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

第 九 章 隐形腿·石头精·五只眼

作者:秋梦痕

烟尘师太似意犹未尽,话未说完,人已走了,依良红听来十分糊涂,他愣住了,一头雾

水。

金色梦似知其中原因,只见她紧紧注意着依良红,笑道:“你楞什么?”

依良红道:“现在你不必管阴蛾,打下五只有了警觉,它们又飞高了,它们似有灵性,

现在你替我护住两位叔叔,我来专心对付‘火毛鬼豹’,八成豹类猛兽,希望不多,来多了

我两位叔叔就有危险,小偷儿和小要饭的只要自保。”

远处山上的打斗显然非常激烈,喝叱之声越来越大,这而有紧急情况,依良红无法抽身

去看,天色已在黄昏,过不了多久就天黑了,金色梦在依良红尚未离开之际,心中有点紧

张,只见她猛一个腾身,冲空而起,一拔就是十几丈,双手齐发,空中起了嗤嗤之音,她竟

施出全力,百数支雪松针全部打出。

依良红想不到她的轻功竟有如此之高,抬头一看,只见那批阴蛾尤如秋风落叶,纷纷被

雪松打下,禁不住大惊叫道:“打得好,打得好!”

金色梦飘然落地道:“现在我有时间护住丁、言两位大叔了!”

小偷儿噫声道:“老太太,你有多大年纪了,怎么这样糊涂,六七十老太大叫四十余岁

的为大叔?”

金色梦哈哈大笑道:“哎呀,真是老糊涂,自己常把自己当小姑娘哩,小偷儿,你可见

到新鲜事儿啦,你也快糊涂了,可惜你们的眼睛有毛病。”

小要饭的不管什么称呼,他却朝着金色梦问道:“老太太刚才那一手太棒了,为何不早

出手?”

金色梦道:“我发现阴蛾人失去控制了,也许它们的主人就是那山上打斗之一,早出手

是没有用的,好了,我们三人护住伤者,你们把他们头罩取下来,这样免得捉迷藏,好让残

废人去对付‘火毛鬼豹’,只要走过十里,那就到了大茅山啦!”

依良红道:“既然只有十几里,我也不必去搜了,这一段路,敌人要攻出来,不攻也就

过去了,紧张提防也不过十来里。”

言十六道:“毒蛾和‘火毛鬼豹’如果是同一个人控制,这人现被不明我方人物牵制,

那就不会有‘火毛毒豹’出现啦,除非是控制的人物不同。”

忽然有人在前面林中哈哈大奖道:“言大侠说的也是,他已走了,不是老朽打走的,而

是那位贾老太太除了他的蛾兵蛾将惊走的,你们也不必去大茅山找我啦。”

依良红闻言大喜,但又面色一变,朗声道:“罗老哥,你知道我要来找你?”

忽然间,前面现出一个老人,那是玄玄子“玩世老怪”罗铁风,只见他大笑迎上道:

“那个魔头实在是功力高强,如不是他要自己不打,今天我可吃不消。”

依良红道:“在山头打斗的是老哥,对方是什么人物?”

罗铁风道:“是近日武林传出的神秘人物之一,我也摸不明白。”

依良红道:“你可知道我要找你作什么?”

罗铁风哈哈大笑道:“言、丁两位中了‘闭锁三元法’、他们功力被封闭!”

依良红道:“风声传得好快,老哥哥真是神通广大,难道炼成顺风耳,不错,我想用方

法打通,但又不敢冒失行事,老哥对邪门是通家,请指点指点。”

罗铁风道:“好在你作事谨慎,设若冒失行事,那你就害死他们了,我这里有两颗丹

丸,你们找到住处才给他们眼下,服下后要蒙着被子睡半天就好了,别在野外进行。”

依良红道:“你老有事?”

罗铁风道:“我办完就回来找你们,时间不会太长,过了树林有座庙,快去向主持借房

间。”他交出丹丸急急而去。

依良红向金色梦道:“你快盯上他,看他要与什么人会面,但不可惊动员。”

金色梦惊问道:“你怀疑他?”

依良红道:“他不是罗铁风,盯他会过人后,他再盯他回来。”

小偷儿急急道:“我去不行?你算定他还要回来?”

依良红道:“他要回来偷看言叔和丁叔吃下葯丸的结束,你去太危险,你没有金……太

太的轻功好,逃不脱,也盯不上。”

金色梦道:“你为什么不当场揭穿他?”

