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凤凰神》

第13章 偷鸡不成丢把米

作者:秋梦痕

琪瑶忽向铁奇士道:“蒙古力士出发了,他们竟只八个骑士,可见武功都不弱。”

遥见蒙古包前驰出八骑快马,如风奔向犀牛而去,铁奇士急急道:“我们提轻功赶上去。”

到了森林前,只见八个蒙古力士十分紧张,琪瑶一见轻笑道:“犀牛王尚未出现,他们却似临大敌一般,未免太大惊小怪了。”

文蒂蒂笑道:“难道一到林前就能引出犀牛王来!”

铁奇士忽然道:“我们由这面过去,乘他们不见,隐入林内看热闹!”

他们三人以闪电一般的轻功进入森林丛内,接着即登上一株八九丈高的树顶上,位置又可看到林外草原,也可观察森林中的动静。

琪瑶忽然看到森林处有只庞然大物!不同惊声道:“犀牛王在那里!”

铁奇士道:“在那儿?”

琪瑶道:“在我们后面那森林空地上!”

文蒂蒂突和铁奇士立即转头看去,确见距十八九丈之外的空地上立着一支比三支水牛还大的独角大兽!估计有二丈多长,一丈多高,其重足有两千斤!简直是少见的巨兽!

铁奇士骇然道:“牛背上还坐着一个女子!”

琪瑶噫声道:“真的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铁奇士轻声道:“那女子的穿着似苗人,似早已看到我们了,我们由树梢上过去,看是什么古怪。”

文蒂蒂道:“原来犀牛王是她的,那就当心她对我们存敌视之心。”

铁奇士笑道:“只怕不通言语,琪瑶和她说说看。”

三人由树梢跃过去后,但不下地!三人各自停身一株树上,琪瑶柔声向兽背上女子问道:“你懂话吗?”

那女子似还不到二十岁,长相倒是很美,虽然作苗女扮,但装却很文静,只见她噫声道:“你们是汉人?”

琪瑶大喜道:“你竟懂我们汉人的话!”

那女子道:“你们是来杀我犀牛王的?”

铁奇士接口笑道:“我们不是!”

那姑娘冷声道:“那是袖手旁观的了,你们喜欢看牛死还是喜欢看人死?”

铁奇士道:“最好两者都无损失,传言这犀牛牛王兄害死很多人,莫非是姑娘驱策所致,倘若是真,那我们就又当别论了!”

那姑娘冷笑道:“凡是死过的人,他们都是想得我犀牛王头上这只牛角而来,甚至还是坏人,如果只想得牛角,那我也就不放犀牛出去了!”

铁奇士道:“林外又来了八个蒙古力士,难道他们也是坏人?”

姑娘摇头道:“他们不明犀牛过去所杀的是什么人,只听传言犀牛牛王为恶而来!”

铁奇士道:“现在他们决心要犀牛王呀!”

那姑娘笑道:“我不叫犀牛王出去,他们就死不了。”

琪瑶笑着接道:“你的武功真不小,竟能收伏这庞然大物!”

那姑娘摇头道:“我虽然有武功,但不关武功的事,这牛是我由rǔ牛时抱回来养大的,四年前,它母亲被人杀了,可怜的阿胖,它几乎被饿死!”

文蒂蒂道:“你住在什么地方?家里还有什么人?”

那姑娘坦白道:“我有个师傅被师伯关起来了,其他没有别的人了,我住西崖谷,看你们不似坏人,我想请你们到我洞中去吃晚饭,现在快天黑了。”

琪瑶道:“现在还早呀!”

那姑娘道:“森林黑得早,还有不少里路!”

铁奇士道:“好的,姑娘请领路。”

那姑娘道:“你们都上我阿胖的背上来,它懂得人意,绝不会乱来的。”

三人由树梢腾身而下,一齐飘落牛背上!

那姑娘惊奇道:“你们轻功真好啊!”

琪瑶笑道:“你师伯是什么人,为何要关起你的师傅?”

那姑娘轻轻一拍牛背,犀牛王立即转身奔出,她回头叹声道:“我师伯也许你们听说过,他就是‘星宿老人’,家师却是个武林无人知道其真面目的人物,因为家师犯了派规,所以师伯要关他五十年!”

铁奇士骇声道:“犯了什么大罪,竟要关五十年,这比杀了还难受呀!”

那姑娘道:“家师盗取祖师禁学的蝙蝠功,这功夫学会了,可以借一件特制的蝙蝠衣飞上天空!其灵活速度比鹰还强,但不知为何被师祖禁学。”

铁奇士道:“令师学会了?”

