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凤凰神》

第19章 鼓魔与血食头陀

作者:秋梦痕

铃声和鼓声却远在海边,没有深厚功力的人,那是听不到的,铁奇士急向老盗王请示道:“晚辈可以去看看嘛?”

老盗王沉吟一会道:“把下面的人都叫醒,叫他们自己提防,我老人家和你师兄一块去!”

高式道:“到了近处没有妨碍?”

老盗王道:“没有,那要看施放者的意向,他如只对一人发,那旁边的就不要紧,这种着杀功夫是随其施展者的意思而行。”

屋中的人都醒了。

三人到了石山上,立见临海的悬崖上坐着两个人,一面摇动铃声,一面鼓声咚咚,似已到了紧要关头。

在初春的月夜里,这里渐渐起了薄雾,但经海风刮动,如浮云一般,一阵起来一阵散,时浓时淡,不过铁奇士仍能看出那两人的依稀模样。

老盗王轻声道:“原来真是这两个坏蛋!”

铁奇士道:“摇鼓的头如棕兜,摇铃的竟是个头陀!”

老盗王点头道:“摇铃的名‘血食头阳’,头发蓬蓬的即鼓魔。”

铁奇士道:“你老与他们有无过节?”

老盗王道:“见面各无好感,但也互不侵犯。”

高式笑道:“原来他们当年也当过强盗!”

老盗王哼声道:“绿林人应有绿林道德,宗旨上,最低限度要作到劫富济贫,盗又怎样?”

高式道:“盗亦有道才好,不然你老能活到现在?”

老盗王道:“但这两个家伙呢,他们不也活到现在?”

高式道:“死有善终与凶之,人之一生,盖棺定论,他们必遭杀身之祸!”

老盗王道:“小子,你真把他们看轻了,论武功已经练到金刚不坏之体,如没有超过他们内功一半的人物,谁能要他们的死命?”

铁奇士道:“他们两个既同流,那为什么打起来?”

老盗王道:“同流不同心又奈何,他们各有私心,这次还不是为了夺宝起冲突,八成都在找剑鲨。”

铁奇士忽然道:“崖下有问题!”

老盗王咦声道:“你听出什么?”

铁奇士道:“有哼声!”

老盗王疑问道:“难道这两人为另外一件事在拼斗?”

铁奇士急急绕道到海边,俯视崖下,原来发现停了一艘船,这时听到哼声是由船中发出。

老盗王和高式一齐,同声道:“船上有人被点穴了。”

铁奇士一挥手,三人腾身而下,如风扑上那号船,进舱一看,只见里面被点倒二个人,老盗王认出其中之一,陡然叫道:“剑鲨!”

铁奇士和高式也认出其中一个是陶明,同时扑上,火速替他们解了穴道。

老盗王扶起剑鲨问道:“你为何落在他们手中?”

剑鲨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,只见他看看三人之后叹声道:“快点离开再说,那两个老魔会来。”

老盗王道:“现在不怕他们了,船上其他是什么人?”

剑鲨道:“除了陶明,另外四人是你的,他们是北海四桨!”

老盗王道:“你怎知我要他们?”

剑鲨道:“来找我的,无一不是要航海的,你绝对不例外,要航行远海,又绝对少不了三十二名水手,所以我先把最远的找来,还有二十八个就容易了!”

老盗王大喜笑道:“你还是我最忠实的部下!好,叫他们开船回湛江码头!”

剑鲨轻声吩咐下去,那四人闻令即起,立将小船顺岸开行。

小面离崖上很高,也许那个老魔恰好是棋逢对手之故,这时正在全神对敌,所以船离崖下,并未使其察觉。

小船很快脱离当地约半里,老盗王这才放心,只见他吁口气道:“现在可以放手到湛江满内码头了。”

他的话停了,听铁奇士向他问道:“老头子,那古墓幽灵的相貌是个什么样子的人物呢?”

老盗王赠声道:“小子,你这时间起那妖妇来,是什么意思?”

铁奇士道:“岸上已有两个隐身的女人在注意我们这条船,她们由两魔打斗处盯下来的!”

铁奇士道:“不必问废话,时间不由我解释了。”

老盗王道:“这你问对了人,那妖妇连令师和海神都没有见过,因为她是只有五十多岁,不过现在看来仍只三十上下的年纪,她是伊犁人,皮肤黑黑的,鹅蛋脸,高高的鼻子,尤其是她的一双勾魂摄魄的眼睛,可说是天生的尤物!喜着艳装,识得她的人很少了。”

铁奇士忽向高式道:“师哥,那岸上只是妖妇身边的重要人物,绝非妖妇本人,她们绝对不超过二十五岁?”

