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凤凰神》

第27章 天才高手成奴才

作者:秋梦痕

张庄主一听长子被敌人禽去,真是惶恐极了,他立向算死相士求助道:“前辈,这,这如何来办?”

算死相士捞出三个青铜钱向桌上一掷,哈哈笑道:“老朽例送庄主一卦不要钱,大少庄主自有贵人相助,他明天中午就会回来的,只可惜私探那二百两银票,其实他不说也过去,甚至还使庄主空急一场!”

张庄主似全相信他,吁口气道:“多谢前辈神算了!”

忽听公葬老人向私探道:“我的生意要多少?”

私探道:“老朋友了,一百两,你要查探什么,明天晚上交货!”

公葬老人道:“我在前天晚上看到黄山天都峰顶长起一道红光,其光暗而不明,既非剑气,也非妖火,你能探出是什么?”

私探道:“好,明天晚上一定会有交代,你准备钱罢!”

公葬老人道:“今天晚上这笔买卖大概会作成了,明天晚上一定有银子来的!”

丁一白接口道:“私探前辈,你怎知我大小姐会向前辈买消息呢?”

私探哈哈笑道:“老朽先说一点苗头,要不要当然在于顾客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说说看,重要的我要。”

私探道:“近日已有不少奇人异士,其中包括正邪两面的男女老少,僧道尼俗人等,他们都在不知不觉之下死亡,死得如作梦一样,有的连尸体都失了踪,这叫公葬的也没作到生意,其原因何在,这就是我要出买的货色,怎么样,这够重要了吧?”

大家同起惊疑,齐声道:“有这种事?”

私探道:“这件货物前半部由我抢先脱手,后半部恐怕要找‘姦细’了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要多少银子?”

私探道:“最少一千两,那是因买主的关系,假如买主不是姑娘,嘿嘿,一万两也不卖,因为这个消失一卖出,老朽就要提防一点了!”

张庄主接口道:“值得,价钱不贵,区区替玉姑娘出钱,前辈说罢!”

私探笑道:“拿银票来,先钱后货,这是本行的老规矩!”

张庄主又叫儿子去拿了一张千两银票交与私探,这听他向虚无玉女道:“姑娘,太虚幻祖由异域请来一帮邪门,然在进入中原的尚只三个,以后陆续必列,目前这异域邪门为首的是个青年,手下是两上中年,他们经太虚幻主以八箱珠宝聘请前来,一要对付古禽教,另一面要横扫中原武林,下手都是秘密行事,可是不独有偶,那古禽教竟不谋而合,竟也在异域以百万黄金请到一个邪门,现在人数不明,但为首的是个美少女,致於这两帮邪门施的是什么功夫,人名叫什么,那就非找‘姦细’不可了!”

公葬老人道:“天都峰上升起的红光,八成与这两上邪门有关?”

私探道:“对不起,我没探出的事,从来不加猜想,好了,我要走了!”

酒席未完,张庄主起身劝道:“私探前辈,喝完酒不行嘛,不然在舍下过夜也可以呀!”

私探道:“血刀王要来了,对不起,我不便与其见面!”

虚无玉女冷笑道:“早已到了,前辈最好仍坐着,出去就会撞上,你出卖他的消息,他一见到你还有不明白的。”

私探噫声道:“他到了!”

忽听客厅屋顶有人嘿嘿笑道:“私探,你总有一天要死在出卖人家秘密事件上!”

虚无玉女向丁一白道:“大哥,请你出去,能劝他罢手则罢手,不然就只有见真章了!”

丁一白闪身厅外,朗声喝道:“血刀王何在?”

屋顶如风扑到一个中年人冷笑道:“叫张局主出来,你是什么人?”

了一白笑道:“阁下与张庄主并无血海深仇,当此武林大事将临之秋,阁下与张庄主的过节又算得什么,在下承张庄主请来,名为保护,实为有意向双方劝和,不知阁下意思如何呢!”

那人也蒙着面而来,闻言冷笑道:“产下年纪轻轻,居然也保起人镖来了,更可笑的是张局主,他自己一生吃镖饭,今天竟请人保镖,岂不遗笑江湖!”

了一白道:“这有什么可笑的,大镖师保人镖,小师傅保货镖!”

血刀王吼声道:“小子,你有什么道行,竟敢自大大镖师?”

丁一白哈哈大笑道:“不是肥田不种苗,不是把式不下乡,在下今晚没有胜过阁下的道行,岂敢以生命来开玩笑!”

