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凤凰神》

第30章 万古魔匕

作者:秋梦痕

金不换一开始就提到疯马党,那蒙面人悚然一怔,只见他沉沉的道:“铁大侠一定与疯马党完成交易了!”

金不换连连摇头道:“那有这样简单,不过疯马党以武力去找刘村的老村主,这是他打错了算盘,刘村主既然把消息告诉给在下知道,那是此老心甘情愿的,他绝对不会再告诉第二人,同时刘村的实力,在十姓村里算是第一,疯马党不敢拖展邪门之手段,想用真正的武功,那只有自寻没趣,照这样看来,疯马党要想得知泽岛位置,他们只有答应在下的条件!”

那蒙面人有点着急道:“铁大侠,你向疯马党提出什么条件?”

金不换想了一下,摇头道:“这是在下与疯马党之间的秘密,恕难奉告。

蒙面人道:“假使在下也想与铁大侠谈点交易呢?”

金不换哈哈大笑道:“这样说,阁下不想用武力了!”

蒙面人嘿嘿笑道:“如果交易做不成,那又要另当别论了!”

金不换道:“这种半带威胁性的口气,在下最讨厌。”

蒙面人道:“在下知道铁大侠名满武林,功力盖世,不过铁大侠可曾想到疯马党一旦进入泽岛,得到他们所需要的东西,那时铁大侠的武功只怕要英雄无用武之地了!”

金不换大笑道:“在下一生只知今天,不谈明天,阁下如无别的可说,不妨就在这里印证几招!”

蒙面人急急道:“铁大侠,只要你肯交易!我决不得罪朋友!”

金不换道:“这样如何,等在下接到疯马党的拒绝交易,再与阁下谈生意如何!”

蒙面人更急道:“不,生意上有句话,同行多忌妒!”

金不换道:“阁下可知道在下最恨的是幻海门?”

蒙面人哈哈笑道:“以幻海门重要人物首级献上铁大侠如何?”

金不换道:“那在下毫无条件的把泽岛位置奉告阁下!”

蒙面人立即向那批手下大喝道:“退回镇上去,从此不许与铁大侠的同伴敌对!”

他说完又向金不换道:“铁大侠,你等着瞧吧。”

他把后一拱,立即带手下如风撤去?丁一白一见,忙向金不换道:“金兄,这与原来计划有点出入了?”

金不换笑道:“本想要瘟牛党去对付疯马党,可是我如说出叫他去毁疯马党,这无疑就告诉他和我疯马党交易了,这家伙是个老姦巨滑,八成就会想到我在挑起两党残杀之计了!”

丁一白道:“杀幻海门不是我们要作的手段!”

金不换笑道:“疯马党是幻海门所聘,瘟牛党要下手,必先下死疯马党,这是异曲同工之妙计啊!”

紫阳剑客哈哈大笑:“金兄深思远虑!佩服佩服!”

文蒂蒂格格笑道:“金大哥一言一行,一举一动,真和我阿奇哥一模一样!”

金不换向她笑道:“那将来非和姑娘的阿奇斗斗不可了!”

虚无玉女笑道:“文斗也许是半斤八两,武斗金兄未必是对手,他的凤凰剑已练到身剑合一之境,这段时间,如我估计不错,该剑已被其无上真气所化!”

金不换似感一怔,问道:“姑娘对铁奇士竟有如此认识清楚?”

虚无玉女叹声道:“小妹我一生不服人,唯有对他毫无骄傲之处!”

金不换道:“这样说,铁奇士已到剑仙之境了!”

虚无玉女叹声道:“如他能把另外一把墨龙剑与凤凰剑合分由心的练成,这个武林中,论真正武功,只怕无人是他的对手了!”

金不换似装出泄气道:“那在下见了他,真要低首称臣了。”

这时那刘令问道:“金大侠,我们可以回去了吧?”

金不换道:“刘兄,我们不回村去了,请你回去,明天一早替我准备充分的干粮和水袋送到刚才的镇上来,我们就此去探泽岛。”

刘令惊问道:“金大侠现在就要动身?”

金不换道:“我们要提防疯马和瘟牛两党得到比我们更好的消息而抢先,泽岛虽说是令大公唯一知悉根略位置之人,然而事情往往有出人意外的发展,这点我们不能不防止。”

刘令急急道:“那在下就告别回村了,金大侠到了镇上,请去找一家名叫刘三的店主,他是敝村派在镇上的暗探消息之人,他开的是葯材店,住在镇北顶头第三座木栅之内。”

金不换道:“他如何认识在下等?”