依良红道:“他不是我要找的人,也不值得我出手,我要知道是他后台人物。”

说完,将丹丸收起来,又郑重道:“只许你暗察不许你出手,快去。”

金色梦应声奔去后,了八九道:“良儿,你如何看出那人不是‘玄玄子’罗铁风?”

依良红道:“他的易容、声音,可就是武林第一流。连个子高智也像罗铁风,此人八成

还与罗铁风有关,不过他难逃我的眼睛,他伪装的神态,太正经了一点,没有玄玄子那样自

然放荡,同时他的白发也厚了一点!”

说完领着大家穿过树林。”

小要饭的靠近依良红道:“良老大,刚才那人难道就是放阴蛾的人?”

“也是‘火毛鬼豹’的主人,可是我不明白他送来两颗丹丸有什么作用?”

小偷儿道:“他们要害死言、丁两位大叔?”

依良红道:“现在我推想不对,他们要活口!”

这时那个冒充玄玄子的老人自离开依良红等之后,即以奇速的轻功向北奔,而且走的路

线却又曲折诡密,很明显,他还是在提防后面有人盯着,可是他没有想到后面盯他的人物比

他轻功更快。

约有十余里,那老人进入一坐小谷,谷内全是密密的果树林,忽然有个老人在林内问

道:“大长老,你失利了?”

老人立即站住道:“太师千岁,本座早已说过,你那种手法只有对付一般普通高手!”

说完突然干咳一声又道:“对付那依良红不是一件简单容易的事,你的阴蛾失去还算幸

运,‘火毛鬼豹’未曾派出,算你见机得快!”

“太师千岁,本座总算还有点成功!”

果林内又响起那阴沉沉的声音道:“下的是哪一种丹?”

老人道:“绝气闭穴丹!”

果林中人叹声道:“只怕又难成功,言、丁二人服下丹葯,虽难被看出是假死,但依良

红不会把他们马上埋掉,你想事后盗尸带回复原,恐难办到!”

老人道:“依良红会把尸体运到朱元璋那里去?”

果林中老人道:“言、丁两人是朱元璋身边的重要人物,又与依良红关系不同寻常,绝

不会就地埋葬,你如不信,立即去暗中监视。”

老人道:“本座来此另外有原因!”

果林中老人道:“你要召集十八长老联手对付依良红?”

“不,目前还没有必要,本座发现太师千岁的仇人,‘起死鬼死’了,不知太师要不要

会他!”

果林中人哈哈笑道:“你的阴蛾就是他弟子以雪松针杀的,他的行动,本王已经知道,

不过他现在并非本王对手,我有的是时间,随时想杀他都可以,唯独那假残废青年依良红最

使本王不安!”

在暗中的金色梦听到这里,心中惶恐无比,再也听不下去了,施展她的无穷轻功,如电

退去,急急去找依良红。

金色梦离开时,林外老人并没有丝毫察觉,可见金色梦的轻功是何等高明,但这果林中

老人忽又问一声道:“大长老,你最近可曾听到一个叱‘石头精’的,一个叫‘隐形腿’

的,一个叫‘五只眼’的人物出现?如有所闻,火速派人告诉本王!”

林外老人大惊道:“这是三个什么样的人物?本座一无所知!”

果林中老人叹道:“你们只知本王当年的仇人是‘起死鬼医’,但不知以上三人比起

‘起死鬼医’更难对付,武功比起‘鬼医’还要高,‘起死鬼医’又吾‘棺材怕’,‘石头

精’又号‘铁见软’,‘隐形腿’另号‘鬼流汗’,五只眼是个女的,当时号‘观音愁’,

我近日有预感,这三人也没有死,甚至再出山了,大长老请多留意。”

林外老人连声道:“本座一定会替太师千岁留心的,不知这三人个性如何?”

果林中老人道:“你认为他们会被元庭聘用?这点你放心,这三人也不会受聘于任何一

方,也不会联手对敌,本王之所以行动秘密,除了当年这四敌外,现在又多了一个青年对

手,现在请大长老快去办理未完之事,本王也要走了。”

这时候,金色梦正在一座庙中向依良红讲她所听到的一切,然而一部分是依良红早已预

料的,但听到“石头精”、“隐形腿”和“五只眼”时,连依良红也变了脸色,只见他急向

言、丁两人间道:“两位叔叔可知那三个老辈的名号?”

