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凤凰神》

第28章 金不换斗胡北辰

作者:秋梦痕

  青年丑鬼一直走向太玄圣母近前,只见他哈哈大笑道:“老太婆,现在好了,我们

都成瓮中之鳖了!”

  太玄圣母大骂道:“小丑鬼,你祖奶奶没有恢复功力,不然又要揍你,快滚开,别

在这里穷折腾。”

  丑青年哈哈大笑道:“老太婆,原来你是近日被擒的,嗨,我可以说是早入教了,

古禽教有个规矩,早来的地位高!”

  太玄圣母吼声道:“滚开,可惜你小子空有超人武功,作了奴才还得意哩!”

  恰在这时,忽有一个青年在远处接口道:“太太,别理那小子,他还没有接到本教

使命。”

  虚无玉女闻声一看,觅是一个色眼粉面的青年,立向太玄圣母道:“前辈,他是

谁?”

  老太婆哼声道:“是个下流东西!”

  丑青年忽然一正色,改了口气道:“老太婆,他才是真正的软骨头,早被古禽教收

作第三分教的分教主了,不过只差未发令符罢了。”

  老太婆道:“老身虽不知他的功力如何,不知他是神秘谷的重要人物,这东西有几

次想与老身接近,但知他存了什么心!”

  丑青年道:“不理他就是了,我正在调查他过去的行为。”

  虚无玉女问道:“兄台为什么要调查他的行为?”

  丑青年笑道:“在下虽长相丑,但心里美,凡是心丑的人,都是在调查对象,换句

话说,他就是在下的敌人!”

  太玄圣母道:“他姓胡,名北辰,为当年武林不齿的邪派之一,当年这一派人物武

功高,出没无常,害得各正派束手无策!”

  丑青年道:“在下只知他的字号为神蜂,他投入古禽教,不是擒来的,而是与古禽

教的第一夫人有关系。”

  太玄圣母道:“丑小子,你今后作何打算?”

  丑青年笑道:“金鸟玉兔,能得一即可称雄天下!”

  老太婆惊问道;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 虚无玉女接道:“前辈,不宜多问了,我知道他的意思。”

  丑青年哈哈笑道:“在下告别,三日后再见了!”

  丑青年尚未离开十步,忽见那里“神蜂”的色眼青年,一闪到了太玄圣母前面问道:

“太太,那丑东西刚才说什么金呀玉呀的?”

  太玄圣母冷笑道:“你管什么金呀玉呀的,听不清就不要问。”

  神蜂阴笑道:“我门现在己是同教之人了,难道还有什么不能公开的!”

  虚无玉女冷笑道:“甘为人奴与被迫的大不相同,我们身服心不服,谁与你是同教

之人。”

  神蜂阴阴笑道:“姑娘,本教有条规定,男子可任意选择配偶,你就是本座所选择

之人了!”

  虚无玉女闻言大怒,娇叱道:“你胡说!”

  神蜂哈哈大笑道:“这是本座真意,姑娘将为本教第三分教夫人了,本教为东疆分

教,在下决心禀明教主!”

  太玄圣母大怒道:“三日后我们恢复功力就要你的命!”

  神蜂更乐得大笑道:“老大婆,凡是被选定的姑娘,她是要犯返抗夫君之罪的,除

非这位姑娘现在自己有力量与本座交手,否则就是自愿了!”

  虚无玉女也气得要死,可是她毫无力量,全身运不上劲!然而事到这种关头,她也

不管厉害,娇叱一声,扑出一掌!

  神蜂一见,大笑闪开道:“姑娘,本座这时如要动手,那只要一只手指头就够了!”

正当虚无玉女连扑几次,摔倒之际,忽然听一个青年大声叹道:“住手,你们发生什么

冲突?”

  神蜂回头一看,面色一整,急忙回身打拱道:“大少教主,本座按照教中规则,挑

选这位姑娘为未来分教夫人,现在就请大少教主作证!”

  到来一个青年,原来他就是古禽教的首徒,只见她向神蜂沉声道:“你还未得令符,

怎可自称本座?”

  神蜂胡北辰闻言,立即低声下气道:“是,是,属下知罪了!”

  大少教哼声道:“退下!”

