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凤凰神》

第04章 泰山西天门,古怪一妇人

作者:秋梦痕

文蒂蒂看到殿上两个老人长吁短叹,面色颓然,心中有点不忍,对铁奇士道:“士奇,他们也是被迫之人,你就出去会会面,叫他们不要怕。”

铁奇士摇摇头,道:“他们相信我俩有多大武功?不出手还好,出去反而使他们见疑,我要等候发展,保你马上就有戏看,我已听到动静了。”

文蒂蒂骇然一怔,道:“送黑棺令的邪门有这样灵通,躲到这里也寻到了!”

铁奇士道:“也许不是,总之有个人要来了!”

等没有多久,忽听庙外有人问道:“里面有人否?”

听声音那也是个老人,庙中两人闻声,始而大惊,继则同吁口气道:“于化蚊来了!”

他们一齐大声道:“于兄快请进来!”

殿后忽然闪进一人,铁奇士一见,不由暗叫道:“他,乌龙剑客!”

文蒂蒂也认出,耳听乌龙剑客道:“二位,这里怎么逃避‘古墓门’?我们另找地方为上!”姓王的接口道:“就是等于兄前来商量了,我们到什么地方去,天下已没有我们可逃之处啊!”

乌龙剑客道:“投长白派去避避如何?”

姓郑的接口道:“于兄,你怎么了,竟忘了古墓门的势力了,长白派自身也只时间问题啊!”

乌龙剑客道:“中原各大派,我们没有交情,去也没有用。”

姓王的道:“中原各大派同样谈虎色变,只要他们一闻古墓门再出世,他们必感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了,所以我说天下已无我们逃命的地方了。”

乌龙剑客忽然叹声,早知如此,那我就应该死在那小子剑下子,死在他手下,倒也落得印证而死的光明!

姓王的道:“你是说金陵城外那一场?”

乌龙剑客点头道,“那小子人不坏,就是傲慢一点,其剑术高明极了,这人如被古墓门查出,那必千方百计勾引,不过不行,那小子不是名利女色可动的!”

姓郑的道:“我也在暗中见过他,当令徒一招失手时,我就疑他是‘古今第一剑’!不过古墓门如果利诱不动,那就会施感协,如威协不了,唉,那孩子不和我们一样!”

乌龙剑客突然道:“不能让孩子上当,我们走,撞上古墓门的人,我们就干,他们送黑棺令的没有特殊高手,我们杀一个算一个,总之是死,希望遇上那孩子,告诉其慎加提防!”

姓郑的道:“于兄说的我同意大部分,但有小部分不同意。”

乌龙剑客沉声道:“郑兄有哪点认为我说错了?”

姓郑的道:“我郑芳有家小,王兄、于兄二位也有家小,我们不见黑棺令,那就侥幸多活一时,见了黑棺令不去加入古墓门,那只是我们本身死,假若要和古墓门作对,试问于兄,难道你忘了古墓门的规矩?那是全部灭门啊!所以我赞成闯而不赞成斗!”

姓郑的话完,乌龙剑客却大叫道:“宁为玉碎,不来瓦全,要家小何用?”

突闻庙外发出阴笑声道:“好个于化蚊,居然义正词严嘛!”

微风起外,殿中突然多了两人,一中年,他手中亮着三只小棺材,另一个则是满面厉色的老人,年纪都比乌龙剑客他们高,只见他面对乌龙剑客道:“于化蚊,你还认得本副令主!”

乌龙剑客突然拔剑大喝道:“搜尸狼,认得又怎样?”

那叫搜尸狼的老人仰天大笑道:“于化皎,凭你那点武功,那只能在我‘无归古冢’听听差,要想与本副令主动手,哈哈,起码加五个!”

他忽又转身向王、郑二人道:“郑芳、王桐,你们接令?”

郑、王两人竟也毫不考虑,同声道:“区区等早知回头是岸!”

搜尸狼沉哼道:“那你们准备本身死还是全家死?如照于化蚊的意见,那就拔剑!”

铁奇士到这个时候,突然朗声道:“还有我!”

人随声落,他先向乌龙剑客拱手道:“前辈,金陵城外之事,请恕晚生放肆!但当前之事,务请三位退后!”

说完挺身上前,冷冷地向搜尸狼道:“阁下带有诡秘的自杀葯没有?”

搜尸狼阴笑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铁奇士哈哈笑道:“说起来你真不配问,不过你如真想知道的话,那就来个交换条件!”

搜尸狼叱道:“狂小子有什么条件。”

铁奇士道:“你刚才说是无归古冢的副令王,但不知令主又是谁?令主之上是否还有后台,无归古冢又在什么地方?就只这点条件?”

