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凤凰神》

第16章 蝙蝠人之死

作者:秋梦痕

五王子道:“好了,高原派已分出一部份向这面来了,这派人数真多,眼前所见,少说也有上千。”

郡主道:“湖中逃出的妖人也不少,现已二十余处被截了,最多的是南面,恐怕已有两百多人!”

宏缘长老道:“这无归古冢的妖人那有如此之多!他们如何藏得下呢?”

五王子道:“可能古墓非常广阔,不然阿奇不会放出这样多,这显然是他和海姑娘尚未交手的。”

宏缘道:“这更显出湖中的隧道不止一条了!”

五王子道:“我担心天快黑了,这对围堵大受影响!”

宏缘道:“希望没有妖人继续出来,以眼前情形,似乎还有不少向外逃出!”

突见高扬从空中飞来,一到上空就大叫道:“五爷,不好了,快看石出后面,那儿有个秘道!妖人出来五个了!”

五王子闻言,急急向宏缘长老道:“大师,我们快去,此处定为古墓中重要人物!”

高扬在上空儿了一个圈子,谁料他回来又大叫道:“坏了,在喀格萨镇方面出现一批人了!莫非是古墓幽灵派最高妖人前来增援啦,嗨,是四个!其中竟有两个巨人!”

五王子急急道:“老高,快飞去问问!可能是我们自己人!去时只要叫高大侠就好了,那是铁大侠的师兄!”

高扬一听铁奇士的师兄姓高,心中不由大喜,哈哈笑道:“恐怕不对啊,那是两男两女呀!”

郡主娇笑道:“这才全对了,快去,请他们前来堵住后山秘道。”

高扬去后,宏缘问道:“易施主,铁大侠还有师兄吗?”

五王子笑道:“大师不要吐风声出去,铁大侠的师兄就是武林中传言的‘古今第一剑客’!真是巧合,有他来到,这座古墓再无漏网之鱼了!”

天已全黑,湖岸只暗影舞动,除和喊杀之声,敌友实在难分了,再过一看,后山下霎时传出轰轰的大震声!

五王子向宏缘长老道:“截住了,这是掌劲传出的声音。”

正说着,忽然有人朗声笑道:“五爷,巧遇了!”

五王子闻言,立即向宏缘长老道:“高大侠来。”

果见高式大步走上山顶!

五王子哈哈笑道:“高兄!你为何有空前来?”

他说着向宏缘道:“大师,这就是高式大侠!”

宏缘长者合十道:“久仰高施主英名!贫衲有礼了。”

高式闻言轻啊一声道:“大师就是道高德重的宏缘长老,那晚辈失礼了!”

五王子笑道:“山后情形如何?”

高式笑道:“有七个古墓门白棺副令主,现在已被铁二郎和大妹截住了,白慈在旁监视,大概逃不了!可是那飞在天上的蝙蝠是谁?他竟叫我本家!”

五王子哈哈笑道:“他就是令师弟的新助手,绰号‘蝙蝠人’高扬,但已有五十岁了,你得叫他宗亲老大哥啊!”

忽听夜空里发出哈哈大笑道:“还是喊老高更适合,我就叫他大高,同时又有大铁、小铁,大姐、小姐,这多顺口。”

这时山后己连连发出惨叫,不久就见白慈带着满头大汗的两个巨童上来。

铁二郎大声道:“五爷,刚才真过瘾!”

五王子重新介绍宏缘长老和高扬两人一番,大家再转到临湖一面,只见湖岸上的杀声仍是翻天的叫喊,显然逃出的妖人依就有增无减。

五王子忽然问白慈道:“后山下是不是有洞口道路?”

白慈道:“那是一座岩石被推开的洞口,可能机关秘道,但再无妖人出来了。”

五王子急急道:“铁奇士还在古墓未出来,可能仍有余妖未尽,大妹和二朗仍去守住!”

两巨童闻言,又向后山奔去,但一到就见铁奇士和琪瑶现身,二人一见欢叫道:“没有了呀?”

铁奇士愕然道:“人们赶来了!看到此处有七个中年人嘛?”

白大妹笑道:“那沟中不是嘛,都不吃饭了!”

琪瑶笑道:“湖岸呢?”

铁二郎道:“依然杀得紧!”

铁奇士道:“你们快到湖岸动手去,古墓中已空了。”

两个巨童又向山上翻去,把消息告诉五王子之后中,他们全体出动了,只有宏缘长老一人留下。

铁奇士一到山上会见宏缘,都感到轻松无比,和尚笑道:“铁大侠,古墓很大嘛?”

