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凤凰神》

第10章 后宫闹贼

作者:秋梦痕

  贺元陡然惊叫道:“不好,快到生死关头了!”

  铁奇士立望门场,谁料看到那绿色的闪光渐渐淡了,已淡到能透视里面的人影啦,

不禁奇道:“怎的已到生死关头?”

  贺元焦急道:“雷火神的无形无火,凡到无形无色就是十二成,现在还能看到淡淡

的绿光闪动,看不到就是发足了。”

  铁奇士啊声道:“原来如此,那怎办?”

  贺元叹道:“在下也无主意,惟求铁兄设法了。”

  铁奇士忽觉绿光全消!立见全身通红的雷火神对面坐着一个闭目人定的蒙面女子!

不由暗惊道:“她是助我之人!”

  名为打门,实双方都是坐着,铁奇士知道那是双主都在施展无上功力的心决胜负,

这比动手脚还要厉害百倍。”

  贺元道:“铁兄,我不管了,我要向雷火神背后下手!你替我挡住他两个弟子。”

  铁奇士急急拦阻道:“不可,这会使琪瑶公主看不起你,同时也失去了你将来的名

声!”

  贺元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  铁奇士道:“看情形,琪瑶公主尚无败迹,相反,那雷火神倒似急躁求胜了!”

  贺元道:“铁兄有所不知,凡被天火所烧过的人,她会大伤元气!”

  铁奇士惊道:“有这种事,那你去挡他弟子,我去助公主!”

  贺元道:“你为什么能去?”

  铁奇士道:“琪瑶公主曾经救过我,我去为报答她,人为报恩,那就不怕非议了,

公主也不会见责在下!

  贺元点头道:“原来她曾救过你!这让人难以相信?”

  铁奇士见他神情有点古怪,不由一怔,但也无暇去揣摩,立即向雷火神背后行去,

不过他不是偷袭,未接近先开口,朗声道:“雷火神,你知你有多大的年纪了?居然以

十倍的年纪对付一个少女,我看你面皮比北京城城墙还厚,这事一旦传出江湖,你还有

什么脸见人?试问你打胜何荣,打败更渗,趁此机会,你还可以印证后辈为名,早点收

手,还多少落个尴尬的哈哈一笑!不然我可要在你背后下手!”

  这篇说话来不无道理,且合武林规矩,雷火神一听,一下分心对敌,那知背后又来

了个青年高手,大受威协,只见他猛的向旁一闪,如风脱离现场!”

  蒙面女子徐徐起立,可是她不言不动!面罩内的眼睛,紧紧盯着铁奇士,不知是何

意思。

  雷火神这时,似亦有点愕然,半响沉声喝道:“小子,你是什么人,为何打搅老

夫?”

  铁奇士朗声道:“在下乃一无名小卒,不值前辈动问,致于‘打搅’二字是为了不

平!”

  雷火神豪声大笑道:“不平?哈哈!”

  铁奇士冷声道:“前辈笑声中含有轻视之情!认为晚辈不自量力!”

  雷火神依然大笑道:“被助者不要你小子相助,不平你小子有力铲平?”

  铁奇士冷笑道:“人家助我,我不管她要不要我助,但我出于报答之心,致于有力

量抱这不平,还得试试才能知道?”

  他说完探手取剑!

  蒙面女子一见,忽然娇喝道:“住手!”

  铁奇士道:“姑娘有何意见?”

  蒙面女子娇嗔道:“你知道雷前辈为何与我动手?”

  铁奇士摇头道:“不知?”

  蒙面女子道:“那是因为昨晚助你之故!”

  铁奇士朗声道:“姑娘助在下,雷前辈找姑娘,现在在下助姑娘,论理他得找在下

了。”

  雷火神哈哈大笑,接口道:“你连老夫的弟子都打不过,你又凭什么对抗老夫?”

  铁奇士也朗声大笑道:“晚辈打令徒不过,那只怪晚辈学艺不精,然令徒打这位姑

娘不过,那也只怪前辈传艺不良!如果徒弟打败要师傅帮忙,若师傅打败了,岂又要请

师祖!请问前辈上面还有多少代呢?”

  他这篇似是有理的诡辩,居然把雷火神给难住了,半晌答不出话来!良久才问道:

“小子,那你打不赢为何请朋友出来?”