搜尸狼大喝道:“小子找死!你可知道厉害?”

铁奇士道:“什么厉害?”

搜尸狼道:“你已犯祸延五世之罪?”

铁奇士朗笑道:“你太客气了,我的父母已经仙逝,祖父母更早作古了,我不但没有儿子,连孙子都耽误了,哈哈,这个你无从下手,且说我自己这代嘛!哈哈,老婆尚未过门哩!”这句话连文蒂蒂也引出来,只见她格格笑道:“士哥,说这些废话干什么!”

铁奇士笑道:“未过门的,你过来我分给你那个!”

文蒂蒂一闪,如电接近那古墓门的中年!”

搜尸狼似已看出苗头不对,目光更显杀气!阴沉道:“你师傅是谁?”

铁奇士灵机一动,顺手在身上出一只小巧玲球的金凤凰,笑道:“你能识这是什么令符吗?哈哈!”

他不太露出,一现又收起!

搜尸狼大疑,因未看清楚,逗得大喝道:“拿过来给老夫看!”

铁奇士微微一笑,借故又上前两步,伸手道:“拿出来当然不怕你看,接着罢!”

搜尸狼架着很大的势,他提心铁奇上来上一手阴劲真力偷袭,但接到手却又轻轻地低头一看,只见他惊疑不已,显然一点不识!

铁奇士哈哈大笑道:“阁下称什么字号,摆什么副令主,竟连人家拿出一件武林令符都不识,而且上了大当,哈哈……”

搜尸狼大吼道:“这是什么玩意,简直是婴孩玩的东西!”

铁奇士陡然大怒道:“老区夫,送回来!”

搜尸狼猛地一提暗劲,他想毁了金凤凰!但是他觉全身施不上劲!”

这一来,只见他大惊失色,浑身发抖!

铁奇士冷笑道:“你明白少爷是一举两得吗?”

搜尸狼颤声道:“小辈,你施的是什么功夫,要把老夫怎么样?”

铁奇士又笑了,只见他哈哈大笑道:“很古怪是吧?能使你的内功尽失!神奇乎,妙哉乎!哈哈!搜尸狼,假若你有葯物自杀,因为你的口仍能动,舌子也灵活,不过那要先藏在口里才行,如果在身上,那就白瞪眼,因为你的手不能动,脚不能移!”

搜尸狼闻言,面如死人,颤得更厉害,诺诺连声道:“少侠……老……老朽知…在罪了呀!”

铁奇士忽觉那中年要逃,大喝道:“蒂蒂下手!”

文蒂蒂闻声剑起!好剑法!太快了,那中年还没有来得及招架,就惨叫倒地,青霄玉女果然名不虚传!

搜尸狼一见,简直丧了胆,连这个少女,他亦自认不是敌手!

三老异常惊奇,这时胆更壮了!乌龙剑客出声道:“少侠,当心搜尸狼自杀!”

铁奇士大笑道:“三位老丈,你不可能了,晚生已试出他不想仗葯力自杀,甚至不是古墓门中人,他岂甘心自杀!”

王桐老人吓声道:“那是为何?古墓门中人,一旦失败,每每立死呀!”

铁奇士道:“不是那回事了,晚生估计得出,凡是古墓门中人,恐怕所谓令主也者,亦受了其墓后主宰之阴谋,那是在他们身体里下了邪功!这种邪功能使古墓门中人在万无法脱身之下而发作,这就是死因,这死因,请三位老丈问搜尸狼,只怕连他也莫名其妙哩!”

搜尸狼似也豁然了!颤声道:“少侠,者朽确是如此啊。但,现在老朽绝望了,然又不死是何等原因?”

铁奇士冷笑道:“那是你的功夫失去运用,因此邪功也同样失效!”

郑老人大声道:“搜尸狼,快说出古墓门的秘密罢!也许少侠能网开一面!”

提起古墓门的秘密,搜尸狼似也知道不多,可见这邪魔控制门徒是何诡诈了,只见他哀声道:“诸位,我是死定了,但既被少侠指破本门阴谋,我死也恨透本门,他们对手下太狠毒了,不错,我知的不多,仅知还有上一层‘野鬼古冢’,这层最高的是白棺令主统御,但令主见不到,有何交代黑棺令主,那由白棺副令主出面!”

铁奇士道:“无归古冢在何方,野鬼古冢又在哪里?”

搜尸狼正要开口,突然空中起了一阵异声!只见他双目一翻,再也不出声了!

铁奇士大叫道:“完了,他死了,好厉害的古墓门!”

