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凤凰神》

第23章 金钩困两魔

作者:秋梦痕

铁奇士这次又赢了太玄圣母,算又过了一大难关,他认为这次捣鬼绝对无人知道了,可是他刚刚叫高式轻声时,忽听暗中有人嗨嗨轻笑道:“别得意,你师傅的功夫,那老婆子完全清楚,目前算是瞒过,不出一个时辰她就会悟出原因来的,你小子可别把她惹火了!”

铁奇士闻声骇然,回身问道:“何方高人,能否请出一见!”

那个苍劲的声音又大笑道:“不是朋友,见面就得动手!”

铁奇士大笑道;“闻声就知是位前辈了,前辈,小子我是不怕揍的,出来谈谈如何?打有什么关系,只要是先礼后兵!”

那人大笑道:“不,凤凰神有此高足,老夫也有,你先斗斗老夫之徒再谈,告诉你,老夫也是要那道人的!”

铁奇士哈哈笑道:“这时不出来,等令徒吃了亏再出来,那时气氛恐怕不同了,前辈,你者八成就是‘太虚天尊’吧?”

那人噫声道:“小子凭什么确走?”

铁奇士哈哈笑道:“你老这口气,武林只有两人,除了你老的,那就只有‘先天老祖’了,然而道祖是出家人,他不会自称‘老夫’,所以晚辈确定在此!”

那人嗯声道:“你小子真有点鬼聪明,好,老夫佩服你,前面见!”

高式轻声道:“前面麻烦又有了……”

铁奇士道:“八成在天亮要遭遇!”

琪瑶道:“我们改道如何?”

铁奇士道:“我们要改什么道?你们看天上,星星月亮都没有,我就要他们空截一场!”

高式道:“飞过一关!”

铁奇士道:“这时起飞,地面看不出,飞到天亮,最低限度有几百里!”

琪瑶道:“道长怎么办?”

铁奇士道:“我来担任提防空中袭击的负责人,我是不能动手的。”

三人把外衣和披风收拾停当之后,铁奇士向老道招呼道:“道长,快伏到我背后来!”

老道大惊道:“三位是幻海门中人?”

铁奇士笑道:“道长也见过幻海门的飞鼠神衣了?那就看看我们的神衣是什么样子罢!看清楚就不见疑了!”

老道一看铁奇士的神衣,居然也识货,但惊叫道:“蝙蝠神衣!”

铁奇士道:“再看他们两件!”

道人一看又叫道:“蝶神衣!”

铁奇士蹲下叫道:“快点,星月一旦出来,我们就不能起飞了!”

道人道:“施主,能背起贫道吗?”

铁奇士笑道:“你道长太瘦了,这样要捆五个才能压住在下。”

老道闻言惊疑,只得伏在他背上,只他轻声喝:“双手抱紧!起!”

起字出口,他双臂一振,提功冲上云霄!高式和琪瑶也跟踪而上,转眼之间,离地超过百丈!

高式追上叫道:“老二,脚下是厚云,可以了,加劲前冲!”

铁奇士道:“师哥,看准方向,你开路,当心有幻海门!”

高式笑道:“我对幻海门的恐惧渐渐消失了,除了他的后台,否则遇上我就干!”

老道人虽也是个不弱的武功之人,但一生从未飞上天空过,这是他感到举目空中眼前云雾翻腾,耳边风声呼呼,真如登仙一般!

在天亮前一刻,高式靠近其师弟轻声道:“东边现白了,前途下方有高山,右面是海,可以落地了!”

铁奇士道:“落到山峰上去!”

高式抢先下冲,落下峰顶后,小心察看一番,觉出没有动静,这才向空中发声长啸!

琪瑶和铁奇士落下后,那老道这才放开,叹声道:“贫道不虚此行了!”

铁奇士道:“你老对于古今奇珍似很识货!”

老道人哈哈笑道:“这是贫道的长处,可惜知而不得!”

铁奇士大笑道:“识者必得,那不识者岂不绝望!”

者道人叹道:“这就叫有缘者得之耳!”

高式忽然叫道:“这是莲花山主峰啊!”

琪瑶道:“管他什么山,我们下峰去罢,找地方吃早餐去。”

高式道:“向右下峰,还得奔几十里才到陆丰城。”

大家立即动身,提功急奔,天大亮后,恰好赶到了陆丰城,找到馆子时,铁奇士向老道问道:“道长吃素斋吧?”

老道哈哈笑道:“贫道不忌!”

铁奇士笑道:“那就方便多了!”