刘令道:“他已回村去一次,在暗中见过诸位了,你们一去,他就会秘密招呼,千万记着,别投错地方。”

金不换道:“多谢刘兄指点,我们立即前去。”

分手后,金不换即带大家奔向镇上,找到北端,确见第三座木栅之内是葯材店,当他们装作无事行去时,忽见里面走出一个中年人,用汉语招呼道:“诸位,趁外面没有人,快进来!”

大家闻言,知道他就是刘三,于是走了进去。

到了屋中,中年人轻声道:“诸位要在这里过夜吗?”

金不换道:“大叔就是刘三?”

中年人拱手道:“正是,请位来得正好,在下有消息奉告!”

金不换问道:“什么消失?”

刘三道:“镇上刚才到了几批人物,男女老少都有!详查的结果,他们竟是中名武林中最有名帮派!”

金不换道:“刘大叔探得有那些?”

刘三道:“第一批由西面到的,是怪海三客,带有五个青年,号称五灵剑,第二批也是西面来的,是妖海夫妇,这两夫妇带有三个女弟子,年纪都很轻!”

金不换道:“那是无情姑、无爱姑、无仁姑三女了。”

刘三道:“由北面到了三批首先是五个老人,那是血食头陀,手中拿着一支古铃,他右面有笛魔、鼓魔、和两个老夫妇!”

虚无玉女问道:“那老夫妇是谁?”

刘三道:“是鼎鼎大名的海神夫妇!”

金不换惊问道:“他们住在什么地方?”

刘三道:“尚未住下,也许尚在镇上闲游。”

紫阳剑客道:“他们是铁奇士的岳父母,三魔也是经过铁大侠感化归正的。”

刘三道:“这面第二批是当年三强——孤芳子、恨世生、拚到底他们的弟子!”

虚无玉女郑重道:“老辈人物都到了,黑沼泽必有空前未有的一场大斗!”

刘三道:“这面第三批不久跟着而到,其名赫赫,竟是‘须弥天尊’他带了一个青年人,才来不久!”

金不换道:“青年号‘神目煞星’这个老古董有人说已死了,其实尚在世上啊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传言须弥天尊确是死了,想不到仍活着。”

刘三道:“由南面到的更多,有成批,有单独一人,已知的是‘天河上人’,‘星宿老人’,‘金山先生’等!”

高扬跳起道:“我师兄也来了,他从不出门呀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金山先生原来是高兄的师兄,此老前来,真不简单!”

刘三道:“我还没说完呢,这三老后面竟跟着普普元帅和伊梨园元帅,诸位想想看,这真想不到的事!”

金不换道:“那刘兄一定探到古墓幽灵也来了!”

刘三道:“这个神秘妖妇,她就来到敝店要了两份葯材去!”

金不换急问道:“什么葯材?”

刘三道:“是黑沼泽特产的通元花!”

金不换道:“此葯治什么病?”

刘三道:“去瘴毒!”

虚无玉女道:“这妖妇一走带了些人来,买通元花是准备进沼泽之用,但真奇怪,她带的人物竟不能抗瘴毒,那有什么用?”

金不换道:“也许另有用处!”

刘三道:“此外还有神鹰真人、仙鹤姥姥,鬼鹫老祖、怪驴丈人,他们都是个别来的!”

金不换道:“再没有了?”

刘三笑道:“还没有说东面来的呢,这也是零星到的,有雷火神、飓风神、金甲神、土行神,其他尚未查出的还有多得很,那是各大门派和异域武林!”

金不换道:“这镇上能容纳如许的异客?”

刘三道:“他们绝对不会落店,来到镇上只是查看古禽教和幻海门罢了,当然更重要的是瘟牛、疯马两党了!”

丁一白道:“刘兄,快拿午餐给我们吃,我们吃了要出去。”

刘三道:“诸位稍待就行了,先请内厅坐,我这木屋不大,厅堂客房倒是俱全!”

大家进入内厅,一看虽不大,但却干净整洁,坐下后,不久就有两个青年送上饮食!

当在进餐时,虚无玉女问金不换道:“目前正邪齐集,难免不断有冲突,出事之处也许有多处,试问我们如何应付?”

金不换道:“这个我们顾不到了,我的主张尽快入沼泽!”