言七十道:“好像是什么前辈口中听过,但却想不起来了?”

丁八九道:“我想起来了,那‘百龄妙手’劳一巴老前辈说过,好像是说,这三人早已

作古啦!怎么竟在今天又听说还活着,假如真还活着,岂不成了老怪物啦,论辈份,比‘四

神’还大一辈!”

金色梦道:“那就不错了,家师的辈份也比四神大,可是我就没有听家师说过,阿良,

我得我家师问个明白,否则我们连一点情况都不明白怎么行啊!”

依良红道:“你快去找令师,这里无须你相助,问出什么时,火速来告诉我。”

金色梦道:“我看你不必等那么什么大长老了,赶快赴大茅山去找玄玄子,言、丁两大

侠伤势非早治不可,你要除掉那大长老也不必在这二时。”

依良红道:“快走吧,我这也就动身了。”

依良红估计那大长老快要到了,在送走金色梦之后,立即吩咐两个扶着言、丁二人动

身,趁夜色未浓之际奔赴大茅山。

在金色梦未到大茅山脚下,又有一个“玄玄子”罗铁风在半路上迎着啦,小要饭的见,

冲口大骂道:“好老贼,一计未成,又来捣鬼了!”

小偷儿道:“小花子,我们上去,先斗他一场再说!”

依良红立即拦住道:“别冒失,现在真假未分。”

只见玄玄子发现依良红就大叫道:“兄弟,你去哪里?难道是找我老哥哥不成?”

依良红闻言,心中已肯定一半了,哈哈大笑道:“世上有几个罗铁风?”

这一说,罗老头怔住了,噫声叫道:“小子,你说什么,发生意外了,你不是来找

我?”

小花子接口道:“玩世老怪,你到底是真是假?请你老实点,不然的话,我们要动手

啦,别又拿什么丹丸来捣鬼,我们不吃那一套!”

“小花子,你说些什么,别在我老人家面前放肆,你那老花子师父是怎样教你的,毛还

没长出来,人倒比鬼大了!”

依良红认定他是真的了,哈哈笑道:“不久前,有个罗铁风出现,拿毒葯要害我两个义

叔,后来才知他是什么大长老!还没有真正摸清楚。”

罗铁风跳起道:“他能变化成我的容貌?”

依良红点头道:“维妙维肖,破绽很小。”

罗铁风道:“兄弟,除了你,别人一定会上他的当,我知道他是谁了!”

依良红道:“他是谁?”

罗铁风道:“是大金国的候爵,名叫赤伯奇星,现在金国已亡于元朝,他又进中原来干

什么,八成有大阴谋,此人当年与我感情不错,经常见面,善于易容,且懂不少邪门左道,

可是我们已有几十年没有见过了,我老了,他当然也是白发苍苍,他怎么能化出的形相

呢?”

依良红道:“这很明显,他不但知道我要来大茅山找老哥哥,而且事先赶到茅山暗探

你,其中曲折自然很多,那就不用说了。”

罗铁风道:“兄弟,你有什么人一定中了他的邪门?”

依良红道:“不是中了他的,而是另外一个神秘人物,当然,以理推云,那人也是他的

同党,老哥哥,我义叔们中了‘闭锁三元法’,我本待施展‘奔雷运气’来打通,但又不敢

冒失,因此急于找你问问!”

罗铁风道:“你的什么‘奔雷运气’是什么功?‘闭锁三元’乃是邪门,不可运功力打

通,如用正法,那只有‘金刚心法’才行,否则只有以邪对邪,而且要胜过他的道行方

可。”

依良红道:“我明白了,老哥哥,你要去那里?”

罗铁风道:“我与‘八关阎罗’在茅山讨论如何替你找出当年仇人,可是今天早上得到

一个坏消息,说什么五十年前的‘西大五煞’又全部出现江湖,这都是近百年来,武林闻风

丧胆的大事。”

依良红道:“起死鬼医‘棺材怕’也是‘西天五煞’中人?”

罗铁风道:“算起来他是最好的两个之一,还有就是‘五只眼’又号‘观音愁’,起死

鬼医早已知道她还活着,另外一个是赞头魔‘释道忌’也还活着,又有一说,当年大金太师

就是鹫头魔!”

依良红道:“这一推算,我完全明白了,有两个头带袅头头罩的怪物就是鹫头魔的手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九 章 隐形腿·石头精·五只眼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刀刀见血·剑剑穿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