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凤凰神》

第24章 走投无路

作者:秋梦痕

老少七人,吃到初更才散去,高式领先走出酒楼,回头向铁奇士道:“老二,落店还是要继续夜行?”

铁奇士道:“要赶路,但不要太急了,今天这一天可当三天了!”

头陀问道:“小兄弟,你们去那里?”

铁奇士道:“找一个老道人!”

老儒啊声道:“寻找赛老君?”

铁奇士道:“还要寻找三件宝网!”

头陀跳起来道:“天罗、地网,缥缈三个宝网!”

铁奇士道:“两位老哥哥可知道从何处去寻?”

老儒接道:“我门也是为了这件事情才出来的,可惜找不到一点消息。”

铁奇士道:“两位老哥哥可知近来古墓门的动静?”

头陀道:“这倒是知道一点,古墓门几乎全军败在幻海门手中!”

老儒道:“在仙霞岭与五峰山之间,古墓门的主要人物都在场,由古墓幽灵率领五棺令主,外带三四流角色有三百多人,后来如不是赶到君天帝主和伊犁国师所领的两大批高手去支援,只怕连古墓幽灵也会死在幻海门‘虚无玉女’手中!”

铁奇士大惊道:“幻海门也全部出动了?”

头陀道:“你对幻海门也许不太清楚,幻海门中最强的就是‘虚无玉女’,她比幻海门的‘太虚幻主’还强!”

琪瑶接口道:“虚无玉女一个人能打败古墓门?”

老儒道:“那倒不然,那一次连太虚幻主也亲自督阵了,还有大徒弟‘乾坤幻影’,二女徒‘宇宙幻仙’的门人四大幻将,四大幻姬,七十二幻使,三十六幻奴等等!也有百多人,失败的原因就是幻海门全把古墓门重要人物幻出双包货,以致古墓门阵脚大乱!”

铁奇士道:“现在幻海门却遭遇到古禽教这派的克星了,幻海门再会变,他们无法变飞禽!大亏虽尚未吃,小的已败了好几次了!百多个有飞鼠神衣的幻使和幻奴,少说点也死了三十多个啦!”

琪瑶道:“幻海门那虚无玉女与幻主有什么关系?”

老儒道:“也是师徒关系,虚无玉女是一个神秘的少女,她虽是幻主的第三女徒,可是师徒弟志趣不同,作风相反,甚至幻主还有点提防这个女徒,说得恰当一点,幻主根本对这个徒弟失去控制!”

一行出了龙游城,过了渡,连夜向西而进,铁奇士有了这两位老助手,雄心更大了,不过数日来未曾得到文蒂蒂的消息,这又使他多添心思了。

过河走不到十里,忽然一阵鼓声咚咚传来,在前的高式忽然停住,回头向师弟道:“老二,右侧山上有鼓声,不知是何原因?”

铁奇士向二老问道:“深更了,荒野为何有鼓声?”

头陀向老儒道:“是小鼓之声,莫非是收荒货的到了!”

老儒道:“我们去看看?”

铁奇士问道:“什么人?”

老儒道:“当年江湖有三魔,现在你已收留两个,还有一个鼓魔落了单,假使是他,只怕他也不能例外,又要收下了!”

铁奇土道:“晚生何德,只怕待遇太薄,他不愿意呢!”

头陀道:“你能收下我们三人,江湖多少除了一分灾害!这种功劳,连你师傅也办不到。”

三老奔上侧面山头,忽见上面立着一个作小本经营打扮的老商人,不由同声大笑道:“真是荒货的!”

那老商人沉声道:“穷酸和狗肉和尚搭上当,为何又随着一批小辈走?”

老儒郑重道:“我们的誓言应验了!”

老商人冷笑道:“是那批青年中那一个?”

头陀道:“是两个青年中最矮的一个,高的是他师兄,少女是他的未婚妻,两个巨童是他弟弟的妹妹!”

老儒接下去道:“货郎,他只肯认我们作老哥哥呢!”

老商人道:“那倒不管,问题是他的武功?”

头陀哈哈笑道:“问题是我们三个人联手是能否打成平手!”

老商人惊跳道:“胡说!”

头陀冷声道:“他是凤凰神青出于蓝的弟子,你如不愿,那先和我们两个拼一场!”

老商人忽然叹声道:“我去对付他们很不利,目前古禽教正在找我!”

老儒接道:“我们两个已被先找到了,还是头儿解的危!”

老商人噫声道:“他能抗古禽教?”

