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凤凰神》

第17章 活佛丢了宝典

作者:秋梦痕

这一天,在中午也未停,竟于天黑前赶到拉孜,但在走进该座大镇时,铁奇士忽然觉出背后有个喇嘛和尚盯在后面,他感到奇怪,但却不与理睬,直到落店时才对琪瑶道:“你留心后面有个和尚跟进没有,我到柜上去订房间。”

琪瑶点了头,带着文蒂蒂留在进门的左侧,这时客人多,伙计道分不开,连个伙计上前打招呼都没有。

当铁奇士由柜上转回时,他轻声问道:“看到和尚进来没有?”

琪瑶笑了笑,眼睛望着楼梯!

文蒂蒂道:“我们与喇嘛僧人又无过节?”

铁奇士道:“他们可能误会我们是歹人,西藏喇嘛,武功别具一格,我们不可大意。”

铁奇士和二女进了最后一间房,洗漱过后,休息一会,就见伙计送进饮食来,琪瑶笑着问伙计:“小二哥,你是哪里人氏?”

伙计躬身道:“小的是四川成都人,来拉孜已有两代了,姑娘有何吩咐?”

琪瑶笑道:“咱们是老同乡,当此岁末年尾,异乡相见,觉得有种特别亲切之感,故而问问,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伙计叹声道:“在拉孜住的汉人并不多,开店子的更少,当此年关节下,内到地此的可说没有了,没想到今天能在此地看到二位老乡,真是难得难得。”

铁奇士道:“这店子里一共有多少同乡?”

伙计道:“老板是西康汉人,总共有十几个人,加上妇孺老幼,人倒是不少。”

他说完一退步,又笑道:“老乡请用饭,天气寒冷,稍停就凉了。”

铁奇士见他退出后,笑向琪瑶道:“你想在他口中问点消息吗,他能知道什么。”

琪瑶道:“客店伙计可不能轻视,他们的消息灵通,等会他再来时,保你有消息可听。”

当伙计前来收拾碗筷时,忽然见他向门外一探,接着轻声道:“三位老乡,刚才有一个喇嘛向我探听三位的来历!”

铁奇士笑道:“为什么?”

伙计道:“大概是为了近来一件大事,据传说拉萨活佛失去什么密宗宝贝。”

铁奇士点头道:“你对和尚怎么说?”

伙计道:“小的说诸位都是小的老乡亲。”

琪瑶道:“多谢老乡照顾了,和尚信不信?”

伙计道:“很难说,不过他听了之后又出店去了,也许不会再来。”

铁奇士道:“再来也不要紧,反正咱们都是正正当当规矩人,一切都可以放心。”

伙计连声道:“是的,小的看得出,如果有事,小的再来告诉三位。”

他收拾碗筷去后,琪瑶郑重道:“活佛失去密宗宝典,这又是古墓门所为了?”

铁奇士道:“密宗宝典是喇嘛武林中无上心法,这一失去,又要展开一场大风波了,不知现在喇嘛中有无厉害高手呢?”

琪瑶道:“据家父说,当今喇嘛很少参加江湖是非,相传当年红黄六僧已久不露面了!现在是否活着大成问题!”

铁奇士道:“什么是‘红黄六僧’?家师也未提过?”

琪瑶道:“喇嘛教也分成两派,一派穿红袍,另一派穿黄袍,听说各分体系,详情我就不明了,这红黄六僧就是各派都有三个绝顶高手。”

铁奇士道:“既有这样六大高手,那我们就不必管他,必要时能助他一臂之力也就行了。”

翌日,三人直奔日喀则。

风停了,雪静静的,沿雅鲁藏布江的大道上,那怕是路塞地冻,依然显出车水马龙,这其中有八成都是赶回家过年的商旅人,只是两成算是江湖上的流浪客。

当铁奇士三人快进日喀则城时,忽见两侧荒野中扑出十几个喇嘛僧,他们在雪地上飞扑中,地面上的雪毯并未留下一丝痕迹。

琪瑶一见,轻声向铁奇士道:“终于来了!”

忽然有一个老年喇嘛向同伴一摆手,阻止他们再接近,而自己则单独向铁奇士走近来大声道:“施主请留步!”

铁奇士笑道:“大师懂汉语就好办了,请问大师有何指教?”

老僧合什道:“贫僧乃日喀则胡图克图,请问施主由何地来。”

铁奇士拱手道:“原来大师是日喀则活佛,那就失敬了,在下已经走了很多路了,由北京到西域,又由西域转高原以至到贵地!”。

老僧惊叫道:“施主姓铁……”

他喊出姓来又打住了,似乎是怕让旁人听到,立即又趋前合十道:“贫僧能请施主一谈吗?”

