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凤凰神》

第11章 海神戏快婿,几乎捣翻底

作者:秋梦痕

琪瑶的面色如花,经火光一照,更显得娇艳动人,这根本不是中了毒的现象!铁奇士对这点很清楚,他想了又想,又嘀咕道:“这丫头定被怪果醉倒了,否则就是迷果……”

身怀高深武功的人,他对普通毒葯、*葯、以及醉人的东西,他都不会怕的,除了有非常奇妙的东西才能使其控制住!琪瑶能被醉倒在地,很显然,那果子定为稀有之物了。

铁奇士不得已,先把她抱了起来,轻轻的使她靠着洞壁而坐,只听他叹声道:“愈不敢接近她,愈遇到这种事!”

这有什么话好说,不得已,只好在她通身检查了一番!

没有别的异样,铁奇士这回更确定是果子作怪了,只见他低头沉思,来回踱步,是在搜索什么救人之法。

一直想到四更!仍未想到办法!他急了!这时火也快熄了,他又到外面找了一大捆枯柴来,从新将火烧旺。

刚刚把火烧旺,忽见琪瑶动了一下!铁奇士一见大喜,又大叫道:“琪瑶,琪瑶,你醒了吗?”

又叫了十几声!只见琪瑶四肢全动,而且伸了一个懒腰,睁开眼睛问道:“士哥,什么事呀?”

铁奇士埋怨道:“你吃了什么果子,竟倒下不省人事了?”

琪瑶似已想到了什么,忽然跳起道:“还有果子呢?”

铁奇士从她侧面拾起剩下那支果子道,“这不是?”

琪瑶接过一看,忽然格格笑道:“我当时看错了,原来这是‘仙梦实’啊!”

铁奇士道:“什么‘仙梦实’?”

琪瑶娇笑道:“是仙果呀,我在洞内找到的,对了,它是七颗,这又名‘七仙果’,吃了能使人永驻容颜!不过只能适合放女人!”

铁奇土道:“你怎么走到这洞后去的?”

琪瑶噘嘴道:“谁叫你洗衣洗得老不回来,我兔肉也烤好了!因等得无聊!到处走动,无意中在后洞看到了这果子!”

铁奇士道:“这果子醉人吗?”

琪瑶道:“是的,吃过后会醉倒,什么解葯也不行,不过我醒来太快了,这是什么时候了呢?”

铁奇士道:“我在洞外看过星星,大概四更过了。”

琪瑶笑道:“我的功夫又进步了,否则不会这样快醒来!嗯,这一颗留给文妹妹好了!”

铁奇士道:“为什么不给你姐姐!”

琪瑶忽然一怔,既而娇笑道:“不,她是黑皮姑娘,本来就没有容颜可谈。”

铁奇士冷声道:“你讨厌你姐姐不美?”

琪瑶娇笑道:“我没有讨厌她呀,不美是真的啊!”

铁奇士背手转身去,催道:“快穿衣服,这种样子,人家见了会把你当土行妖姬看待。”

琪瑶公主知他不高兴了,仍笑道:“除了你,别人看不到,谁闯来看到我,我就要他的命!”

铁奇士摇头道:“琪瑶,你变了,变得判若两人了!”

琪瑶公主娇笑道:“我没有变,如果硬说变了,那也只在你面前变。”

她穿好衣服时,忽又啊声道:“士哥,难怪你这么久未回,原来你在外面把衣先烤干了!”

铁奇士道:“兔肉呢?”

琪瑶惊叫道:“糟啦,我醉时,兔肉定被烧掉了啦!”

铁奇士苦笑道:“洞外现在曙光了,该天亮啦,我们赶路吧。”

琪瑶娇笑道:“今天可以走快点了,估计晚上就会见到家父母!”

铁奇士讶然道:“你已知道令尊在什么地方?为何早几天不走快?”

琪瑶神秘地笑道:“那你不要问,我是有计划的!”

铁奇士不知她在捣什么鬼,只好跟着她走,岂知一出洞,琪瑶就展开轻功,去势如电,且回头笑道:“我们要在黄昏时赶到吕梁山。”

铁奇士一路紧追,心中却盘算着如何去向海神说话。

整整一天,黄昏终于来临了,琪瑶停在一座谷口道:“士哥,你在这里坐坐,我进谷先看看,等会再出来叫你。”

铁奇士道:“令尊真在这谷中落脚?”

琪瑶道:“家父母每次经过吕梁山时,他都要停留几天!因为谷中有家父一个好友隐居。”

铁奇士道:“那你快去快来!”

琪瑶进谷之后,铁奇士那能坐得安走,他急躁的转来转去!担心这一会面交谈的后果。

琪瑶进去足半个时辰才出来,但一见铁奇士就叫道:“士哥,我姐姐回海宫去了!”

