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凤凰神》

第01章 死的惨,活的奇

作者:秋梦痕

引——凤凰台

风凰台上凤凰游,凤去台空江自流。吴宫花草埋幽径,晋代衣冠成古丘。

三山半落青天外,二水中分白鸳州。总为浮云能蔽日,长安不见使人愁。

这首诗,李白游凤凰台有感而作,但他只想到晋代的衣冠显要,及三国孙权所筑的吴宫,而把凤凰台的兴衰不提,这是这首诗的美中不足耳。

金陵在春秋时原属吴国,及至勾践灭吴,金陵才属越国,越王勾践灭吴还都,自认山河在握,雄视列国于是自鸣得意心,即筑凤凰台以纪其盛,其实这是勾践的手法,实际上他筑凤凰台只是一件秘密行动。

时人都知我国古代兵学鼎盛,如太公“六韬”,黄石“三略”,孙、吴(即孙膑、吴起)兵法等等为其最者;练兵布阵,制敌先机,故属不可或缺,然与敌交锋,生死立见者,这部全仗兵器耳!我国兵器,分马上用者与步战用两类,通常长兵器适于马上,短兵器则通于步战,正常之兵器,人人都知有“十八般”武器之说,其次则是外门兵器了!

十八般兵器之内,最难练者则为剑,故剑术在我国非常看重。

提到剑,这不但剑术难练,而名剑更不易得,所谓名剑,即吹毛断,削铁如混也,可是吹毛可断,削铁如泥之剑是不是即为最上乘之宝剑呢?不;那只当于名剑而已,名剑之上,有仙剑与神剑!不过古代名剑,直至今日,多半已通灵,而得者非有缘人不可求也。

古之名剑,以钜阙、太阿、青虹、白虹、素索、龙渊、属楼、工布等等常为人所熟悉,尤以干将莫邪更是家喻户晚,以上所列,能举其出处者只有其五,即龙渊、工布、太阿、干将、莫邪耳,此五剑为吴名冶师欧治子所铸,欧冶子即干将,其妻莫邪,然其夫妻又因铸干将、莫邪二剑而死。

这里要提者就是另一神剑耳,此剑为世所知者,真是微乎其微,其名本为“祥云”,其后又名彩虹,古人有“属镂现,彩虹飞”之语,那是说此剑始终监视着属镂耳!

吴越春秋时,属镂落入吴王夫差之手,后吴王不听伍子肯之谏,反以此剑赐伍死,时人谓此剑为不祥之器。

彩虹剑就在那时落入越王勾践之手,越王灭吴,师回即筑凤凰台,暗中即将彩虹埋藏台下,且改名“风凰剑”,这是他筑台之秘密耳;李白不提凤凰台,故说他那首诗是美中不足,怀古未尽。

——序幕——

这是一个风雨之夜,黄昏后的乌云,把整个天空布成了浓厚的黑幕,风声怒嚎,雨如滂沦,雷声隆隆,电如匹链,令人们有一种恐怖和不祥之感。

初更时的凤凰台,突然出现了数不清的黑影,如幽灵般显现于电光之下!他们由四面八方冲上了山顶,紧接着就是喊声大作,剑影刀光,与电争耀!

附近的居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胆小的以为是未日降临,他们吓得胆战心惊!可是也有不少大胆的,他们竟敢偷偷地出门,冒着强风暴雨,奔到门山下去看,然而山上的杀声,死亡之声,又把他们骇惊全身发抖!谁也不敢再动了!

这种恐怖的情景,一直进行到深夜,而且愈来愈甚,最后,山下又来了一条黑影,那是一个老人,而且他背上还背一个孩子!但不知有多大,可是一到山下,老人就仰夭叹道:“这是天绝铁家矣!”

他急忙把孩子藏在山下一处石洞里,且严声吩咐道:“士儿,你不要动,也不可出声,一批强敌毁了你的家,岂知另一批又到这里来围攻你爹了!伯伯要上山拼命了!”

经过这样的狂风暴雨,很奇怪,那孩子竟还非常清醒!他面上挂的不知是雨水还是眼泪,可是他的声音却是哑哑的,只见他咬牙强忍道:“伯伯,杀我家,烧我庄的到底是什么人?同时到这里的又是些什么人?”

老人叹道:“杀你家的是强盗,也许是你爹当年的仇人,可是目前这批恐怕不同,那是为了凤凰剑而来的,总之一句,士儿,这是祸不单行!”

孩子见他要去,急快拉住道:“伯伯,爹来凤凰台住了一年了,难道他老人家真得了神剑?”

