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凤凰神》

第02章 古今第一剑

作者:秋梦痕

一群骑士,约有三十几人,他们没有带着鹰犬,仅仅在马鞍上挂着弓箭,人喊马嘶的驰向茅山,原来这是文百万员外又率领他的食客家人去茅山狩猎去了。

铁奇士的一骑落在最后,这是他进入文家庄一个月多了,首次跟随着大家去打猎!

铁奇士在文家庄一如他往日,沉默,寡言,不活跃!除了初进庄与文元外竟谈了半个时辰之外,以后就很少与人长谈过了,不过他见人总是含笑,点头,既不亲近别人,也不骄傲自大,无论庄中上下或食客人等,都对他不坏,不过人家都顶重视他。

一个多月,他不打听庄上的事情,也不与食客谈论彼此之间过去,顶多只请问姓名而已。有件事情使铁奇士不了解,他总是在旁边听到食客谈论庄主小姐的事情,那都是“青霄玉女”在江湖上出风头的一切!可是他就不知那青霄玉女因何从不露面,而他又不便问,生怕别人怀疑。

到了茅山区的边缘,铁奇士忽见他前面的一个青年食客向他招手道:“易奇士,快点,员外进山了!”

原来铁奇土已改名换了姓,他立将坐骑催动,赶上那青年食客道:“李兄,员外有何吩咐?”

姓李的道:“员外说今天就开始比赛,看谁猎得多,以虎为优胜,他物论重量!”

铁奇士笑道:“那我两也得分开了!”

姓李的笑道:“当然,希望易兄得头功!”

铁奇士摇头道:“李清兄善射,那是兄台得头功了。”

二人分开之后,铁奇士却不动了,他不但不向山中驰进,竟跳下马来,把马牵到左面一处树林里,任其吃草,连拴都不拴,自己则找块风和日暖的空地躺下。

人喊马嘶之声渐渐去远,铁奇士已躺下一个多时辰,他怕与大家离得太远了,于是才骑马慢慢地跟去。

第一天晚上,庄主之众于一座谷内,家人搭下了十几座帐幕,不久就陆续赶到了,人人打的飞禽走兽真不少,虽说没有虎豹之类的大东西,但在庄主帐前堆了一大堆,及至铁奇士赶到时,料他竟是实无所有,这使众食客和家人引起哄然大笑!

庄主向铁奇士笑问道:“易壮士,你真运气不好?”

庄主年近六十,但却健旺不亚壮年,人也长得高大,面貌看来很慈祥!

铁奇士恭声答道:“东翁,晚生对狩猎太外行了!”

庄主哈哈笑道:“内行打猎也要运气,易壮士,也许你明天会撞上大东西!”

大家告退之后,铁奇士被李清拉到他们的帐幕中笑道:“易老弟,明天我们两个不分开如何?”

铁奇士点头道:“明天要仗李兄的运气了!”

他们帐幕中共有三人,另外一个姓王的壮年食客,这时也由外面进来了,可是一见铁奇士大笑道:“易老弟,你也太泄气了,谁也不信你连只麻雀也没遇到,居然交白卷!”

李清接口笑问道:“谁得第一?”

姓王的冷笑道:“这还要问,当然是那个目中无人的家伙,他在庄上,哪一件事情不求表现。”

李清啊声道:“又是金彪!”

姓王的冷笑道:“小姐理都不理他,真是想吃天鹅肉。”

李清轻笑道:“我们之中,真正来作客的,恐怕就是我们三个人了,其他谁不想吃天鹅肉!”

铁奇士趁机笑道:“二位打什么谜语?”

李清悄声道:“老弟,原来你还不知道,那太奇了,告诉你,我们员外没有男子,膝下就只生得一个掌上明珠,人长得美极了,可说是天下第一美女了!”

铁奇士啊声道:“我们之中竟有人动脑筋?”

李清冷笑道:“谁敢动歪脑筋,那除非不要命了,再告诉你,小姐不但是天下第一美女,也是天下第一女剑客,武功之高,从未逢到过敌手!”

铁奇士故装吓声道:“那谁还敢想吃天鹅肉!”

王姓壮年接口道:“易老弟,这就又是你不明白了,江湖上都知我们员外放出消息,凡是好武年在四十以下者,自认武功高强,那怕已有妻室,他都可前来求亲,就是除去出家,不过最后一关要得小姐自己同意。”

铁奇士啊声道:“员外也是好武之人。”

李清道:“不是员外好武,而是小姐自己好武。”

铁奇士点点头,但又摇摇头道:“小姐武功如此之高,人选的恐怕太难了!”

