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凤凰神》

第03章 迫出来的漏洞,打出来的名气

作者:秋梦痕

当阳光东升的时候,忽由文家庄的竹林里驰出两匹快马,马鞍上坐着两位少年男女,其去如风,霎时隐没于前途晨雾之中。

原来那是文蒂蒂和铁奇士出门远行了。

文蒂蒂仍骑着她的桃花马,一路加鞭!心情愉快,不时回头娇笑唤道:“奇士!追上我!”

后面的铁奇士骑了一匹高大黑马,矫健异常,闻言哈哈笑道:“你的是千里名驹,我的如何能比?”

文蒂蒂娇笑道:“让你一个时辰,快到前面去!”

铁奇士双腿一夹,超到她面前笑道:“这老黑一个时辰只能走七十里,用还是我吃亏,然而也算了,我们到哪里为限?”

文蒂蒂道:“月落为止,驰到哪里算哪里!”

铁奇士骇声道:“错过宿处怎么办?”

文蒂蒂道:“逢林投林,遇庙住庙!你是那一门子的江湖人,难道要龙床凤寝才能够睡觉吗?”

铁奇士哈哈笑道:“我是为你着想呀,一个少女风餐露宿,岂不成了野丫头!”

文蒂蒂娇嗔道:“我要你管!”

说着扬鞭作势!”

铁奇士大笑一声,放缰而去。

文蒂蒂哪能等他一个时辰,那是骗他的,只等看不见铁奇士的背影,立又怕他有失,禁不住马上追踪。

铁奇士有他自己的诡计,不要说座下是匹日走五百里的良马。哪怕是匹正常马,他也有办法,只见他回头一看,见不到文蒂蒂时,大笑道:“看那匹快吧!”

声一落,不知他捣的什么鬼!讵料那匹黑马竟如腾云驾雾,轻飘飘,每纵就是十几丈!

他这在阳关大道一阵狂驰,简直把来往人等都吓呆了!商旅人等只觉得耳风紧,目前一团黑影连连飞滚,瞬息又无所见了。

太阳尚未下山,铁奇士已驰至大胜关!因有长江阻路,非乘渡船不可,所以才勒马停止前进。

凡是大渡口,人也多得很!铁奇士一到,只见过流的拥挤不堪,估计等到他过渡时,最少还要挨一个时辰!不要说骑马的不少,连空手的也等着一群。

铁奇士一看到无他法,除了单独租船,于是他就把马牵到旁边树下,伸头向江中探望。

恰好这段时间已被文蒂蒂赶上,一见他牵马立在远远地桥下,立刻驰近笑道:“士奇,你如何这样快?

铁奇士问道:“你真等了一个时辰才追?”

文蒂蒂娇笑道:“我那样傻?否则恐后你已过江去了。”

铁奇士不让她再追问,笑道:“没有船,怎么过去?等渡船恐怕要到天黑了。”

文蒂蒂道:“你真傻,沿江而下,走金陵呀!”

铁奇士道:“你事先不指明去向,我如何可乱走,你又不是神仙?”

文蒂蒂娇笑道:“我说现在呀!我未到前,你当然要等啦!”

铁奇士叹声道:“你真把我搞糊涂了,好好,还是你带路。”

二人上马再奔,但走不到二十里,铁奇士已闻到一阵刀剑交击之声,他不好明告,仅追上文蒂蒂道:“蒂蒂,未见你到之前,我看到一批武林人也向这条路上奔去了,其势甚急,莫非有事情发生?”

文蒂蒂哦声道:“真的!多少人?”

铁奇土道:“好像是三四人!”

文蒂蒂道:“好,你接着这个!”

她顺手掷了一件轻飘飘的东西给铁奇土,黑黑的,不知是什么?”

铁奇士接到手中一看,噫声道:“黑面巾!”

文蒂蒂道:“以往我常戴,不高兴时,从不叫人看到我的真面目!今后我们仍旧这样,有了面罩,避免熟人的麻烦!”

铁奇士带上后笑道:“这倒是很有意思,不过在人多之处有点故装神秘之嫌。”

文蒂蒂道:“目前江湖盛行带面罩,哪怕在人头拥挤的大城市里,习惯了,也就不使普通人觉得稀奇。”

铁奇士道:“你这面罩做得非常精致,只罩半截脸,鼻子和口仍然露在外面!”

文蒂蒂道:“目前江湖上有十几种形式的面罩,各有各的花样,甚至连脖子都罩着的。”

铁奇士笑问道:“那是什么形?”

文蒂蒂也把面罩带上了,她笑道:“名为‘刺客形’这一种我也有!那要有重大事情才带,这还要着男装,使人由头至脚看不出我是女的。”

铁奇士道:“现在我们所带的叫什么形?”