他立即吩咐店家送上酒菜,大家饱食一顿。

他们饭后又动身,沿北上大道,一连奔走了十几天,确是未曾遇到麻烦,显然已将各路追敌全摆脱了,这天中午,他们到达浙闽交界的分水关地面,高式将铁奇士叫住道:“老二,我们在前面那江边休息一会罢,吃了干粮再走,快到南雁荡山了。”

铁奇士道:“这以后要当心了,这一路有北雁荡山,括苍山、天台山、四明山,沿途都是敌人拦截我们的险要地方!”

琪瑶道:“我们总不见五王子他们,这是什么原因?”

铁奇士道:“有师傅照顾,尽可放心!会不到更好,会到了我们就不方便行动啦!”

正在吃干粮,铁奇士忽然察出江岸内侧林中有人,急向高式道:“师哥,你们到树后去,有人由林中来了!”

高式道:“大概是老百姓吧?”

铁奇士笑道:“连武林与老百姓都分不清楚,我们还混什么!”

他长身一纵,冲进林中沉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林深处有老人噫声道:“原来是你小子!”

铁奇士闻声大喜,忖道:“是老盗王!”

急忙奔进,哈哈笑道:“原来是前辈!”

林里行出一个老人,确是老盗王,只见他作势道:“别大声,这是一高手!”

铁奇士道:“家师呢?”

老盗王道:“他带着大队去远了,留下我来探追兵!”

铁奇士轻声道:“前辈,我们护着一个老道人,冲过重重拦截,他现在岸上!”

老盗王吓声道:“你确定找到赛老君了!”

铁奇士道:“他不肯说字号,然而他是先天派,幻海门、太玄派、太虚派慾得之人,这证明他是赛老君无疑了!”

老盗王摇头道:“我也看到几个野杂毛老道被各路人追擒,可是都非赛老君!”

铁奇士惊奇道:“这是什么原因?”

老盗王笑道:“在目前,除了有人证实是有门有派的老道人,此外,凡是老道人都流年不利,你护着的已八成不对了!”

铁奇士道,“是什么原因呢?”

老盗王道:“赛老君本身是个机智绝伦的人物,武林中见过他而认得的少之又少,连你师傅都没见过,因此之故,各路人毫无法子找到他,于是乎,各路人只有见到凡是老道人就下手!”

铁奇士啊声道:“这真是道门人的霉运了,不过我护着这个有点特殊,因为他不肯说出来历!”

老盗王道:“让我老人家去认认,赛老君我虽只见到两次,但错不了!”

铁奇士急忙领着走出树林,行近江岸!

高式一见,也喜叫道:“师叔!”

老盗王一看到道人,竟大声骂道:“原来是你这杂毛多宝老道呀!”

铁奇士闻言泄气了,真是啼笑皆非!

老道看见老盗王,连忙稽首道,“老施主,幸会了!”

老盗王呸声道:“你把我的孩子们骗苦了!”

铁奇士问道:“这道长到底是谁?”

老盗王哈哈笑道:“他虽是个神秘人物,但不必要你保护的,他号圆宝道人!”

铁奇士走近老道生气道:“道长,你让我上大当了,连番遇险,你还不肯吐真情!”

老道愕然道:“施主,贫道怎敢使施主上当呢?”

老道此言一出,铁奇士暗忖道:“这真怪他不得!是我自己找的呀!”

一想又道:“道长,你为何不肯说字号呢?”

老盗王大笑接口道:“他的字号名‘多宝’,这你还不明白,是一个奇珍异宝比皇家还多的怪物,他本身即为江湖黑道慾得的宝,他敢说字号!”

铁奇士又噫声道:“那先天派等为何捉他呢?”

老盗王道:“这更明显,当然是看出他行动鬼祟,疑他是赛老君呀!”

老道人跳起道:“各路人要捉贫道,原来是把贫道当作赛老君!”

老盗王点头道:“倒霉的不止你一个,南北各地,凡上了年纪的道人,都被追得如丧家之犬一样,除非有人证实是有门有派的,不然则变成奇货了!”

铁奇士叹声向道人道:“道长,现在请便罢,这趟镖,算我白保了!”

老道郑重道:“施主,蒙三位一路冒险携带,贫道感激不尽无以报答,实感惭愧,金银珠宝量施主不会要,然而有一点施主必十分高兴!”

铁奇士道:“道长有什么能使在下高兴的?”

老道人道:“赛老君的行踪!”

铁奇士惊跳道:“道长知道?”