  铁奇士哈哈笑道:“朋友相助,乃义也,师傅相助则私耳,令徒在江湖上一意孤行,

所以没有朋友,这又有谁来助呢,以晚辈之见,雷半辈叫他们回去好好教训一番才是。”

  雷火神忽然向他两个男女弟子大喝道:“你们两个东西滚过来!”

  火焰天女娇声道:“师傅,你老不要听他的鬼话!”

  雷火神大怒道:“他说的大有道理,为师要好好教训你们,还不随为师走!”

  那火焰天女和雷火剑两人,一见师傅情形不妙,再也不敢多说了,同时向师傅低头

行去。

  雷火神又向铁奇士道:“小子,老夫回去之后,要好好想清楚你刚才这些话,如果

真有道理,那可以就算,假若发觉你这些话不合道理时,那你小子就得当心一点,老夫

非把你用雷火烧成飞灰不可!”

  铁奇士大笑道:“前辈,你老有朋友没有?”

  雷火神摇头道:“没有?”

  铁奇士又大笑一声,但笑而不言!

  雷火神吼叫道,“小子,你这笑是什么意思?”

  铁奇士道:“晚辈这笑的意思不深,但你老也得回去想想才能清楚!”

  雷火神哼声道:“小子你要老夫想的太多了!”

  他带着两个弟子,立即转身而去!

  蒙面女子看到雷火神的背影,居然也轻轻的笑了一声!可是她一见金甲王子走过去,

笑声立止,而且拔身纵起,霎时消失于湖岸远处。

  铁奇士不知她是什么意思,急忙迎上金甲王子道:“贺兄,在下总算不负所托的

了!”

  金甲王子叹声道:“想不到这老头儿竟败在贤弟三寸不烂之舌下!”

  铁奇士道:“贺兄,刚才琪瑶公主要走时,你为何不叫住她?”

  金甲王子又叹声道:“那是无用的!”

  铁奇士道:“贺兄太拘谨了,对付女孩子不要太老实啊,只要你是真正喜欢她,越

老实越显出没有男子气了。”

  金甲王子道:“在下说句真心话,我见了她就不敢说一句话了。”

  铁奇士哈哈笑道:“怕什么呢?”

  贺元道:“在下也不知为什么呢?”

  铁奇士叹道:“我们回城去吧!”

  金甲王子摇头,拱手道:“在下不送了!”

  铁奇士不好问他的去处,只得拱手告别,自行回城。

  分手后,铁奇士独自急奔,走不到五里,忽见一条黑影由道旁闪出!

  黑影一见,铁奇士就看出来了,行近问道:“姑娘又有什么指教?”

  原来那黑影竟是蒙面女子,只见她娇嗔道:“阁下因何得知我与雷火神拚斗?”

  铁奇士道:“那是金甲王子特地约在下前去的?”

  蒙在女子冷笑道:“原来是那个自作多情的金甲王子。”

  铁奇士道:“听姑娘口气,莫非他有什么不对之处?”

  蒙面女子道:“毫无丈夫气质,空具一幅外表!”

  铁奇士道:“这是老实人的真正现象呀!”

  蒙面女子道:“那他应苦读寒窗,走求封妻荫子之路。谁叫他仗剑江湖冒黄衫客,

昆仑奴之流呢?”

  铁奇士笑道:“其人品格不坏,武功甚佳,在下倒是非常喜欢他。”

  蒙面女子冷笑道:“一个男子汉,要有刚有柔,过柔则不果决,过刚则易损,这人

不但缺乏果决之才,且必量小多妒,阁下提防他一点为是。”

  铁奇士道:“在下与其毫无冲突之处,何妒之有,纵有什么误会,那在下这方多忍

耐一点也就是了,只要其不入邪途已足矣。”

  蒙面女子道:“不谈他了,也许阁下能力服诸葛,今晚你也太冒险,下次不可为。”

  铁奇士道:“这人的‘无形天火’到底有什么厉害,姑娘今晚有无损伤之处。”

  蒙面女子道:“我不怕他的无形无火,但也不忍使其败在我的手下,其功虽烈,但

也只能练一种功力不及他,凡与其同等功力,或超过他的功力之人,则无损于元气?”