琪瑶接口道:“等於北京城的一角,通道秘室,多得不可计数!”

老和尚叹道:“无怪能藏这么多妖人。”

铁奇士道:“外面逃出了多少?”

宏缘道:“估计已有三百多了!”

琪瑶笑道:“那还不到三分之一,死在里面的自杀者就有五百,被杀少说点也有两百多,现在里面再也没有了。”

宏缘大惊道:“竟有这么多?”

铁奇士道:“里面还有一个鱼池,三四斤重一条的,不下三千尾,我猜不出古墓有何作用,现在都毁去了。”

琪瑶一指湖岸道:“打斗近尾声,大师快下去,请顺便通知高大侠,叫他带我们的人到前途会面。”

宏缘道:“铁大侠此去南海嘛?”

琪瑶代答道:“正是,大师似乎得到什么消息?”

宏缘道:“听说南海有一名叫‘珠链礁’的群礁,看来是一串珠子,最大的不到一里方圆,最小的只有十几丈大小,因为这串怪礁是座落於‘亡魂游涡’之内,凡是航海的船支或渔民,都把这区域称作‘死海’,而这串礁岛则称为‘地狱群’,近来这‘地狱群’更成了海上盛传的恐怖地区,听说凡是近这区域百里的船支部无辜沉没,船上的人无一生还,贫衲猜想大侠必因此事而赴南海。”

铁奇士道:“大师所说,也许即与晚辈的目的有关!”

说完拱手告别,立即南行而去。

天亮时,铁奇士到达一名叫“巴而昆”的镇上,准备等到他师兄和五王子等到齐时再动身。

琪瑶在进入一家食店时,向铁奇士笑道:“当时不与大家一道走,现在又要等,你怕么?”

铁奇士道:“中原各派掌门人都在湖岸,我一去避不了很多俗套上的麻烦,今天还能走得成嘛?”

琪瑶笑道:“你这一走,当心古墓幽灵把他们一个一个的收拾掉。”

铁奇士道:“我真想不通,各派掌门人为何全部来到高原地界呢,其动身之期估计早在一月前开始,这证明绝对不是因为无归古冢的消息而来的,确定此事是偶然而遇的。”

铁奇士道:“现在得物之主都去了南海,他们不是又扑了空?”

琪瑶道:“不久之后,你会见到各派人物又拥到南海的消息。”

铁奇士点头笑道:“那我们又作了他们的先锋了。”

琪瑶道:“这两件宝物会引动整个武林的,也许我们还不及另外几批去得早呢!”

铁奇士骇然道:“你说古墓门和君天帮?”

琪瑶道:“还有神、仙、鬼、怪四骑帮、以及雷火神、飓风神、土行神、金甲神等等。”

铁奇士大急道:“那我们就落后了!”

琪瑶道:“先到的不见得有好处?”

正在吃饭之际,铁奇士忽听外面来了一批人,他立即起身向琪瑶道:“师哥和五爷带领大家到了!”

话未停,首先看到高式和五王子走了进来,可是后面没有其余的人员跟着,尤其使铁奇士立感有异的,那是进来的两人面色非常沉重。

“师哥,有什么事情发生了?”铁奇士等不及两个坐下就急急发问!

高式和五王子竟立着不坐,且同声叹道:“高扬死了!”

这真是一件骇人的消息,把铁奇士震跳起来,陡然大叫道:“什么?”

五王子叹声道:“你们两个不要吃了,快向东南方面追去,文蒂蒂还没有回来?”

琪瑶惊叫道:“文妹怎么了?”

五王子道:“开始是文姑娘和高扬飞起空中要查看你们的行动,但一到空中就遇上三只大鸟,鸟背上坐着人物,可是我们不能上去帮忙,眼看着高扬和文姑娘在上面与敌动手,真是干着急……”

铁奇士紧问道:“高扬和文儿应该火速落下才对!”

高式道:“文妹子可以下来,因为她只被骑鹤的单对单,那只鹤绝对阻她不了,然而高大哥却被一鹰一鹫来攻,他完全失去了灵活,看情形,他的功力又非对方两人的对手,那时连逃脱之机会都没有了,所以文妹不甘抛下老高独自脱身。”

琪瑶道“老高的尸体呢?”

五王子道:“没有落下来,似被那只大鹰抓着!”

铁奇士恨声道:“老辈成名人物两打一,我找到他们叫其死得更惨,五爷,文妹是如何追去的?”

