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

第 六 章 少女春心

作者:秋梦痕

依良红道:“我们装做是你那一行的,不要注意人家!”

不出一会,庙门口进来一群慌慌张张的人物,他们乱成一片,其中似有不少负伤的,小

花子靠近十八摸轻声道:“你看出什么毛病没有?”

小偷儿点头道:“光头戴帽子,红袈裟换成长袍子!”

依良红看看那批要进入大殿,立即一拉小花子和小偷儿,轻声道:“我们避到后面去,

免得被他们赶走!”

小花子道:“怕他们赶?”

“不是,我要看戏,马上就有郭城主的人马追来!”

三人溜进后面,好在天已不下雨了,后面不能避雨!依良红一指后梁,那儿可以藏人,

于是一同藏身梁上,因为墙壁破坏,还可以由破洞口看到前殿一切,地点太好了。

十八摸这时轻声道:“少说也有八个,喇嘛化装出家人。他们一定是在滁州城里败下来

的。”

依良红道:“另外还有十几个人你们认得?”

小花子道:“我只认得那个手臂负伤的老人,他是铁骑军的教头,官位可不小!”

依良红道:“这儿所见的全甚高手,元庭想捣郭城主的后方,手段虽高明,但却不明敌

情,没有想到滁州城中势力如此强大!”

十八摸道:“只怕眼前的只是其中一路,我们看到的就有三路!”

不出所料,那伙人毫无秩序的进了大殿,坐的坐,躺的躺,显出疲劳不堪之情,可是有

个中年胖子却把帽子取下。终于露出了光头,只见他向大家道:“休息一会马上趁夜走,叛

民必定会追来,再被困住,只怕一个也逃不脱!”

忽有一人从外面奔到道:“巴都鲁,法王到了!”

殿中所有之人顾不了伤势和疲劳,一惊全跳起显出恭候之情。

紧接着,庙门口走进三个人,一位是又高又胖的红衣喇嘛,他右后方是个六十不到的老

人,看样子不是汉人。左后方是个六十出头的老人,穿着上也不似汉人。

殿中大众躬身,齐声道:“恭迎法王!”

高大胖拂袖道:“免!”

“请问法王,城内人全部撤退了?”

“巴都理,这次牺牲太大了,到底逃出多少,本王也不知道,你们休息够了,立即脱离

郭逆范围!”

忽见三个异装老人从庙外奔进;向法王道:“法王阁下,敌人从后面抄上了,这里不能

久留!”

只见法王冷笑道:

“本座亲自到来,本来只想了解清况后回京,既然他们抄来,那就只有放手一拼了,全

大侠、孪大侠,汉大侠,你们三位远从高丽来,手下门人这次已牺牲不少,本座不愿拖累三

位了,请立即撤出郭逆地盘!”

“高丽”两字听到依良红耳中,身不由主的动了一下,就只这一点点动静,立被法王察

出,只见他摇身一幌,人已到了后恰面,大喝道:“什么人在暗中窥伺!”

依良红制住两小,自己飘然落下道:“和尚,我是一个不沾边的人!”

法王一看是个残缺青年,叱声道:“什么是不沾边的人?”

依良红笑道:“这还要问,我不是郭城主的人,也不是朝庭的,更不是任何门派的

人!”

法王冷笑道:“你见到本王就得死!”

依良红哈哈笑道:“大宝法王,你留点功夫接待郭城主手下吧!你不看看,我是一个残

废人。”

身为法王的人物到底与众不同,他一看依良红就知是假装的,不过他也非常惊奇道:

“施主的内功真个不凡,不过你还有两个同伴未下来,居心可想而知了,快点说实话,你们

是干什么的?”

依良红哈哈笑道:“你不犯我,我不犯人,何必查根呢!”说着向梁上招手道:“小花

子,小偷儿,人家是高明人,躲也没有用,下来吧!”

两小落下同声笑道:“大宝法玉可真厉害,丁口兄!郭城主的人马已将破庙围住啦,我

们会遭池鱼之殃!”

依良红向法王拱手道:“大敌当前,我看你别在我们身上浪费时间了!”

这时大殿似已有了设度,法王急向依良红道:“你们三人如想里应外合,休怪本王不慈

悲,呆在后殿不许动!”

依良红道:“不,我要请那三位高丽人物谈一谈!”