乌龙剑客吓声道:“那是什么声音!”

铁奇士沉吟半响叹道:“我太大意了,这庙附近必藏有古墓中的监视之人,他见时入未妥,一定逃走,但走不多远即能传递讯号!”

乌龙剑客道:“讯号传到黑棺令主?”

铁奇士道:“这就不知道了,但这人地位须与搜尸狼同等或高,所以他可发杀搜尸狼的异声,异声又能引发搜尸狼体内的邪功!”

郑芝老人叹道:“古墓门真正诡秘而歹毒!”

铁奇士道:“侥幸早问一点,尚可得知一些,总算有收获!”

乌龙剑客拱手道:“能得少侠援助,老朽等感激不尽!”

铁奇士正色道:“老丈何出此言,晚生在金陵放肆之处,还求见谅呢!”

乌龙剑客笑道:“少侠毫无错处,那完全是劣徒狂妄之过!”

铁奇士急问道:“令高足因何不见?”

乌龙剑客道:“老朽叱其回山了,多承少侠关心!”

铁奇士笑道:“前辈将来回山,务请转告晚生得罪之意!”

乌龙剑客叹道:“老朽三人不知能避过几时呢?”

铁奇士道:“这里以嵩山少林为最近,三位老丈可愿前去暂时寄身,少林虽难避免古墓门妄为,但到底是个大派,想必古墓门尚有考虑。””

乌龙剑客道:“少林声威,邪门要动也得慎重,可是老朽等以往毫无结交奈何?”

铁奇士走近搜尸狼身前,伸手拿下金凤凰,转手又交给乌龙剑客道:“这是家师凤凰令符,三位拿去会见少林掌教或任何长老都可以,该派必加礼待!”

三老激动道:“少侠之德,老朽等何以图报!”

铁奇士道:“三位又说重话了,不过见了后,请将此符交与少林,晚生日后可以收回……”

一顿忽问道:“刚才三位未动手,不知古墓门对三位宝眷有无加害之举?”

乌龙剑客道:“未采抗拒之行动,古墓门不会,这邪门任何事都不可测,但其规矩毫不改变!”

铁奇士道:“好在晚生适时出面,否则就麻烦了!”

三老一齐拱手道:“老朽立刻动身了!”

铁奇士道:“三位仍须小心,最好昼行夜宿!”

三人连声道谢,一再拱手而别!”

文蒂蒂叹口气道:“士哥,这里又有三只小棺材!”

铁奇士道:“全收下,物虽恐怖,但制得极精致,留下来也许有用,将来给我儿子玩!”

文蒂蒂啐声道:“厚脸!”

接着又娇笑道:“以后不许你贪嘴!”

铁奇士笑道:“说顺了口,只怕阻不住呢!”

文蒂蒂嗔道:“我们走呀!”

铁奇士轻声道:“似有好几个盯上三老了,前面左侧通往什么地方?”

文蒂蒂走出庙外看了一会,道:“位置似通运河!”

铁奇士道:“快追上,三老定必沿运河走徐州!”

二人提起赶出,忽在四里外看到四个人影,他一见大叫道:“师兄!师兄!”

原来那四人竟是高式、白慈、巨女童、铁二郎等!他们闻声而停,旦见高式如飞奔来道:“老二,前面有三个可疑老人,行动鬼崇!”

铁奇士噗嗤一声,故意道:“师兄等刚见到!”

高式立知不对,噫声道:“老二,你捣什么鬼?”

文蒂蒂娇笑道:“大哥,那是士奇救下的乌龙剑客,淮阴剑客、高邮剑客等三位老人啊!”

白慈带着两巨童也赶回来了,听言啊声道:“你们遇到一场了?”

铁奇士立将经过说了,接着又道:“你们还是向正北走!第一段我们恰到好处,分散后又见面!相差都不远。”

这是早晨,阳光尚未露面,铁奇士带着文蒂蒂,告别其师兄等又走了几十里了!

前面有座大镇,行近了,铁奇士看到镇口有道大河,不禁向文蒂蒂道:“这是什么河?”

“这是运河!”

文蒂蒂笑着答,反问道:“你感到奇怪?”

铁奇士道:“怎么又接近运河?”

文蒂蒂娇笑道:“你沿着运河走,要中午才能到,明白嘛,乌龙剑客等一定坐船去了,他们不图快,只想隐秘,所以我们到了前面了!”

铁奇士笑道:“我搞错了,原来去嵩山也是北上啊!”

文蒂蒂笑道:“论理你也不熟悉方向位置,听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4章 泰山西天门,古怪一妇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凤凰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