五王子道:“她见高扬被抓走,似已疯了一般,拼命在空中向敌冲攻,但那骑鹤的则边斗边跟着鹰,鹫向东南飞去。”

铁奇士向高式急急道:“师哥请陪五爷带大家奔南海,我和琪儿马上就追去。”

高式道:“对方不会老在空中飞旋,你们也要留心地面。”

铁奇士应声之后,急急带着琪瑶出店,奔出镇口即冲空而腾起。

二人这一带恨出发,其速更急,须臾之间就是百里!

铁奇士在空中,远远指着右前方道:“琪儿,那个大湖是什么地方?”

琪瑶道:“大概是后藏有名的‘玛那萨维活池’我们现在的脚下高峰,即为冈底斯山!”

铁奇士突然道:“快落冈底斯山!”

琪瑶已隐隐听到脚下传出喊杀之声,立即下冲,噫声道:“这是那里传来的杀声?”

铁奇士道:“你看左下那座深谷内,不是有两个斗一个,另外还有两个在旁监视呢!”

琪瑶道:“似没有女子,这与我们无关?”

二人先落峰顶,为防打斗双方发现,然后悄悄接近谷边崖上。

刚到崖边,铁奇士立即就看清谷中打斗双方的面目,他陡然一怔,急向琪瑶道:“我无意中竟遇到两个嫌疑仇人了!”

琪瑶急问道:“是谁?”

铁奇士道:“旁观的两个人中,左面那个是文蒂蒂的杀家之仇,也是冒充文蒂蒂父亲的文百万员外,其实我已查出他姓刁,名叫刁世杰,另外在打斗中两个之一的道人,这妖道名叫‘天蜈真人’,曾在汤山兴风作浪,害死很多游客!”

琪瑶道:“被两打的一的老人你可认得?”铁奇士道:“不认识,你知道?”

琪瑶道:“我见过,他也认得我,这就是‘西域三奇’的金山先生,但不知什么事打起来?”

铁奇士道:“你监视打斗,金山先生虽败不了,但防止天蜈真人逃走,我去会刁世杰。”

琪瑶道:“另外两个中年人呢?”

铁奇士道:“与刁世杰和天蜈妖道为伍的,八成就不是好东西,都不可放过他们,但也勿杀他,等我问过刁世杰的口供后再处理。”

说完拔身下崖,其速如电,一闪即到了刁世杰背后五丈之处,朗声叫道:“刁世杰,你还认识故人嘛?”

这一声出其不意的招呼,立将袖手旁观的两人吓了一大跳!刁世杰猛的一转身,竟同时拔出宝剑来。

铁奇士的面色仍是不变,刁世杰一见,面色十分古怪,但装出惊喜之情的啊声叫道:“原来是老弟?”

铁奇士冷冷的道:“阁下这下自称姓刁了!”

刁世杰闻言一怔,似是无可惜词,哈哈大笑道:“老弟何时探知老朽真名实姓了?”

铁奇士冷笑道:“你那女儿的师傅告诉在下的!”

刁世杰啊声道:“蒂蒂之师,老朽尚不知其来历呢?”

铁奇士道:“阁下想知道否?”

刁世杰拱手道:“老弟如知,不妨见告。”

铁奇士哼声道:“阁下最好不要知道,恐怕说了出来,那会使阁下全身发抖!”

刁世杰明知眼前这少年来势不对,但他老姦巨猾,沉着应变,仍就哈哈笑道:“年轻人,过去老朽待你不薄,因何开起老朽的玩笑来了!”

铁奇士笑道:“阁下从前说不懂武功,现在手持阁下视如生命的屠镂古剑,而且还在替同党作监视大员,过去阁下姓文,现在又姓刁了,可见阁下一生神秘莫测!在下对这种神秘长者,岂敢开玩笑来?”

刁世杰沉声道:“老弟,你这时现身必有误会之事吧?”

铁奇士冷笑道:“你听我说出原因就不会误会,文蒂蒂之母,就是其师的妹子,这你可有点明白了?”

刁世杰闻言大震,急问道:“蒂蒂之师是谁?”

铁奇士道:“与其说是她的师傅,不如说是她的姨母,阁下想不到她老人家就是海母吧?”

刁世杰闻言,不自禁的向后倒退数步!真是要个全身发抖!

铁奇士哈哈笑道:“在下再问你一件事,当年凤凰台之事,八成也有你一份吧?”

刁世杰吼叫道: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铁奇士冷笑道:“说出来我放了你,留下你的老命让给蒂蒂下手雪仇,如果不说,那就活不过今天了!”

刁世杰当然清楚“东窗事发了”,可是他仍就不知铁奇士这一方的来历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6章 蝙蝠人之死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凤凰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