头陀道:“用智慧解的,现在我们要助他找当年三仙姥的三面网,同时还要找赛老君,走吧。”

老商人没有话说了,只有跟着下山,铁奇士一见,立即上前拱手道:“晚辈恭迎了!”

老商人向他看看,说道:“你又多个老哥哥了!”

铁奇士向他哈哈笑道:“这种哥哥愈多愈好!”他立即带高式和琪瑶等引见之后问道:“三位在一起,叫我如何个别称呼啊?”

老儒道:“叫老鼓、老笛、老铃好了,这是我们的招牌!”

铁奇士笑道:“现在就请三位老哥哥开路吧,天亮时就找店吃东西。”

三个老头一生只有互相在一块火拚过,却没有同伴走过半里路,这下情形全变了,他们行了之后,人人感到有新奇之味,老儒轻声向货商笑道:“你想不到我们有今天没有?”

头陀插嘴道:“三强看到不吓一跳才怪!”

老货商冷冷的道:“我们见了凤凰神怎么说?”

老儒道:“当然以平辈相称呀!”

老货商呸声道:“那使铁老弟如何处理?”

老儒道:“江湖上处在我们这种情形的多得很,都是各交各的,武林人论什么家谱?”

头陀道:“说老实话,我们还是只在暗中相随为上,他们年青的有年轻的个性,我们老头子夹在他们中间,那绝不方便!”

老儒道:“这倒是有见地,咱们看情形吧,有事时仍旧不可不见面。”

三老人走到前面约两里之距,时已到了三更,他们走的不是大道,这时四野万籁无声,也没有农家,仅在前方的林子里现出一点点火光!

头陀忽然向老儒道:“穷酸,那儿的火光熊熊,八成是武林人在夜餐!”

老儒道:“这是什么时候,肚子再饿也不能作半夜餐呀!”

老商人冷冷道,“你们真是多废活,那是我们必须经过的地方,到了之后不就明白了!”

三人提起轻功,一直奔进林中,注目一看,只见是一个老道人,一个老太婆,一个却是僧不僧,道不道的老怪物!头陀一见,面露仇视之色,轻声道:“原来他是神鹰真人,仙鹤姥姥和鬼鹫老祖!我们这次有一场激战了!”

老儒道:“他们已被古禽门和幻海门逼得无路可走了,不然他们也不会合伙的!我们先礼后兵,探探他们的情形再说。”

头陀首先行进,四下一看,却未发现他们的坐骑,和尚有点嘀咕,忖道:“他们的神鹰,仙鹤和鬼鹫因何不见,难道已被古禽教收拾了?”

这时神鹰真人第一个看到有人向他们行进,开始一惊,及至认清后,只见他陡然阴笑一声道:“血食头陀,莫非走错了!”

和尚大声笑道:“久闻三位大胜幻海门和古禽教,我和尚特地前来向三位道贺的,岂有走错之理,喂,杂毛,传言是否当真?”

鬼鹫老祖突然跳起大吼道:“秃子,你敢当面讽刺我们?”

老儒立即冲出冷笑道:“讽刺又怎样?我们不过不想打落水狗!”

仙鹤陀陀张开没牙齿的大嘴狂叫道:“今天夜晚你们是故意找来不成?”

老商人在林后大骂道:“老乞婆,找上又怎样,从来没有见过面,今天晚上是天作之合!”

突听暗处有人接口哈哈大笑道:“还有我!”

忽然响起一声驴叫,只见暗处又出来一个驼背老人,老儒一见,认出是怪驴丈人,不由冷笑道:“骑驴的,你站在那一边?”

怪驴丈人哈哈笑道:“这真不好办了,一面是飞的,一面是走的,叫我站那一面好呢?”

仙鹤姥姥大骂道:“驴贩子,今晚没有你的地位,如想唱独脚戏,那你就休想活!”

怪驴丈人哈哈笑道:“今天晚上只怕谁也休想安全,我骑驴的生怕你们双方都死光了,日后一个太孤单,所以才拼命的找了来!”

头陀大叫道:“你放屁!”

怪驴丈人喷喷两声道:“和尚,你简直不似个出家人,出言太粗了,说真的,就在这时死期未到,你先替我们大家念念经,免得死了入枉死城!”

鬼鹫老祖大吼道:“驴贩子,你看到什么了?”

怪驴丈人叹声道:“古禽教主请我带个信给诸位,限诸位在三日内向该教投降,如若不然,他将以最严厉的手段向诸位下手!”

仙鹤姥姥怪叫道:“你已投降了?”

怪驴丈人哈哈笑道:“我们七个生为冤家,但却又是亲家,现在只问你们作何打算?”

