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凤凰神》

第15章 初斗无归古冢

作者:秋梦痕

一家汉人店门口,立着穿明朝百姓装的中年人,他肩上搭着一块白围巾,一看就知道,那是店小二了!

铁奇士回头向琪瑶道:“这就是高扬说不脱故土味了!”

琪瑶上前叫道:“小二呀,有中原菜没有?”

那人躬身弯腰,连声道:“姑娘,有,有,请进!”

铁奇士领先人店,吩咐道:“有什么好吃的尽量拿来,什么酒?”

小二道:“贵州茅台,四川大曲、客官要那样?”

铁奇士道:“只怕不是道地货,两样都拿来!”

琪瑶边走边笑道,“恐怕连瓶子都没有真的,你算了罢,别为难人家了。”

铁奇士等在布伦镇刚吃早餐的时候,高扬来了,五王子一见,笑着迎道:“老高,好快,请坐!我们还没开动呢!”

铁奇士急唤小二增加怀杯筷,同时向高扬轻声道:“事情如何?”

高扬坐下笑笑道:“消息不假,同时也找到南宫超了,他说点子都去了南疆!”

铁奇士道:“你把南宫超如何安排?”

高扬道:“我叫他暂时勿动,因为他又干上过去的大将了,甚至还代普普处理一切事务。”

铁奇士道:“普普此行到底为了什么事,只怕连南宫超也不清楚了?”

高扬道:“清楚,听说是找伊梨国师去了!”

铁奇士道:“这中间定有什么非常的变化,我们吃过早餐就走。”

五王子道:“贤弟,我们离京的时候,黎大娘一再交代我,叫我转告你,她说‘古墓幽灵’本来的面目,是个混血女人,父亲只知是天山外的,不知是那一地方,母亲西域人,同时又说‘君天帝主’学艺在外国,提防他有外国人支持,这一切大娘叫你特别留心。”

铁奇士道:“好的,干娘听说还在宫中?”

五王子道:“是的,我请她老人家和母后作伴,母后信佛,不问朝中事,所以我只敬爱她,这次出来,也是得到母后同意的。”

铁奇士叹声道:“五爷脱离富贵,在我没有厚非可说,不过出来是相当危险的。”

五王子笑道:“在北京再呆下去,可能会使我更短寿,现在好了,纵死也得死个豪放!”

铁奇士点头笑道:“五爷就是这种人!”

琪瑶忽然提出警告道:“你们说话轻声点,有人在注意我们了!”

铁奇士笑道:“我们现在就要走了。”

说完起身,先向高扬道:“你带路,不必要时不要由空中走。”

出了镇,高扬领着大家向南行,可是琪瑶仍不放心,她拉着明珠郡主落在后面。

离镇不到一里,琪瑶忽然冷笑一声,向郡主道:“我们真的被盯住了。”

郡主道:“大概是西域人吧?”

琪瑶道:“看装束是西域人,但谁知他们是什么路子,赶上去告诉阿奇,问他作何处置,我最讨厌有人在背后盯住。”

她们赶上去向铁奇士同声道:“后面有人盯上了。”

铁奇士笑道:“我知道,不管她,相信是西域人,我们没有闲功夫多管这地小事。”

五王子道:“怕的就是古墓门的妖人!”

铁奇士道:“这个区域该不会有古墓门重要的人物?”

琪瑶道:“我们到现在还没有查出古墓门的任何一处庙穴,你能这样估计吗?”

铁奇士沉吟一下,忙将高扬唤了回来,轻声道:“老高,后面有人盯上我们了。”

高扬道:“把他们拿下来盘问一下。”

铁奇士道:“不,怕是古墓门的!”

高扬道:“是又怎么办,这一派我知道都是妖人!”

铁奇士道:“假设如果真的是古墓门的人,拿下也都是死的,他们都中了邪功,失败就死了。”

铁奇士道:“我有葯,但得没法使他们吃下,他们吃了葯就不会死了,这样才能够问出口供。”

高扬笑道:“那容易,现在让他们盯,前途是蒲犁城,我去时与店小二打点交道。只要他们进馆子,事情就成功了。”

铁奇士拿出葯来交给他笑道:“那你先要告诉他是那几个人,免得小二搞错了。”

五王子见他身上带着个小包袱,笑道:“人这样如何飞呀,给两个我帮你带着。”

铁奇士笑道:“一只是琪瑶和蒂蒂的衣包,一只是我的,另外一只里面是剑,少一点也不行,但不要紧,飞时通常用左手拿着,行时挂在披风里面也不碍眼。”

高扬接过葯,他落下来!等铁奇士去了半里路时,他才看到后面来了三个大汉,认清面目后,他又暗暗加劲了。

在蒲犁城门口,这才赶上铁奇士等,但这时人多了,后面的三大汉也已到了背后,高扬暗向铁奇士道:“随我来!”

