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

第 七 章 枭头怪

作者:秋梦痕

这时天已大亮,金姑娘终于追到了石头城,然而她一进城就看到一个女子,那正是她喜

欢的“边城杀手”黄沙浪,本待全力追上去打招呼,然而却发现黄沙浪后面有个老人行迹可

疑、似在注意黄沙浪,于是,金色梦反而紧紧盯住那老人。

走了两条街,黄沙浪似初到石头城,她不落店,只在街上闲逛!这一来,金色梦更加证

实那老人有了什么企图,因为他也在一直跟着。

金色梦一意留心那老人,她却没有想到自己背后的行人中却有三个人物在注意,他们就

是依良红、小花子、小偷儿三人!

得到一个机会,金色梦闪人一条巷中,几个转折之间,她竟绕到了黄沙浪前面,原来她

对石头城居然是识途老马。

黄沙浪发现了金色梦,表情非常高兴,闪身离开行人群,扑上惊喜道:“小妹子,好久

不见你啦!”

金色梦示意吁声道:“快到巷中来!”

黄沙浪问道:“你认识那老头子?”

“不,我看出他不但内功高,而且炼有邪门玩意!

黄沙浪道:“我们去查查他是什么来路,他已盯了我大半夜了,一直盯到这时还不离

开!”

“好,我们出去找他,八成还在大街上!”

二女才出巷口,忽然看到小花子和小偷儿,金色梦一拉黄沙浪,高兴道:“他们真在这

城里!”

黄沙浪道:“小抹,你是怎么搞的,这两个小鬼坏得很,我虽然喜欢他们,但也很气他

们!”

“姐,不是这两个小鬼,我是说两小鬼跟着的那残废人!”

“吓!小妹,我见过他,那残废人怎么啦?与你有什么关系?”

金色梦笑笑不言,急急拉着黄沙浪盯上去,轻声道:“我明白了,原来他们在注意盯你

的那老邪门,你看!小花子更接近上去了,奇怪,残废人为何反而不见了!”

黄沙浪道:“慢点,我想到那老邪是谁了!”

金色梦道:“是谁?”

黄沙浪道:“去年你过十六岁生日那天,我替你买只玉蜻蜓的事,你可记得?”

金色梦道:“你说有人死在五里碑,那人还是虎谷隐士!”

“对,后来老辈中人物证实,虎谷隐士是死在‘鬼道使者’的手中!”

金色梦道:“那也不能证明这老邪就是鬼道使者呀?”

黄沙浪道:“虎谷隐士虽然不是什么正派人物,但却因而引起老辈人物中极大的震撼,

连‘四神’都出动调查,证明确是鬼道使者所害,而鬼道使者有个特征,他走路也好,住店

也好,他的那只手始终不露出衣袖外面!”

金色梦一看那老人确实是长袖罩手,而袖长又过膝,与一般人的衣袖大大不同,不由讶

异道:“真是有点古怪!”

黄沙浪道:“至今没有人查出他要害死虎谷隐士是什么一回事,今天他盯我,又是为了

什么?”

“姑娘,他是看错人了,他当你是‘胭脂虎’,因为胭脂虎曾经杀死他的小徒弟闻香

醉!”

二女一点也未察出身后在何时跟上一个残废青年,同时回头,金色梦惊讶道:“你从什

么地方钻出来的?”

原来残废人就是依良红,看来他是不曾见过金色梦,不过他却发现这少女与众不同,虽

然姿色谈不上沉鱼落雁,但却曲线突出,丰满细腻,迷人极了,由此他发现金色梦是个武功

高绝的姑娘,当然他也看出黄沙浪的武功同样非常了得,见问笑道:“姑娘,你见过在

下?”

金色梦笑道:“好像是吧!你叫可可,还有其他的字号?”

“哈哈,你是羽青姑娘的朋友?”

“不,你猜错了!谈不上深交,对了,你认得前面老人就是鬼道使者?”

依良红道:“刚刚才查出!”

黄沙浪道:“你也在留心他?”

依良红道:“我有个尚未见过面而只闻名的大哥‘水上风’也是他要加害之人,你想我

能不留心他?”

提起“狂潮客”水上风,黄沙浪的表情有点激动,急问道:“水上风与你有什么关

系?”

依良红道:“近来才知道他是先父好友之子!”

“鬼道使者为什么要害水上风?”