铁奇士闻言先冷了半截,带怒地道:“是令尊逼她回家的?”

琪瑶见他目吐寒光,不由忖道:“他对那又黑又瘦的人儿确实钟情啊!”

立即道:“你莫急躁,姐姐还要来的,回去只是有事而已。”

铁奇士道:“我不信,快引我去见令双亲!”

琪瑶领着他向谷中行去,不久看到前面现出一座竹楼,由竹楼里面射出了灯光,看屋子似不小。

到了屋外的篱前,忽然里面有个苍劲的声音叫道:“琪儿,他来了吗?”

琪瑶娇声道:“爹,来了!”

那苍劲的声音冷冷嗤声道:“他的胆子真不小,欺侮了我的女儿,甚至还敢来见我!”

铁奇士闻言,立知见面没有好结果,但他把心一横,大步行进篱内,朗声道:“晚辈铁奇士向你老问安!”

屋中沉声喝道:“进来!”

进了屋,只见当中坐着两位老夫妇!男的满面严肃,女的却非常慈祥!铁奇士长施一礼道:“晚辈铁奇士拜见!”

老头子一摆手道:“免了,请坐!”

铁奇士不坐,但朗声道:“晚辈求见令爱碧瑶姑娘!”

老人摇头道:“小女回海宫去了!”

铁奇士道:“是你老逼她回去的?”

海神突然立起道:“碧儿是老夫女儿,逼不逼与你何干?”

铁奇士冷笑道:“江湖儿女,她有自主终身之权!碧瑶深爱晚辈,晚辈亦其为生死伴侣,我们的结合实出不得已,并非庸俗之苟且!相信晚辈早知内情!”

海神道:“小女乃海宫未来主人,她命中克夫!且对其自身亦不利!所以老夫不许其嫁人!

铁奇士突然狂笑道:“前辈身为武林极少数之奇人,谁料竟迷信星相之学,那真是不智之极,但晚辈情愿为碧瑶而死,致于她继承海宫晚辈决不反对!”

那老婆婆这时起身笑道:“你们一老一小,暂勿争吵,年轻人,老身倒有一两全之策,不知你答不答应?”

铁奇士又施一礼,恭声道:“晚辈恭闻指教!”

老婆婆道:“碧瑶不能嫁人乃我海宫既定的规矩,老身看你爱她亦是出之真情,如果你想长久与其见面,那只有一个办法可行。”

铁奇士道:“请说办法,只要晚辈能长久见她!”

老婆婆道:“老身沈女琪儿代碧儿嫁如何,这样你就可长久与碧儿见面了!”

铁奇士摇摇头道:“不,晚辈不能放弃碧瑶的!”

那老人吼声道:“你真是一个不识好歹的小子,碧儿又黑又瘦,有何可取,琪儿貂如天仙,你竟当面拒绝!”

铁奇士亦大声叫道:“前辈以为晚辈是什么人?”

海神吼叫道:“你滚!”

铁奇士突然一转身,回头冷笑道:“晚辈如不念在碧妹份上,今晚就会与你老决一生死,碧瑶是我的终身伴侣,晚辈这就去海宫,假使有谁敢阻挡,那非叫他流血而亡不可。”

海神突然跳起道:“你有多大道行,竟敢口出狂言?”

铁奇士突又转身立定,冷笑道:“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,你老不过是与家师齐名!然家师亦非晚辈对于!如若不信!那就请印证几手!”

海神狂笑道:“好哇,凤凰神居然教出个青出于蓝的弟子!老夫不信!琪儿,拿为父的海神剑来!”

琪瑶一直在门口观望,她很奇怪,既不着急,又不劝解,这时闻言,仍就不动!但听里面屋中却响起一声哈哈大笑道:“老海鬼,不信也要信,我老滑头确实不是小滑头的对手啊!”

声一落,后门口行出一个古怪物来!

铁奇士一见,突然惊叫道:“师傅!”

那老人哈哈笑道:“小滑头,你被他们父母耍够了!”

铁奇士闻言一怔,愕然道:“什么?”

来的竟是凤凰神,只见他哈哈笑道:“小子,你还不快快拜见岳父母!”

铁奇士豁然会意!猛的扑向海神夫妇拜倒道:“晚辈愚鲁,冒犯二位大人,务祈恕罪!”

海神陡改笑容,只见他狂声哈哈道:“小子,你竟是真的爱我那黑丑女,我硬是不信呢!”

凤凰神接口大笑道:“我早对你说过了,我的小滑头不是那种重外表的庸碌之辈,现在你夫妇试出来了吧!”

海母叹声道:“琪儿的目光真不错,她总算找对人了!”