大家跟着他一直走近该城的南门,这时他抢先进了一家馆子,与小二嘀咕一阵,然后陪着众人上楼。

等大家择好座位时,他又上楼去了。

琪瑶这时已发现跟踪的人,暗向铁奇士道:“就是刚上楼的三个东西!”

铁奇士道:“看情形不像古墓门的人,不过自两次对付之后,我杀得太多了,古墓门显然已小心不少,不像从前那样猖狂了。”

琪瑶道:“那批人到了对面窗下座位去了,原来早已有个老的在座。”

铁奇士道:“那老的也刚到,只在三大汉前面一步,也许我们在路上未曾发现。”

琪瑶道:“不是没有发现,而是他隐藏得好,你看他的目光,功力显然不弱,三大汉八成是他派来盯我们的。”

伙计送上了酒菜,高扬随在后面,在伙计去后,他向铁奇士作了一个鬼脸,显然已经把事情办成了。

铁奇士轻声道:“下在什么里面?”

高扬道:“酒里!连伙计也瞒过了。”

铁奇士笑道:“只怕有个人你瞒不过。”高扬骇然道:“是谁?”

铁奇士道:“你看看那面桌上还多了个老者,你的举动,八成已落在他的眼中。”

高扬道:“他们的酒菜已经到了,马上就可分明。”

那面桌上真的已送上酒菜,可是其中一个大汉倒上酒要喝时,突见那老人喝声道:“慢点,我们不能喝!”

三个大汉似感莫名其妙,人人愕然望着老人!老人不理,端起一杯酒看了一下,竟由鼻孔里发出冷哼!他忽然起身,端起那杯酒,居然向这面大步行向高扬来!

五王子一见,噫声道:“事情来了!”

铁奇士笑道:“看他有何话说?”

那老人走近高扬时,面色十分难看,开口道:“这位小兄弟贵姓?”

高扬起身笑道:“朋友问我?”

老人冷声道:“楼上食客虽不少,但老朽不会问错人!”

高扬笑道:“在下姓高,老兄有何指教?”

老人冷冷的道:“小兄弟,看你人不大,可是鬼玩意倒是多得很,老朽想敬你一杯!”

高扬噫声道:“咱们素不相识,敬酒何意。”

老人道:“相逢何必曾相识?”

铁奇士起身接口道:“老丈,无故敬酒,不觉太突然吗,请先说明来意。”

老人冷笑道:“那就得问这位了,你我毫无过节,为何在酒中下毒?”

铁奇士哈哈笑道:“原来如此啊,好,我代喝如何?”

老人道:“替朋友死,足见你青年人义重於山。”

铁奇士接过酒来,一饮而尽,接着又大笑道:“现在阁下可以送区区一口棺材了!”

老人闻言一怔,大声道:“阁下此言何意?”

铁奇士立即由一只小包袱拿出一口小小的黑棺材,朗声道:“有人送在下这口棺材,可是太小了!”

老人噫声道:“原来诸位也是被害者?”

铁奇士道:“如此说来,老丈等不是古墓门中妖人了!”

老人拱手道:“虽不是古墓门,但与诸位处境不同。”

五王子接口问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老人道:“由这位的黑棺令看来,盖子未开,那是古墓门要求加入其派的人物,在下高原派,接的都是打开棺盖的,那是棺到要命之意。”

铁奇士笑道:“在下等一路行来,老丈以为发现了古墓门人物,所以派那三位紧紧盯上。”

老人摇头道:“不,我是疑为另一帮,古墓门与敝派早已流血数次了!”

铁奇士啊声道:“这样说,贵派已知古墓门的庙穴了?”

老人道:“他们黑棺令主的‘无归古冢’,就在藏境的‘维尔木湖’畔,本月十七日即为敝派倾力与其约斗之日,这也许对诸位有利,因此他们不会马上逼迫诸位了。”

铁奇士哈哈笑道:“老丈错了,在下等就是前去说理的!”

老人大惊道:“说理,古墓门也有理可讲?”

