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凤凰神》

第05章 僧道上大当,责任空分当

作者:秋梦痕

  铁奇士陡然一变声调,大喝道:“在下先警告一声,你门如是白道人物,那得先承

认,假说只知逞威,仗着势力,一旦死伤惨重,结果我可连‘误会’两字都不接受。”

  那人大笑道:“不要取下面罩了!”

  他突然大喝一声:“上!”

  那蒙面老人刚刚叫出口,从西面林中响起了声警告道:“大副座,不可!白棺令主

有交代!只许生擒!”

  “白棺令主”四字一入耳,铁奇士立即放了心,他忖道:“不会误杀人了,那林中

走为黑棺令主,好家伙,他竟不露面!当面之人,原来是他的副手!”

  忖罢,他突然仰天大笑道:“生擒!那太妙了!”

  黎大娘问道:“少侠,向哪面冲?”

  铁奇士道:“大娘!晚辈现在的主意,与其杀光这批东西,不如除掉那黑棺令主!”

  文蒂蒂道:“他藏在林中,凭他的武功,恐后连你也搜不出来!”

  铁奇士点头道:“硬搜是不可能的,他不但武功高,最难的是他在暗中,我一动,

他就事先看到了,不过我有诱他出来之计!”

  黎大娘道,“凡是今主都该杀,你快点施计!”

  铁奇士道:“我们现在向东突围!大娘和蒂蒂紧随着我后面,他一见围不住,势必

亲身来截!这就是我的计策!”

  黎大娘道:“我们都不认得谁是黑棺令主啊!”

  铁奇士道:“交手之下,晚辈就可明白!”

  黎大娘道:“这些东西会和苍蝇一样,始终不舍,凭老身的武功是摆不脱的!”

  铁奇士笑道:“蛇无头而不行,黑棺令主一死,其爪牙就会知难而退!除非新令主

又选出!但不致马上有人补缺。”

  说完一挥手!大喝一声,就领先向东面冲去!

  黎大娘和文蒂蒂急急跟上,立即闯进了东面敌群。

  东面敌群那是铁奇士的对手,冲进就有几个惨叫倒地,其他三面尚未赶到,重围已

被突破!凡接近的就倒霉!

  黎大娘看出铁奇士一双徒手,真如巨斧破山一般!心中暗暗感觉惊奇!

  突围之后,铁奇士毫不改变方向,招手喝道:“全力奔走!我们到海边就可蜕身。”

  故意放大声音,这是他存心给人听到。

  但走不到两里,后面仍旧喊声大起,忽见一处山下立着一个蒙面之人仗剑拦住了去

路!

  铁奇士回头向黎大娘道:“八成那是黑棺令主了!”

  黎大娘叫道:“少侠!拿老身宝剑去,古墓门的各级令主,人人都赠有古墓幽灵的

‘幽灵遁’邪法,拳掌劲力不易打上他的躯体!”

  铁奇士道:“那剑劲又如何能够?”

  黎大娘道:“实物与真气也许不同,以少侠的功力,他纵然能避,但无还手之机

了。”

  铁奇士接过宝剑!这时已距不远,突听对方冷笑道:“无名小辈,居然胆敢与本门

作对!真是不知死活!”

  铁奇士哈哈笑道:“开棺材店的!你躲到那树林内不出来!也许你还可多活几天,

现在你的位置要让别人坐了!”

  蒙面人大喝一声,仗剑就攻,招式诡奇莫测!剑势如雷!

  铁奇士恐怕后面大批追上,冷冷一笑!突然大喝一声道:“你还差得太早太远!”

  一剑挺出!立将敌招迫住!快疾无比!

  蒙面人一见自己的招式变化不灵,心中大惊,闪身就想后退。

  铁奇士哪还能放他脱身,这时他的真气已由对方的剑上传了过去,右手一震!喝道:

“回老家去吧!”

  蒙面人想运幽灵遁脱逃也已不可能,立觉五脏如被电击,霎时便倒下地去,竟连叫

声都还未出!

  黎大娘一见,大喜,奔近道:“少侠成功了!”

  铁奇士收剑笑道:“这人功力真高,如稍大意,也许被他逃脱!”

  黎大娘走上一揭蒙面人面罩,突然尖叫道:“他是‘君天帮’的副殿主!”

  铁奇士道:“这不为异,这君天帮主都被‘古墓幽灵’控制住了,何况是一个副殿

主!”