海母话中有因,但铁奇士仍未听出,他一心只想快见碧瑶,起来后,回头想叫琪瑶带他去会,但奇怪,琪瑶已不见了。

海母见他东看西望,笑道:“士儿,你有一件事情要同时解决才行。”

铁奇士恭声道:“什么事?”

海母道:“那个文蒂蒂你不能无情!”

铁奇士急道:“晚辈已八成料到文百万是仇人之一啊!”

海母摇头道:“你错了,文百万不姓文,他姓刁,名世杰,文蒂蒂才真正姓文,刁世杰不但不是文蒂蒂的父亲,相反他还杀了文蒂蒂全家!”

铁奇士惊叫道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,你老又如何这样清楚?”

海神接口道:“蒂蒂的母亲,乃是你岳母的堂妹!刁世杰对此一点不知情,他杀了蒂蒂全家之后,还把蒂蒂从一岁时带走,他自己得了文家的财产,甚至还改姓文,且把蒂蒂作为他的亲生的!”

铁奇士道:“是了,蒂蒂曾说过,她师傅要她回家找寻什么东西。”

海母道:“你知道她师傅是谁?”

铁奇士摇头道:“她说她自己也不知其师之来历?”

海母笑道:“老身就是她的师傅!”

铁奇士又吃了一惊道:“竟有这回事!”

海母道:“老身从刁世杰家里把蒂蒂带走学艺时,那时还不十分清楚他就是杀堂妹一家人,但却已疑到他头上了,所以派蒂蒂回家找寻一本秘笈,那是文蒂蒂父亲的东西,现老身亲自在刁家找到了,所以一切大白!”。

铁奇士道:“蒂蒂到今还不知道啊!”

海母笑道:“琪儿为什么带你慢慢进来?那就是一方面试探你对美色能否变心!一方面要等老身回京把蒂蒂带来!”

铁奇士啊声道:“这真把小婿捉弄苦了!”

凤凰神在旁大笑道:“小子,你一生鬼计多端,这欠却上当不轻了!”

铁奇士噘嘴道:“老滑头,你老也当心,这次有你一份在内!”

凤凰神怪叫道:“我老人家是昨天才被他们请来的!”

铁奇士急问海母道:“碧瑶在后面吗,小婿急放去见她!”海母笑道:“你答应要蒂蒂了?”

铁奇士道:“那由碧瑶作主!”

海母点头道:“孩子真是可人,你始终如一,老身太高兴了,好,你去吧,蒂蒂也在里面呢!”

铁奇士起身告退,直朝内室急走!”

经过几道门,只见一室之内坐着两个少女,其一真是碧瑶公主,但见碧瑶公主身边坐着文蒂蒂,她们正在谈话呷!

铁奇士大步奔去,叫道:“你好啊!我可苦啦!”

文蒂蒂格格笑道:“谁叫你不聪明!”

铁奇士坐下笑道:“怪只怪琪瑶丫头,她竟不露半丝破绽!”

碧瑶笑道:“你要不要我妹子?”

铁奇士一伸舌头:“那丫头那去了,我真被她耍够了!”

忽见碧瑶公主把头一晃!嗔道:“你敢不要我!”

铁奇士猛觉眼前一花,当面那是碧瑶公主,竟是琪瑶公主啊!他陡然跳起,大声问道:“琪,你还敢冒充姐姐!”

文蒂燕拍手娇笑道:“士哥,你还不清楚啊!”

铁奇士怒喝道:“蒂蒂,你也跟她学坏了!”

琪瑶公主竟笑得躺在床上去,居然一声声叫痛啦!

这时海母,海神,凤凰神进来了,只听海母向琪瑶叱道:“琪儿你还捉弄他干什么?”

她又向铁奇士道:“士儿,你又傻了,老身那有两女儿,那碧瑶就是琪瑶变的呀!”

铁奇士仍就不信,回头望着师傅出神!

凤凰神一看爱徒那个傻兮兮的样子,不禁狂笑道:“小滑头,琪儿身怀‘苍浪万变’奇功,她可变成百岁老翁,又可变作三岁孩重,何止变一个黑瘦少女!不过她生性不喜变其本来面目,这次因其怕你在京中有失,所以变个黑女接近你。”

铁奇士如有所失!转身向屋外行去!

海母一见其背影消失,不禁向凤凰神道:“士哥,士儿似是恋着琪儿所变的黑女啊!”

凤凰神急向琪瑶道:“丫头,你还不进去道歉,提防他是死心眼!”

琪瑶急向文蒂蒂道:“妹子,我两个去!”

文蒂蒂道:“不,他一发了脾气,暂时不能去,等会你一个去!”

琪瑶不放心,单独追了出去!到了篱外,居然不见铁奇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1章 海神戏快婿,几乎捣翻底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凤凰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