血刀王喝问道:“阁下通个名来,大总如能使王某心服,张仁义这笔帐从此算了,否则连庄主也给烧掉!”

丁一白沉声道:“血刀王,听你的声音,你不掀开面罩我也知道你是三月前在潼关被‘紫阳剑客’司马官迫住的那个人,后来我向司马大侠讲情,你才得免一死,今晚你在我面前出言不逊,那就当心你的老命!”

血刀王突然惊叫道:“你是潼关传言的‘红尖金刚’,那晚承大侠暗中讲情,老朽终身难忘,今晚之事情,既有大侠出面,我血刀王从此不再找张仁议麻烦了,适才放肆之处,望大侠见谅!”

丁一白笑道:“久闻你心狠手辣,继你尚重道义,我丁一白交上你这朋友了,请罢,后会有期!”

血刀王不走还说道:“大侠,紫阳剑客在找你,他也到了黄山区了,那次承蒙他不杀之恩,后来他对我很好啦!”

丁一白道:“好的,你如见到他,只说我已有了主人!”

血刀王应声而去,丁一白回到厅里笑道:“张庄主,在下这样作,不知会不会合适尊意!”

忽听算死相士大笑接道:“小子,你的万儿不小啊!”

张庄主连忙拱手道:“原来大侠就是‘红尘金刚’,老朽失敬了,今晚大侠来得太好了,老朽感激之至。”

算死相士道:“现在可拿酬金啦!”

张庄主道:“早已准备好了,马上拿出来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庄主,全部酬金只拿四分之一,我们的三分算失下在府上好了。”

算死相士噫声道:“白花花的银子,你们不要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,张庄主的银子,他是当年从刀尖上得来的,冒了多少险,受了多少惊,也许流了不少血,今晚我们吃了他的饭,喝了他的酒,仅仅三道内语排难忿,两相抵消,各不相欠,再拿银子,未免面皮太厚了,阁下一分拿去罢!”

算死相士哈哈大笑道:“这样说,我也不能拿了,嘿嘿,这叫作同流合什么?”

丁一白笑道:“同流合义如何?”

算死相士大笑道:“合义,哈哈,我老人家今晚也行义啦!”

突听公葬老人跳起叫道:“你们真是大捣其乱,今晚我的生意全吹啦!”

大家闻言,齐声大笑,私探得意道:“还是我这一行靠得住,先钱后货,九拿十稳!”

文蒂蒂娇笑道:“血刀王的武功如何?”

私探噫声道:“小姑娘,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文蒂蒂道:“他与张庄主的事算了,但与前辈的帐尚未清呢,我想他一定在庄外等着你老人家!”

私探忽然向公葬老人道:“埋尸的,如果我真被血刀王截住,那你要替我埋深点。”

公葬老人大乐道:“看情形,今晚依然有生意啊,买消息的,我希望你倒下,因为你身上已有的就有千多两啊!”

私探道:“埋尸的,别说不吉利的话,血刀王的武功我是不怕!”

忽听屋上有人哈哈大笑道:“私探,在两个月前,血刀王的武功还打我不过,可是两个月后的他,嘿嘿,你准备吃他新得的血光宝刀罢,士别三日,尚且要刮目相看,何况他有两个月呢,你出去,他在外面等哩!”

私探跳起喝道:“屋上小人是什么人,竟岂在老夫面前危言耸听!”

屋上人哈哈笑道:“老夫!真是老了,前辈只有探点消息卖钱吃饭,如要与人交手,那是真老了,血刀王能胜你,那是毫无疑问的,信不信由你!”

私探大叫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屋上人大笑道:“前辈的消息不是神通广大呀,怎么着,连晚辈也不知道?”

忽听丁一白抬头笑道:“司马兄,请下来,好久不见了!”

立见厅门口进一位英气勃勃的青年,只见他向大家一拱手,立向丁一白笑道:“贤弟,你找到那位名主了?”

丁一白道:“一位未见的主人,慢慢谈,先来见见我的女主人!”

文蒂蒂忽然娇笑道:“司马大哥,别听丁大哥的,我们不是什么主人,大家都是兄弟姐妹呀!”

青年闻声噫声道:“文姑娘,你蒙着脸于吗?一年多未见,好在尚能听出你的声音,这位姑娘是谁?”

文蒂蒂笑道:“她是我师姐,过后慢慢谈,我先问你,血刀王真在外面等?”