  黎大娘道:“老身所奇的是这人的地位!以他在君天帮的身份,竟只能干上古墓门

的黑棺令主?”

  铁奇士道:“这人的年纪还不到四十,他的出身恐怕有来头!以其剑法看,有点似

天山派银河剑法,这倒要查查!”

  黎大娘道:“少侠不必查!古墓门的牛鬼蛇神!有事先打进各大门派及帮会的,也

有各门派帮会中人甘愿向古墓门投靠的,要查是查不清楚的。”

  铁奇士大惊道:“竟有这种事?”

  黎大娘道:“古墓门有两种手段能使一些根基不良之徒受吸引,一为女色,二为财

宝,凡是贪财好色之徒,哪有不上当的。”

  铁奇士叹道:“是的!第三还有威胁一种,这是晚辈亲自看到的!

  他把黑棺令主的尸体拖到隐秘之处后,接着三人仍向东行,但到了三四里路后,立

即再向北方急奔。

  他们到达吕公堡镇上时,天又近黄昏了,该镇为大成城与任邱城之中的大镇,位当

东西大道,铁奇士决心休息一晚,看看动静再北上。

  落店后,洗脸吃饭后,天还未黑,他向黎大娘道:“晚上准备面罩,明天不可露出

真相,大娘和蒂蒂上等买好,同时换了衣服,古墓门的眼线太多了。”

  黎大娘道:“不必戴面罩,老身炼有非常好的易容葯,二位各备一瓶,今后随时用,

用时不须水,去时运功一逼就解了!”

  铁奇士大喜道:“那太方便了,不知打斗时运功脱不脱?”

  黎大娘道:“打斗的功力不会影响脸上!这是喷烟!不是葯未,也不是葯水!用时

又快又不易被人看出!一瓶可用数次!”

  她说完,拿出两只铜管似的长瓶,交与二人又道:“底部有按钮,一按就能喷出烟

雾!用时闭上眼睛就行了,要老就喷重一点,皮肤肌肉,一受刺激,立刻即变,水都洗

不掉!”

  二人接过后大喜。

  在上灯的时候,店中忽然来了一批客人,文蒂蒂闻声一怔,轻声向黎大娘道:“蒙

非有古墓门的人追到了?”

  黎大娘道:“老身去看看。”

  铁奇士立即阻止道:“你老不能出去,不管任何动静,你老都不可出面!”

  他抢出门一看,立即放了心,只见是一批镖师走进后院去了!退回向黎大娘道:

“是镖局的人!”

  黎大娘点点头,问道:“是什么镖旗?”

  铁奇士道:“北京九燕镖局的镖旗!”

  黎大娘啊声道:“那是最大的镖局,他们的分局分布南北各大城市,但怎会落在这

个镇上呢。”

  铁奇士道:“晚辈出去打听一下,也许出了什么事情!”

  他回到房中换了一身儒衫,手中拿了一把纸扇,慢慢走到后面去。

  刚进入后院,忽见一个威猛大汉迎上问道:“阁下是谁?”

  铁奇士闻言一怔,笑道:“是这店里的客人。”

  大汉沉声道:“这后院被包下了。”

  铁奇士会意,笑道:“这条行人用的走廊也包了?”

  大汉冷笑道:“所以我才问你,阁下并非想通过。”

  铁奇士哈哈笑道:“这天井里时花正盛,区区连欣赏一下都不可以?”

  大汉语寒,忽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向大汉道:“李师傅,你的性情改不了,那位是

读书人,你不要不礼貌!”

  一个老人正由面房中行出,走向铁奇士拱手道:“相公,他是粗人,请多多见谅!”

  铁奇士见他年近六十,红光满面,忖道:“这老人的内功不弱”立即还礼道:“哪

里哪里,小生与这位师傅并无意见冲突!请问老丈贵姓大名?”

  老人哈哈笑道:“读书人到底不同!公子,请进老朽房中一谈如何?”

  铁奇士拱手道:“打扰了!”

  进了老人的正房,坐下后,老人笑道:“老朽燕平,请教公子贵姓大名?”

  铁奇士早已易了容,面色黄中透黑,他离开房中就把自己变得老一点了!现在一看

足有二十出头,显得并不英俊,但却不脱寒窗苦读的气习,满面笑容道:“小生铁奇士,

在外游学多年了!”