文蒂蒂娇笑道:“你蛮感兴趣嘛,这叫‘黑蝙蝠’!你要不要?我每样给你一件,还有各种颜色啊,”

铁奇士大乐,笑道:“有这种东西卖?”

文蒂蒂道:“商店有的是,不过做得粗一点,同时不易选到适合大小的。”

铁奇士道:“我真没有想到,那我自己去买!”

再进前三里许,文蒂蒂突然道:“有打斗!”

铁奇士故意惊问道:“在哪里?”

文蒂蒂真被他瞒得干干净净,毫不怀疑道:“在两里之外,快,人很多!”

铁奇士笑道:“那是群斗?”

文蒂蒂摇头道:“只有两人打上,可能只是敌对两面,估计还有不少旁观者。我们要先看清情形,不可随便出手抱不平!”

铁奇士道:“我主张根本不出手,袖手旁观,免惹麻烦,这年头,谁是好人,谁是坏蛋?简直难分。”

文蒂蒂道:“那也得看情形!快催马,近来江湖上因‘古今第一剑’造成风气,打斗处处都有!正派不认正派,邪门不管邪门!简直混乱极了!”

二人催马前进,一口气就离打斗之处不远了,忽见两道银光飞舞如电,可见招式之紧了。地点在江岸,仅离五丈之远,这时岸上处处是人,居然不下百十余个,那竟全是江湖上,但远处看热闹的更多。

铁奇士一看,忖道:“是两个青年人,剑法竟很高!”

文蒂蒂跳下马,招手道:“我们也到近处观看,必要时可以救人!”

铁奇士道:“这好像是场印证?”

文蒂蒂冷笑道:“印证?杀到眼红时,印证同样要死人,甚至有很阴险的家伙,他明明存心寻仇,但他却笑里藏刀,开始仍旧请求指教!”

铁奇士笑道:“江湖武林真险恶,所以我就不愿动手!”

二人刚刚立定,大出意外,居然有个青年人由人丛中行了出来,竟一直朝铁奇士面前接近,而且冷声道:“这位贵姓?”

铁奇士拱手道:“在下易士奇?”

那青年忽然竟拔出长剑道:“我不信!”

铁奇士噫声道:“在下为何要骗兄台,你我从不相识呀!”

那青年个子高大,长相威武,铁奇士的话一停,他竟提剑一把道:“不管真假如何,你把面罩取下!”

文蒂蒂一见大怒,闪身走近铁奇士旁边叱道:“你是什么人?竟敢迫人太甚?”

那青年哈哈笑道:“姑娘,这与你无关!”

文蒂蒂叱道:“他是我的朋友!”

青年道:“不管是姑娘什么人,只要他取下面罩!”

文蒂蒂冷笑道:“不取下又怎样?”

青年大笑道:“在下向他领教几招,他自然会取下了!”

他接着又向铁奇士讥笑道:“男子汉,大丈夫难道要少女做保镖?”

铁奇士真是忍无可忍,但仍淡然道:“阁下贵姓?你太无理取闹了!”

青年仰首大笑道:“我姓胡!由北方来!不是胡闹,我是怀疑你!”

铁奇士道:“阁下怀疑我什么?”

姓胡的道:“怀疑你是当今武林所称的‘古今第一剑’!”

铁奇士真是被迫无奈,当着那么多人,他岂可要文蒂蒂代替!同时她替也没有用,于是笑道:“朋友,刀剑是无眼的!”

姓胡的喝道:“少废话!”

铁奇士拔出佩剑,仍旧客气道:“请指教!”

胡姓少年大喝一声,剑如闪电而进!

文蒂蒂一见大惊,娇声道:“士奇,他是高手!”在她口中说的高手,那就不是普通高手了!”

铁奇士毫不理会,挥剑迎上!

交手不到三招两式,忽听喀嚓一声,铁奇士的佩剑竟被对方削断了!

铁奇士闪到一边,拱手道:“在下输了!”

姓胡的又出人意外,只见他冷笑道:“你当我是什么人,竟以折剑逃避?”

铁奇士真有气了,冷声道:“阁下太不识相了,在下当着这许许多多的朋友,一而再,再而三的不愿使你丢人,岂知阁下竟执迷不悟,好,我就以这把断剑教训你,上来!”

姓胡的阴笑道:“还怕你不出真功夫,如再逃避,那就叫你爬着滚!”

铁奇士道:“原来你是故意出来显威风的,接招!”

“招”字才出口,人也不见了,猛听姓胡地痛哼一声,长剑脱手!