那姑娘道:“是的,不过家师对师伯很尊重,自知犯了派规,情愿被关五十年!”

铁奇士道:“没有出来的希望吗?”

那姑娘道:“有,师伯曾说道‘只要能攻破洞门,那就许可家师自由。’”

琪瑶道:“洞门是石头的?”

那姑娘道:“不,是三十层巨木堵塞的洞道,每层大约五尺厚,我的武功无能打通,但又禁用刀斧,只许用掌力,我在这两年来,还只攻破两层!”

文蒂蒂道:“那太慢了,等你攻破时,那也要费去三十年的时间了。”

那姑娘道:“现在快了,我有犀牛去帮助,它能在一年之内攻破五六层!”

铁奇士笑道:“别人不能帮忙吗?”

那姑娘道:“谁肯帮助我啊,师伯却没有说不准别人相助!”

铁奇士道:“我助你好不好?”

那姑娘惊奇道:“你能打破?要多久的时间?”

铁奇士道:“先看看洞内情形再说吧!”

那姑娘道:“可不能作伪,我师伯每天都要派人来检查,有时候他老人家还亲自来啊!”

铁奇士道:“不会作伪,同时我与令师伯在明天还有个约会,如打不过,也许我向他当面求情,总之我保你救出师傅来。”

那姑娘大喜道:“我叫梨姑,你贵姓啊!”

铁奇士道:“我姓铁,这两个是我的妻子,一姓文、一姓海!”

那姑娘道:“原来是你们夫妻,姓铁的我印象非常深,因为有个铁大侠是我最崇敬的人,可惜我无缘见他了!”

琪瑶问道:“你连看都没有看到,为何崇敬他?”

梨姑道:“这有一个原因,因为我有一个师兄姓南宫的,他是我师伯的爱徒,他曾经去过北京,且犯了死罪,后来他被那铁大侠救出了,我师兄回来时,他曾来此看过我,他说那铁大侠才是当今武林中,江湖上第一个真正的大侠客!”

琪瑶问道:“你师兄住在什么地方?”

梨姑道:“他不在此,他是疏勒国一位大将军!”

文蒂蒂惊叫道:“他是大将军!”

梨姑愕然道:“文姐姐认得我师兄?”

琪瑶笑道:“见过,他还是我们的朋友!”

梨姑骇声道:“这样说,我们是自己人了,师兄对我很好,不过近来听说他已辞去大将军不干了,现在还不知他在什么地方呢!”

铁奇士愕然道:“他为什么要辞去高官不作了?”

梨姑道:“他由北京回来就辞官了,也许是他的游侠个性难改之故,因为他是因游侠在疏勒比武才得到大将军的!”

这时犀牛王已把四人带到一座百丈奇崖之下,梨姑先跳下,招手道:“到了,前面那洞就是我的家!”

三人一齐跳下,随着他走入洞中,洞门不大,里面也不深,没有什么石室,仅在后面一处大圆洞里堆了不少用具,另一角却堆满了兽皮。

梨姑道:“你们在兽皮上随便坐,我去烤肉给你们吃!”

铁奇士就在梨姑的洞中过了一夜,天亮后他们又吃了一顿早餐,当他们正待向关着梨姑的师傅之处时,忽听洞外来了一群人,同时听到一个中年人的声音在外大声问道:“梨姑在家没有?”

梨姑一听,急向铁奇士道:“奇怪,我们的族长因何来此?”

铁奇士道:“大概是查犀牛来的?”

梨姑道:“犀牛王连我师伯都不知道,我族长更不清楚啊!”

铁奇士道:“原来你是瞒着别人的,现在犀牛王藏在什么地方?”

梨姑道:“在森林中,没有人能查出它,同时这森林方圆两百里,犀牛多到几百条,连普通武林人物也不敢进来,甚至还有其他的东西为害,所以武林成了危险之地。”

琪瑶笑道:“你敢在此住,你族长不是也敢来?”

梨姑道:“我这里是边缘地区,而且我又明白这森林的秘密,所以我不怕,我族长也只能到此为止。”

铁奇士道:“来了不少人,你出去看看。”

梨姑走出洞外,忽见外面立着十几个老少人物,不由地大吃一惊,忖道:“我族内的武功高强好手都来了,这是为了什么?”

她忙向一个中年人问道:“族长,你老为什么前来?”