铁奇士道:“晚辈听从大师吩咐,不知大师要带在下到什么地方去?”

老僧道:“施主请继续入城,贫僧自有安排,进城时如见一位小沙弥迎接,那就请施主随其带路就是。”

铁奇士点头道:“在下记下了!”

老僧又合十施礼告退,转瞬间带领同伴而去。

好在大雪未停,远处无人看到,琪瑶看到老僧举止小心谨慎,立知在沿途一带大有问题,忙向铁奇士道:“只怕日喀则不太安静。”

铁奇士道:“我们可能又要耽误不少时间去南海了。”

文蒂蒂道:“怎么活佛在日喀则,胡图克图又是什么意思?”

铁奇士笑道:“胡图克图是喇嘛中非常重要的职位,等于一国的方面大员,驻蒙古有一个,驻北京一个,驻五台山一个,喇嘛的说法,胡图克图以上大喇嘛,都是活佛转世,这种转世在蒙语称之力‘呼毕勒罕’,汉语称之为‘化身’,其实这种说法说错了,因为他们还是要死,不过死了不入轮回,可以自在转世,不味前生,世世执掌其原职!”

琪瑶笑道:“胡图克图以上是班禅,达赖?”

铁奇士点头道:“是的,所以说,活佛不是只有一个!”

进了城,忽见人群中迎上一个小沙弥,观其举动,铁奇士会意,于是就跟着他穿街过巷。

经过很曲折的高墙,不知不觉来到一座大门前,铁奇士抬头一看,原来那是一座古式的大庭院!

小沙弥躬身合十道:“施主,这是专为施主安排的住处,里面有汉人侍侯,活佛马上就到。”

铁奇士点头道:“有劳小师傅带路了。”

小沙弥不进大门,他就在外面告退了,琪瑶笑道:“看情形,这比住客栈好多了。”

文蒂蒂道:“后面就是大庙啊,这院落后面一定通往大庙!”

铁奇士道:“这是活佛有意安排的地方,必定很秘密,我们进去吧。”

门是半开的,三人推门而入,忽见里面立着两个汉装中年,他们一见三人,连忙见礼道:“公子和小姐到了,快请进!”

他们一个把大门关上,一个领着众人走入内院,铁奇士感到冷清清的,不由向那大汉问道:“老乡是滇西人?”

那中年人连忙答道,“是的,公子听出小子的口音了!”

铁奇士道:“云南四境我都很熟,请问这家庭院的主人呢?”

中年人道:“这是活佛的别院,原来公子还不知道!”

铁奇士笑道:“和尚还有别院?这倒是前所未闻了!”

中年人也笑道:“西藏的和尚与内地的出家人有很多不同之处,比方吃东西罢,喇嘛有很多不禁荤食呢。”

铁奇士啊声道:“原来如此,请问老乡何以在此?”

中年人:“小的是活佛派人请来的,除了关门的老苏之外,厨房里还有两位大嫂子,那是作饭的,公子和小姐如果需要什么,那就尽管吩咐,活佛有交代,叫小的们小心侍侯。”

琪瑶道:“你们不要客气,只要弄点吃的来就行了。”

中年人连声是,笑道:“上房里有火盆,三位请进,寝室有两间,一切都妥善,如有吩咐,就请摇铃。”

铁奇士等进了上房,只见是座小内厅,后面即为寝室,笑向二女道:“你们要洗澡时就自己下厨房,我们不能摆架子!”

琪瑶笑道:“这个要你操什么心,真是多嘴。”

火盆里的炭火红红,整个小厅里温暖如春,铁奇士脱下皮衣,伸一个懒腰笑道:“这种享受真是大出意外!”

说完在火盆旁的躺椅上一躺,环目囚观,发现室内的布置古色古香,虽与内地富豪之家不同,幽雅别致,看来非常舒适。

未几,那个关门老苏进来了,他后面跟着两个三十余岁的仆素妇人,她们都端着东西,原来是开酒饭了。

老苏吩咐她们把东西摆上桌子后,向铁奇士道:“公子,酒菜是按内地方法作的,不知合不合各位的口味,如有不对的方,小的们下次再改进,这里有川菜,也有下江菜!当然不会道地啊!”

二女看见酒茶摆了一大桌,鸡鸭鱼肉,麻辣的,法蒸的,浓淡俱全,同声赞道:“好香!”

铁奇士笑道:“三位请便,你们作的一定很好!”