依良红道:“鬼道使者收了不少徒弟,一个个都是败类,而这老妖又是出了名护短之

人,我水大哥当然也是杀了他徒弟的其中之一呀!”

金色梦道:“小花子和小偷儿盯得那样近,当心有危险!”

“哈哈,姑娘也认识他们,请问二位贵姓芳名?”

黄沙浪道:“我姓黄,名沙浪,她叫金色梦!”

依良红哈哈笑道:“一个是边城杀手,一个是……”

金色梦见他不说下去,问道:“我怎么样,姓名不雅?”

依良红道:“不是不雅,梦太大了!”说完拱手道:“二位如遇此人,以不随其身后三

丈内则不必担心!”

金色梦见他要走,伸手拉住道:“那是什么原因?他后面现在不是有小花子和小偷儿,

还有那么多街上行人?”

依良红被拉,感到好笑,忖道:“你还不懂男女之别,这样天真纯洁!”

注意看了她一眼,笑道:“我已查出他第一种邪门,那是练‘金天香’,他要害某人

时,先不动声色走到这人前面,放出金天香,跟在后面之人,闻香就中了他的道,在不知不

觉中是紧跟他走,不怕你功力如何高,半个时辰后倒地气绝而亡!”

黄沙浪大惊道:“金天香名字好高雅,为何那样毒!”

依良红道:“金天香是一种真正异香,不但无毒,而且是自然香气之王,可是这人利用

它渗入三种恶臭奇毒之内,将三毒恶臭压制,香、臭起了作用,如果不香也不臭,使人从不

知不党中遇害!”

黄沙浪大惊道:“这人太可怕了,小妹,我们追上去将他除掉!”

金色梦道:“好,姐你引他出城,我从侧面下手!”

依良红急急道:“现在不行,我还有事要查,同时你们还除不了他,这会打草掠蛇,误

了我的大事!”

黄沙浪道:“只怕现在小花子和小偷儿已经中毒了。”

依良红道:“在城市之内,他还不会任意下手,同时两小子引不起他的注意!”

金色梦问道:“你要查他什么?”

依良红道:“我已得到消息,元帝妥欢贴睦尔,不知从什么地方请到一个老怪,武功之

高,违法王对他都不敢大声说话,他带来一批神秘高手,现已到了南方,行动神出鬼没,但

不知执行什么任务,这个鬼道使者就是他手下之一,我必须由鬼道使者身上耷出那老怪的功

力!”

金色梦大惊道:“我们连一点消息都不知道,难道四神也不清楚?”

依良红道:“我的消息就是穷神苟不理通知的,他说那老怪的年纪比他还大,只有百几

十岁了,但看起来不到七十,穿一身金色大衣,头带鹫头冠,连头罩住,五官不露,随身带

有两位亦罩五官之袅头罩。”

黄沙浪向金色梦道:“小妹!这事你得去找令师问问,他一定知道,四神不知的只有他

才知道!”

金色梦道:“那老怪师父不容易找到,除非他要找我!”

依良红忽然看到小花子和小偷儿在招手,立即告别二女道:“对不起,在下要走了!”

说完奔向人群,急向两小迎去。

原来依良红这时只见两小而不见那个老怪,心中立知发生了什么问题。

金色梦急忙向黄沙浪道:“大姐,那老怪如何一眨眼就不见了?”

黄沙浪道:“追上去,听听小花子说些什么?”这时小化子迎上依良红,也不管别人听

到,大声道:“老大,怪事怪事,那老怪会障眼法!”

依良红道:“别管他会什么法,他突然消失不会无原因,快说,你们看到什么?”

小偷儿十八摸接口道:“我看到人群中有个中年人交与他什么东西,老怪接过一看,于

是我们眼睛一花就不见他啦!”

依良红道:“这石头城外有什么山没有?

小花子道:“有,不是大山,但很有名,北面有‘幕府山’,东面有‘锤山’,“南面

有‘观音山’,都是名胜区!”

依良红一看大街对面是东方,急急道:“你们两个快带路,我要去锤山!”

小花子闻言抢先直走,猛从人群中挤,他心中意味着有场大战啦!

三人未看后面有二女跟着,他们一直出东城,到了郊外,再展全力奔赴。

正走之间,突见右侧路上有一批人物狂奔而去,走的是同一方向,依良红急将小花子叫

住道:“邱鳅,你们可认得那批是什么人?”