鬼鹫老祖阴笑道:“你简直是胡说,人家见了你还有不下手的,居然自夸人家请你带信!八成你已先投降!”

怪驴丈人大怒道:“鬼鹫,你是什么东西,竟敢血口喷人,古禽教主的手下,已擒去的‘鬼骑帮’徒众,但未杀害,可是‘仙骑帮’和‘神骑帮’徒众竟没有一个活的,这其中才真正有鬼!”

鬼鹫老祖阴笑道:“什么鬼?”

怪驴丈人跳起来道:“你才是真正取巧早投降的东西!”

神鹰真人突然指着鬼鹫老祖道:“鬼鹫,刚才你说的是什么话?”

仙鹤姥姥怪吼道:“对,他劝我们不可向古禽教抵抗,八成他已投了降,而且是来当说客!”

鬼鹫老祖突然闪开阴笑道:“别的不说,你的仙鹤和真人的神鹰已到教主手中,如想两禽生还,除了投降没有第二条路可走,在下是因众徒和鬼鹫之故,不得不向古禽教低头,你们何去何从,随凭自择,那与我毫不相干!”

怪驴丈人厉叱道:“没有骨气的东西,以你在武林的身份,居然向人屈膝乞降,我骑驴的就先收拾你!”

老儒抢步拦住道:“驴贩子,你先别冒火,今晚他如没有靠山在后,量他也不敢来作姦细,我们得提防一二!”

怪驴丈人大叫道:“你笛魔,鼓魔和血食头陀三个也别装模作样,你们的心中作何!打算尚待澄清,我骑驴的要打就打,你们管不着。”

老儒哈哈笑道:“不错,当前武林的动向谁也摸不清,谁知道谁走的路线呢,有些在阳前道上的人,很难说这时步上独木桥,但原本在独木桥上的,谁会想到他却走上阳关道呢,骑驴的,你的一生,这时算最显明了,不过你别急,鬼鹫靠拢古禽教,他也得不到好处,所谓玩火者必自焚,他能活多久呢?”

怪驴丈人大叫道:“谁要站在那一边的就来,否则请退开,别多说废话了!”

老儒向头陀和老货商,摆手道:“我们退开,看一场热闹也不错!”

三老退后之际,忽见仙鹤姥姥一指鬼鹫道:“老鬼,这时你回头尚早,我们可以再携手合作,不然我们只有各走一方了!”

鬼鹫嘿嘿阴笑道:“姥姥,你走那一方?阳关道没有你的份,桥上早被古禽教和幻海门占去了,你想夹在中间作人吗?嘿嘿,当心两面夹攻!”

仙鹤姥姥大叫道:“我老婆子走我自己的路,死也死得有骨气!”

鬼鹫老祖嘿嘿笑道:“好意说不动蠢牛木马,限期一到,你们就知道厉害了!”

怪驴丈人大喝扑出道:“鬼鹫,我先收拾你!”

他刚扑出,突然有人沉声道:“且慢,他是本少爷的!”

忽见一条人影由空中落下,大家一看,只见是个青年,居然没有人认识!

青年落地即向鬼鹫冷笑道:“投入古禽教的即为本幻海门的死敌!”

鬼鹫一见,面色大变,火速后退道:“乾坤幻影!你要怎么样?”

众人一听那青年就是幻海门的乾坤幻影,突然都感到紧张了,头陀轻声向老儒道:“铁兄弟为何尚未来?”

老儒道:“八成已在暗中观察动静了,我们别动,看看鬼鹫如何应付?”

头陀道:“他不是幻海门人物的对手!”

正在这时,忽见鬼鹫老祖背后一恍出现两个怪人,他们年纪无法看出,整个身子都罩在一口钟形的衣里似的,除了能看到两条衣袖和两只精光射射的眼睛之外,连口鼻都不露一点在外,那是布袋式怪衣,衣是红色,一看像两个血人!

老儒一见,不禁骇声向头陀道:“那是古禽教的重要人物出现了!”

头陀道:“古禽教里只分三等,其教主最高,此外有四徒,四徒之下是四奴,除此别无他人。”

老儒道:“不对,那他们要鬼鹫不是外人吗?”

头陀道:“这是一种临时利用罢了,也许是因幻海门的人数太多之故,他们古禽教应付不了,同时还有好几路,凭他们四徒奴派不开。”

老货商冷声道:“你们只看勿谈,幻海门这年轻人虽看到那两个怪物仍不怯场呢!”

老儒噫声道:“真的,他仍向鬼鹫逼去呢!”

头陀道:“这是在地面,在空中他就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4章 走投无路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凤凰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