老道人道:“这位同行,与贫道虽是志趣不同,但交往有年了,近半年来,我会了他两次,一次在关外,一次在贺兰山中,我看出他是在找寻什么东西,由此猜想,他决不会在关内!”

老盗王急急道:“多宝杂毛,这番话你不能告诉别人!”

多宝道人点头道:“老施主放心!”

铁奇士道:“看来这趟又不会空手了,谢谢道长,后会有期了!”

道人稽首道:“施主,关外见!”

铁奇士又向老盗王问道:“你老可以同行了!”

老盗王笑道:“不,这消息得告诉你师傅,你们三人可以全速北上,越早出关越好!”

老头子说完挥袖而去,高式吁了一口气道:“没有多宝道这累赘,我们轻松多了!”

琪瑶忽向铁奇士道:“快看雁荡山峰顶!”

铁奇士顺其指向空中一看,突然叫道:“空中大斗!”

高式道:“太远了,看不真切,我们火速赶去。”

铁奇士领先奔出,回头问道:“除了幻海门有能飞的,难道另有新人出现!”

琪瑶道:“该不是蒂蒂妹子和白姐与高大哥三人遭遇幻海门了!”

铁奇士道:“不对,峰顶上空不止五六个人,同时我看到另外一方飞动的姿态决不是蝠衣和蝶衣。”

高式道:“不必我多说,到了就知!”

山峰飞起十几个黑点,这时愈来愈明显,铁奇士首先噫声道:“另一方不是人!”

高式惊奇道:“那是什么鸟,又大又快!比我们飞起还大!”

琪瑶嗯声道:“好似爹爹曾说过的‘铁翎鹤’呀,那是快绝种的猛禽啊!”

铁奇士道:“比普通鹤有什么两样。”

琪瑶道:“这是一种古物异禽,比普通鹤大两倍,羽毛有无比弹性和滑性,甚至宝刀难断,其嘴爪利似钢钉,且灵活无比!”

高式道:“另一方确是幻海门人,全穿飞鼠神衣,我们不宜太暴露。”

三人刚到山下,忽见老盗王也在,铁奇士奔近问道:“你老还没有走远?”

老盗王一指峰顶道:“被那古怪打斗吸引来了!”

高式问道:“地面还有幻海门没有?”

老盗王笑道:“多得很,不过都是死的!”

铁奇土大惊道:“死的先遇上怪乌,他们没有飞鼠衣,八成是幻海门最低级的爪牙,后来赶到一批能飞的才敌住怪鸟,现在人多鸟少,看情形怪鸟要败走了。”

琪瑶郑重问道:“你老可知这些怪鸟的来历。”

老盗王严肃道:“数百年前有个异教,名叫‘古禽教’,教主就号‘古禽教主’,这教的人数不多,只有几个弟子,可是这一教全凭飞禽横行,各种各样的古怪飞禽,都是古时的稀有遗种,而且都是厉害无比的猛烈飞禽,我老人家猜想,恐怕是这个邪教又出世了!”

铁奇士道:“这和铁翎鹤只能对付普通高手,为害不大!”

老盗王冷笑道:“这是以你个人来说,如以整个武林来说,就凭这几只就可为害不堪了,何况这还不是最厉害的呢?”

铁奇士道:“你老能知有那几种怪鸟?”

老盗王道:“现在无暇闲谈,当心指挥这几只鹤的奴才就在山上,我们快离开!”

铁奇士道:“我还要看出结果才走!”

老盗王沉声道:“小子,你的心眼瞒不过我老人家,你想查出指挥猛鹤之人下除去是罢。”

铁奇士正色道:“有何不可?”

老盗王冷笑道:“你别作梦,如不听劝告,你会惹火焚身!你能免,你不顾你的师兄和琪儿了。”

铁奇士道:“有什么严重不成?”

老盗王道:“你不但毁不了驭鸟之人,反而会被他整得走投无路了,你算走脱了,式兄和琪儿必遭殃!”

高式道:“凭那几只鹤?”

老盗王叹声道:“凭那几只鹤,我老人家也不怕。另外四种连你师傅也闻之心悸呢!”

铁奇士道:“另外有那些?”

老盗王叹声道:“这里太危险,先告诉你一种叫‘银针蜂’的小鸟,其嘴如蜂针,其毒比蜂强千倍,这还不打紧,但它多到数千只,其快如电,群出如蜂,专攻敌人双目和皮肤,真是防不胜防!”

铁奇士闻言一寒,骇然道:“能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3章 金钩困两魔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凤凰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