铁奇士真奇怪,他又在原地立住了,可是他面色严肃,摔掉手中断剑,戟指姓胡的道:“凭你这一点点武功,居然敢出门逞能,快回去,要想在我手下过十招,那你要再学三十年。”

她胡的不但全身如僵,而且面如白纸。他的右手虎口还在流血,竟被震伤了,不走更难堪,只见他剑也不拾,低头而去。

文蒂蒂竟看呆了,她真是做梦都想不到这与自己相处如许长时间的青年,竟在一招之下打败了一个非常高手,这时她忖道:“士奇太神秘了,姓胡的如叫我去打,那不是三百招可能胜的!”

铁奇士慢慢走出,但却把人家的长剑拾起来一看,向文蒂蒂道:“这虽非古剑,但却比普通强百倍,那胡的却不要了!”

文蒂蒂轻声道:“士奇,你在我面前装得真像啊!”

铁奇士轻笑道:“我如真不喜欢你,那我早走了!”

文蒂蒂闻言,心中一甜,瞟他一眼,噘嘴道:“今后我不管你危不危险了!”

铁奇士笑道:“那相反,我却要照顾你啦……”

他的话未完,突见一个老人走来道:“年轻人,可否赐教老朽两招?”

铁奇士闻言大惊,举目一看,只见来人足有六十多了,身作儒者打扮,但面目阴沉,随即拱手道:“老丈尊姓大名?”

老人摇头道:“老朽怕失败,道出姓名恐丢脸!”

铁奇士道:“老丈,晚辈有什么不顺眼的地方?”

老人又摇头道:“没有,你可知道那青年乃是老朽的徒弟?”

文蒂蒂接口道:“交手有胜负,老丈难道要报仇?”

老人大笑道:“小徒学艺不精,只怕再学三十年也不是这位少年朋友的对手,与其让这位少年记下一笔帐,那就不如老朽这时上,因为老朽已学了五十多年了。”

铁奇士已知不可避免,接口道:“老丈,在你老后面,不知还有更高一代否?”

这句话问得太严重,也问得有深意!

老人伸手拔出一把古怪的宝剑,剑身竟是墨一样黑!

文蒂蒂一见,惊叫道:“乌龙剑!”

文蒂蒂叫出“乌龙剑”三个字,也许是剑名很古怪,或者就是那老人的名声太大,所以一霎时之间,竟把那面观战的江湖人全吸引过来了,甚至连那两个拚命的剑手也停了,居然也气喘吁吁的走过来成为旁观者。

铁奇士这时在想,这个老人是不是他仇人之一呢?然而他无法探问,甚至连多思考一下的时间都不可能了,那老人已步步向他逼近!

文蒂蒂一看大叫道:“士奇,拿我的剑用!”

她的是太阿古剑,当然可与敌人的较量较量,但铁奇士不理!仍以拾着的长剑待敌!

文蒂蒂见他快要遭到攻击时,知道换剑已来不及,于是急警告道:“士奇,乌龙剑能起黑雾,即可困人,又可把他自己的身形隐去,你要小心啊!”

铁奇士冷笑道:“仗奇兵器取胜之人,他无真才实学!”

老人闻言,突然大喝一声,身如风车急旋,绕着铁奇士,快如流星,其剑势舞动,真个是黑气陡起,渐渐扩大,但只浓不散,须臾之间就弥漫当场,不但铁奇士被困,而且老人亦不见了!

铁奇士在这种情形下,他却有种与人不同的沉着表现,不但不采攻势,他却连敌人绕到后面都不提防似的,相反的,他却盘膝坐了下来,不过他手中的长剑却显出一种古怪的动作,那是剑尖指天,双掌合十夹住剑柄,作和尚敬礼之状,两目半闭半开,平平地视向前面,如果不是多了一把倒竖的长剑,那真像个老僧坐禅!

文蒂蒂和许许多多的观众,只看到那团黑雾汹涌翻腾,不过已越滚越小,渐渐的只有两丈范围,这时已形成一个大黑球!

观众似亦知道已到最紧要关头,突然有个苍老的声音大叫道:“生死立现了!”

这一声刚落,突闻黑雾之中响起龙吟虎啸,紧接着一条人影冲天而起!

仅这瞬息之间,岂知黑雾顿散,当场仅仅立着那老人,众人一看,而铁奇士不见了,但老人却面如死灰,他剑已归鞘,抬头望天,目光呆滞!

忽然,只见铁奇士竟由文蒂蒂背后出现,只见他向老人道:“老丈可以走了,在下不为已甚!”

那老人这才开口道:“年轻人,难道后会无期?”

铁奇士冷笑道:“正统的武功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3章 迫出来的漏洞,打出来的名气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凤凰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