  他喝退神胡北辰,接着走向虚无玉女道:“姑娘新到,大概尚未恢复功力,不过胡

分教主挑选你是有权的,可是他取了一点巧,未能使姑娘亲自有力反抗,不过姑娘可以

请求保护人和胡分教主反抗!”

  虚无玉女冷声道:“我请求恢复功力后亲自出手!”

  大少教主道:“那是不行的,本教规矩只能在当时!”

  太玄圣母接口道:“神蜂乘人未恢复功力挑选,那是不合理的!”

  大少教主摇头道:“本教主规定不取巧,如这时没有反抗,那就成定局了!”

  虚无玉女几乎气昏过去,娇叱道:“我必杀这个小人!”

  大少教主沉声道:“本教不许妻子有犯夫之罪行,否则处死!”

  突然有大叫道:“我愿任保护人!”

  大少教主循声一看,只见是个丑青年,忙问道:“你就是‘金不换’?”

  丑青年答应一个“是”字,人已到虚无玉女身边,接着他向胡北辰冷笑道:“下流

东西,你准备马上动手还是择时决斗?”

  神蜂阴笑道:“丑鬼,你的被保人自己只怕不愿意呢,凭你能代其决斗?”

  金不换立即因身向虚无玉女道:“姑娘,你同意在下保护吗?”

  虚无玉女既知胡北辰被任为一个分教教主,其功力必定深厚绝伦,同时又不明白金

不换的武功,如果答应那是白白送了金不换的命,如不答应,那连一点希望都没有了,

这真是使她左右为难!不得已,她将目光望着太玄圣母,希望老太婆代为决定!

  太玄圣母会意,急向她道:“姑娘,再没有笼二人可作保护之下,你只好同意了!”

  虚无玉女立向金不换道:“兄台,这是生死关头,你自己生命为重!”

  金不换大声道:“生死由命,只要姑贩同意,在下决心一拚!”

  虚无玉女叹声道:“我同意你保护了,但希望你不要以死相拚,如觉不敌,马上退

回!”

  大少教主立向胡北辰道:“胡分教主,现在好了,你作决定吧!”

  他忽向金不换道:“还有一点你可知道?”

  金不换道:“请大少教主指示。”

  大少教主郑重道:“你如战胜胡分教主,那你就连他的分教主的遗缺也接过来了!”

  金不换点头道:“在下能杀死他,情愿接受遗缺!”

  大少教主立向旁边退开,大声道:“决斗开始!”

  胡北辰立即请示道:“请问大少教主,属下如失败,是否可按本教规走,照样可请

保护人向金不换取分教主之缺?”

  大少教主道:“可以,但只能取回分教教主之缺,对于这位姑娘你不能要求为妻了,

现在开始吧!”

  胡北辰再请求道:“禀大少教主,属下可否要这位姑娘取下面罩一看!”

  大少教主喝声道:“她还不是你的人,怎可叫她取面罩,连本座都无权,你是什么

东西,快动手!”

  这时谷中已有不少人在暗中偷看,估计都是新擒来的。

  胡北辰真是糊涂,他连虚无玉女的面目都未瞧见,结果到先要拚命了,这家伙起先

是乘虚无玉女未复功力,同时又看到虚无玉女的身材娇美,所以存心取巧,现在他已无

避免了,只见他仍在犹豫。

  金不换忽然大喝一声,抢先一掌劈进,直取胡北辰的胸膛!

  胡北辰一看金不换掌势快而没劲,不露声色,闪开数尺,回手大笑道:“丑鬼!我

当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功力呢,原来就凭这点儿劲道,竟想毛遂自荐!”

  太玄圣母生怕虚无玉女担心,轻声道:“丑小子的武功我知道虽不多,但他决不是

只这点的!”

  虚无玉女比老太婆还清楚,点头道:“他不肯显露真功夫,虚招诱敌,晚辈明白!”

  那大少教主,正在注意金不换的出手,只见他目不转睛!

  金不换连发十招,招招落空,显出有怒不可遏之情,这一来,真把胡北辰诱动了,

只见他突然大喝一声,反守为攻,动如山倒!

  金不换详装招架不住、节节后退,一直退到林木最密之处,才大喝抢攻!

  大少教主似对金不换起了疑心,立即向虚无玉女道:“姑娘,这金不换是何来历?”

