,剑势更乱,被逼得吼叫连声!

金提活佛抱着羽青去势如风,转眼之间去了数里,他显得乐不可支,边走边向羽青经笑

道:“女施主,抱着你跑可真爽呀!”

天色已经全黑了,蒙面女羽青被挟在金提活佛的腋下,这时连挣扎的份儿都没有,但她

口尚能言,一阵骂不绝口!

金提活佛向为元庭供奉,武林传言金提活佛不但武功高强,甚至还说是得道高僧,那料

这和尚居然是个色鬼,只见他边走边向羽青低头看,显出满脸邪相,眼神中露出色迷迷的邪

火。他不向临城走,反朝森林奔!

羽青虽不能抗拒,但眼睛能看,她发现和尚表情婬邪,心中不由发毛,急叱道:“和

尚,你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?”

金提活佛哈哈笑道:“你太美了,佛爷怎么舍得让你坐牢!”

说着,他那抱着姑娘的大手,趁机在那丰满的rǔ房上摸揉起来……

羽青大骂道:“死和尚,快放手!”

金提活佛得意好笑道:“姑娘,佛爷发现你慧根很深,佛缘不浅,佛爷我决心引度你,

到了森林内,佛爷先和你参欢喜禅!”

刚到森林,金提活佛显出急不可待,立将羽青放下,又点了她的穴道,轻笑道:“女施

主,皇宫内院之中,佛爷见到美女如云,三宫六院,七十二妃,宫娥彩女,何止千百,她们

美是真美!但与姑娘起来,她们是粪土了!”

“老贼秃越!你敢无礼,你还是元庭什么供奉?”

金提活佛露出馋色相道:“姑娘,那你就不用管了,咱们八大供奉之中,没有一个不喜

欢参欢喜禅,连法王也不例外!”

说完,金提和尚轻轻脱开羽青姑娘的胸衣,一对白白的rǔ房露了出来。和尚惊喜婬声叫

道:“好妙的大奶子,快让我佛爷欢喜欢喜。”

当金提活佛要动手时,羽青吓得发出尖叫,但叫声未落,忽然有人在暗中冷声道:“金

提,原来我当你只是元庭养的一匹残酷的虎,没有想到你们还是一批六根不净的色狼!”

“什么人!”金提活佛跳起大吼。

微风一指,霎时现出一个蒙面红衣青年来。

“红侠!”金提活佛面色大变!

蒙面青年冷冷的道:“什么红侠白侠,那是你们叫出的!”

“红侠,上次你救老衲,老衲替你到处宣扬,甚至由供奉院下了密令,吩咐所有高手,

凡有见到你都不许动手,你不能与老衲为难!”

蒙面青年当然就是依良红了,只见他淡然道:“和尚,你要明白,我救你的目的,你都

替我做到了,现在不需要你了!”

金提活佛闻言,先就冷了半截,跳起吼道:“你是在利用佛爷!”

依良红哈哈大笑道:“你终于明白了!”了字一落,只见他突然一指点出。

金提活拂正处在婬意膝陇中,连还手之机都没有,吭声倒地,伸伸腿,归西啦!

羽青亲眼看到,真是又惊又喜,娇声道:“可可!你好厉害啊!”

依良红不答话,双臂一张,将她抱起,腾身就朝森林里面走!

“可可,你……”

依良红道:“我怎么样,刚才替你那知心人解了危,现在又来救你,难道我不对?”

羽青道:“我是说,你抱我去哪里?”

依良红道:“找个秘密洞隙,脱光你的衣服,然后也和你参欢喜禅!”

“放屁,你敢?”

“哈哈,金提活佛都敢,我有什么不敢?”

羽青大骂道:“坏蛋,坏蛋,原来你也是个色鬼,快放我下来!”

依良红道:“你被点了穴道,又中了‘阴魔鬼子’,放你下来不被豺狼虎豹吃掉才

怪!”

“什么,我中了‘阴魔鬼子’?你胡说!”

依良红道:“你全身如能用劲,你就不会落在金提活佛手中了,现在你右臂有鬼子伏

着,不出半夜,你就会香消玉殒啦!你死了不要紧,必定害得那车化洪苦恋终生了!”

羽青忖道:“原来他要替我治邪啊!”一顿问道:“你是什么门派的?”

依良红笑道:“可可派!”

“你又胡说了,快把你的面罩取下来,你已看到我的真面目,我也要看到你!”

依良红道:“不行!”

“为什么?”

依良红道:“你如看到我,你的眼睛会发直!”

“哼,你很美,美得使我动心?”

依良红哈哈笑道:“你真要看?”

羽青道:“我见过的美男子太多了,连那车化洪我都不放在眼里!”

依良红笑道:“提起车化洪,他生得真不错,英俊潇洒,剑术高强,在武林中确实不可

多得,尤其是他看到你被擒的急燥,可见他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五 章 色鬼高僧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