  铁奇士道:“此人有点老糊涂,看来不难应付。”

  蒙面女子道:“此人不但糊涂,而且善忘,你在宫中骗走了他一次,他已忘得一千

二净,这次他见了你竟听不出你的声音,那怕你是易容,但声音未变,即普通人也有所

觉察,然而他却认为你是第二个人了。”

  铁奇士笑道:“在宫中他要日月镜,不知他去找凤凰神没有?”

  蒙面女子摇头道:“他只要离开半个时辰就不知自己再要作什么事了,不过如被别

人提起那事,他又急风暴雨一般去追寻啦。”

  铁奇士道:“看来在下的易容,对姑娘毫无用处?”

  “你这易容葯物虽神妙,但你其他的地方太疏忽,只要遇到心细的人,那你就逃不

过他的眼睛了。”

  铁奇士问道,“姑娘来京,是否有特别事故。”

  蒙面女子道:“一为观察武林的动态及异城来的几个非常人物,另外一事你就不必

问了吧。”

  铁奇士道:“所谓异域来的,莫非即这次前来观摩武术的两个团体。”

  蒙面女子摇头道:“不!他们有公私之别!”

  说完转身,回头道:“你快回城,免使你的同伴担心,并请转告龙护驾,叫他勿再

注意我的行动,否则对他不利!”

  铁奇士见她走了之后,忖道:“此女架子虽大,但不见是十分娇傲呀!”

  当他回到城中时,忽见高式带着两个巨重来迎,见面问道:“老二,什么事?”

  铁奇士详细告诉经过后,笑道:“那金甲王子已对琪瑶公主着了迷啦,对方却非常

讨厌他。”

  高式笑道:“宫中又出事了!幸好未出纰漏!”

  铁奇士大惊道:“什么事”

  高式道:“当你在天坛金甲王子刚走之时,我准备带着大妹和二郎也追来!但在这

时我看到五爷亦赶到天坛来了,他和龙护驾神情显出不安。”

  铁奇士道:“难怪师哥来去东坝!”

  高式道:“龙护驾见我就说娘娘宫中丢了大批东西,叫我找你进宫查看,但他知道

你无法分身,所以我就带着二郎和大妹随五爷立即进宫。”

  铁奇士道:“丢了什么东西?”

  高式道:“纯是女人用的东西!当时我知是女贼所为!但查不出来贼的形迹。”

  铁奇士道:“文蒂蒂和干娘白姐全不知情?”

  高式道:“他们陪娘娘在说话!”

  铁奇士道:“三更天还在谈话?”

  高式道:“皇上不在时,宫中无日夜,这你就不清楚了。”

  铁奇土道:“后来呢?”

  高式道:“我去时,白妹妹,文妹妹和大娘正在查看,于是我们分头追贼!”

  铁奇士道:“那里去追?”

  高式道:“在此一刻之前,我们查无所得,于是又同时回转宫中,大出意料之外,

我们发现了两个夜行女子到宫中下手!”

  铁奇士一听又来了女贼,不禁急问道:“抓住了没有?”

  高式道:“你知女贼是谁?”

  铁奇士摇头道:“我怎么知道?”

  高式道:“两个女贼被我们六个人围住在后宫内打了一阵,结果还是让她们溜掉

了!”

  铁奇士大惊道:“女贼是‘土行妖姬’吗?”

  高式道:“如不是她们仗遁法脱身,那我们可真丢人了!”

  铁奇士道:“又偷走了东西没有?”

  高式道:“东西都打回来了!”

  铁奇士愕然道:“这我就糊涂了?”

  高式笑道:“文妹妹和自妹妹也有股狠劲,她们估计土行妖姬的去向后,两人拼命

追,甚至连影子看不到,但他们硬向西部猛扑,结果土行妖姬又现身了,原来那妖女看

到文蒂蒂有种功夫能看到她,使她大惊再现身!”

  铁奇士大惊又道:“你没有去?”

  高式道:“当时后宫大乱,我怕娘娘有失,同时又不知白妹子带着蒂蒂往什么地方

去了。”

  铁奇士跺脚道:“二人合起来也不是土行娇姬的对手!”

  高式点头道:“但在最危险的时候,却来了救星,不但救了人,而且把失去的东西

都全找回来,那土行妖姬连遁法也不灵呢!”

  铁奇士道:“是谁?”

  高式道:“我来迎接你时,她也有事去了,不过她说还要到宫中去玩!”

  铁奇士道:“你怎不说人呢?”

  白大妹笑接道:“丑姐姐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0章 后宫闹贼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凤凰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