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凤凰神》

第26章 算死相士

作者:秋梦痕

丁一白听说要追乾坤三鼠,立即领先带路,出了休宁城界,时已到了中午,讵料这时忽听后面人声大起,回头一看,立见有大批江湖人物络绎而来。

虚无玉女一见,轻声向文蒂蒂道:“妹子,那是太虚派师兄妹五人,带着一批该派手下来了,我们不要理,他们一定为了兴太玄,先天两派的世仇而去的。”

文蒂蒂道:“目前唬林正当多事之秋,他们三派还拚什么?自顾不暇,还争闲气。”

虚无玉女笑道:“他们不自量力,还要夺幻海门的金玉图三宝呢!”

文蒂蒂:“对了,姐姐,你盗走了三宝,幻海门怎么不知道?”

虚无玉女笑道:“以副品换正品,式样毫无差别,不到练时,神仙难分!”

文蒂蒂道:“正品是幻主先得到手时,难道他不妥慎保护?副品又出生在什么地方?”

虚无玉女道:“副品也出在金玉山,师傅来迟,只能得到副品,好在没有被幻主全得去,正品被幻主得手后,她本来很喜欢我,但因我的武功进步太快,他开始起疑了,所以不叫我保管,但他藏宝之地早被我猜出了,所以换包不难!”

文蒂蒂笑道:“他得了不能用,也是枉然?”

虚无玉女道:“用法有两途,不是普通用,一是非常用,黄玉剑的普通可作手用,但不能作飞剑用,灵气纲亦然,我现在就是作普通用,非等你悟出心法后,那是不能练成神仙的。”

文蒂蒂道:“师傅为何不自己练,再不然也该让姐姐去练呀?”

虚无玉女笑道:“师傅先天不足,无法去练,我的武功太复杂了,没有你单纯,因此师傅看中你,叫我把你接去!”

这时丁一白也发现后面的情形了,他在一处树下等二女到时,向虚无玉女道:“小姐,那后面的一批是太虚派的!”

虚无玉女笑道:“丁兄会过他们?”

丁一白道:“小姐,你不可这样称呼啊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我们姐妹不会把你当仆人看待,我们各存各心!”

丁一白叹声道:“这更使丁某於于不安了!”

文蒂蒂道:“你还未遇到我阿奇哥呢,他如知道我姐妹把你收作仆人时,他一定会不高兴的!”

了一白问道:“阿奇哥是谁?”

虚无玉女笑道:“现在你不必问,将来你会知道的,刚才我问你与太虚派人的经过,你还没说呢,是否有过冲突?”

丁一白道:“没有冲突,我穿的这样粗俗,他们见了看不上眼,几次都未注意。”

虚无玉女笑道:“他们这样的门派一共有三个,各派中人物都很傲慢,不过我们没有必要与他们为敌,也没有友善的必要。”

丁一白道:“海外来的还有两派,那批人八九都败在小的手下了,尤其有三个女子,一见面就恨我入骨!”

虚无玉女笑道:“那是妖海三姑了,他们的父母邪门不少!”

丁一白道:“邪门我不怕,我就怕禽教的几种小鸟,好在我有躲避的方法!”

文蒂蒂道:“什么方法?”

丁一白道:“家师遗传的一种‘十里风’遁法,恍身可一去十里,无影无形,有一次我被古禽教人物放出‘弥天砂’小鸟,多到万余只,我见机脱身,小鸟无法去追赶!”

虚无玉女笑道:“好在有十里之远,如果只有三五里,小鸟仍能追及!”

这时后面的太虚派更接近了,文蒂蒂轻声道:“我们太慢了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我们又不是怕他们,何必赶快?”

丁一白道:“大小姐,那两个女的似叫什么太虚双慧的,她们有一次把我当乞儿对待,竟不许我坐他们邻桌喝茶呢!”

虚无玉女笑道:“你在那种轻视之下不会冒火?”

丁一白道:“我本来就像个乞儿啊!”

文蒂蒂道:“你为何不买套好衣服呀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他的性情八成似他师傅,不喜豪华不求名利!”

丁一白道:“在小姐对家师认识甚深,不知是什么原因?”

虚无玉女道:“家师就是令师的神交好友,难道这一下不够了!”

丁一白吓声道:“家师只有一个朋友,那就是塞老君他!”

文蒂蒂格格笑道:“我们家师就是啊!”