她当然是觉出不寻常了,那老人也奇怪,同样以汉语答道:“梨姑,你师伯马上到,不过我得先问你,今天一早,你看到有一个汉人少年,和两个汉人少女的人物没有?”

梨姑道:“有,为了什么?”

忽有一个苍老的声音由空中惊下道:“那是近来为害整个星宿海人民的邪人!梨姑,你得小心。”

由空落下一个老人,梨姑立即上前道:“师伯,你老认得他们吗?”

老人道:“不认得,但有我们族人看到过,只说是三个青年男女。”

梨姑道:“我看到的不是坏人,那与作案的不同。”

老人沉声道:“这三人在你洞中?”

梨姑点头道:“不错,他们是我的客人,甚至还是大师哥的朋友!”

老人大喝道:“胡说,谁说你大师哥的朋友!你把他们赶出来!”

梨姑坚决道:“不,他们是好人!师伯所说的定为另外一批。”

老人大怒道:“无知东西,他们是田陵海来的,而且是来赴为师伯之约的,族中青年男女已被害死了十几个,你还说他们是好人!快,快把他们逐出来。”

洞口忽然行出铁奇士来接口道:“那位就是‘星宿老人’前辈吗?不错,晚辈等确是赴约而来,但不知你老有何指教?”

老人一见,冷笑道:“你敢来就好,免得老夫进来抓你,小子,你是什么道上的,看你相貌出众,谁知竟是下流采花贼,甚至采捕后还杀人!”

铁奇士哈哈笑道:“你老这时说话不留分寸,只怕无地自容了,在下姓铁,甚至与令徒南宫超有过一面之缘,老丈所指的采花贼,晚辈估计另有其人,不知老丈指定在下有何凭据?”

老人大怒道:“小贼,凭你说与小徒有识,你认为就可免却一死?”

铁奇士朗声道:“令徒何在,请其出来一见如何?”

老人冷笑道:“你一定已知小徒不在这里,所以大胆藉口?”

铁奇士道:“那你老要怎么样呢?”

老人喝道:“出来动手!”

铁奇士哈哈笑道:“在下这方明知有所误会,如果动手,岂不误伤好人!”

老人喝道:“少说废话,老夫今天不会再叫你逍遥法外的。”

铁奇士明知解释不清,接口道:“在下早知西域三大奇人之名,听说武功高深莫测!此来已存印证之心,这样吧,在下与你老交手,但不许其他人上前。”

老人冷笑道:“老夫岂是仗人多为胜之人”

铁奇士笑道:“在下也不愿误伤好人!”

老人立向那十几个老少喝道:“你们退开,但得注意洞口那两个女子,今天不能放他们一个逃生!”

洞口响起琪瑶的娇笑道:“星宿老人,你的星宿神剑带来了没有,今天可不能轻敌啊!”

老人冷笑道:“老夫的神剑已数十年不用了,对付你们这批败类,还用得上神剑!”

他向铁奇士接着喝道:“小子,拔出你的兵器!”

铁奇士朗声笑道:“在下兵器是带在衣底,但那更不能用!”

老人冷笑道:“你之意显明,竟敢与老夫空手相斗,好,让你三招!”

铁奇士拱手一礼,朗声道:“那就失敬了!”

“了”字一落,掌出如电!

老人虽有防备,但却未料铁奇士快得出奇,还手不及,猛朝旁闪!

铁奇士身法真是神鬼莫测,老人闪出未停,他已到了对方后面,如要出手,星宿老人恐怕再也闪不开了,可是他在后面朗声道:“前辈,一招了!”

星宿老人闻声大震,陡然转身,不料铁奇士的手掌已到面门!

这种声手如一的攻势,简直把老人搞得心慌意乱,他只好拔身猛退,二式灵蛇遂转,竟是退出十余丈!

“老前辈,第二招了!”

铁奇士的声音仍在老人背后,这次更把他吓得面色大变!

这下铁奇士没有招随声出,他似料到老人会腾身而起!局势抢先到了一株树顶,但动作比前快,简直连老人的手下也没在旁看清!

一点不错,星宿老人闻声即起,势如摩云之鹤,自认这下不会受束了。

可是他刚刚踏上树俏,耳中却听到铁奇士在头顶朗笑道:“前辈可以出手了!”

星宿老人平生那曾遭遇这种对手,声一入耳他竟恼羞成怒,双掌翻起,大喝一声道:“老夫和你拼了!”

两股无比的劲力,真有掀天揭地之感,冲云的声势,发出锐利的啸声!

铁奇士的影子早已不在树梢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3章 偷鸡不成丢把米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凤凰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