高式道:“你看清楚没有?”

铁奇土道:“这大的月亮,她们的隐身法虽高,但只能避人目光,却不能避开月亮,看得清楚。”

高式道:“那她们为何向我们施暗袭!”

铁奇土道:“师兄留心我的手势,你准备巨阙剑,凡向人暗袭的,她就不妨人家的突袭了。”

老盗王道:“你怎已看得到,为何不自己出手?”

铁奇士道:“我的剑不能随便使用!”

高式道:“那就使我的!”

他急忙交过宝剑,又道:“再看看还有其他的没有?”

铁奇士道:“码头上仍未绝人迹,你们当心不是隐身人!”

老盗王道:“这个你莫管。”

船近码头时,高式又问道:“她们在哪里?”

铁奇士道:“在一处屋角上,她们似准备好了,一个衣底藏双刀,一个剑已出了鞘了!”

老盗王道:“你先上,千万要挡住,妖妇身边的女子个个武功绝伦!”

铁奇士笑道:“这样不行,那太显明,我们得想使人不怀疑的法子。”

老盗王道:“什么法子?”

铁奇士道:“上了码头时,由我师哥在前,剑鲨等在中间,现在妖女恰好截住我们去路,那我们得走侧面,这样一来,她们就由后面袭击了!”

高式道:“你要我领着另走一方?”

铁奇士道:“上了码头,左侧有条巷子,你们动作要快,火速侧身向巷子里走!”

剑鲨接口道:“妖女拦截的目的何在?”

老盗王道:“当然也为了你!她们暗袭的不是你们,而是我们三个。”

上了码头,高式依计而行,领着剑鲨急急侧身闪向左面。

铁奇士已暗暗留意,众人闪出后,突然听他冷笑一声,只见也真似身法如电,回头一恍,剑化长虹!

这种高绝的身手和剑术,竟连老盗王都未看清,但他耳中已听到两个女子的惨叫之声!

铁奇士又如电光石火一般闪了回来了,只听他急急道:“快上屋!”

高式闻声,立即腾起,领着大家越屋而进!

过了港口街道,前面已是入城的大道,老盗王不明何故,回头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铁奇士道:“快走小路入城!鼓魔和血食头陀追来了。”

高式问道:“那两个女子呢?”

铁奇士道:“成功了!”

剑鲨想不到老盗王竟带了超等人物在身边,心中又惊又喜,跟着高式全力冲向小道,同时建议道:“不必进城了!”

老盗王道:“有地方藏身?”

剑鲨道:“有个好去处,现在由我领路。”

铁奇士道:“我们还有大批同伴在城中呀!”

剑鲨道:“天亮再派人去接,现在进城,必被魔头追上。”

他领着冲进一座竹林,稍停一会道:“在这儿停一下,看看有人追来没有。”

老盗王向铁奇士道:“小子,你留在外面瞧瞧!”

铁奇士笑道:“那两个妖女临死的叫声,已足把双魔引去了,我们在此谁能知道?”

他走到竹林后面一看,原来那面是个斜坡,下坡即为一条小河,那真是冷僻的乡下,急忙回到竹林道:“去罢,河那面有几家民房,我们可以隐藏了。”

剑鲨笑道:“其中一家就是陶明的,他是光棍,我的意思就住在这里。”

高式道:“你们去罢,我去叫大家明天来,同时你们相商明天如何行动。”

铁奇士道:“师哥小心进城,有事先叫老高飞来送信。”

高式应声去后,剑鲨即吩咐陶明先回去收拾一下,同时准备吃的。

陶明一招手,他连北海四桨也带去了,竹林中只剩下三人,老盗王问剑鲨道:“其他二十八人如何找寻。”

剑鲨道:“那包在我身上。”

铁奇士道:“他们住在一块?”

剑鲨摇头道:“不,黄海有八个,渤海有十二个,东海有八个,他们之间都有头儿管着,不过由我发出通知时,他们都会偷偷的赶来。”

老盗王道:“我老人家另有事,恐怕不能跟你去找啊,这一路你得当心。”

剑鲨道:“你还没有告诉我的航地呢?”