丁一白叹声道:“原来是自己人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所以我不把你当仆人看待就是这个原因!”

这时由侧面交叉道上也追来一批人物,了一白暗中对二女道:“二位小姐可认识那批人?”

虚无玉女道:“是当年三强的徒弟,第一个是玉中玉,中间为天注定,后面是叶鹿仙,想不到他们也同时出现!”

丁一白道:“他们似与太虚派不识?”

虚无玉女道:“认识可能认识,不过没有交往和冲突罢了!”

正在这时,忽见前方路旁林中奔出三条人影,虚无玉女一见,急向了一白道:“丁兄,那是三鼠,快追!”

丁一白闻言,长身拔起,真个快得绝伦,闪电一般扑去。

三鼠出现有异,看势有点情急,他们仅在道上一现就冲进对面森林中了,丁一白似怕失去影子,这时也猛扑而进!

太虚派和三强三个徒弟,看到莫明其妙,居然也向三鼠去向急追,不知他们抱着什么主意。

文蒂蒂一见,心向虚无玉女道:“姐姐,这两方面的人难道想打抱不平?”

虚无玉女笑道:“他们一半是好奇,另一半认为发生什么夺宝的事情!”

文蒂蒂道:“我们不去提防了大哥有失?”

虚无玉女摇头道:“我虽没有看到他的武功,但他却是‘打八仙’的传人就行了!”

文蒂蒂道:“他师傅的武功很高?”

虚无玉女道:“高到什么程度没有人知道,我们师傅说连太虚幻祖也不敢去找他,这是说,他太神秘,九十年前,他只出了一次手,就是八个自称是八仙的练气士打到不敢再在江湖上露面了!”

文蒂蒂道:“他的字号就是这样打出来的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是的,但他再没有打第二次架了!”

文蒂蒂道:“这个人与凤凰神伯伯如何?”

虚无玉女道:“他们一个如太阳,太阳的威力普照大地,这是有形大人物,一个如无名的大流星,到底谁的神通大,这是武林永远也无法知道的秘密。”

文蒂蒂道:“这个譬语我还是不懂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凤凰神如须弥山,能看得到人人知道,打八仙海底最深处,没有人能看到这你懂了吧?”

文蒂蒂点头道:“这我懂了,可是这丁一白大哥比我阿奇哥的武功又如何?”

虚无玉女想了一下,笑接道:“那看他们两人的成就了,武林中不能以师傅的武功作为徒弟的高低,你如果想到他们的强弱,我却有办法?”

文蒂蒂大惊道:“姐姐有什么办法使他们打起来?”

虚无玉女道:“除此你不想看到了!”

文蒂蒂急口道:“不,不,两虎相争,必有一伤,我不要看!”

虚无玉女笑道:“我要看看,但有办法不让他们斗到危险之境就行了!”

文蒂蒂大惊道:“姐姐,这不是闹着玩,千万不可作!”

虚无玉女认真道:“妹子,你不是要我也嫁给铁奇士吗?”

文蒂蒂道:“那是因为你也爱他啊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不错,我自从风了他之后,心中确实是喜欢他,不过……”

文蒂蒂道:“不过什么?”

虚无玉女道:“我的武功已近化境,我不愿嫁个武功比我低的男人!”

文蒂蒂道:“那你不是真爱他了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不,如果不是真爱他,那你前面已有你和琪瑶公主,我又怎会想嫁已有两个女子的男人呢?”

文蒂蒂道:“我真不懂你是什么意思?在我心中,我想我爱上那男人,那怕他是手无扶鸡之力的人物都没有关系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在武林不同,你的想法是普通人的想法,武林中一天到晚都在刀尖上度过,弱内强食,我不愿提前守寡!”

文蒂蒂道:“你的武功已近化境,你可以保护他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要女子保护的男人,那是毫无出息的,同时武林男女不会一天都不离开的!”

文蒂蒂接口道:“姐姐,我不要你嫁阿奇哥,我也别再让丁大哥和他动手!”

虚无玉女忽然盯着文蒂蒂看着不动,良久之后,她突然格格笑道:“妹子,你爱他太深了呀!”

文蒂蒂叹声道:“也许这是我的平凡之处!”

虚无玉女忽然抱着她亲了再亲,轻声道:“妹子,真正的爱不是平凡的,而是神圣的,但不知那琪瑶怎样呢,她难道也如你?”