王姓壮年叹声道:“我王明初来也有希求之心,可是自见小姐在去年与一个道士交手之后,立知自己是做梦了!”

铁奇士道:“小姐把道士打败了?”

王明道:“杀了!”

铁奇士骇然道:“杀了!”

李清接口道:“老弟,凡来庄上求亲之人,都不强求,何况那道士还是在员外条件之外呢!”

铁奇士大异道:“那道士也来求亲?”

王明道:“和尚也有啊,他们想夺,不是求!”

铁奇士叹声道:“这就不对了,出家人不守清规,真是死有应得之罪,不过凡来的和尚道士必不简单了。”

王明道:“出家人来求亲,那还有什么好人,同时小姐的名声不小,凡来的都是武功卓绝之人,近两年来死在小姐手下的,我都记不清了!”

这时家人已送来饮食,三人就在帐幕里吃晚餐!”

一夜过后,第二天又分批打猎而去,庄主将叫家人推进帐幕。

这一天,李清连王明也拉在一块,三人同向茅山深处驰去。

到了一座崖下,铁奇士似察出什么动静,但他不愿听,仅向李、王二人道:“李兄,你和王兄慢一点,小弟似嗅到什么气味了!”

王明笑道:“这种地方不会有大兽的,虽有乱岩和草木可以藏大物,但我们一到,早已惊走了。”

铁奇士道:“有股异味由正面吹来,难道二位没有嗅到?”

李清道:“易老弟,也许我们大意了,你嗅到什么气味。”

铁奇士道:“小弟没有打猎的经验,可不明是什么野兽气味!”

王明笑道:“兽騒气,有新有旧,你既然没有经验,那就算了!”

李清道:“不管有没有,我们把马放在这里罢,大家在这崖下搜一搜!”

铁奇士显已料到二人有险,一见他们向前行去,急忙折了一段树枝在手,但不与他们走一条路!他却由侧面排行而进。

不出二十丈远,突起了一阵狂风,同时由前响一声如锣呜的大吼!

李、王两人首当其冲,猛觉一头巨虎怒扑前来!

二人同声惊叫,但又措手不及,哪还有时间拔剑,于是立即向两面急滚!

乱石岩中,哪能滚得开,巨虎已到二人头上,张牙舞爪,真在此千钧一发之险!铁奇士大喝一声,伸手打出一段树枝!

一举中的,树枝直贯巨虎额上,深入脑髓!

巨虎那能经得起这一要命的重创,翻身滚落岩隙之中!

王明似吓傻了,一看老虎未扑中,恰好拔出长剑,窜起一剑刺出!

虎已不能动,他这一剑哪有不的手的道理,整把剑都贯入了虎腹之中!

李清只好慢一点!可是他在另一面,用的是反招,卡擦一声,破例把虎头劈开!

铁奇士距离有数丈,可是他看清楚,一见此情,几乎笑出声来!不过仍旧忍住了笑仅大声喝采道:“好功夫!”

李王二人尚不知自己是有先后之分,这时反而跳了开去,双双吁口气,还在惊魂未定哩!

铁奇士走近一看,只见二人满身都被汗湿透了,不仅暗暗好笑,拱手道:“二兄今天非得头功不可了!”

李,王二人尚有余悸,张口结舌,不知说什么好,回头一看那只虎,真是一只特大号,起码五百斤!而且是白额虎。

铁奇士笑道:“今天够了,我们找员外去吧,头功算二位得定了!”

李清道:“那算是我们三人的!”

铁奇士笑道:“可惜虎身上只有两处伤!难道二位要我这时再补一剑不成?”

王明道:“什么头功不头功,大不了一百两赏银!老弟,你还推什么,一百两,三一三十一。”

李清叫道:“老王,你的马拿来驮死虎,我的马我们两人骑,快来,先把大虫抬回后再说。”

三个费了半天劲,总算离开谷内了,他们循着山径而进!

转不了几处山口,耳中突然听到一阵銮铃之声传于后方,三人回头一看,王明吓声道:“小姐回来了!”

铁奇士暗暗忖道:“我虽未回复本来面目,但仍担心她能认出!”

后面是匹桃花大马,马上坐的正是铁奇士所见的少女,她已如风而到!

李、王二人侧身拱手道:“小姐回来了!”

少女骑在马上,仅仅一点头而已她却注意着铁奇士道:“这是椎?”