小花子停身注目,看了一会摇头道:“我没有见过!”

那批人是两青年,三中年四老头!依良红皱眉道:“现在江湖太乱,反元军不下十几

批,这批人如不是反抗元军的武林人物,那就是元庭派出的了!情况不明,最容易发生误

会,我们还是慢点行动,跟在那批人后面为上。”

十八摸忽然叫道:“老大,我们后面有‘边城杀手’黄沙泪跟着!”

依良红笑道:“你别大惊小怪,她们没有敌意!”

小化子道:“那个年纪小的又是谁?”

依良红道:“她们会接近上来,你两个说话要小心,那位姑娘姓金,惹她不得,以我估

计,她的师父比你们师父辈份还要高,是个神秘女郎!”

小花子吓声道:“她是起死鬼医的徒弟!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小花子道:“我猜想!”

依良红问道:“起死鬼医又是怎么样?”

十八摸道:“正派不敢惹他,邪派不敢斗他,有个别号叫‘棺材怕’,假如那姑娘真是

他徒弟,我们最好敬鬼神而远之!”

依良红笑道:“我看她刁是刁,并不可怕,不过多提防她捣蛋!”

“喂!残废人,为何放慢脚步呀!”金色梦追来了。

三人一看二女到了后面,依良红笑接道:“那位姑娘认识前面那九个武林人?”

黄沙浪道:“反元军中张士城的食客,锤山一定发生大事了,看样子他们似去增援

的!”

“原来如此,寻阳与鬼道使者不见得有关了,这批人中,我看也没有一个是弱者!”

黄沙浪道:“我们袖手看热闹?”

依良红道:“姑娘在江湖上当杀手,不知有什么原则?”

金色梦笑道:“有人出低价要我杀坏人,我干,出高价杀善良我不干!”

依良红哈哈笑道:“江湖似姑娘这种人,其实也不多得!”

金色梦道:“听你口气,我大姐的原则你未必满意!”

依良红笑道:“人各有志,我怎敢批评!”

黄沙浪笑道:“你又有什么原则?”

依良红正色道:“助张士城打天下我不干,他是不能成气候的人物,假如汉人遭元人屠

杀时,我不管被屠杀的汉人坏到什么程度,告诉二位,我绝不袖手旁观!”

金色梦娇笑道:“我倒要看看你是否言过其实?”

依良红道:“你如想嗅嗅同胞的血是什么样的气味,旁观不宜太远!”

他的面色已经不对了,说完连手也不拱,带着两小急急奔出。

黄沙浪郑重向金色梦道:“不好,我们得罪他了!”

金色梦笑道:“我已看清他的为人啦,走,绕到前面去!”

黄沙浪道:“你要出手?”

金色梦道:“只有这样才配作汉人!”

二女绕道,依良红没有在意,他还是带着两小紧随在那批人后面,但快到锤山时,突见

前面老少九人大半脚步迟缓,只有二位老人发出大吼之声!

小花子一见大惊道:“那是什么原因,又没有一个敌人?”

十八摸抢出大叫道:“有七人中了邪!”

依良红大叫叱道:“别靠近!”说着急忙拉着俩小后退又道:“那七人已经中了‘金天

香’的毒,有‘鬼道使者’赶在暗中!”

小花子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依良红道:“必须先找出鬼道使者藏身之处才行!”

十八摸道:“有解葯?”

依良红点头道:“有解葯,不救得快,不损元气,同时施放者不在杨,我也容易相

救!”

小花子道:“谁知那老邪帮在什么地方原来他由石头城接到消息赶来,为的是要阻止这

批人去锤山,显然锤山已经发生大战啦!”

依良红道:“黄沙浪也和金色梦绕道去了锤山,她们被我一激,到了锤山必定出手!”

小花子道:“老大,前面右侧地形险要,那老邪可能是藏在哪里?”

依良红忽然看到那两个未曾中金天香毒的,拼命把中毒的七个老少点倒在地,其一大喝

道:“吕子良,你有种就出来,我们拼一场,藏在暗中施阴险你算什么东西!”

再怎么骂,暗中老邪也不露面,连话都不回,小花子轻声道:“原来这两个老人的武林

辈份也不小,他们认识老邪,必定是同时期人物!”

依良红道:“这两个老人必定是‘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七 章 枭头怪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