老人突然大笑道:“那诸位不要去了,这一去就活不成!”

他说完忽然问道:“诸位刚才定有误会,认为老朽等就是古墓门中人。”

铁奇士点头道:“正是!”

老人道:“那你在酒中下的是什么葯?”

铁奇士笑道:“长生果!”

老人不解,但已明白不是毒葯,於是拱手道:“误会已消,打扰诸位了。”

他转回去了,铁奇士忙叫道:“老丈,酒杯带去,少一支就不能喝了!”

老人仍不放心酒中葯,拱手道:“老朽知道叫店家换来。”

琪瑶轻声道:“既知黑棺令的庙穴,我们顺路,何不毁了他?”

铁奇士点头道:“但也顺便看看高原派的势力,我们计时到达就可以了。”

五王子笑道:“这是我和明珠第一次参加诸位的江湖行动了!想来倒是非常兴奋!”

铁奇士道:“五爷,今后有的是打斗啊!”

明珠郡主笑道:“这比争权夺利高尚万倍,为人而不为己,意义重大极了。”

铁奇士微微一笑,向高扬道:“老高,维尔木湖的地点你可知道?”

高扬道:“知道,但从来不知那儿出了什么事啊?”

铁奇士道:“兔子不吃巢边草,古墓门难道连这点都作不到,否则他们如何称得上神秘莫测呢?”

吃完酒饭,随即动身上道,再也不管那几个高原派的人物了。”

出了城,五王子道:“高原派本月十七日与古墓门约斗,算来还有九天,显见这一程还有很远?”

高扬道:“我们这种走法,七天可到!”

铁奇士道:“我们早到也好,可以察看一下动静!目前还不知该庙穴里面是什么情形呢?”

高扬道:“古墓门能许可人去查看呢?”

铁奇士笑道:“毫无问题,他既要装着该处无迹可查,保证无人敢出面干涉。”

高扬道:“我很怀疑,维尔木湖我很熟悉,前面两面全是荒地,其中只有一座石岗,除了乱石和树木,那曾看到什么坟地,同时那儿有两座镇,一为诺和,一为维多克,当地居民根本用棺材埋死人!”

铁奇土道:“不要问,那座石岗,就是古墓门黑棺令的无归古冢了,也许那山在很多年前就是墓地,八成还不是普通人的墓地,如果普通人的墓地,其地下那有墓穴呢?”

五王子道:“你说古墓门全住在墓穴中!”

铁奇士道:“其主子‘古墓幽灵’这字号岂无来由?古时的国君、酋长,其葬处之地,莫不造成地下宫殿,以古埃及人为最,其金字塔即为一般了。”

五王子点头道:“你这猜测是对的,我国古代之陵,也是这种原因。”

琪瑶道:“古墓中必有机关了?”

铁奇土道“机关只能困住普通武林人物,再厉害的机关,他能困住我们多久?”

五王子道:“这不能大意,有很多事情,往往出乎意料之外,古人的东西更出人想象的神奇!”

铁奇士笑道:“到时临机应变就是了。”

琪瑶笑道:“这无归古冢我倒是不担心,怕的是将来上古墓幽灵自己住的地方!这妖妇连家父都谈起来伸舌头!”

铁奇士一行人,在第六天的中午即到那叫“诺和”的镇上,该地全为不知其来处的居民,十分杂乱,藏民只占其中三分之一而已,但仍有汉人开的店子,不过只有葯店和饮食两行业而已,也有两家客栈,房间简陋,且不清洁。

铁奇士选了一间比较好的给五王子和明珠两人住,自己和老高住一间,琪瑶和蒂蒂住一间,有了同伴,他也不好意思再和二女同房了。

在街上吃过馆子后,他们到处走动一趟,但仅限于街上,可是连一个碍眼的人物都没有,虽然看到些江湖人,但那是不是古墓门一见就知道了。

到了初更时候,高扬向铁奇士道:“我们夜探石岗山一次如何?”

铁奇士道:“不,这会打草惊蛇,等高原派到了时,我们就不会被注意了。”

高扬道:“我们来到这里,不知古墓门都注意了没有?”

铁奇士笑道:“在他们庙穴边缘,那有不注意的,不过我们不知道那些人是他们的眼线,也许这店中就有,所以说,我们要特别留神!”

一夜过去,第二天一早,琪瑶走进这边房中向铁奇士道:“店中来了不少生面孔!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5章 初斗无归古冢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凤凰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