  虚无玉女道:“过去没见过。”

  大少教主道:“那就怪了,起先,本座见他与你们在一处谈话!”

  太玄圣母接口道:“这丑小子曾经与老身交过手!”

  大少教主嗯声道:“他是三日前在须弥山被擒,看他出手,居然不肯尽全力?”

  虚无玉女道:“胡北辰功力太高,他要能是试探而追,这是武林人的经验。”

  大少教主点头,道:“姑娘此言有理,我们进去林内看。”

  正在这时,忽听胡北辰闷哼一声,全身摇摇退出!

  接着只见金不换腾身追上,势如苍鹰扑兔,似要猛下杀手!

  大少教主一见,大喝道:“往手!”

  金不换闻声闪开,大声道:“禀大少教主,胡北辰施出暗器,想用阴谋暗算在下。”

  大少教主道:“他已败了,你已保护成功,不可再下手!”

  只见胡北辰面色苍白,一手按住胸口,竟连话也不说了!

  太玄圣母乘机请示道:“大少教主,我们可以离开了!”

  大少教主挥手道:“你们可以去散步了,只有金不换准备与胡北辰的保护人交手,

何时决斗,听候通知。”

  他说完又向胡北辰道:“你什么时候找金不换,自行决定,到时只要让本教老人作

证即可,现在休息去吧。”

  太玄圣母见大少教主说完,向金不换施个眼色,领先向西而行。

  虚无玉女接着文蒂蒂,金不换随在后面,他们走进尽西一处岩石如林之内,这才停

止,只见太玄圣母回身向金不换笑道:“交手情形如何?”

  金不换笑道:“那家伙的功力的确高强,在下本想一招置其于死地,可是他内功太

深,等再下手时,那大少教主就喝住了!”

  金不换的话,虚无玉女半信半疑,但不追问,只笑笑道:“你的麻烦未完呢!”

  金不换笑道:“看他请什么人出来,多会几个高手也不错!”

  太玄圣母郑重道:“丑小子,这胡北辰的功力,比我老婆子如何?”

  金不换笑道:“当然不如你老!”

  太玄圣母骂道:“丑东西,别给老娘带高帽子,他如不比老娘强,你绝对不会存心

杀他,你想杀他,那是怕古禽教留下一个人物!”

  金不换神秘笑道:“我要杀他,在林中那一招就叫他退不出来!”

  太玄圣母噫声道:“那是为何?”

  金不换道:“近数日来,我会到不少生面孔,那都是过去在江湖上未见过的,同时

在教中可能无故交手,只有不断似刚才这样才许打斗,这意思你老懂不懂?”

  太玄圣母啊声道:“你要以这种方式大会教中高手?”

  金不换笑道:“必要时,连教主都可作保护人,这是古禽教的规矩!”

  太玄圣母郑重道:“你小子败了呢?”

  金不换更笑得神秘了,只见他作个鬼脸道:“我败了就再请阎老五!”

  太玄圣母看金不换笑得神秘,大声骂道:“丑小子,你似还有什么后台?”

  金不换摇头道:“没有,要有就是黑沼泽,我也希望你们去冒险,不然江湖武林的

天下,不久就属幻海门和古禽教的了。”

  虚无玉女问道:“我们现在就可离此谷吗。”

  金不换道:“现在不能,你们在功力未恢复前,根本不能登上四壁的峭壁,此谷缺

口,形似方斗,不能出去时,古禽教是不管的,只要今后不反抗对他,或接到使命而奉

行。”

  文蒂蒂道:“你可带我们出去啊!”

  金不换道:“那是不方便的,同时你们功力未复寸步难行!”

  太玄圣母道:“你不说出去黑沼泽什么?”

  金不换道:“等你们功力复原后再说,这时说了太危险!”

  虚无玉女道:“我和妹子情愿到外面去冒险,住在这谷中一刻不安!”

  金不换道:“那你等到晚上再讲,现在我去办点事!”

  太玄圣母道:“办什么事?”

  金不换道:“我先向大少教主说一声,一为证明我们不是逃走,一为胡北辰有地方

找我决斗!”

  虚无玉女点头道:“那你去吧,晚上我们到这里来会你!”

  金不换应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8章 金不换斗胡北辰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凤凰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