  老人笑道:“一看公子的脸色,就知是饱经风霜之士,请问公子由何处而来,此去

何方?”

  铁奇士并不改名换姓,因为他的姓名至今知者太少之故,见问笑道:“小生有两位

亲戚要去北京!因之亦一方二便,这回也想到北京一游,所以伴送他们,老人家!门口

插了一面镖旗,莫非你老是镖局的?”

  老人笑道:“是的!公子是由天津而来?”

  铁奇士顺口一声道:“正是,正是,可惜近来江湖不静,一路上真是惶恐!”

  老人笑道:“身无长物之人,这倒不必担心,老朽这回在天津交了货,明天准备由

小道入京,公子如不嫌弃,那就随同老朽进京就是了!”

  铁奇士欠身道:“多谢你老了,不过敞亲是两位女性,不敢走小路,明天非雇车辆

不可!”

  老人啊声道:“那也好,坐马车走官道,比较不辛苦!”

  铁奇士起身要告退时,但忽听门口有人叫道:“二爷,大爷到了!”

  老人闻言,立向铁奇士道:“对不起,老的义兄到,请宽坐一会,老朽去一会就来

奉陪!”

  铁奇士也立起道:“老丈请便,小生也要告退了!”

  他还没有立起!忽听门口一个老人大声道:“老二,房中有客吗?”

  推门而进,原来也是个老人!铁奇士被燕平老人按下道:“义兄已来了,你就多坐

一会!”

  铁奇士看出进来的老人足有七十多岁了!精神健旺,忖道:“这位的功力好高!”

  于是又坐下来!只欠身向进门老人拱拱手!

  燕平老人笑道:“大哥!这是铁公子,也住在这家店子!”

  进门老人拱拱手道:“老朽洪飞,幸会!幸会!”

  铁奇士欠身道:“洪老太客气了!”

  洪老人向燕老人道:“老二,我们的西路镖出事了!”

  燕老人大惊间道:“在什么地方出事了?”

  洪老人道:“镖车刚过铁岭关就被劫!好在未伤人!”

  燕老人道:“查出是哪路人物向我们下的手?”

  洪老人摇头道:“南北各大帮会都打听过了,这批人物有点古怪,当时只有七人到

场!他们的师傅没一个是敌人的对手!”

  燕老人道:“大哥作何打算?我们不回北京去了?”

  洪老人道:“我们仍回北京,西路已有老三和老四二人去查探了!”

  燕老人道:“总局还有事吗?”

  洪老人点头道:“九王府有密令到来!不久就要我们出关办事!”

  铁奇士见他们不好说话,立刻告退回房!

  他见了黎大娘问道:“九燕镖局的人物,你可熟悉?”

  黎大娘道:“未见过,姓名当然知道,劣夫雄霸武林,天下凡有名气的人,老身都

清楚的。”

  铁奇士道:“晚辈刚才见到一个洪姓老人和一个燕姓老人,看情形,他们都是九燕

镖局的重要人物!”

  黎大娘啊声道:“少侠是见到九燕镖局的副总镖头之二了,她洪的是第一副总镖头

洪飞,姓燕的是第二副总镖头燕平!他们有十个结拜兄弟,号称‘九燕十龙’!武功都

很高!”

  铁奇士道:“那就对了,听洪飞说该局西路镖近日出事!至今连劫镖的是谁始终都

未查出了!”

  黎大娘骇然道:“该镖局与江湖各帮派都有交情,谁还去下手!”

  铁奇士道:“八成是古墓门的人所为,我不好当面提醒他们!”

  黎大娘道:“该局与官家有关系,丢个百把万两银子也不在乎,不过官府恐怕查得

比镖局还是紧!”

  铁奇士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 黎大娘道:“总局主就是九亲王的秘亲!听说是个武功绝伦之人!”

  铁奇士讶然道:“这人姓什么叫什么?”

  黎大娘道:“不知姓名,只知他的字号为‘黑明珠’!甚至连他是男是女都搅不清

楚!”

  铁奇士道:“这到很有意思,同时为了大娘今后安身之故,这条门路我倒要巴结巴

结!”

  文蒂蒂道:“你想把大娘安置在镖局里?”

  铁奇士道:“见机而行吧!”

  文蒂蒂忽然想到一事,提出疑问道:“士奇!你与九燕镖局毫无关系,已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5章 僧道上大当,责任空分当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凤凰神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