丁一白道:“瘟牛和疯马两党,目前不能施展邪功,难道他们不怕各正派群起围攻?”

金不换笑道:“他们不但势力雄厚,而且有古禽教和幻海门,目前正派发动也得不到好处,同时我们尚未确走这两党能不能在危机时不顾施展邪功呢,一旦他们被迫走险,作生死之斗,其邪功难免作孤注一掷,那时死伤真不堪设想!”

虚无玉女点头道:“我就怕这一点,我们敢在此地居留,也许有其可凭之处,好在古禽教的快鸟不敢横行,否则更加可虑了。”

吃过饭,丁一白道:“我们难道不能出外看看?”

金不换道:“大家谨慎一点,到外面走走未尝不可,遇上邪门,各自约束一点就行了!”

文蒂蒂道:“我们最好找到海神夫妇去打听一下,也许有我阿奇哥的消息呢。”

金不换向她看了一眼笑道:“文姑娘,你阿奇哥八成也在此,如说海神夫妇能有消息恐怕不可能!”

文蒂蒂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金不换道:“海神夫妇前来,也许就是为了寻找你阿奇哥的消息呢?”

文蒂蒂戚然道:“难道我阿奇哥出了什么大差错!”

金不换道:“我有一点消息,本来不想说,但见姑娘如此关心,不说也许姑娘朝更坏的地方去想,说出来你一定放心一点!”

虚无玉女似比文蒂蒂更急,心问道:“金兄有铁奇土的消息!”

金不换笑道:“方姑娘倒是对铁奇士有点好感!”

虚无玉女毫不作忸怩之态道:“金兄,你们男人的心中,当然与女的不同,我们女儿家对于某些事情,往往是死心眼,这样说,也许你懂!”

金不换叹声道:“好吧,我告诉你们两姐妹,铁奇士目前得了一种无法挽救的痛苦,这种痛苦不是生命有害,而是他见不得人,他要治好这痛苦,除了找到金莲花所结的莲实才能医好,否则他这一生再不以真情对人言!”

虚无玉女和文蒂蒂闻言大惊,同声问道:“那是什么痛苦?”

金不换摇头道:“大概是身体上某一部份起了变化,不是四肢有了残缺,就是头部有了破坏!听说非万年金莲实无法医治,不过他对武林正义仍旧未曾放弃。”

丁一白接口道:“难道他连自己的亲人都不愿见?”

金不换道:“他就是不愿让人知道他的痛苦。”

虚无玉女道:“金兄,那我们快点进沼泽,希望能替他找到金莲实。”

金不换道:“今晚我们分开向外探查,等天亮时再在此地会齐,那时刘令定送来干粮,我们带了干粮就动身入沼泽。”

虚无玉女道:“六个人全部单独分开?”

金不换道:“这样才能查得开!”

时已全黑,外面早见灯火,虚无玉女向文蒂蒂招手道:“妹子,我和你不分开,走,看看有什么动静。”

金不换不能叫她们分开,眼看着二女走了之后,再向丁一白道:“我们行动仍带着面罩,大家小心出去,最好在镇郊四击查看,遇到正派也不可招呼。”

紫阳剑客问道:“见了海神夫妇呢?”

金不换道:“没有招呼的必要!”

高扬接口道:“我心为何这样跳!近来变胆小鬼了!”

金不换笑道:“不会有什么大事发生的,高兄是遭遇了几次挫折之故,所以心虚,其实武林人都有这样的毛病!”

四人先后出了葯店,各自行向一方,金不换独自绕到近黑泽的一面,他知道只有这面的武林必多。

走了半个时辰,他觉出有点奇怪,居然连一点动静都没有,不但见不到人影,甚至连一丝声音都听不到,这使他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!

当他深入一座林中时,忽然看到一个老人背着一个少女由南面如风冲出,一见大惊,截住大叫道:“海伯,什么事情生了?”

那老人忽见面前立蒙面青年,不由一怔,停身道:“老弟是谁?”

金不换道:“在下金不换,不是外人!”

他这时看清老人背上背的竟是虚无玉女,这更使他大大的吃了一惊,立又问道:“你背的是方姑娘,她怎么了?”

老人道:“正派群雄在南面围攻瘟牛党和古禽教,现已杀得天翻地覆,瘟牛党被迫出邪功,正派倒下无数,恰好冲到方姑娘姐妹,误中邪功,文姑娘已被我老伴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0章 万古魔匕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凤凰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