庙外已经发出一大喝之声,法王大声道:“你找他们作什么?那三位乃为本座贵宾!”

依良红道:“我不管他们是谁的上宾,不问是不是阁下请来的帮手,阁下如果不愿多生

枝节,最好别阻止我出去问他们。”

法王大怒道:“你在要胁本王?”

依良红道:“这事情如有金提活佛在场,他就不会多废口舌!”

法王忽有所悟,仔细一看依良红,惊声道:“金提已经遇害了,你是?……”

依良红立即阻止道:“你明白就好,可见我们不是对立的!”

法玉心中已经明白他是谁了,态度一变:“少侠,你与高丽‘三道’馆主有何过节?”

依良红道:“必须查明白才知道,阁下快去应敌!”

“少侠,你不会和三位馆主动手吧?”

依良红道:“那要看他们之中有不有我要除去的对象,总之一句,我不乱杀无辜,你也

别替我要找的人撑腰,现在如此,今后也是如此,我不与你作对,你也别挡我的路!”

法王道:“这是我们两人所订的长期协议?”

依良红道:“永远生效!”

“好,当着本座之面,那会使本座下不了台,我将他们打发走路,少侠能不能拦住那就

看少侠自己了!”

依良红道:“法王阁下,还有一点你要记住,你要约束你的手下,如有不识相要出手相

助时,我不认为是你的好意,你也别怪我把他当敌人看待,生死由其自己负责!”

说完话,依良红招手两小,转身回头向法王道:“一刻之内那三人未离开阁下身边,在

下再回来时,刚才的协定不算数!”

庙前已经开始动手了,法王走入前段,只见他向三位高丽老人道:“全馆主、李馆主、

汉馆主,你们可以走了!”

三个老人看出他面色沉重,心中怀疑,其中一人问道:“法王阁下,当前事出紧急,正

当用人之际,咱们三人岂有撤走之理?”

一个人的地位愈高,哪怕他是最坏的人物,多少他还要维持他某种品格,法王当着高丽

三个馆主,而此三人在武林的地位又是第一流,加上又是他请来相助的贵宾,现在人家有了

可怕的对手,心中有话如何能憋得住。

只见他考虑再三才开口问道:“三位馆主,你们来到中原,可曾得罪了一位神秘高

手?”

金馆主急急问道:“此人有多大年纪?如是老辈人物,那倒是遭遇了几个!”

法王道:“三位遭遇了那几个,这是一位尚未到二十岁的人物,在座所属之下,包括八

大供奉,都称他为红、绿双侠的红侠,难道此人是三位所得罪老辈人物之一的弟子不成?”

李馆主接口道:“我们三人曾经遇到‘穷神’苟不理、‘七经先生’盖苏秦、‘百龄妙

手’劳一巴,交手虽有,但无深仇大恨!”

法王道:“不对,这三人虽号称中原‘四神’中人,但没有这种徒弟,这个人的武功虽

然尚在不明来历中,然而已不在‘四神’之下,据金拒活佛估计,已在四神之上。”

汉馆主大惊道:“中原出了这样一个神秘青年高手,竟连法王阁下都摸不出他的来历,

那就非常可怕了,汉某何曾得罪过这种人?”

法王道:“三位再想想看,不过对方似还在追察三位之中,木座已经答应请三位去见

他,希望三位在言词上多多慎重。”

全馆主道:“他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么?”

法王道:“以本座观察,他的姓名和形相都非真的,目前他变成一个残废的青年,身边

还有两个穷少年同行。”

全馆主忽然想起什么向李汉二人道:“该不是十年前何炎明遗孤长大出现了!”

李馆主面色一变道:“参仙竹简事隔十年,始终查不出下落,如果真是何炎明的儿子找

来,那就是已练成竹简令上的绝学了!”

法王大惊道:“魔拳奔雷心法!”

金馆主急问道:“法王阁下,什么‘魔拳奔雷心法’?阁下知其来历?”

提起‘魔拳奔雷’,这喇嘛自己也愣住了,见问便答道:“那是亦魔亦神的玄妙绝伦心

法,出自古典,本座也只有耳闻,本朝第一代法王曾有遗命警告,如遇练有魔拳奔雷心法之

人,除了远避,不可为敌,那是变化无穷,亦法亦功之奥妙绝伦之心法,古称‘竹简令’,

为太古天魔宝典,包含有‘医、法、武’三大绝秘,又称刀刀见血,剑剑穿心,抗者无一能

胜。”

李馆主道:“法王阁下,为了不使你失信于那青年,我等这就去会他!”