老人摇头道:“那要见了你爹才知道,士儿,今晚,也许伯伯和你爹都不能生还,今后你要忍耐着生存下去,你家之仇,和后伯之死,那就多靠你将来一人报仇了!”

孩子突又哭出声来道:“伯伯!你去罢,我会牢牢记住的。”

老人也咽声道:“士儿,特别记着,在未练成高深武功之前,第一你不要就去寻仇人,第二你不要悲伤,第三你不要消极,记得嘛?伯伯去了。”

孩子点点头!可是他的眼睛却射出恨极的怒火!

老人上山了,未几就冲入敌群,接着喊杀之声更紧。

整整一夜,直到黎明,风息了,雨也停了,凤凰台上又如往日一样,冷清清的。

日出时,居民尤如潮水一声,人人争先恐后,齐心一志的赶赴凤凰台去查看究竟,接着竟赶来一大队官兵!

官兵把山顶封锁了,居民无一能上去,山顶到底是什么情形,那只有官兵才知道了,不过到了中午,那些上千的居民却看到官兵抬下了几条尸体!

在居民中,这时挤着一个孩子,他发现尸体中有两个血迹斑斑的老人,他一见,再也忍不住,突然痛哭一声,就想冲出去……

这举动不能不算突然,讵料竟还有意想不到的,那是一个老得不能再者的驼背怪人,他猛地伸手,竟把孩子给抓跑了!快得连上千的居民和官兵都没有看到。

不出一月,江湖上却传出一件震撼武林的大消息,据传在武林名声最著的“铁笠翁”和“范铭传”两位武功莫测高深的老人竟死在凤凰台上,尤有甚者说家居粤中罗浮的铁山家庄付之一炬,满门被敌杀尽斩绝!

在京陵城的南面,有一处乱葬岗,也就是离凤凰台不远,那地方都是贫穷人和远乡人死后的葬身之地,历年下来,孤坟垒垒,荒冢满布,一些死后无名的,那连一块碑都没有立,可怜兮兮,春秋二祭,除了好善之人于中元节请僧超度施食之外,可说连一个亲人扫墓都没有。

近来,那乱葬岗上,竟又多了三十几座新居,那是官府派人埋葬的,三十几座坟,那是一次埋下的,而且只有两座坟上立的石碑!上面刻着“罗浮大侠铁笠翁之墓”,“潇湘大侠范铭传之墓”,可是没有立碑之人的姓名,上面仅刻承恩人某年某月敬立,显然是暗中立下的。

三十几座冢葬下不久,时已到了清明,这正是“杜鹃花开艳遍野,冥纸灰飞舞满天”的清明时节,是故唐杜牧有清诗:

“清时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慾断魂;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树。”

春天故多雨,但也有风和日暖的好天气,如宋程频诗:

“云淡风静近午天,傍花随柳过前川;时人不识余心乐,将谓偷闲学少年。”

这天连淡淡的云都没有,真是风和日暖,遍地花香,游春扫墓之人,络绎不绝,不过很特别,竟在游人中有个身背长剑,手提冥纸香烛的青年人挤在其内,低头而行,他却直奔乱葬岗去。

青年到了乱葬岗,又一直奔往那遍新墓,可是他立在新墓之中,举头四望,似在察看什么,面色十分紧张!

一会儿,只听他自言自语地道:“管他,来了就和他们拼!”

也许他未察出什么动静,于是他就走近“铁笠翁”和“范铭传”的墓前,烧化冥纸,点起香烛,行下大礼,口中喃喃道:“二位老恩公,晚辈蒙二老活命,今生无以为报,只有每年春秋二祭之斯,晚生必不愁万里,不怕敌人,冒险前来与二老叩头了……”

说罢,他起身又道:“二位老恩公晚辈不知二老尚有后代否,如二老在天有灵,务祈托梦见告,晚辈决尽有生之年去找寻二老后代不落……”

他刚刚说罢,正待动身离去之际,突然有人在暗中冷笑一声!

说声冷笑,立使青年人骇然一惊,反手一拔长剑大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乱葬岗的西面,忽然出现了五个蒙面怪人,他们每个人的手中,竟是一色长剑!其中一人接口道:“大爷是奉命看守铁笠翁墓的!你又是谁?”

青年朗声道:“少爷行不改名,坐不改姓,司马官!”

那蒙面人闻言,居然退后一步,显出情意,但嘿嘿笑道:“原来是闻名南北的大剑客!”

司马官冷笑道:“谁派你们来守墓的?”

那蒙面人摇头道:“紫阳剑客,这你就多余的了,明明知道问不出,那又何必多问!”