紫阳剑客司马官先向她偷道一眼色,按着郑重道:“当然在外面,我本来不知丁一白贤弟在此,由庄外经过时,恰好撞上他,经他一说,我才来此!”

文蒂蒂立向私探笑道:“前辈,怎么样,我料得不错罢!”

私探接着向丁一白道:“老弟,咱们一见如故,我就再说一声如何?老朽不是怕他血刀王,老实说,这一生就是怕打斗!”

文蒂蒂向丁一白递了个眼色,丁一白会意,接笑道:“前辈,你老是明白人,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你老干那一行,晚辈干什么的?”

私探苦笑道:“老弟当然干保人镖的!”

丁一白道:“这就得了,你老愿做这笔买卖否?”

私探皱眉道:“老弟,要多少价钱?”

丁一白道:“多了,你老也许拿不出,这样罢,晚辈知道有多少就拿多少。”

私探怪叫道:“你知道有一千三百两,难道全要!”

丁一白屈着手指,口中数着道:“算死相士前辈那是一百两,大小姐一千两,张庄主刚才给了前辈两百两,对,这数目没错!”

他扣头向私探道:“这很便宜,晚辈替张庄主保的是三千两呢!”

私探没奈何,忍痛拿了出来,向丁一白一送,叹声道:“悔不该吃这顿酒饭,早点离开多好!”

丁一白收下银票,起身道:“你先坐一下,晚辈先要去和血刀王说一声!”

他去了不到一口茶久就回来了,只见他向私探道:“前辈可放心走了,血刀王虽然不答应,但他看晚辈的面子,不答应也不行,现在他走了。”

私探怀疑道:“老弟,你的脚步就只到达门口啊!”

丁一白大笑道:“你老连千里传音也忘了,去罢!”

私探嘀咕着离开后,不久公葬老人和算死相士也相继离去,厅中却笑坏文蒂蒂和虚无玉女了!

张庄主父子见了有点不解,老头子向二女问道:“二位姑娘,你们有何好笑?”

文蒂蒂道:“那要问司马大哥了!”

张庄主忙将目光望着司马大官,但未出口,即见紫阳剑客笑道:“庄主,晚生早就来到屋顶了,在听到文姑娘警告私探时,晚辈就知文姑娘在动私探那笔银票的脑筋!”

文蒂蒂娇笑道:“司马大哥真行!”

张庄主道:“老朽有点明白了,那血刀王根本不在庄外,他早就走了!”

丁一白大笑道:“私探得了银票,他自己得意事小,讵料他还向公葬老人和算死相士买脏人老连脑子也笨了,三怪当年何等精灵,现在竟如此糊涂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私探尚算有疑心,他明知丁大哥只到庄门口就没有动了,却被‘千里传音’四字给堵塞啦!”

丁一白道:“老头们日后会想清楚的,当心他们抓住消息大开海口哩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我们非找到‘姦细’不可,今晚的消息太严重了!”

紫阳剑客司马宫郑重道:“在下于四个月前离开少林寺,那是因为古墓门的妖焰不盛了,没有想到最后这半月所见所闻的,竟比古墓门所为更加恐惧,在下亲自所见的无名死尸就有二十具之多,传言都是高手!”

丁一白道:“你看到什么没有?”

紫阳剑客道:“好在没有看到,不然我也活不成了!”

文蒂蒂道:“大哥没有会到阿奇哥?”

紫阳剑客道:“我正要问你哩,他怎么脱离你身边?”

文蒂蒂道:“这是我师姐,你们一定尚未会过!”

紫阳剑客道:“别后的经过一定很复杂,你慢慢告诉我,这位姑娘如不带面罩,也许在下会认得。”

虚无玉女道:“司马兄不认识我,我叫方小玉。”

紫阳剑客叹声道:“在下孤陋寡闻,以后姑娘多指教!”

文蒂蒂道:“这是真话,我师姐的奇学可多哩!”

虚无玉女低喝道:“妹子太不懂礼貌,司马大哥是成名大侠了!”

紫阳剑客谦虚道:“姑娘咱们不是外人了,文姑娘更知道在下很深,我这条命还是铁兄弟救的。”

文蒂蒂娇笑道:“司马大哥,你在少林得了些什么好处?”

提起好处,司马官叹声道:“少林第一是先真把我们看自己的衣钵弟子一样,连他自己都来练过的少林‘大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7章 天才高手成奴才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凤凰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