文蒂蒂道:“她与我不同,她曾经以自己的生命来换取阿哥的死,比起我来更值得尊敬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那傻人真的傻福,妹子,我们走吧,丁大哥一定追出几十里了!”

文蒂蒂道:“不,姐姐还没有答应我?”

虚无玉女安慰道:“傻妹子,阿奇的武功,你还没有我清楚,甚至他自己也没有我清楚,不要说我不是他对手,说真的,太虚幻主和古禽教主两个联手恐怕也打他不败,这更不用丁大哥了!”

文蒂蒂惊奇道:“姐姐如何清楚的?”

虚无玉女道:“这是我的秘密,暂时要瞒着你!”

文蒂蒂道:“那姐姐刚才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?”

虚无玉女笑道:“试试你对他的真情呀!”

文蒂蒂噘着嘴道:“不来了,姐姐真坏!”

二女说着立提轻功,循迹向丁一白追去,真个追出数十里竟不见影子了,同时连太虚派和三强的徒弟也一见不见啦!文蒂蒂感到不安,忙向虚无玉女道:“姐姐,丁大哥那里去了?”

虚无玉女忽然立着不动,她似在察听什么?一会儿,她指着北面而讶然自言自语道:“那座山后竟有打斗!”

文蒂蒂道:“大概是丁大哥追上三鼠打起来了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三鼠能与丁大哥交上十招那就不错了!”

文蒂蒂道:“何以见得不能?”

虚无玉女道:“丁大哥能挨上太虚幻主一招空心掌而不死,甚至能治几天,武功中二流老辈人物尚难找出一个,更不要说青年一辈子!这证明丁大哥的功力之深了,三鼠连二流都算不上,他们怎能与丁大哥拼!”

文蒂蒂道:“那我们快追去看看!”

虚无玉女急忙领先冲出,估计那山不下十八九里,及至登上山,忽见丁一白满头是汗,全身都是黄尘,气喘吁吁的立在山顶上。

文蒂蒂抢先问道:“丁大哥,你怎么了?”

丁一白喘声道:“二小姐,小的真丢人!三鼠被人家杀死了,我也打了败战!”

虚无玉女闻言愕然道: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丁一白道:“小的一路追着三鼠,那三个家伙听觉真灵,竟一路想摆脱我,连路七转八变,连太虚派和三强的徒弟都摆脱了,我也差一点啦,及至这座山上,我快追上去,岂知突出现一个蒙面家伙,他不但把三鼠截住,连我也不许通过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那人是像什么样子?”

丁一白道:“大概比我还年轻,但只听到声音!他说三鼠是他仇人,不许我下手!”

文蒂蒂道:“三鼠的仇家当然不少,结果如何?”

丁一白道:“我追了这么远,又奉了二位之命,我当然要抓三鼠回来给小姐们发落呀,可是那家伙先将三鼠如杀绵羊一般的先杀了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他动手竟有那样快!”

丁一白道:“快到小的来不及阻止,这下把小的气火了!立即向他出手!”

文蒂蒂道:“那也难怪,他太不讲理了!”

丁一白道:“真泄气,他十招没有回手,但我连他的衣角都没碰到一点,那家伙似也生气了,连唱声我停手,试问我如何肯依,然而他也抢攻,但不出四十招,说来真丢人,我竟流汗了呢!”

虚无玉女噫声道:“竟有这种高手?”

文蒂蒂道:“那人现在什么地方?”

丁一白道:“在第五十招上,他闪开一边向我道:‘朋友,咱们往日无仇,近日无冤,看你追杀三鼠,显然你不是邪门,我们就此罢手!’他说完就一闪下山而去,留下我啼笑皆非哩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他没有用兵器?”

丁一白道:“他背上有把古剑,我看长衫下也有一把短剑,不过他没有亮家伙,只以各种不同的掌法对付我,他的内力好似长江大河,压力尤如泰山一般,这人真是小的闻所未闻的高手,数日前我与太虚幻主交手一千招,那还斗得过瘾,可是这人却强多了!”

虚无玉女皱眉道:“据你所说,这人确是非常稀罕,他向什么地方去了!”

丁一白道:“大概是向西北角去了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算了,我们还有遇上他们的时候,现在我们找城市吃东西吧!”

丁一白道:“三鼠的尸体还在山峰那面,二位小姐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6章 算死相士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凤凰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