老盗王道:“航地连我尚不知道,那要找到金玉图才明白!”

剑鲨道:“我们在什么地方会面?”

老盗王道:“暂时定在琼崖三亚港,不过你得准备一条非常坚固的船。”

剑鲨道:“航行方面的东西你们不要管,连吃的在内,一切由我准备。”

老盗王道:“好的,你们到了三亚港时,大家装做渔民,当年我们也曾在那儿住过,八成还有几个老人未死,到时拿点银子给他们。”

说好了,陶明又来叫了,大家起身出竹林,一齐向他家里奔去。

天亮了,高式领着全体赶到,老盗王使大家见见面,一个个介绍过后,接着就吃饭,直到日上三竿才分别动身。

单说老盗王,他一出了陶明家,立即领着大家向北行进,地点也不说,害得那的年轻人,跟着拚命奔。

直至过了五天,第一个铁奇士忍不住了,这时他望着前面的珠江大河立住道:“老头子!你再不说出地点,我们过了珠江就散伙。”

老盗王笑道:“再过几天就到了,这次我找的是精通古今机关的人物,他住在九连山,人称他为‘九连居士’,也是我的老朋友了,不过他人很古板,虽是我的朋友,但却不听我的使唤。”

铁奇士道:“海里还有什么机关?”

琼瑶接口道:“古往奇人隐居海里的太多,比方我家海宫来说,那就是古异人留下的,其中古怪的机关无数,老盗王提防麻烦。”

高式笑道:“九连居士假使不肯去呢?”

铁奇士道:“不去就算了!”

老盗王摇头道:“不去也得去,不过你们到时如软的不行就来硬的。”

高扬道:“他的武功如何?”

老盗王道:“不在我之下?但又不能伤他,事情很麻烦。”

铁奇士笑道:“我们又不知你老有什么武功,那不是白说了。”

老盗王道:“我的武功不如你的师傅,这你就有个谱了?”

铁二郎哈哈笑道:“我们也不知师傅的武功有多高呢?”

老盗王道:“你师傅是老辈,武林中第一号!在当年提起凤凰神,正邪双方无人敢与其动手!”

九连山以环连九县而得名,上有少林古寺遗迹,常为绿林人物出没之外,因其峰峦罗列,亦为奇人异士隐居之所。

老盗王领着这批青年人进入山区之后,坦然向大家道:“我老人家初闯江湖时,就是从这儿开始的,九连居士当初就是我的智囊之一,后来我要大展势力时,这家伙却不肯随行了。”

铁奇士哈哈笑道:“那上面还有聚义厅,分金亭了?”

老盗王骂道:“小子不要讽刺,我老人家可就没有私要一两银子,至今还是一个穷老汉!”

他们说说笑笑,不到半天已至九连山的主峰之下,可是老盗王唤住大家道:“你们不可大声说话了,当心九连居士避走不见面。”

五王子问道:“这老丈住在什么地方?”

老盗王对他很客气,不似对铁奇士等,出口小子闭口也小子,一见呵呵笑道:“他住在梅林谷中,这时正当梅花盛放之期,量他不会离开的。”

老盗王点点头道:“你们就在杜鹃停止休息也好,我如说他不动,回来再商量对策。”

琪瑶问道:“杜鹃岭在什么地方,他不引路,我们怎么找得到,同时该岭离梅林谷又有多少路?你老不要模糊的分手一走了事。”

老盗王道:“过了前面森林就是杜鹃岭,该岭那面即为梅林谷,九连居士住的洞府是后谷峭壁,你们去的是谷侧,我老人家绕着谷进去。”

琪瑶道:“这就行了,你老走罢。”

分手后,老盗王绕到森林右侧去了,铁奇士则领着大家直奔森林里面,时当午后,他们准备到了梅林谷内再吃东西。

整座森林中的长度足有两里,穿过后就是陡坡了,大家抬头一看,只见横岭当前,这时杜鹃初放,红黄紫三种花色,满岭皆是,真是名不虚传。

文蒂蒂和明珠郡主一见,同声欢叫道:“多美啊!”

白慈轻声道:“别大声,岭那面就是梅林谷,当心九连居士避不见面。”

大家上得去,确见那里面是座沉谷,一阵阵的梅香,随风飘上岭来,闻之使人心旷神恰。

铁奇士吩咐大家道:“你们就在这里休息罢,也许老头子已进入谷口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9章 鼓魔与血食头陀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凤凰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