这时庙前及左右两侧都打得非常激烈,法王无暇多说,合十送走三人后直赴庙前。

三个馆主在高丽,其地位自属武林第一流,现在进入中原,居然诚惶诚恐,举措失据

啦,他们出到庙后,李馆主立即将其他二人拉住道:“汉兄、全兄!依在下之见,以不去会

面为上,不如早日回国!”

全馆主道:“法王不够意思,我们是其请来相助的,现在岂能置身事外。”

汉馆主道:“我们如不去会那青年,就此悄悄溜走,一旦风声传出,消息传入本国,那

我们就没有面子回去啦!不管怎么样,凭我们三人之力,连四神都不怕,难道不能硬闯?”

在名誉与生命两者抉择之下,武林人物当然是走上冒险一途,他们三个商议的结果,于

是直向庙后深山奔去,不过除了后山,另外三面早被郭城主手下高手全堵的,然而也有不少

暗椿埋伏其中!

这时当三位高丽宗师奔进森林还不到两里,突然看到一个蒙面女子挡住去路,手中倒提

着两把长剑,一声娇叱:“你们想逃!”

奇怪,难道那神秘青年居然又变成少女了,全馆主在前,他小心的拱手道:“姑娘,你

是那一路的?”

青年女子冷声道:“不是郭城主的人马!”

李馆主抢出道:“姑娘认识老朽等三人?”

青年蒙面女子冷声道:“我追查了你近两个月,最后才明白你们是法王以重金聘为打

手,不过这与我没有多大关系,问题是你们要还十年前一笔血债!”

这样一来,蒙面女子不必说出,“认识”两字也就够了。然而三人却不明白蒙面女子说

的是那一笔血债,汉馆主接下道:

“姑娘,不错十年前,我们在中原结下的梁子确实不少,有的为一时之气,也有在武功

结下怨恨,不知姑娘指的是那件呢?”

青年蒙面女子冷声道:“我师姑的丈夫遭遇围攻被杀,人数虽有四批,但你们的手下是

其中之一批,你们今晚还的是主使之债,够明白了,我没有时间与你们翻流水帐!”说完,

双剑一展,就要出手。

“慢点!”忽有一个残废青年后侧面走出道:“姑娘!你要把话说清楚,你刚才说的那

笔债有点不对,那笔债要收的债人是在下!”

青年蒙面女子闻言一震,闪开问道:“你是依良红?”

残废青年冷声道:“那是从母姓,在下依良红,我既无姐妹,也无亲戚,那有你这样一

个代收血债的女子!”

原来蒙面女子就是羽青,这时被憋住了,似有满肚子话说不出口,忖道:“他的母亲就

是我师姑,这次出山,就是师父和师姑派找出来找他的,而且师父有意将我许配与他,想不

到十年来他竟练功练成残废了,这叫我们怎么办?”

依良红也已知道她就是羽青了,但他仅仅知道这一点而已,只见他拱手道:“姑娘,也

许你有难言之隐,不说也罢,请退开!”

羽青闻言,想不退开也不行,不过这时她有一肚子心事在想。

依良红面对高丽三老问道:

“三位,你们叫什么?是何来历我都查明白了,想当年我还只有八岁,为了参仙一柬

‘竹简令’,家父被围攻死亡,家母带着我逃亡,结果又被节节追杀,现在还有什么话说?

你们也许会说那是你们手下弟子所为,但三位逃不了主使之责!”

全馆主道:“何少侠,看样子,你是绝对不会善罢了,不错,追夺竹简令不要说是我

们,那怕武林中任何一派也不会不动心,今晚你想施展竹简令上武功来除去我们也不容易。

不过我们要知道竹简令是不是真的在你手中!”

依良红道:“看三位除了利慾意心之外,并非妖魔外道?这样吧,我把竹简令放在你我

之间,你们三位任何一位把竹简令夺到手中,在下就让三位回高丽!”说完正要掏出竹简令

时,他又停住那只探入袋中的手。

忽然问,森林中一连出现九个男女青年,依良红发现其中有龙凤帮老大车化洪,明白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六 章 少女春心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