李清恭声道:“他是前月才来的易士奇!”

少女似乎看出铁奇士的破绽,但她目光却显出一种异样的光辉,点头道:“三位打了一只大虎!”

铁奇士急接道:“那是李、王二兄打的!”

少女微笑道:“你的功居多!”

铁奇士闻言,不由一震,忖道:“她这是什么意思,难道一接近就看出破绽了!”

正忖着,又听少女道:“李壮士和王壮士身上有血,莫非是近搏?”

李清恭声道:“是的,在下和王明兄每人尝了这虎一剑!”

少女看看铁奇士道:“易壮士内劲不弱!”

铁奇士暗惊道:“她的眼力太厉害了,真已看出那树枝之伤!”忙接道:“姑娘过奖了!”

少女吩咐道:“我先走一步,三位慢慢来,家父也许就在主峰下!”

到了主峰下,天也刚黑了,己听到人马之声!李、王三人急急催马前进,惟铁奇士慢慢落在后面。

宿营地是片平坦的森林,帐幕都架在树隙里,铁奇士延后了半个时辰才到,远远地已看到李、王二人来接了。

李清一见他,面露高兴,笑道:“易老弟,快吃饭了,你做什么去了。”

铁奇士笑道:“发现一只鹿,可惜未追到!”

王明笑道:“头功已到手,还有什么可打的!走!回帐幕吃饭去。

这次帐幕架得很开,每一座都隔四五丈远,三人进了他们自己的帐内,马匹自有家人照料!吃了饭,谈了一会家常,天色全黑了,但天上却挂着一轮皓月。

铁奇士看到李、王二人吃了饭就躺下不动了,知道今日他们累了,于是单独行出帐外,行行停停,信步赏月。

不知不觉,他行到了林缘,抬头一看,只见月明如画,于是他就在面前一片草地上坐了下来!静静的,孤独的,理清他下一步的行动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忽然有一丝动静撞进了他的听觉!可是他故装不觉!

“易壮士,想不到你还是个雅人!”庄主小姐的声音就在不远处响起!

铁奇士早有所觉,但他装惊道:“啊,小姐!”

青霄玉女嗯声道:“你还是称我姑娘好!”

铁奇士道:“初见失言,小姐记下了!”

青霄玉女轻笑道:“我叫文蒂蒂,假使你对姑娘、小姐都喊不惯的话,那就叫我名字好了,因这名字很少人叫,所以我觉得很新鲜!”

铁奇士也笑道:“蒂蒂,这不像外人叫的罢?”

文蒂蒂嗯声道:“那看你有无勇气!”

铁奇士轻笑道:“蒂蒂,只要我们俩个人在一块,我还是有勇气哩!”

文蒂蒂噗哧一声,笑道:“死了没有人知道是不是?”

铁奇士道:“不,我不愿别人说我闲话!”

文蒂蒂啊声道:“有人忌妒你?”

铁奇士摇头道:“不,我没有愿望,所以不愿卷入!”

蒂蒂娇笑道:“那你只为了吃我家的饭?”

铁奇士道:“久混江湖之人,他都有动极思静的心理,在下有何不然!”

文蒂蒂道:“你有多大年纪了?”

铁奇士会意,笑道:“那看人而不言。”

文蒂蒂道:“好了,不谈这个题目了,咱们谈谈别的!”

她说着坐了下来,同时一指旁指:“你也勿立着。”

铁奇士依言坐下,笑问道:“别的谈什么?”

文蒂蒂道:“你是新来的,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?”

铁奇士道:“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说罢!”

文蒂蒂看了他良久,然后又摇头道:“也许你没有见过,也许见过,但不一定是那种打扮!”

铁奇士道:“你要查探哪一个人?”

文蒂蒂点头道:“是的,那是一个头戴大凉帽,身穿乡下人土布衣,背上背着个小形长包裹!”

铁奇士心中有数,笑道:“你看他有多大年纪?什么相貌,为什么要查他?”

文蒂蒂恨声道:“我一生未有受过人家的气,只有这东西使我下不了台!可惜他帽子戴得太低,连相貌都未看清!哪还有看出年纪的?不过他是年轻人罢了,他说的话儿,真如冰山一样,恨死他了!”

铁奇土啊道声道:“他武功高,很傲慢!动不动就显出他的武功?”

文蒂蒂骇然道:“他正是你说的这种人!”

铁奇士故意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2章 古今第一剑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凤凰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