司马官大怒道:“少爷自有手段迫供……”

“供”字一落,剑如游龙!大喝一声,冲了过去!

五个蒙面人霎时散开,立即展开围攻!

司马官以一斗五,毫无所惧,他虽面对五个高级剑手,居然攻多于守。

好在乱葬岗上扫墓的人太少,这样一场凶杀,并未惊吓居民!

这场猛杀,一直进行了一个多时辰,结果那五个蒙面人竟接连倒下了四个,另外一个,也就是为首之人,他也负了二次剑创,见势已去,只见他拼命攻出数招后,撤身就向西南逃窜!

司马官哪肯留下活口,大喝一声追去,一步也不肯放松。

那蒙面人似知逃脱不易,这时张口发出一声长啸!

司马官知道他在发啸求援,心中一紧,追得更急。

当蒙面人逃到一条河边时,司马官一看大喜,提剑扑上,大喝道:“拿命来!”

就只“着”字未出口问!讵料突由河岸树后闪出一个老声苍语的蒙面人阴笑道:“后生小辈,竟敢当着老夫夸口!”

司马官一见,立即收招后退,喝道:“阁下何人?”

蒙面人的年纪显然很老,只听他阴声道:“如果能告诉你,那老夫就不会见面了,小子,铁笠翁与你有什么渊源?

司马官冷笑道:“那也不必过问!”

蒙面老人嘿嘿笑道:“量你也不是铁笠翁的后代?”

逃走的蒙面大汉喘声道:“殿主,他是近年来闻名江湖的‘紫阳剑客’司马官!”

蒙面老人叱声道:“住口!”

蒙面老人显然因其叫“殿主”二字而大怒,叱声之后,又对司马官道:“小子,老夫这位堂主已暴露老夫的身份,这是使你死定了!”

司马官大怒,仗剑猛攻而出!

蒙面老人突然哈哈笑道:“凭你的剑风,证明你确是一位后起之秀,可惜你交铁笠翁那位死朋友!”

蒙面老人空着双手,言随身动,巧妙地闪开司马官的一招,同时斜斜一掌劈出,又道:“老夫很少这样与人支手了!今天是清明佳节,不妨与你玩上几招散散心!”

司马官觉出他掌劲如山,立知遇上非常高手了,于是提聚十二成真力,使尽本身绝招,拼命抢攻!

蒙面老人似亦不敢小看他,掌影施出,尤如一面大罗网,同时向那蒙面大汉喝道:“二堂主,你还看什么,火速回去收拾尸体!”

大汉连声应是,又向乱葬岗奔去。

司马官一连攻了三十余招,竟连一点上风都抢不到,这时已到了生死关头!

蒙面老人忽然阴笑道:“小子,你的道行尚欠火候,老夫不再和你多玩了,当心,下面这一招可就要你的命了!”

说完突然,他左手长袖一拂一圈,如闪电般将司马官的长剑卷住,竟使司马官全身为之大震,进退不得,接着他右手一伸,显出一只血红的手掌,五指尤如五根炭火烧红的铁构,同时发出阴声冷笑,缓缓地向司马官头顶罩落!

司马官到了这时才知道自己的生命完了,可是他毫无乞求之意,把眼一闭!

蒙面老人的血爪只差几寸就要罩下之际,他突然感到满眼一花!甚至全身飘飘而起,紧接着,他感到身如电旋,随风飞去!

司马官忽感右手长剑一松,同时全身劲力也活动了,不由大奇,陡然睁眼一看!

当前情形不对了,蒙面老人不知何去,可是他确目看到的是个白发、白须、乱成一团的驼背老人立在面前,而那老人正滑稽地向他笑道!同时看到老人手中还拉着一个十一二岁的童子!

“老前辈,多蒙活命之恩,晚辈感激不尽。”

司马官当然知道是什么一回事了,说着后行下大礼……

老公公毫不在意,也不扶他,仅哈哈笑道:“小子,少叩几个响头,你身子有银子没有?”

司马官有点莫明其妙,叩罢头,爬起来怔了怔,浑然道:“老前辈,要多少?”

老公公又哈哈笑道:“一万两!”

司马官大惊道:“晚辈那来一万两银子,就是有,那也带不动呵!”

老公公道:“九千两?”

司马官摇头苦笑道:“九千与一万相差无几呵!”

老公公笑道:“那你小子还问我老人家要多少干屁!”

司马官会意,立即把身上的银子都掏出来,尴尬道:“老前辈,晚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1章 死的惨,活的奇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凤凰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