老苏领着两妇人退去后,琪瑶娇笑道:“我先尝尝这盘子茅荤炒鸡丁的味道如何,色香不坏,只怕炒老了一点。”

铁奇士笑道:“总比吃干粮好!”

琪瑶夹着筷送进嘴里,品尝一下,晤声道:“不坏,可惜鸡太老,小鸡才好!”

文蒂蒂道:“别尝了,我早饿了!”

她先替铁奇士倒杯酒,自己就装饭!

琪瑶一见笑道:“妹子,斯文一点,没有人和你抢!”

文蒂蒂道:“姐姐如再斯文,活佛快来了,难道叫和尚看到我们的吃相!”

铁奇士闻言笑道:“和尚岂有不识趣的,他来时必先问问老苏他们才进来,这点你放心,我们慢慢吃,别噎倒了!”

饭吃完,天也全黑了,老苏又把两个妇人带进来收拾东西,他自己却把厅中几支巨烛点起,这才向铁奇士道:“公子要喝什么茶,这里只有云南普耳茶。”

铁奇士道:“我们对茶没有讲究,随便都可以,不知活佛来过没有?”

老苏道:“执事大师来过了,他说活佛马上就到!”

铁奇士点点头,笑道:“活佛来时请招呼一声,这里没有事情了。”

茶放下,老苏应声退了出去,只听他又回头道:“公子,雪愈下愈大,三位如果觉得睡时被子不够,那就叫我一声,前面书房里还有好几床呢。”

铁奇士道:“刚刚看过寝室,被子足够了,你去睡吧,也许活佛要明天才来。”

老苏已在过庭里里回答道:“不,时间还早,活佛来时,还要吃点心啊。”

琪瑶听他声音去远,笑问铁奇士道:“活佛特地给我们请四个内地人来侍候,真想得周到啊。”

她笑语不停,突听外面响起急骤的脚步声,紧接着冲进两个人来!一到就同声叫道:“公子,公子,有鬼,有鬼!”

进来的竟是老苏和另一个中年人,只见他们喘气如牛,面色惨白,全身发抖,似已受了极大的惊吓!

铁奇士陡然起身,迎上道:“什么事,那里会有鬼,你们到底见到什么东西?”

老苏颤声道:“一个绿衣女鬼,在厨房里飘来飘去,老张也看到了!”

琪瑶问道:“那两个大嫂呢?”

老张道:“她们去东厢准备点心去,叫我到厨房去泡茶,恰好遇到老苏也来了,因之我们同时看到!”

铁奇士安慰道:“二位不要怕,那是江湖人物到了这座院子里了,你们是普通人,绝对不会伤害你们的,如果再见到,你门也不必惊慌,他也是人,不过是有武功的人,二位不小了,大概还听到一些江湖上的事情?”

老苏道:“我们看到她脚不落地啊!”

琪瑶笑道:“那是施出轻功之故,她是怕弄出声音来!”

铁奇士向老张道:“他一定走了,你们带我去厨房看看。”

二人似徐悸尤存,怯怯的领着铁奇士去了,琪瑶向文蒂蒂道:“这又是古墓门的人物在捣鬼!”

文蒂蒂道:“她到厨房干什么?”

琪瑶道:“八成想在饮食里捣鬼!”

文蒂蒂疑问道:“她想在厨房里放毒?”

琪瑶想了一下,摇摇头道:“不,我们来此,古墓门可能还不明白,她不会在不明白的人物之前作出暗算的手段,同时我们还不怕放毒!”

铁奇士回来了,只见他面色开朗,琪瑶道:“看出什么了?”

铁奇士轻声笑道:“偷东西吃的鬼,厨房里少了两只作好的鸡,一盘牛排!”

文蒂蒂啊声道:“居然偷到我们这里来了?”

铁奇士道:“西藏汉人饮食不多,来人定为汉人!当然是古墓门中的汉人!”

文蒂蒂道:“老苏他们是不怕了?”

铁奇士笑道:“怕是怕,但已经知道不是鬼了,现在他们四人都在厨房里,也许通霄不敢睡觉了。”

琪瑶道:“古墓门在这一带可能不少徒众,他们偷了喇嘛的宝典为何还不离开?”

铁奇士道:“可能对搜夭孤的行动不明,只好到处派出高手拦截,也许另外还有什么事情的。”

这时厅外传来两个苍老的声音,同时听到老苏叫道:“公子,活佛来了!”

铁奇士闻言起身,到门口相迎,只见在路上见到那个老和尚和另外一个更老的高僧行了进来!连忙拱手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7章 活佛丢了宝典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凤凰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